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雷霆与守望者(26)

t7_933331115.jpg

“是……你!”乌鸦目眦欲裂。

是啊,他怎么会忽略这个人呢?分明是藤原信之介把那段视频交给自己的,可自己却因为藤原信之介的一句解释而把他排除在怀疑名单外了。归根结底,乌鸦从未认真地对待过这个圆脸男人,他尴尬的神态、吞吞吐吐的话语还有那些恰到好处的小礼物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乌鸦,不知不觉间就取得了乌鸦的信任。

如果说乌鸦是影帝,那么藤原信之介简直就是一位催眠大师。

“人总是容易忽略那些看起来比自己弱小的目标,所以最强的刺客往往不是那种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家伙,而是女人和孩子。您的朋友樱不就是这样的忍者么?”藤原信之介微笑着掸掸烟灰。

“闭嘴!你不配提她的名字!”乌鸦咆哮。

藤原信之介耸耸肩,“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从小就明白这一点,所以就努力学习怎么让人放下戒心,幸运的是我生来就是个娃娃脸,再稍微多吃一点,大家总是对圆脸的男人宽容一些。我确实是学院的代理人,但我也是加图索家的刺客,这两个身份并不矛盾。家族希望这件事干干净净地结束,不要拖泥带水,所以派出了我。家族中我这样的人还有不少,在他们中我的地位很高,只有一个叫帕西的家伙在我上面。”

他侃侃而谈神色得意,太能忍的人私下里往往都有张扬的怪癖。他毕竟还年轻,在乌鸦面前忍了那么久,摘下面具的时候,不由自主就要多说几句,乌鸦不想听他都得逼着乌鸦听。

“兰斯洛特知道你的身份么?”乌鸦喘息了片刻,恶狠狠地提问。

“当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我是加图索家的特使,根本不会允许我上这艘船。虽然他跟路君不是那么熟,不过在能力范围之内他还是个念旧情的人,因为苏茜小姐的缘故他也不会看着诺诺小姐死掉。但我就是要跟他一起行动,我一直独立完成任务,很多刺客之所以死掉就是因为对外联络的线索太多。但独狼就是要懂得借势,佐伯君你和兰斯洛特君在下棋,你们都在试图骗对方,只有我看清了你们的盘面,我要借你们双方的棋势,办成家族交给我的事。”藤原信之介挑挑眉毛,“中国人说武术中最高的境界是‘四两拨千斤’,力量用得恰到好处,老鼠也能战胜大象。”

“你想要陈小姐死?”

“其实陈小姐死不死对家族来说并不重要,但恺撒对家族来说很重要,可他又不愿放弃陈小姐,那就没办法了,只好让陈小姐消失掉。当然,为了不让恺撒起疑,路明非和跟在他们身边的那家伙也得消失掉,兰斯洛特会帮我完成这个计划的,他带着七宗罪,那是能够杀死龙王的武器,而他隐藏的力量,您刚才也看到了。跟您透露一个秘密,”藤原信之介微微前倾,似乎想跟乌鸦耳语,“所有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要死,而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四个。”

他转过身,对准兰斯洛特留下来的两人一人一枪,两名专员额头冒出一线血花,直挺挺地倒地。

他们都是从卡塞尔学院毕业又经过残酷战场考验的精英,可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死神即将降临,还怀抱双手远远地看着乌鸦和藤原信之介说话。

乌鸦并不可怜他们,因为在他高声咆哮的时候那两个人连过来询问的意思也没有。他们也是藤原信之介的同党,要么是后来被藤原信之介收买,要么根本就是加图索家派遣来的。加图索家和其他混血名门都会在秘党里安插自己的人,甚至有人说罗马分部就是加图索家的私人武装。

但这并不会让藤原信之介有所顾忌,他已经骄傲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是一只独狼,从不需要同党。

“现在只剩下你和我啦。”藤原信之介微笑着吹散枪口的硝烟。

乌鸦跳起来就跑,狂奔!就像一只刚从猎犬牙齿下逃脱的豪猪。

藤原信之介反倒愣了一下,他原本觉得这位日本执行局局长会更硬气一些,比如冷冷地看着自己,等着被自己一枪爆头,没想到乌鸦跑得比兔子还快。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在开阔的甲板上,四下没有任何障碍物,他手中握着一支有效射程70米的枪,弹匣里还有足足13发钢芯弹,他当年的射击成绩是卡塞尔学院前三名……这样的逃跑,只不过让乌鸦自己的结局显得有点滑稽罢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仰头对着天空吐出幽幽的蓝雾,随手丢掉烟蒂,头也不抬,甩手一枪。狂奔中的乌鸦像是被什么东西绊倒那样,扑倒在地,藤原信之介潇洒地抓住从枪机里弹出去的弹壳。

一切都结束了,他盘膝坐在这艘寂静的空船上,周围只剩下海风呼啸、海浪起伏。推算时间,几分钟后兰斯洛特的直升机就会接近路明非的那条船,梆子声会准时响起,等兰斯洛特亲眼看到那个龙化的怪物,那些他备而不用的极端手段都会拿出来。

最好路明非狂暴后先掐断诺诺的脖子,这样兰斯洛特就更有足够的理由执行灭绝方案,兰斯洛特能对学院有交待,藤原信之介也能对家族有交待。

漂亮的方案,真是漂亮的方案!藤原信之介在心里为自己喝彩。

就像一场完美的谋杀案,所有的真相都被严密地遮盖,没有一丝破绽。

最妙的是他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只不过这边动动嘴皮子,那边动动嘴皮子。最高级别的刺客岂不就应该这样,手上连血也不沾。

“嗨,小子!”这时候远远地有人喊他。

藤原信之介愣了一下,缓缓地转过身去。这艘船上除了他本该没有活人了。

居然是乌鸦,这个胸口中了一枪的人竟然没死,站得远远的,举起了手中的东西给藤原信之介看。

岂止没死,根本连“受了重伤”的表情都没有,乌鸦在笑,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那股子得意劲儿不比藤原信之介自揭谜底时逊色。

他手中的东西是他自己带来的那台卫星通讯设备,兰斯洛特让人把它摘下来之后并没有带走,被藤原信之介打死的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就负责保管这套设备。现在乌鸦的拇指就按在拨号键上,他按一下,什么话都不用讲,鹤组就会收到信号,早已待命的直升机和快艇都会出动。

时间还够不够?乌鸦不确定,但是藤原信之介的时间肯定是不够了。藤原信之介这个自负的蠢货,他根本没留意乌鸦逃走的方向,乌鸦并不是在逃,他是扑向了那两个死人!

乌鸦拉开自己的衬衣,露出里面的防弹衣,“我老爹总是反复跟我说,让我出门做坏事的时候记得穿防弹衣!”

他不会像藤原信之介那样废话连篇,他说完这句话就摁下了拨号键,他赶时间!

***

炽热的光焰席卷了整个底舱,上千度的高温气流以楚子航为中心四散出去。不朽者们本能地举手遮挡眼睛,然而光焰并非像燃烧弹那样一闪即逝,而是持续不断的火焰风暴。火焰中夹杂着风刃的碎片,切割着不朽者们的身体。

楚子航终于出尽了全力。他从未探究过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因为那个极限太高,连他自己想起来都有点恐惧。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抵达了,骨头缝里的最后一丝力量都被这不计后果的爆发吸走了,抵达极限的结果,就是死亡。

但容不得他有所保留了,不朽者们全都集中在这里,这也是最后一个能把他们全歼的机会。

不朽者们强化过的身躯在这样的风暴中也支撑不住,高温中他们的鳞片软化,风刃得以切开口子钻进了他们的身体。这些诡异的小气流就像翻滚的子弹那样在不朽者们的身体里横冲直闯,造成撕裂的伤口再从另一处钻出来。

楚子航自己都不知道这些风刃是从哪里来的,他的长项是制造火焰,不过湖上实验那次,他确实同时制造出了强烈的气体对流,所以出现了火焰龙卷的现象。

不朽者们的身躯渐渐支离破碎,其中一些人的伤口处甚至露出了黑色的骨骼,但龙血还在帮助他们修复身体的缺损,创口的扩张和愈合都是肉眼可见的。

楚子航试图熔断吊住自己的那根钢缆,但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抓住它,也就无法精准地释放君焰,他吊在钢缆上晃来晃去,像是这个火焰地狱里倒计时的钟摆。

坚持!坚持住!他在心里跟自己说,哪怕他跟这些不朽者同归于尽,路明非和诺诺就可以活下去。

这时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爆响,整条船剧烈震动。随即是天翻地覆般的感觉,原本蜷伏在地面上甚至双手抓进地板里跟君焰抗衡的不朽者们纷纷被抛上了天空。炽热的君焰骤然间熄灭,伸手不见五指。

楚子航也被那个剧烈的震动抛离了铁钩,他终于能喘过气来了,同时笔直地下坠,还好没有砸在地上,而是一头栽进咸腥的海水里。

他在涌动的暗流中挣扎,不朽者们在他身边挣扎,力拔山兮的大力和其利断金的武器这时候都是白搭,无论他们使出多大的力气跟暗流抗衡,结果都是被同一个漩涡卷进去。

并非什么更强大的言灵被释放了,而是君焰把船尾炸出一个洞来,海水从那个洞里狂涌进来,火焰当然会熄灭。

楚子航曾经考虑过这个战术,如果他真的做到了。但他还是小看了自己,他全力以赴的结果何止是在船尾炸出一个洞来,君焰还烧软了这条船的钢铁龙骨。这条船再也经不起这些怪物的折腾,龙骨折断,轮机舱坠海,尾舵坠海!

这时如果从外面看这条船,会发现它忽然间倾侧了,平躺在海面上,船体中传出一连串的巨响。

更糟糕的是它被海浪推着移动起来,它的锚链断了,这艘没有任何动力的船失去了最后的依凭,像条救生艇那样随波逐流。海潮可能带着它冲进东京湾,也可能带着它去向浩瀚的太平洋!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07:43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与世界为敌的勇气,体现了内心强大的重要性。喜欢诺诺却不敢和老大抢老婆的自卑和复杂矛盾的心路历程真百看不厌。
    绘梨衣×路明非+1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08:10  回复该评论
  • 藤原介之信能一把抓住刚退下来的子弹壳?刚弹出弹仓的子弹壳是非常烫的,一把抓住???告诉我怎么做到的啊?我仿佛闻到了铁板烧的香味。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08:41  回复该评论
  • 夏弥的龙血洗礼了师兄?所以师兄有风王之瞳?而且也是由于夏弥的洗礼所以师兄能成功走上封神之路而没有变成死侍?厉害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09:05  回复该评论
  • 为啥加图索家的人知道那段梆子声 还是说一直都是他们在暗中控制
      •  黑王
         发布于 2018-10-08 23:06:13  回复该评论
      • 你忘了,他们还为了赫尔佐格特地制造了“天谴”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09:32  回复该评论
  • 藤原真是个心机boy,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能小看任何人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09:56  回复该评论
  • 首先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夏弥明明是大地与山之王,但是她的言灵却是风系的风王之瞳,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漩涡鸣人在用豪火球,佐助反而用起了螺旋丸的感觉,怎么想都不符合逻辑,应该是只有黑王白王是全属性掌控者才对;还有龙2结尾,夏弥的龙骨并没有落到学院手上,而是随着尼伯龙根的坍塌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龙4前面部分楚子航的错觉,真的是错觉么?再加上最新更新的楚子航莫名其妙有了操纵风的能力,毫无疑问是个人都会往夏弥身上想,记得龙二夏弥把自己的血撒在康斯坦丁的龙骨上,似乎是想把他复活,然后还说原来你是真的s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显然是龙王在某些条件下能够用龙骨复活,那么龙骨没被给出交代的夏弥是不是还能复活呢?还是说已经复活了?
      •  龙粉
         发布于 2018-10-08 16:18:06  回复该评论
      • 因为龙王初代种可以模仿其它系低阶言灵,夏弥当初也是为了掩人耳目选择风系言灵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2:10:31  回复该评论
  • 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师兄不知不觉间学会了控制风;
    师兄接受过夏弥的龙血洗礼;
    夏弥的言灵叫“风王之瞳”……
    原来这就叫爱的供养→_→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8 13:21:59  回复该评论
  • 加图索家族有没有可能有龙王的使者,让他们做这一切,以达到称霸世界的目的
      •  推论者
         发布于 2018-10-08 17:52:37  回复该评论
      • 加图索家没有龙王的使者,但他们想创造龙王,将凯撒创造为龙王(像赫尔佐格那样,王之力和人之心)
  •  鹤组
     发布于 2018-10-08 16:26:22  回复该评论
  • 三缺一三缺一……妈耶!老大的信号来啦 要不我们磋完这把麻将就赶紧出发吧
  •  路人
     发布于 2018-10-08 21:29:55  回复该评论
  • 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赫尔佐格的资料有很大一部分是由邦达列夫组成的,也许这些资料实际上是加图索家族提供的,目的是让赫尔佐格实验成功率,也就是说赫尔佐格实际上是试验品,后来加图索家族获取了资料,为了湮灭证据,就给卡萨尔学院提供天基动能武器‘天谴’,消灭了赫尔佐格。最终目的:创造人造龙王,成为世界的霸主。人选:凯撒.加图索。意外:凯撒.加图索爱上了诺诺(陈墨瞳)但诺诺是加图索家族蒙羞,以此消灭诺诺,并伪装成由路明非击杀。
    以上推理结论。
    以下猜测结论。
    路明非身份:不可能为龙王,原因:路鸣泽说过路明非不是龙王。(龙族五)
    假设路鸣泽说的是真的则路明非为世界树(机率大)(原因:赫尔佐格说过‘我曾里世界的秘密那么近,我却错过了。’(整体意思是这个)世界的秘密大概指黑王与世界树再假设的基础上为世界树),,奥丁(机率小)(原因:直觉),第一代人造龙王(机率大,原因:学院或加图索家或芬格尔知道其身份,但路明非可变为龙王,视为人造龙王。)
    路鸣泽话的是假的则路明非为黑王(机率中),白王(机率中)。原因:黑王:赫尔佐格说过‘我曾里世界的秘密那么近,我却错过了。’(整体意思是这个)世界的秘密大概指黑王与世界树与白王再假设的基础上为黑王。原因:白王:如上。以上仅供参考,并不为正确答案。
      •  推论者
         发布于 2018-10-12 00:47:10  回复该评论
      • 可事实上,诺诺就是加图索家选给凯撒的新娘,诺诺和绘梨衣一样,是被作为容器而存在的(墨瞳:黑王之眼,并且为什么诺诺接触绘梨衣的衣服会有幻想,再加上相近的发色,同样的姓氏…(绘梨衣的基因提供者上杉越老妈姓陈))这么多巧合,极大可能说明诺诺是作为献祭凯撒成为龙王的祭品
          •  路人
             发布于 2018-10-14 20:39:34  回复该评论
          • 大佬,我要拜你为师。(MD想到上杉绘梨衣的基因提供者是拉面师傅就很不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