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雷霆与守望者(24)

t7_933331115.jpg

楚子航扶着墙壁慢慢地行走。事实上此刻他根本不缺力量,仍然能徒手推开一头狂奔而来的公牛,但他其实已经很疲惫了,发自内心的疲惫。
  他在苏茜面前其实是强撑着,免得那个危险的女孩觉察了他的弱点。
  爆血就像从瓶子里汲水那样抽提他的生命力,在生命被提取完之前他可以一直狂暴地战斗,但油尽灯枯的那一刻他就会轰然倒下。没有人教过他这些,他就是自然而然地知道,所以不到生死关头他不会用这种极端的手段。
  他还想活,想回去看看母亲,他也想找回曾经的自己,如果真的有另一个自己的话。
  楚子航,今年十五岁,也曾思考过人生该怎么过,可一夜之间,人生最美好的某一段已经过去了。在那段日子里自己认识了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会不会还有心爱的女孩子,都是一片模糊,路明非跟他说起这些的时候总是遮遮掩掩。
  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微声,像是老鼠在爬行,各个方向都有,这条船好像瞬间变成了老鼠窝。是不朽者们,他们尾随着他,却不敢暴露在他面前。这是一群狡猾的鬣狗,他们感觉到那只凶猛的独狼已经受伤了,所以耐心地尾随着,一旦他们觉得机会到来,就会一拥而上。
  可时间拖得太久了,那个女孩又出来捣乱,原本楚子航的计划是潜行到船尾去,把所有不朽者都吸引过去,然后一把君焰全部烧了。不过此刻他能不能释放出那种地狱红莲般的烈火是问题,放完火他还有没有命也是问题。
  他还答应了要回蒸汽室去放那个女孩子……不过真的回不去也没关系,她的同伴总是回来收拾残局的,对于一个能爆血的家伙来说,那些伤算不得很重。
  要想一把火把不朽者全部烧成灰,放火的空间很重要,最好是封闭空间,君焰在封闭空间里的威力最强。所以甲板上肯定是不行的,他要带着这群捕食者层层地深入船舱底部,在那里释放君焰的话效果等同于一颗炸弹,这事他没做过,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君焰放不出来他还有备份方案,重要的是一个都别落下。从小他就是这样的狠人,所以长大了才是那样的杀胚。
  他深呼吸几下,强压下身心俱疲的感觉,尽量走得稳定,就像……去上学那样。
  ***
  “等等等等!既然师兄还是他自己,只是忘记了自己是自己,也就是说因果线其实没改变,那个言灵只是让所有人都把他忘记了?”路明非放下心来就有心情搭理小魔鬼了。
  “因果线哪里那么好改的啊,”路鸣泽翻翻白眼,“连我们魔鬼都没办法复活死去的人,龙王之类的东西当然也做不到。”
  “魔鬼那么了不起么?”路明非也学着他翻白眼。
  “喂喂,哥哥你可要凭良心说话,我帮你杀的龙王还少么?”
  “那你自己会不会是龙王中的一个?”
  “你猜!”小魔鬼歪着脑袋,一脸的春光灿烂。
  “就知道套不出你的话来,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就算那个言灵能抹掉所有人的记忆,可跟师兄有关的事情都变样了又是怎么回事?他宿舍里住着其他人,芬格尔写我们在日本那些事的小说不见了,连报纸都写着他十五岁那年车祸死了,这些可不是修改记忆就能做到的。”路明非说,“还有还有,那个阿卜杜拉·阿巴斯又是怎么回事?”
  “想要在世界上抹掉一个人的痕迹,光修改记忆还是不够的,还得有些辅助的手段。看过《楚门的世界》么?”
  路明非点点头。
  “《楚门的世界》是人造的,他一辈子都活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里,他身边的每个人都是演员,他的生活就是个巨型真人秀。同样的道理,当我们要抹掉一个人的存在,也需要一些人陪着演出,还有一些人去做幕后工作。现在你想找回消失的楚子航,你就得找出这个真人秀的破绽。但因为有言灵的帮助,有限的几个破绽埋得很深很深。不过还是被你找到了几个,比如苏小妍,”小魔鬼幽幽地叹了口气,“说真的那个女人还记得你师兄我是很惊讶的,她的人设不是胸大无脑么?她儿子在的时候她也没怎么上过心,怎么儿子没了反倒比所有人都上心了?”
  路明非愣了一下,这才端起小魔鬼给他倒的香槟一口喝干,“你懂个屁!”他靠在舱壁上,语速放缓,“人在这个世界上最难抹掉的痕迹,就在另一个人心里。”
  他难得说出这个有深度的话,不由得觉得自己也是个哲人。
  以前楚子航说人脑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硬盘,总是丢三落四,时间过得久了,曾经觉得刻骨铭心的事也会变得淡然如水,可对另一些人来说,就算自己行将就木,都想把另一个人的名字刻在自己的墓碑上。
  如果他死了那他的墓碑上还能刻谁的名字呢?他又开始浮想联翩,恺撒肯定是不行了,诺诺想必也不愿意,芬格尔又当了狗叛徒,大概真的只能刻楚子航了,“这里埋葬着楚子航的好朋友路明非,他的一生毫无意义,一同埋葬的还有他最心爱的游戏机……”
  这个调调还不错,要风趣幽默一点。
  难得小魔鬼也没有笑话他装深沉,又为他斟了一杯酒,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饮酒,在这狭窄的舱室里,居然有些惬意和云淡风轻的感觉。
  “你还没跟我说那个阿卜杜拉·阿巴斯是怎么回事呢。”路明非忽然想起,“那家伙莫非是个幕后黑手?”
  “这个问题不免费,1/4条命,感谢哥哥的惠顾!今天就是我们大功告成的日子!”
  “大功告成个屁!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糟了!”诺诺忽然惊呼。
  路明非吃了一惊,立刻回头,诺诺正在自己的战术背包中翻检。
  诺诺抬起头,呆呆地看着路明非,“他拿走了……那个面具!”
  奥丁的面具,诺诺一直放在随身的包里,用锡纸层层包好。这个古老的面具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却又是某种命运的诅咒,戴上它,楚子航就会化身为奥丁。同时,它应该还是解开某些谜题的关键钥匙。
  他们一路逃亡,几次差点被抓住,诺诺想过不如把面具丢给楚子航,让他戴上,看看能不能有个奥丁从天而降带他们杀出重围。
  但这种想法只是一瞬而逝,其实诺诺根本不敢让楚子航接触这个面具。现在这个面具不见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拿走的。
  诺诺和路明非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扑到门边,玩了命地推那扇门。
  那蠢货只有十五岁智力,他大概不会考虑戴上那个面具的后果——那会召唤出远比不朽者更恐怖的神魔!
  ***
  蒸汽室里,苏茜静静地躺着,回想那场有点搞笑的生死战。她怀着少有的决心,把自己的全部潜力激发出来,结果前一刻她还女王般指挥着金属的狂风暴雨,下一刻就被人抱着了,好在切断了通讯,否则这个人就丢大了。
  爆血的作用在渐渐地消退,四肢上的痛感越发地清晰了,一阵阵的,有时候痛得快要昏过去,有时候却很麻木,不过就像那个名叫楚子航的对手所说——苏茜记得诺诺是这么喊他的——这些伤并不致命,以她的血统十天半个月就会痊愈了。
  那还真是个奇怪的年轻人,一方面狠辣,一方面龟毛,为了不让她逃走,还花时间给她做了个牢笼。从理性的角度来说,楚子航应该更干脆地给她几处致命伤,能不能活下去是苏茜自己的运气,反正苏茜也没对他有所保留。
  在仓库里的时候也一样,放起火来连眼睛都不带眨的,却又早已给你准备好了逃离的钥匙。
  真让人困惑啊……莫名其妙地有种熟悉的感觉,却分明只见过两面。
  那家伙在这条船里独自行动,是跟路明非还有诺诺失散了么?沿着通风管道爬来爬去,孩子才会那么做……他身上就是有些地方像孩子,另一些地方像大人。
  苏茜正漫无边际地想着,忽然听到机械运转的微声,在蒸汽室里有机械运转并不奇怪,可这个细微的声音却让苏茜格外地警觉。她莫名其妙地有种不祥的预感,困难地转头去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
  头顶的正上方,一个红色的光点以大约每秒钟一次的频率稳定地闪烁着。
  那毫无疑问是一个摄像头,这艘船做着非法的买卖,所以花费了不少的经费安装摄像头,以便阿列耶夫船长在船长室就可以掌控全船的情况。苏茜登上这艘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接管整个监控系统,再通过卫星频道把图像实时地传给兰斯洛特,所以兰斯洛特才会那么镇定地跟乌鸦说话,而不是急于赶来。因为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然而在暴血之前苏茜切断了和兰斯洛特之间的通讯,不只是语音,还有画面信号。兰斯洛特并不知道她和楚子航之间的战斗过程,但兰斯洛特必定心如火烧,那么这种情况下他会反过来黑进这条船的系统,重新获得监控系统的权力。
  蒸汽室里的摄像头已经被君焰爆发时的气流全部摧毁了,但更上一层的船舱里,摄像头还有能工作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兰斯洛特正通过那个摄像头观察着苏茜。
  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兰斯洛特会做什么事,苏茜比任何人都清楚。
  ***
  “给所有不朽者注射血清。”兰斯洛特死死地盯着监视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透着一股森严的杀气,好像这是什么杀人的咒语。
  “那些血清注入之后,连我们也无法收拾局面。”冈萨雷斯小心翼翼地提醒,还望着周围的专员们,希望有人能跟他一起劝劝兰斯洛特。
  作为这个行动的负责人,兰斯洛特确实有权这么做,但很可能兰斯洛特的这个决定是出于愤怒,这个一直镇定自若的男人已经守不住自己心理的防线了。
  而这个操作一旦被执行,那条船……会变成地狱吧?
  “能把苏茜伤到这种地步,那条船上可能有两个龙王级的目标,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兰斯洛特拍了拍背在背后的箱子,谁都知道那箱子里装着什么,“至于收拾残局,是我的工作!”
  “明白,请重复命令。”冈萨雷斯知道再怎么劝说都没用了。
  “重复命令,给所有不朽者注射龙王血清。”
  ***
  几秒钟后,所有不朽者都听到了脑后传来的微声,跟苏茜听到的微声差不多,像是某种微型机械在运转。可他们警觉地回过头去,却没发现任何目标,机械运转的微声依然在他们脑后。
  他们当然看不到,因为那声音是从他们脖子上的装置中发出的。那个脖圈似的设备正把一根针插进他们的后颈,把红色的液体注入他们的体内。
  几秒钟的沉寂之后,所有不朽者都仰起头,对着天空发出了无声的嘶吼,仿佛恶魔在地狱的火焰里被灼烧。那红色的液体,正烧毁着他们最后一部分人类的意志,却把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残暴注入他们的体内。
  从龙王尸骸中提取龙血,再用龙血提炼出的血清,既是炼金术师们求之不得的圣药,更是蚀骨的剧毒!


  • 评论列表:
  •  楚子航
     发布于 2018-10-03 15:39:55  回复该评论
  • 你们几个连爬虫都不如的东西注射点葡萄糖就能打的过我?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5:45:59  回复该评论
  • 突然在想,明泽说有人配合,那我们大胆猜测一下谁会是帮手。首先,肯定有像芬格尔这样的存在,就像龙二里面芬格尔帮师兄洗煤球,这次师兄被消失肯定有一帮狗仔的存在。那么,芬格尔或者副校长有嫌疑。其次,在师兄没了之后谁获利最大?两个人,阿巴斯和兰斯洛特。阿巴斯可能是龙或者其他什么龙的阵营里面的存在,有可能就是奥丁本尊。兰斯洛特,在师兄消失之后,既得到了苏茜的爱情,也真正的获得了狮心会的权力与校方的认可。还有,加图索家和陈家怎么看怎么可疑吧?估计也在其中,可能是为了最后的权与力谋划。感觉最后最大的boss可能是庞贝...虽然看起来是个种马,但是种马在这本书里面都是意外的强...而且大多腹黑...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5:46:50  回复该评论
  • 你猜
    我看路明泽你说你猜,多半明妃是问对了,是龙王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连代替师兄的那个人身份都值1/4的生命奇怪了,还有就是昂热怎么还不出场都消失了在文里好久了
      •  昂热
         发布于 2018-11-26 07:19:55  回复该评论
      • 我不是被偷袭垂死然后放进急救仓里了吗?都这样了你还想着我来给你们卖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5:47:38  回复该评论
  • 大师兄带上面具的后果。很严重,慎入。
    当路明非找到楚子航时,楚子航:“哥哥,人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我从短暂的人生当中学到一件事......越是玩弄计谋,就越会发现人类的能力是有极限的......除非超越人类。”
    路明非:“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子航:“我不做人了,哥哥!”
    说完立即带上了面具“你以为我是奥丁?其实是我DIO哒!”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5:48:24  回复该评论
  • 奥丁应该是双生子融合过的天空与风吧。。
    南大也说过海拉是龙王中的龙王,。所以奥丁这么强应该也是融合过的龙王吧。而且还偷了康斯坦丁的龙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5:48:59  回复该评论
  • 校长:我不想演床戏了!!!
    就问下老贼,我校长何时才能下床,龙四躺过就算了吧,龙五也要躺过去?校长表示:我不要躺赢!我胸腔里复仇的火焰还在燃烧!我要复仇!我要终结龙族。
  •  
     发布于 2018-10-03 17:51:11  回复该评论
  • 作为皇女的我不登场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8:13:35  回复该评论
  • 兰斯洛特这种行为,放在主角身上,叫冲冠一怒为红颜,但他只是被奥丁拿来充数的货,拿着七宗罪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楚少拿七宗罪干大地与山之王的时候,你还在狮心会改文件呢,凭什么你觉得能伤苏茜就得是个龙王,你太高看你未婚妻了吧
  •  马化腾
     发布于 2018-10-03 23:00:55  回复该评论
  • 小伙子 你知道路明非装备了七宗罪之后有多强吗?你也想变强吗?别多说了,先来二十套国庆套,不充钱你能变得更强吗?
  •  师兄
     发布于 2018-10-03 23:40:06  回复该评论
  •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楚子航的后爸是大BOSS,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23:49:28  回复该评论
  • 很可能诺诺的父亲就是那个俄罗斯少校,诺诺可能并非亲生而是被基因培育出来的,而加图索应该是知道这些事的
  •  游客
     发布于 2018-10-04 08:11:05  回复该评论
  • 那些不朽者有肌肉强化,骨骼强化,那么那根针是这么扎进去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4 11:04:14  回复该评论
  • 你个没良心的路明非,你的墓碑上当然是要刻小怪兽的名字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4 22:07:22  回复该评论
      • 不要提起那个名字,每一次都痛彻心扉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4 14:22:40  回复该评论
  • 奥丁教你做人,哎兰彻斯特你跑什么跑
  •  凯撒
     发布于 2018-10-04 16:42:23  回复该评论
  • 妈的你们亚热带打来打去,老子还在北极圈里吹风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4 20:00:55  回复该评论
  • 天空与风之王同时有青铜与火之王的能力,天空与风只有1个,他的弟弟死了,没发现诺顿的龙骨十字是因为他吃了,前面说了,楚天骄有时间零,但只有校长和天空与风有时间零,校长是S级,而他是超S级,所以楚天骄就是天空与风,再说诺诺,她没有言灵,可是没有言灵的人才不配凯撒,而他曾查过诺诺的档案,说明诺诺是有言灵的,而且力量还不小。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4 20:13:44  回复该评论
  • 这样说偷龙骨的是楚天骄
      •  推论者
         发布于 2018-10-05 13:23:58  回复该评论
      • 应该是带了奥丁面具的楚天骄,不然校长不会被秒杀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4 20:17:29  回复该评论
  • 而且之所以楚子航是最强混血种是因为他老爸是龙王,这样就顺了。
      •  推论者
         发布于 2018-10-05 13:46:24  回复该评论
      • 谁说楚子航是最强混血种?楚子航真实血统其实也就伪A级,因为暴血所以才有用不熄灭的黄金瞳。在龙二里校长叫他们拔七宗罪测试血统的时候有提到过。楚子航强在他的内心强大,意志坚韧。在血统上因为暴血和龙血洗礼才后天变强的。先天上楚少只有伪A级,楚天骄作为S级这很正常,但是说是龙王就太过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6 17:24:01  回复该评论
  • 反正我希望路明非可以和诺诺在一起,凯撒和酒德麻衣在一起,就这样结局,认为同意的,可以回复,‘好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