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利维坦之歌(2)

t7_933331115.jpg

“您是个非常有爱心的人,您出来工作主要是为了您的前妻娜塔莎,她现在是个植物人了,需要大笔的医疗费,还有您的妹妹,她上学的开支也很大。”施耐德缓缓地说,“这样的人是值得信任的,所以我们也不会一直瞒着您。”

卡塞尔学院的人们齐齐地抬头,相互注目。雷巴尔科船长忽然发难确实出乎他们的意料,但他们请雷巴尔科来这里吃饭,确实也是准备把一部分情况对他说明。

反正也瞒不下去了,船员们运回了一具又一具的骸骨,就算伏特加喝多了,心里想必也是惊恐不安的。这趟艰险的冰海行动中,他们很需要这位船长的助力。

“你们难道是为了利维坦而来?”雷巴尔科嘶哑地说。

这次轮到其他人脸上变色了。自他们登上这条船以来,“利维坦”这个名字就被列为禁语,即使自己人私下里说话,也只含糊地说那条大鱼。如果让船员们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去狩猎传说中的怪兽,只怕会引起哗变的。

“利维坦是《圣经》中记载的怪物,上帝创造的恶龙,真有人相信那东西存在?”施耐德尽量不动声色。

“不不,关于它的传说有很多,有人说那是条恶龙,有人说是深海中的魔鬼,不过我是听人说那是条超大的鲸鱼。”雷巴尔科倒是很淡定,还把杯子伸向帕西,又要了一杯香槟,“这条船之前的船主是个对神秘主义很着迷的家伙,有一次喝醉了酒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利维坦的事。你们好几次说起‘那条大鱼’,看到我又停下不说,我就想到利维坦,但不确定。不过看你们现在的表情,你们真是去捕鲸的。”

恺撒和阿巴斯对视一眼,这位船长的语气委实有点奇怪,按道理说一个普通人听说自己被卷进了猎杀上古神兽的行动,至少也应该神情巨变,但雷巴尔科给人的感觉是,“哦,原来你们真是倒卖古董的”。

“那位船主怎么说利维坦的?”恺撒也装作淡定。

“那是一头白色的抹香鲸,体型极其巨大,攻击性极强,愤怒的时候会攻击同类,小型点的船只遇到它都有危险。”雷巴尔科侃侃而谈,“它在很多神话中都出现过,印度神话里它被称作Timingila,希腊神话中它是波塞冬的宠物之一,鲸鱼星座就是根据它命名的,但最了解它的还是因纽特人,因纽特人生活在北极圈里,有更多的机会看到那家伙。爱斯基摩人说那家伙是鲸鱼里的皇帝,它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冬眠,每六十年才会从自己的北极冰窟里游出来一次,环绕北极游上一圈,巡视自己的领地,沿路捕食各种大鱼,所以预感到它要来的时候,其他大鱼都会离开北极圈避难。”

卡塞尔学院的人面面相觑,雷巴尔科讲的故事也非常诡奇了,但跟“北极猎龙”完全不是一回事。难怪雷巴尔科那么镇定,猎杀一头白色抹香鲸对一位前情报局少校来说,跟猎人进山打野猪是差不多的工作。

“您还真的相信一头鲸鱼能从神话时代一直活到今天?”施耐德流露出不信的表情。

“我的前老板可不这么想,他说利维坦是条很特别的鲸鱼,它是鲸鱼中的吸血鬼,可以吸其他鲸鱼的血来保持青春。”雷巴尔科耸耸肩,“不过我不相信这话,我觉得那家伙是鲸鱼群中的阿尔法,不断替换的,总是由最大最凶猛的鲸鱼担当,一条鲸王死了就换一条新的。”

“鲸鱼是那么高度社会化的动物么?你认为整个北极圈中的鲸群其实都隶属于同一个超级鲸群,而某个大家伙像是管理王国一样管理着自己的臣民们?”施耐德继续提问。

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回答雷巴尔科的任何问题而是不断地提问,这是一种谈话技巧,好从对方那里诱导出更多的信息。

“我只是帮人开船的打工仔而已,又不是鲸类专家。”雷巴尔科耸耸肩,“这些都是我听来的。这艘船恰好载过一位著名的鲸类专家,他跟我说鲸类可是动物中社会化程度最高的,人类对于鲸类社会的了解到现在也很有限。”

施耐德微微点头。

雷巴尔科说得没错,鲸鱼和海豚可能是海洋中社会化程度最高的物种,它们有分工有合作,有自己的语言,甚至不同的鲸群还会有自己的方言。它们还会凑在一起说悄悄话,像是那些爱传绯闻的女孩。

而对于这些走进海洋馆就能看到的大型海洋生物,人类迄今都不怎么了解,浩瀚的大洋阻止了人类对它们的深入观察。

如果鲸类真的有自己的一个帝国,这个帝国由不同的鲸群组成,它们就像是封建时代的领主一样,而所有领主又都效忠一头帝王般的巨鲸,也未必就那么匪夷所思。

“所以,你们确实是来捕鲸的,”雷巴尔科微微眯眼,这个表情令他流露出一种生意人般的狡黠,“你们没有捕鲸执照,却想要捕猎世界上最大的鲸鱼,这可是违法的,没准还很危险。我的人可不能陪你们去冒这样的险!”

恺撒笑了笑,拿起桌面上的iPad,简单地操作了几下,又推给雷巴尔科。雷巴尔科狐疑地拿起iPad看了一眼,神色骤变,他抬头看向恺撒,眼中流露出求证的意思。恺撒却懒得看他,眺望着远方点了点头。

“所有的支付都已经完成,但同时你们的账户也都被冻结了,当我们的船返回,在欧洲任何港口靠岸,你们的账户就会被重新激活。”帕西及时地补充说明。

“大海永远神秘莫测,从古至今,航海的人都得有牺牲的觉悟,只不过我们得把命卖给识货的主人。”雷巴尔科说到这里顿了顿,“现在我们的命是您的了,为您效劳,恺撒·加图索阁下!”

转眼之间,连称谓都变了。

雷巴尔科站起身来,向恺撒行了个标准的海员礼,向其他人微微鞠躬,“船长不能离岗太久,我还要去船上各处转转,祝各位用餐愉快!”

他刚刚走出几步,施耐德在他背后说话,“雷巴尔科船长,请留步,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

雷巴尔科转过身来,“请问有什么吩咐?”

“尽管调查了您和您团队的背景,但还是有件事我们没能查清楚。”施耐德说,“去年的圣诞节,当时这艘船还是作为豪华赌船来运营的,在那次航行中,你们遇到了百年来最强烈的一场极光,YAMAL号在那场极光中跟外界失去联系长达24小时之久。也是在那场事故中,前任船主死了,这艘船才成了拍卖物。不知道您能否跟我们讲一下那件事。”

雷巴尔科迟疑了一下,苦笑,“记不清楚了。”

“记不清楚了?”施耐德皱眉,“那起事件疑点重重,被很多媒体作为超自然事件报道,船员和乘客后来出具的证词相互矛盾,可您准备用‘记不清楚了’来打发我们么?”

“真的记不清楚了,对于船上的人来说,感觉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而已。我们确实看到了极光,那种百年难遇的极光被称作‘女神的裙摆’,遇到了我们当然要带乘客好好欣赏,所以我们就驶进了极光。进入极光这个说法可能有点奇怪,但那天的极光就是那么强烈,真的就像一个有很多层的巨大裙摆挂在夜空里。可能是因为大气电离太厉害了,无线电联络中断了。我们呼叫了救援,感觉过了好几个小时才收到回复。救援船赶到的时候,说我们已经失联了24小时,我们还大吃了一惊。”雷巴尔科说,“除了船主不知道怎么溺亡了以外,船上也没有任何损失,所以这件事就那么过去了。有些乘客在途中可能是出现了幻觉,所以证词乱七八糟,你也知道,这种航行在公海上的赌船是无法无天的地方,乘客们很多酗酒,还有吸毒的,那晚的极光又那么盛大,那种情况下,就算清醒的人都可能出现幻觉。”

施耐德沉默了很久,微微点头,“明白了!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真的是一个团队的人了,让我们期待利维坦,或者您说的那条白色抹香鲸出现。”

雷巴尔科迈着慷慨的大步离去,剩下卡塞尔学院的人相互对视。 “我们能相信这个人么?”阿巴斯问。

“我们不需要相信他,我们只需要他的团队把船开好,狩猎利维坦的事只能靠我们自己,在欧洲登岸前他们都会被洗脑。”恺撒说。

“多少钱能买这群东欧人为你卖命?”

“54名船员,每人45万美元,雷巴尔科个人的酬劳是750万美元。“帕西代恺撒回答,“考虑到这笔钱是船员佣金之外的支出,从学院的账户走会有一些麻烦,加图索家会全额负责。”

“我们给了这帮东欧佬几千万美元?”芬格尔吃惊得就快跳起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用钱解决是最便捷的方式,我们需要他们的技术。”阿巴斯倒是很认可,反正钱也不是他出,他素来对钱也没什么概念。

“恺撒,你做事的风格开始有点像庞贝了。”施耐德说,话里似乎有些深意。

“我跟他还有点不一样,”恺撒耸耸肩,“他虽然也喜欢用钱开路,但是如果对方是漂亮女人的话,他也不介意省点钱用自己的身体支付报酬,这招我还没学会。”

沉默之后,所有人都流露出会心的微笑,只有芬格尔例外,他气鼓鼓地看着恺撒,活像一条被抢走了狗粮的狗。

“你怎么了?”恺撒有点不解。

“大家同是玩命,我的45万美元呐?”芬格尔大声地说,“恺撒·加图索老爷,你一碗水要端平啊!”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86章 利维坦之歌(1)

下一篇:第88章 利维坦之歌(3)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09:47:55  回复该评论
  • 你本该是这世界上最大的怪物,却偏要收起利爪当个废物。
    路明非,卡塞尔学院唯一的s级,是卡塞尔学院学生会主 席,那个在所有的学弟学妹们口中神一般的存在。在修改的世界线中,他曾经是仕兰中学此撩当诛榜的榜首,那个所有人都崇拜的师兄。
    但是,我们都知道,在最初的世界线里,他最初只是个衰仔。
    他从来不肯承认血之哀,但是却经常独自坐在天台。
    甚至,为了掩藏自己,嘴里常说着烂话。
    在我们眼中他完全不像个s级应有的样子:进入卡塞尔学院是巧合;3E考试是背的答案;借着作弊密码,解开了青铜城的地图……靠的像是外挂和运气,唯一可以拿出手的是实践课的成绩——屠龙。
    他的人生就像活在衰和“外挂”里,他的光环很少是自己真正赢得的,大多都是机缘。 可是,这样的一个发生什么事想到的永远是躲避的废物,却是世界上最大的怪物。
    在红井,他发狠,因为那个依赖他的女孩死了,他后悔,所以愤怒。可是当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他竟然选择的是躲在了酒窖里瑟瑟发抖,逃避现实,那时的他真的像个废物。明明他该咆哮天地,却偏偏要收起利爪,当了废物。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09:48:13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路鸣泽并不在乎自己的可怜之处,他是个十分固执的孩子、君王和真正的孤独者!他的心中燃烧着复仇的火,才支撑支他活着。恶魔值得同情吗?也许……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09:53:02  回复该评论
  • 唔,记不清楚了,整个世界都遗忘了楚师兄,唯独跟那个BUG一伙的记得。即将登临王座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2:36:23  回复该评论
      • 我看到这一段也不自觉的跟楚子航联系起来了 我感觉萨沙没有忘记楚子航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20 22:23:01  回复该评论
          • 我也觉得,尽管他们相处时间不长,但是有过命的交情。虽然记忆被篡改,但仍然有一些东西无法磨灭。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0:03:43  回复该评论
  • 我感觉这么一小队人碰见利维坦 还是要扑街啊, 施耐德教授要碰见人生中第二次北冰洋事故了
      •  利维坦
         发布于 2018-11-04 13:29:11  回复该评论
      • 没关系,我身为海洋与水,基本死不了,如果施耐德言灵可以把我打残的话……路鸣泽,救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4:41:54  回复该评论
  • 这个著名的鲸类专家就是楚子航当时的身份,说明奥丁的言灵并不是全世界生效的,就像昂热的时间零不能控制一座城市一样。奥丁不是boss那还能有谁是boss啊,老贼心机好深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4 22:25:36  回复该评论
      • 不,现在的这个船长当时和楚子航一起进入了尼伯龙根。
  •  芬格尔
     发布于 2018-11-02 14:42:43  回复该评论
  • 45万美金QAQ
      •  45万美金
         发布于 2018-11-04 02:27:45  回复该评论
      • 我来了
          •  阿尔法
             发布于 2018-11-04 13:32:06  回复该评论
          • md,胆敢来坑我加图索家的钱?!来人,把枪给我,快去磨刀,让那群船员还有废狗芬格尔拿到钱后,不要让他们花出一分钱,把他们灭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5:41:57  回复该评论
  • 身为奶妈团的大队长,时刻准备着为自家老板做贡献,虽然自家老板给的任务是给死小孩“擦危股!”但谁家的小孩会在半夜去长江三峡游泳啊!还随便杀个龙?这也就算了,事后,出钱打捞那个匣子为啥还要送回去、送回去就算了,为啥要弄个拍卖会,好!老板,你最大!
    本以为事情平息可以追我的小说了,可这个死怀孩沒本事为啥要逞强来个“深夜暗恋对象来电求救情敌”,这个死小孩也是小白兔一只非要往里跳,好了吧!死小孩的漂亮小师妹没了,铁轨没了就没了,但我们的小白兔死小孩更重要啊!谁让他是我们老板最亲爱的哥哥呢!
    在美国闹好!姐给你担着,在本国国土 上,她这也姐给你担着……但你这次玩得也太大了吧!潜入马里亚纳海沟……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5:42:44  回复该评论
  • 诺诺说她和兄弟姐妹都是他们的父亲用自己的jz和全世界各地女性卵细胞进行试管然后找人**来得到自己的后代,然后选拔。加上知道那个梆子声对路明非的影响,觉得诺父在进行和赫尔佐格相同的实验,赫尔佐格是偷偷的在北极进行这场实验,在这场实验里诞生了源氏兄弟和绘梨衣,诺父是在全世界光明正大的做这个实验,用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基因,这场实验里诞生了诺诺。诺诺的基因很可能也是来自上杉越,也是白王血裔。而且诺诺至今“没有言灵”,这个“没有的”言灵或许并不比绘梨衣的审判档次。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5:43:15  回复该评论
  • 他说利维坦是可以替换的,大家有没有想到什么,奥丁???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5:44:01  回复该评论
  • 没明非这几个人也就只能屠个鲸了
    我猜当他们遇到危险,明妃正好赶到北极圈。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5:44:34  回复该评论
  • 会不会最后路明非是为了小恶魔路鸣泽,把最后的四分之一命交出去?感觉这样才能让那个小恶魔吃一惊然后剧情朝着出其不意的方向发展?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2 15:45:25  回复该评论
  • 楚子航最后给他妈发的邮件说他来北极研究鲸鱼!他就是现任船长说的那个鲸鱼专家!只是身份又换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3 00:57:50  回复该评论
  • 凯撒等人在北极,路明非他们要去苏联的黑天鹅港,挺近的说不定可以碰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3 08:05:57  回复该评论
  • 终于又见江南风格,细节描写到位,娓娓道来,细心铺垫,真的很好,不同于快餐文化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4 10:14:46  回复该评论
  • 在龙族里,日本简直就是悲惨的代名词,主角们在这里被追逐,拼命逃亡。认识了性格迥异却同样悲惨的人,有的成为了敌人拔刀相向,有的成为朋友舍命相救。
    以后再提到日本,我会觉得。在这么一个伤感的地方,有一群伤感的人,放着伤感的歌曲,手捧鲜花惦念逝去的人。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4 10:16:02  回复该评论
  • 恭喜LPL,iG痛失亚军,含泪夺冠。永不加班,提前回家,零封FNC。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4 10:17:04  回复该评论
  • 哇,老贼不会是想把明非所有的朋友都写死,最后诺诺在他面前死了,然后他对鸣泽说他感到孤独了,然后毁灭世界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4 10:17:23  回复该评论
  • 不喜勿喷
    藤原最后死在兰斯洛特手里
    阿卜杜拉有问题 但问题是凯撒发现的
    加图索家的一部分人是幕后黑手 庞贝是邦达列夫
    赫尔佐格只是加图索家的实验品
    奥丁早已出现 是书中某个经常出现的人
    加图索家族存在真正的龙类 这个龙类在利用家族的贪欲
    可能藤原是天空与风 那他就是一直在演戏 兰斯洛斯也会gg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4 10:19:25  回复该评论
  • 龙族历史研究推论
    摘要:
    三位一体论路明非,路鸣泽的关系深度剖析
    凯撒与帕西之间的联系
    诺诺的疑点剖析
    翠玉录的解读
    既然王位能够夺取
    假设,四大君王都可夺取。
    原文:
    “龙族历史上曾有过一个平安而辉煌的时代,那时黑王以始祖的身份成为群龙的领袖,而白王作为祭司辅佐它,在这个双王共治的时代连暴戾的龙众也不敢轻易地挑起战争,威严从位于大地北方的黑色和白色王座上辐射出去,龙族贵族匍匐在权力的高压下;苍茫的大海中龙蛇夭矫,大地上矗立着巍峨的城市,纵横的道路跨越大海,黑色和白色的龙并肩悬浮在天空里,各伸一只手,握住同一柄黄金权杖。
    权杖(画重点),白王死后精神并未灭,暂且猜测是第二位格的诺诺,也是黑王的第一次(重点)二位格。路鸣泽则是黑王的第二次二位格。只是由黑王分离出来,做为祭祀辅佐他。白王死后,人格回归黑王再次完整。下文会有解释。
    原文:
    路明非猛地按住额头,脑颅深处隐隐透出了剧痛,高速闪动的画面侵占...
  •  008
     发布于 2018-11-04 12:30:10  回复该评论
  • 情节一波三折,看得我心头一跳一跳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9:01:00  回复该评论
  • 哎,感觉5不再是1234部的感觉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