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雷霆与守望者(28)

t7_933331115.jpg

他们只是晚到了,片刻之前那艘船确实停泊在这个锚地上,但现在它已经被层层叠叠的浪带走了差不多一公里远,隐没在浓重的海雾中。

龙骨折断再加轮机舱脱落,这艘船失去了平衡,被海浪推着摇晃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侧舷着水,像一只死亡的巨鲸那样平躺在海浪间,把数不清的垃圾倾倒在海面上。

船体上的破碎不计其数,连水密舱也破了好几个,船里装着上万吨海水,一边随波起伏,一边缓缓下沉。

沉船可能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死法,因为很少有船是嗖地一下沉没了的,下沉总需要时间,从几分钟到几小时,挂念家人的可以写出几千字的遗书,相爱但还没来得及告白的尽可互诉衷肠,至于那些情浓似火的,不可告人的事都能做上好几次。

路明非想过自己会怎么死,无非是带着伤跋涉在荒原上,最后精疲力尽地死去,或者逃亡累了在广场上看鸽子的时候,天谴之剑带着烈焰降落在他面前,把他和鸽子一起化为灰烬……总是孤单一人,却没想到老天爷竟然这么眷顾他,安排他跟诺诺一起淹死。

在船舱里滚了不知多少个来回之后,他们终于躺平了,肩并肩,胸口压着瘪掉的钢板。这条船整个地扭曲了,几乎所有的船舱都变形了。

更糟糕的是海水正慢慢地往里灌,眼下他们的嘴和鼻孔还露在水面上,但可以想见不久之后他们就会痛苦地窒息,吐血,死掉。

诺诺玩命地挣扎过,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默默地看着前方,好像她面前不是一块锈迹斑斑的钢板而是一扇天窗,窗外是灿烂的星空。

“你不能龙化了,是么?”诺诺问。

“出了点问题,好像没法龙化了。”路明非答。

“怎么会呢?你要龙化还不简单?你动动嘴皮子,跟我说这单你签了,别说龙化了,你让我帮你把你们连人带船瞬移到马尔代夫去都没问题。”旁边有人热情地推销,“还送海底顶级套房,屋顶是透明玻璃可以看鱼的那种,到时候你和师姐还是这么躺着说话,不比在这里受委屈强?”

路明非扭头向左看,眼神阴冷。

说是两个人并排躺着,其实旁边还压了个小魔鬼,只不过诺诺看不到。

“你们聊你们聊!别管我,我没事,我这不是做好服务么?”小魔鬼赶紧赔笑脸。

“所以,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吧?”诺诺轻轻地叹了口气。

“别灰心别灰心,等我喘口气再想想办法。”路明非赶紧安慰。

他反倒不像诺诺那样悲观,反正小魔鬼就压在他旁边,他总能保诺诺活下去。他只是还想等等,看看有没有什么转机。

“这样也好,不像在三峡水库那次,还有一副呼吸机能用,给谁呼吸机,这个人就欠另一个人的人情。”

路明非心里一动,这种冷冷清清的说法方式,好像是玻璃阁楼里那段对话的延续。

“所以师姐你也不欠我的人情,是你先把呼吸机给我的。”

“这件事我们已经说清楚了,我不想再说了。”

对话就此中断,路明非有点囧。

没错,那天晚上在玻璃阁楼里,他们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再扯来扯去,不过是旧事重提。

被拒绝的人总是喜欢旧事重提,怀着“再试试”的心情嘘寒问暖,可这招用在诺诺身上没用,她的脾气又臭又硬,就像茅坑里的一块砖。

路明非沉默了一会儿,笑笑,摸出手机来,“师兄你还能工作么?放首歌听听。”

“当然能,我防水的。”芬格尔的语气颇为骄傲,“来首什么?《Unchained Melody》怎么样?《人鬼情未了》的主题歌,我这里有猫王的版本,深情!非常适合现在并排躺着的两位!”

“不,给我放我在船上听的那首。”路明非以温和但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品位太差了吧?给你放经典曲目你不听,听什么流行歌曲。”芬格尔不屑地哼哼,“兄弟我跟你说,要当vintage的男人,女孩子最不能拒绝的就是vintage的男人!”

说归说,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那首歌调了出来。虽然是台芬格尔性格的手机,毕竟还是服从使用者的意愿优先。

路明非把握着手机的手举高,让声音好一点。慢悠悠的歌,带着几分伤感,像是个会背着吉他满世界溜达的男孩唱的。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海水一直往上涨,两个人现在得把脑袋往前伸,口鼻才不至于没入水中了,可他们居然就这么咬着牙把歌听完了。

“像我这样的人,能有机会为别人奋不顾身,已经很好啦。”路明非做了总结性发言,“所以师姐,你真的不欠我什么,我一个人走,其实是有其他原因的。”

话音未落,他听到了脚步声。那毫无疑问是个人在船的侧舷上走动,脚步声听着有点熟悉。

那人走得再近一点,他的呼喊声也清晰起来。

“哥哥!姐姐!”那个人的声音非常急切。

诺诺和路明非对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狂喜。他们一边高喊,一边使劲地捶起旁边的舱壁来,真是不可思议,楚子航居然活着回来找他们了。

“没劲!”小魔鬼不屑地哼哼,“再憋他们俩一会儿,快要死了,真心话就都憋出来了。要你这个小鬼来捣乱!”

***

楚子航也喜不自禁。他沿着锚链重新爬回船上,才意识到船已经倾倒了,大半条船已经淹在水里了,这种情况下不必想也知道船舱严重进水。

从外面看,他不知道那个船舱在什么方位,只能在侧舷上焦急地跑来跑去,四处喊。

爆血已经把他给耗空了,不过所剩不多的力量还够他撕开舱壁,三个人远远地对视,都笑了。

楚子航继续撕扯,这种吨位的大船,船舷的钢板很厚,即使有血统的支持,手撕钢板这种事还是颇为勉强,也看得诺诺和路明非心惊胆战。

弄出一个足够一个人通过的缺口之后,楚子航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细长的铁链,吊着铁链下到船舱里,再把压住路明非和诺诺的钢板也撕开。

路明非和诺诺对视一眼,眼中暗藏的话都是……这孩子没问题吧?

但这个时候似乎不适合问这些多余的问题,于是改为三个人对望,大家都点点头,眼神庆幸,原本要团灭的,最后不但反杀还全员幸存,过程固然艰辛,狗屎运也起了很大作用。

路明非扭头看向一旁,小魔鬼仍然被压在钢板下。楚子航看不到这个孩子,自然也就不会想要救他。这时候的小魔鬼看起来有点孤单,正挥着手跟他们告别,这艘船就要沉了,带着他一起沉入茫茫大海。

尽管知道这家伙并不会真的死掉,路明非却没来由地有点鼻酸。

说起来路鸣泽也算是个有信用的魔鬼,当年路明非孤单地走进北京街头,天空中下着微雨,路鸣泽就跟一条被遛的小狗那样屁颠屁颠跟着,淋得湿湿的。路明非问他为什么不打伞,对于魔鬼而言变出一把伞来还不容易?

路鸣泽说,“你是我哥哥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你一条心哦,你淋雨,我就不打伞。”

听起来那么谄媚的一句话,结果他真的做到了,即使路明非被压在钢板下面,他也一样陪着。

可此时此刻海水眼看就要没过路鸣泽的口鼻,路明非却没法拉这个小兄弟一把。

“别难过啊哥哥,我没事的,”路鸣泽微笑着说,“不过如果我真的有一天死了,记得在你的墓碑上也刻我的名字。”

船身摇晃了几下,估计又是某几处钢梁断掉了,这艘船正在加速下沉。水面陡然上涨了几分,路鸣泽完全地没入了水中。

“我先上去,把你们拉上去。”楚子航说,“姐姐受伤了,爬不动。”

路明非心说就你这脾气长大了一定是个暖男……好吧,其实你已经长大了而且是个杀胚,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诺诺确实受伤了,最初的伤口虽然被路明非以“不要死”的言灵治愈了,可翻船的时候她的肋骨又断了几根。

路明非不敢继续对她做治疗。用惯了这个言灵路明非已经大概知道了原理,无非是强行挤压目标的生命力,诺诺在如今的他和楚子航面前,只能算个普通人类,连续两次强行治疗,没准伤治好了人死了。

楚子航猴子一样爬了上去,路明非用诺诺自己的风衣把诺诺固定在铁链上,自己吊在铁链的末端,比个手势,楚子航就嘿哟嘿哟地拉了起来。

路明非最后一次看向脚下的积水,路鸣泽正跟他挥手。隔着海水,他仍然睁着那双圆圆的好看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路明非,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09:34:41  回复该评论
  • 突然想到龙族之前说过师兄爆血已经接近挽回不了的程度了,而师兄也对明非说过自己以后会死,未来的一切就要靠明非了。
    现在明非如师兄所言成长了起来,而师兄被所有人遗忘过后归来,并且失忆,身上肯定发生了某种莫名的变化(爆血的后遗症被消除),这个变化我觉得就是“命运。”师兄的命运被改写了,原本必死(成为死侍)的命运被修改。
    所以,我觉得师兄被所有人遗忘反而是一件好事……南大为了改写师兄命运线而埋下的伏笔。
    仿佛看到了一个不是皆大欢喜但还算圆满的happy end。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10:09:07  回复该评论
      • 吐槽写这么长一定很累吧!
        。。。。。。
        好看前几章,龙王的血让师兄突破了血统界限。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10:11:16  回复该评论
      • 不是说是夏弥的龙血让楚子航变回人的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09:35:42  回复该评论
  • 10月12日 江南的坑还没有填完,甚至还在挖坑。更新也慢,刀片越来越多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09:36:32  回复该评论
  • 曾经短暂地在初中时期迷恋过斗罗大陆,斗破苍穹,遮天,后来发现网络小说的套路大多一样,也就腻了,唯独龙族,我觉得他不同。后来,年岁逐渐增长,自我意识慢慢地觉醒,想来当初喜欢那些修仙小说,只是因为把自己代入成了主角,享受着那短暂地虚假的当英雄的快感,但是我不是那些小说主角,我不是一个能够坚持很久的人,我考虑事情周全,但也思虑极其繁杂,深受其扰。修仙小说的主角一路成长,看看自己,一如年少模样。龙族的不同,在我看来,它提供了一种别样的感受,更多的注重了场景描写,给人一种高雅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路明非这个角色的塑造引起了我们内心的共鸣。我从路明非身上看到了自己,孤独,迷茫,三分钟的热血。也许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路明非,但是,很遗憾,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路鸣泽。我的命运握在我自己手中,成长的路上,注定孤勇前行,一切的路都得自己走,自己身上的缺点只能用毅力去改正。龙五了,路明非已经可以胜任学生会******了,而我,又成长了多少呢?路明非那几年,从一个离开小恶魔就废柴一个的人,成长为了能独立处理A级血统的学生会******,这其中,付出了很多努力吧,他那一路上,是如何努力的呢?他又为何如此努力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09:39:19  回复该评论
  • 小魔鬼有点可怜哎,千万不要死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09:39:48  回复该评论
  • 感觉可能是泽殿。嫌疑很大,今天早上就在想,只不过搞不懂为什么要缠绷带,除去这个都很符合,因为庞贝弟弟说了是你是你是你三次,而根据现在推测他们家是大boos,然后黑天鹅他们知道,并且校长划伤了刺客,而后面泽殿手上有血,之前打山王,有一个场景,过山车,泽殿出现,时间暂停,校长挣扎了一下。有理由解释校长有能力摆脱泽殿的时间暂停。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2 09:52:07  回复该评论
  • 江南,有你这么水的吗?再这么写掉粉了
  •  喵喵喵
     发布于 2018-10-12 17:16:21  回复该评论
  • 不要死这bug是强行挤压生命力???. 那谁能解释龙1水库诺诺的大出血.. 是她用自己的能力把血吸回去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08:47  回复该评论
  • 明妃变得沉稳,
    师兄变得呆萌,
    师姐变回小女人,
    秘党显露无情,
    乌鸦已经戏精,
    苏茜突然冷漠,
    芬狗暂时投敌,
    大家都变了,一切都变了,
    只有他还没变,
    还是独立乾坤,
    举重若轻,
    谈笑风生,
    视死如归,
    也只有你,
    还是我当初的情怀。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09:48  回复该评论
  • 推测。其实四分之一,四分之三什么的并非是消耗路明非的生命,而是小魔鬼的。前几章酒德她们见到的老板巳经遭受了重创,仿佛只差一点就投入死亡的怀抱,是因为老板是路鸣泽,他吞噬自己,给哥哥力量。某个角度来说,就是在把自己喂给哥哥。
    路鸣泽总把“哥哥付出生命,事情就能解决咯!”这种话挂在嘴边,是将自己和哥哥看成一个个体了吧。包括77章希望哥哥墓碑上有自己的名字,也隐含“融为一体”之意。
    “真正的绝望”是个很抽象的词,前几部里也被小魔鬼挂在嘴边。直到现在,路明非可能察觉到了但并不想承认,他对这个魔鬼弟弟有很深的情感了。失去路鸣泽,他可能会陷入真正的绝望。就好像失去全世界。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10:10  回复该评论
  • 你淋雨,我就不打伞,感动,有感情的小魔鬼让人怎么讨厌的起来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10:43  回复该评论
  • 其实路鸣泽也是路明非最在意的人 可能路鸣泽死了路明非就会真正醒来 而这一部要死的可能就是路鸣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12:06  回复该评论
  • 之前发过好几次都被系统删了,再发一次。其实龙族1里面说过,路明非掌握着权,路鸣泽掌握着力。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12:58  回复该评论
  • 为什么感觉路鸣泽的笑饱含深意啊,说实话第一次看的时候一阵恶寒从我背后蹭的一下起来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09:14:07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最后一次看向脚下的积水,路鸣泽正跟他挥手。隔着海水,他仍然睁着那双圆圆的好看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路明非,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这一段描写,在我的眼里和诀别没有区别。就像最终幻想15里露娜芙蕾雅和男主角的诀别一样。深海、微笑、越来越远的距离、再也握不住的手。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我们早已习惯的,习惯了那个声音,习惯了那张脸,习惯了无时无刻的陪伴。甚至,我们从不会想,如果有一天那个人不在了会怎么样。因为我们无法想象,因为我们不敢想象那样的生活。
    我们是这样,路明非也是这样,因为他跟我们一样,普通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能想出很多很多自己不想失去的人,也一样会遗忘那个早已融入自己生命的朋友
    路鸣泽 不要死。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3 23:43:21  回复该评论
  • 只有我觉得小魔鬼要死了么。。想哭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14 22:32:49  回复该评论
  • 我们来计算一下,一周更三章,最慢两分钟看完的话,七天六分钟一年52周多乘以六分钟.也就5.2个小时.总而言之我tmd等了一年一个通宵就看完了?江南老贼属蜗牛的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