第69章 雷霆与守望者(20)

t7_933331115.jpg

楚子航没有听到爱德华的脚步声,因为爱德华并不是走过来的。借助安装在手腕下方的铁爪和惊人的力量,他是沿着屋顶爬过来的。

这件事那份资料中提到过,楚子航也读到过,但“能沿着垂直表面自由行动甚至悬挂爬行”这种描述,实在难以让人联想到这家伙可以像只大蜘蛛那样无声地在屋顶上移动。

爱德华的到来比攻城锤,他进来之后,两名龙血沸腾的不朽者立刻对峙起来,黄金瞳中带着明显的敌意。这场对峙以攻城锤不甘心的退却作为结束,他是被爱德华逼出这个空间的,楚子航却误以为攻城锤只是搜寻无果之后离开了。

不朽者的行为模式介乎人类和动物之间,强壮的猎食动物总是有杀死猎物的优先权,就像猫科动物撒尿来划定地盘。攻城锤意识到爱德华比自己强大,他不敢和爱德华战斗,只能退出这片可能有猎物的领地。

这些楚子航都不知道。

攻城锤的脚步声消失后,他重新开始爬行,心跳频率立刻提升。爱德华觉察到目标在地板之下,沿着屋顶爬到楚子航的正上方,笔直地坠落,就像鹰从天而降抓走小羊。

烟尘弥漫,地板的碎片飞溅,爱德华的利爪堪堪贴着楚子航的脖子擦过,在通风管道上留下五个孔洞。大马士革钢的刃口散发出令人窒息的铁锈味,虽然偏离了那么几厘米,但刀刃上的寒气好像已经切断了楚子航的颈动脉。

毕竟是隔着地板攻击,爱德华也只能粗略地瞄准,恰好在那个瞬间楚子航往左侧偏了偏,否则爱德华的利爪至少也切下了他的一条手臂。

任何人这个时候的反应都是一样的,逃,不顾一切地逃!楚子航像是受惊的小老鼠爬行在下水道里,眼下他已经顾不上暴露不暴露了。爱德华跟随在后,利爪拖在身后,刮擦着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恐怖声响。

对于这个极高等的猎食动物来说,狩猎到这里已经结束了。楚子航再怎么爬,速度都不会比爱德华更快,他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会始终指引着爱德华。爱德华没有立刻动手,就跟猫不会立刻杀死到手的老鼠一样,它会看着老鼠挣扎求生,直到精疲力尽。

在那份资料中看到的所有信息在楚子航的大脑里高速流过,他不想死,他还不能死,他要找出活下去的办法。尽管他愿意牺牲自己让那两个真心相爱的人相拥着活下去——当然那两个人并不那么同意他的观点——但他还存着一个小小的愿望,他想回中国去看看那个名叫苏小妍的女人。

只是远远地看她几眼,确认她过得好,确认她在这个没有自己的世界里过得开心。

他实在是不放心把她交给那个姓鹿的男人,楚子航打小就没有觉得那个鹿姓男人靠得住过。虽然他也会叫那个男人爸爸,有别人在场的时候那个男人也会对他表达关心之意,不过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份君子协定。你不说破我也不说破,大家都想让苏小妍开心一点。

不过他不会出现在母亲面前,因为他觉得如果母亲忘记了自己,应该会过得更好。他已经被卷入了一个神秘黑暗的世界,他是死去了又莫名其妙活过来的人,他今后能做的只是跟哥哥姐姐闯荡天涯。死神随时会来找他,那就不要让苏小妍再伤心一次了。

他从小到大都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唯有对上楚天骄的时候例外。

“畸变的肌肉骨骼系统”、“身体表面骨质硬化“、“强化的五感”、“能够驾驭高危言灵”……这些都是不朽者的优点,令他们化身为可以捕猎龙类的嗜血猛犬;“凭借动物性本能行动”、“较差的逻辑思维能力”、“学习模仿能力低下”……这些是不朽者的缺陷,楚子航得从这些缺陷中找到一条生路。

他这套“捉迷藏”的求生方式就是分析不朽者们的缺点总结出来的,他甚至想到了利用通风管道里空气快速流动带走自己的气味,比起视觉,这些凶猛的猎手更依赖嗅觉和听觉。

即使心理年龄只剩下十五岁了,跟路明非比起来,他也还是个好学生,路明非看完那些资料,想的只是这些玩意儿还真是难以打爆!有这样一个哥哥,楚子航觉得自己不能不多费点心。

“一定有办法!一个会有办法的!”楚子航在心里不停地给自己打气。

这是他很小就学会的事,凡事都要忍,凡事都不要放弃希望。他甚至能叫着一个男人爸爸,考着全班第一扮演全能继子,心里却一直期待着老娘会跟那个爱吃卤大肠的男人破镜重圆。

“凭借动物性本能行动”、“较差的逻辑思维能力”、“学习模仿能力低下”……他反复思考着不朽者的弱点,但在这种情况之下,任何一条他都无法利用。

通风管道里忽然没有声音了。爱德华吃了一惊,来回移动了两步。猎物当然不可能忽然间消失,只能是忽然间停下不动了。但这难不住爱德华,爱德华还是可以靠心跳的声音确认楚子航的位置。只不过心跳的声音细微,需要他集中精神。

他果然听到了,那个清晰的心跳声,就在他的正下方。但他又有点惊讶,因为那个心跳声忽然稳定下来了,一个正被猎杀的动物,不该有那么稳定的心跳。

他提起利爪直接刺下,恰如那份资料中说的,不朽者并非靠逻辑来行动的。下一刻,他的利爪上爆出了明亮的电火花,浑身冒出白烟。他跌跌撞撞地倒退,全身哆嗦着,像是个发病的癫痫患者。

楚子航转过身,拼了命地往回爬。刚才那一刻他故意停下,引诱爱德华刺穿了跟通风管道交错而过的高压电线。船上的线路通常都不会是高压线路,但楚子航认出了电线上的标识,那确实是集束高压线,很可能是通往轮机舱或者蒸汽室之类的地方。

即使以不朽者的体魄,当高压电经过他的身体时也足够让他肌肉痉挛甚至心脏停跳。以不朽者那惊人的恢复能力,即使心脏骤停也能复苏,但那也会给他争取时间。

他需要时间,哪怕一点点,甩掉爱德华,让自己再度进入隐蔽的状态。

左侧的岔道有微弱的光亮,通常这都意味着通风管道的出口,楚子航顾不得双肘已经磨得血肉模糊,扭动身体爬向左侧的岔道口。一脚踢开了岔道口的格栅,整个人滑出了通风系统。

落地的时候他扭伤了脚踝。果然是蒸汽室,到处弥漫着白色的高温蒸汽,他的判断没错,唯有通往某个动力设备的电线才要用到高压线。这浓密的蒸汽正是他重新隐蔽起来的好帮手,蒸汽还会削弱那些不朽者的嗅觉。

“再狡猾的猎人也斗不过好狐狸!”忘记在那里看到过的名言了。

楚子航就是这样的好狐狸,十五岁学霸的智力用到极致,也能把最恐怖的屠龙者们耍得团团转。

他在蒸汽中蹑手蹑脚地摸索,寻找出口,直到雾气中探出一只肌肉虬结的手臂,抓着他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攻城锤”!

这个犀牛一样的不朽者发出胜利的吼叫。最后还是他得手了,他进入那间舱室的时候已经觉察到有个模糊的心跳声就在附近,却被随后赶到的爱德华赶走。他知道自己正面作战难以胜过爱德华的利爪,只能悄悄跟在后面,直到爱德华触电暂时晕厥,楚子航在通风管道中全力爬动起来。

攻城锤尾随着来到蒸汽室,轻而易举地擒获了这个猎物。攻城锤单手将楚子航锁喉,轻而易举地把他举向空中,楚子航拼命地挣扎着,可连声音都发布出来,像是一条被人从水里抓出来的鱼。

他的力量和刀术都算得上极其出色,但却落在不朽者中最强壮的攻城锤手中,攻城锤那条畸变的手臂看上去简直就是巨猿的前肢,力量更是远在巨猿之上。

攻城锤以那刺目的金色眼睛打量着这个猎物,显然这并不是个很有价值的猎物,不朽者们喜欢猎物血液中龙血的味道,他们是为了某个大怪物而来,此刻擒获的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

这时蒸汽室的门被人狂暴地撞开,浑身冒着白烟的爱德华冲了进来,对攻城锤发出愤怒的低吼,暴露出虎鲨般的獠牙。

高压电的电击也不过让他昏迷了不到半分钟,苏醒之后他立刻追着声音来到了蒸汽室。虽然是不起眼的猎物,但落入了攻城锤的手中还是令他暴怒,他立刻发出了威胁。

然而此刻猎物已经在手,攻城锤就不愿意再次放弃了。龙血的侵蚀下,这些不朽者都容易暴怒,充满着占有欲和杀戮欲。

攻城锤以更加浑厚的吼声回复爱德华,爱德华的利爪张开又收紧,这显然是进攻的前奏。攻城锤意识到一场争夺猎物的战斗不可避免了,他不愿失去这个猎物,那么最好在爱德华冲上来之前杀死猎物。

他缓缓地增加力量,想要捏断楚子航的脖子。他很想看着楚子航的脖子断掉,热血喷出来涂满天花板的场面,却强忍着和爱德华对视,对吼。他要让爱德华亲眼看看自己怎么杀死这个猎物的。

在两个怪物的示威声中,楚子航渐渐地窒息,全身痉挛,眼睛充血,变成赤红色,可被攻城锤掐住了颈部的大动脉,通往大脑的血液供给越来越少,连思考的力量都不够了。

他已经是个被死神勾在镰刀上的灵魂了,下一刻就会被带往地狱。

真的就这样死掉了么?哥哥姐姐逃出去了没有?真是不甘心啊……还想再回去看看,那个姓鹿的男人会不会对妈妈不好?毕竟她也不是当年那个靠一个妩媚眼神就能让无数男人为之倾倒的女舞蹈家了。

眼前层层叠叠的幻觉,多数都是小时候的画面,在郊区的河边那个男人给他们母子拍照,女人抱着当时还活泼好动的他,男人反复调试着那台借来的高级相机,后面的河上,风吹动成片的芦苇……

风吹动芦苇……风吹动芦苇……那时候河上飞来漫漫的芦花,男人说好好就这样像下雪一样!女人抬手遮眼的瞬间,他逃出女人的怀抱追着芦花疯跑,那时候的夕阳里投射他们一家三口的影子……

攻城锤和爱德华同时停下了吼叫,因为他们都觉察到蒸汽室中出现了第三个究极的狩猎者,那正在疯狂膨胀的气息简直想要把这间蒸汽室炸开,空气里尽是龙血的味道!

楚子航忽然伸手按住了攻城锤的头顶,他抬起眼睛的时候,眼底深处流淌着熔岩般的光。攻城锤只发出了一声极其短暂的嚎叫就跪下了,光从他的头盖骨里照出来,好像他有一个水晶做的脑袋,里面点着一盏灯。

楚子航静静地站在攻城锤面前,始终按着他的头顶,看起来倒像是神父面对忏悔的人。攻城锤的身体也变得透明起来,仿佛有火在他的身体里燃烧,却没有一丝火苗溢出来。

爱德华恐惧地看着这一幕,竟然忘了趁机冲上来发动攻击。

攻城锤的身体仿佛熔化的钢铁那样断裂,一截截地灰化,片刻之后,楚子航的手中只剩下一个烧红的头盖骨了。攻城锤仿佛随风散去了,只剩下烧得漆黑的骨架。

对于路明非来说无解的问题在楚子航这里得到了完美的解决,他在动手的第一瞬间就完全烧毁了攻城锤的大脑——言灵·君焰!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09:48:03  回复该评论
  • 为啥我还没出场!江南老贼,快放我出来!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2:20:08  回复该评论
  • “在静止的物体上附加高热,这是青铜与火之王才有的权能”
      •  昂热
         发布于 2018-09-26 18:07:54  回复该评论
      • 所以江南是不是忘了这个设定?
          •  刀片
             发布于 2018-09-26 20:22:05  回复该评论
          • TM的要是刚才的君炎不是楚子航放的,江南你知道我的能耐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2:20:36  回复该评论
  • 主角光环下的楚殿,王者归来。言灵、君焰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3:42:17  回复该评论
  • 大家有没有遇到,看21的时候直接跳到支付宝红包?这难道是江南小儿得套路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6:39:05  回复该评论
      • 是这个网站的套路,还有各种小广告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3:50:34  回复该评论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2:20:08 回复该评论
    “在静止的物体上附加高热,这是青铜与火之王才有的权能” 说的对,看来师兄是升级了,技能点加强了,不然在龙三里面 早把蛇岐八家的墙烧穿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17:06:13  回复该评论
  • 以江南老贼的尿性,下一章要强行跳转到凯撒或者兰斯洛特身上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8-09-26 19:08:09  回复该评论
  • 哦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没我啥事儿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6 20:24:52  回复该评论
      • TMD好像是我学校教足球操时放的音乐节奏!
  •  面具
     发布于 2018-09-26 22:38:50  回复该评论
  • 没错,虽然我被脱下来了,但我强化的小楚还在
  •  楚子航
     发布于 2018-09-26 23:39:19  回复该评论
  • 我好像记起来什么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7 09:32:06  回复该评论
      • 按照正常的时间线楚子航也该觉醒言灵了,所以我估计获得言灵有可能只是时间推进造成的,暂时还恢复不了记忆。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8-09-27 19:25:14  回复该评论
  • 唉?君焰!师兄,你终于回来帮我打爆开撒的婚车轴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8 08:55:30  回复该评论
  • 师兄回来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29 10:16:52  回复该评论
  • 楚子航面前玩暴血,你怕是失了智哦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7:52:27  回复该评论
  • 这是应激反应,还是真的想起来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