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利维坦之歌(4)

t7_933331115.jpg

恺撒举着手电筒在前面探路,雷巴尔科和阿巴斯跟着他移动,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在后面是全副武装的船员们围绕着施耐德。作为执行部的大头儿施耐德应该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弱不经风,但确实没人见识过他的战斗力,可能真是个智将类型。

他们每个人都脱掉了防寒服,因为地井里实在是太暖和了。这是件很难理解的事,这个地井位于冻土层,地井里当然可以躲避风寒,但也不至于说温暖如春。随处可见的垃圾说明这个地井已经被放弃了很久,总不成当年德国人留下的供暖系统还在运转,或者说这附近有火山之类的地热源?

“核辐射超标。”阿巴斯看了一眼手中的盖革计数器,“这可能是个核设施,或者存储了放射性物质,不过超标得不多,不至于有危险。”

“纳粹德国的核设施么?”恺撒望着头顶上方纵横交错的管道,轻声赞叹,“如果不是跟利维坦比,也算是震惊世界的发现了。”

“可能是个奥克洛核反应堆。”施耐德说,“几十年间它一直在自行运转,所以才在北极圈里始终保持着这么一个温暖的空间。”

恺撒和阿巴斯对视一眼,立刻明白了施耐德的意思。

“奥克洛核反应堆”这个名字,源自加蓬共和国一个名叫“奥克洛”的铀矿。上世纪70年代,一位法国工程师惊讶地发现这个铀矿出产的矿石已经燃烧过了,而且是20亿年前就开始燃烧了。史前文明的爱好者根据这个发现宣称早在20亿年前地球上就有超级文明建设了核反应设施。但这只是一种误解,因为理论上很早就断言了天然生成的核反应堆,只不过它的效率远远低于人造的核裂变设施。奥克洛铀矿恰恰就是这个得天独厚的天然核反应堆,长达数十万年的时间里,它曾默默地运转着,平稳地释放热能,改变了整个地区的环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德国都在研究核武器,美国人有“曼哈顿计划”,德国人也有“铀计划”。纳粹德国并未造出能改变战局的原子弹,却造出了这种温和的核反应堆,这大概是他们在北极圈中建立基地的原因。

“也就是说,可能真有幸存者。”恺撒说。

手电筒照出的光斑中,小小的影子一闪而过,那应该是一只北极兔。事实上从进入这口地井开始,他们就感受到浓烈的生命气息,这里生长着寒带很难见到的植物,无论是墙壁上那瀑布般的藤蔓还是脚下湿滑的苔藓,他们不止一次踩到过带着毛皮的骨头,井底还弥漫着特殊的腥臊气,那是狐狸或者熊的尿味。

这口地井应该是这个地下核设施的入口之一,此外还有其他入口,人类不知道这个空间,动物们却知道。在北极的冬天里,附近的动物来这里躲避低温,它们在这里繁衍,也在这里相互狩猎。

利维坦释放它那恐怖的言灵后,整个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都成为生命的禁区,别说人类无法生存,就算是那些习惯严寒的北极圈动物也无法在持续数日的冰风暴中活下来。但德国人留下的核设施却保住了这个地井中的生命,在龙王级言灵的伟力中,也只有核设施能够强行撑住这个结界般的生存空间。那个倒毙在井口的人很可能是优先把某个同伴送进了这个空间,但他自己却被随后袭来的冰风暴吞没了。

黑暗中充斥着“呼呼”的低声,不知道是那古旧的系统还在运转或者年久失修的风声。

恺撒无声地把“镰鼬”的领域扩张,好聆听那庞杂的声音。他听到了小动物们的心跳声、井壁上凝结水滑动的声音,甚至还有顶壁上蝙蝠打哈欠的声音。如此地生机盎然,在这个绝境之中。

他忽然间竖起了手,示意跟在后面的船员们停止前进。因为他听到了某个令人毛骨悚人的声音,像是什么食肉动物在咬噬骨头,一路上他们不止一次遇到过被啃过的、还带着血斑的骨头,这个地井里是藏着大家伙的。

他们还是要优先保证施耐德教授的安全,即使是大型食肉动物,对于这个老人来说也是威胁。船员们和施耐德停下,恺撒带着阿巴斯和雷巴尔科缓缓地前进,他们应该是正接近这个地下空间的核心区域,无数的水滴凝结在顶部的水管上,噼里啪啦地往下落,仿佛雨声。

那个咬噬骨头的声音越来越明显了,他们正接近那个进食的动物。脚下好几次出现了拖行的血迹,看起来是某个大家伙在地井里猎杀了一只北极狐或者类似体型的东西。这样的陆生动物在北极并不多见,可能是一只年轻的北极熊。

连阿巴斯都能听到那种咬骨头的声音了,前方的大型管道里,一个毛绒绒的背影正对着带血的骨肉大快朵颐。雷巴尔科本能地把手中的AK47上膛,但就是这个清脆的声音惊到了那个管道里进食的东西。

阿巴斯的弯刀无声无息地入手,随时都可以突进和斩杀,但他忽然愣住了,那进食的东西警觉地抬头回望,有着一双亮得吓人的眼睛。

那居然是个披着北极熊皮毛的孩子,无法确定年纪,满脸都是油污,这并不奇怪,这个地井里到处都是黑油。

难道说那个死者最后送进来的是个孩子?或者说这孩子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核设施里?

孩子意识到有人侵入了自己的领地之后,立刻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那毕露的白牙足够说明他的敌意。他发出动物般的嘶嘶声,放弃了正在啃食的血肉,手足并用地往后退去。

恺撒本能地握紧了猎刀的刀柄,阿巴斯却示意他不用。阿巴斯收起了弯刀,小步地上前,向那个孩子示意他手中没有武器,没有敌意。

“别怕,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阿巴斯用英语说,因为不知道孩子能懂什么语言。

孩子还是步步后退,眼神警觉,像是一只吃垃圾的小猫被人类看到了。他的嘴边还带着血迹,手中还抓着什么动物的肩胛骨。这简直是个奇迹,一个地下空间里,一个野兽般的孩子。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里,那么孤单地活了下来。

他忽然转过身飞速地跑掉了,大概是阿巴斯已经侵入到了他觉得危险的距离。

“见鬼!”恺撒说。

孩子逃走的方向,很快就会遭遇到施耐德和保护他的船员们。

阿巴斯和雷巴尔科立刻追上前去,他们同时意识到这种遭遇的结果,黑暗的空间里,迅速逼近的声音,换了他们是船员,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就在他们到达施耐德刚才停步的地方前,他们听到俄语大声呵斥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清脆的枪响。阿巴斯亲眼看到那个狂奔的小小黑影打了个趔趄,扑倒在地。

阿巴斯的心里一下子就凉了,但也无法怪任何人,开枪的船员大概以为是一只幼年期的北极熊。

那名船员端着AK47逼近孩子,他也意识到那不是一只小熊了,脸色惨白。然而就在他靠近那个孩子只剩下不到五米的时候,他忽然闻到了某种燃烧的味道……那个孩子抬起头来,眼神狰狞,手中紧紧地抓着一个长柄的手榴弹!

“闪开!”随后赶到的恺撒大吼。

那种燃烧的气味是手榴弹的引信,这个孩子是把这个手榴弹用在与敌偕亡的最后武器,他并没有中枪,却在倒地的那一刻引爆了手榴弹。

所有人都同时俯身,不光是本能的反应,也是时间不够了。他们只能看着这个奇迹般活下来的孩子死掉,却来不及做任何事。

千钧一发的瞬间,阿巴斯冲了上去,一脚踢开孩子怀里的手榴弹,抱着孩子滚了出去。

***

“你很幸运,”恺撒把拆掉引信的手榴弹抛给阿巴斯,“因为长期放在低温环境,发火装置失效了,否则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YAMAL号昔年用作赌厅的大船舱里,一张牌桌旁,两个人对坐,中间放着一支开了盖的威士忌。周围的牌桌都是空荡荡的,牌桌上的台灯倒是亮着的,星星点点,一眼望不到边际。

仅从这个巨大的赌厅就可以想见YAMAL号作为赌船时的光辉四射,可如今它更像是曲终人散后的舞台。

阿巴斯把手榴弹端端正正地摆在赌桌一角,笑笑,并不说话,只是向着恺撒举杯。

“以我对武器的了解,我一眼就看出这是二战时期德国生产的M24高爆手榴弹。拉弦之后,三秒钟就会爆炸,我们意识到他拉了弦的时候,大概两秒钟过去了,冲上去救助根本来不及。但你还是冲上去了,你总不能提前知道这是一颗哑弹。”恺撒说。

“我想救他,所以就冲上去了。”阿巴斯顿了顿,“井口那个男人,是他父亲。”

恺撒微微一惊,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事。阿巴斯带着那个孩子离开地井的时候,他先上到地面,再用绳索把那个孩子吊出去,等到恺撒上到地面的时候,原本趴在井口的那具尸体已经不见了。

阿巴斯挪走了那个男人的尸体,因为不想孩子看到。

“你怎么知道?”恺撒问。

“人种,那孩子是个因纽特人,井口的那个男人也是个因纽特人。”阿巴斯说,“能强忍着冻断一条腿的伤,拼了命也要救的人,应该是他的儿子吧?”



欢迎加入龙族粉丝QQ群:973661548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88章 利维坦之歌(3)

下一篇:第90章 利维坦之歌(5)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09:50:21  回复该评论
  • 太早了看不到大家骚气的评论 难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09:58:27  回复该评论
  • 写什么玩意呢 又要塑造一个当年三牛郎在网吧的人物?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0:01:49  回复该评论
  • 这个因纽特人是什么角色?出现在这里是什么重要情节?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0:03:58  回复该评论
  • 就好像你知道袋子里还有好多辣条,但是你今天只能小小的吃一根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0:05:22  回复该评论
  • 这tm又是哪里蹦出来一个角色,又来抢字数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0:20:33  回复该评论
  • 阿西吧你连楚子航的人设都要抢得这么彻底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1:04:00  回复该评论
  • 什么玩意,节奏能再慢点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0:42  回复该评论
  • 看完新的一章,莫名感觉阿巴斯是楚天骄,实力高超,性格和楚相似,也是被奥丁安排过来代替楚子航的存在,,,最主要是新的一章,阿巴斯能够发觉,那个人是想保护儿子,并且自己舍身去救,还在出来前提早把那个人的尸体移开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0:55  回复该评论
  • 真的没有再看下去的动力了
    22岁的楚子航在夏弥死的时候都没有哭,15岁的楚子航在苏茜死的时候哭了
    他在夏弥死后的身体上盖上了衣服
    最后苏茜被他留在船内,盖上了衣服,死在了他的身上
    到最后都没想起对方的名字
    他已经很努力了,已经做了很多了,没有错也不需要道歉,你也是个人,你不是什么都能做到完美的,其实什么都不记得反而挺好的,那些痛苦的是都被忘掉了,但是他什么都不记得却又经历了新的痛苦,他的生活可能就不会有平稳的吧,忘掉了以前的痛又会有新的
    可能一本书写的太好了,人物太立体了,仿佛转头就能在街边看到他,偶尔想到他也是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那里,你了解了他几乎全部的生活,心疼他所有的经历,也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围观他的痛苦
    真希望以后能尘埃落定,以后就算他恢复记忆了,成了一个冷漠又温柔的八婆,心里放着千疮百孔的回忆,去夏弥曾经住过的房子里看会儿电视,回去给妈妈热一杯牛奶,也比现在这样忘记一切亡命天涯,最爱的人躺在精神病院要好,才15岁就看到一个女孩死在他面前,真的好残忍啊,这个时候他还什么都没经历过,就已经...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1:16  回复该评论
  • 看完新的一章,阿巴斯踢开手雷抱着小孩滚出去这段
    南大暗示了这种手雷在极低温度无法爆炸
    但是以地井室内的温度来说,爆炸应该是不可避免的
    感觉像是阿巴斯用了某种言灵 让手雷内部急冻然后上演这么一出
    后来凯撒的疑问应该也能作为一个作证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1:39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至今为止都没有做错什么,他人现在还不错。你们只是单纯的因为喜欢一个人而讨厌另一个人,但这不应该是要他死的缘由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1:57  回复该评论
  • 带上你的千军万马 虽然避免不了最后孤军奋战
    路鸣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2:12  回复该评论
  • 所以阿巴斯这么注重父子感情,他会不会是楚天骄(手动滑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2:27  回复该评论
  • 我怎么感觉一直在误导读者,明明只是猜测北极圈内可能有一位名为利维坦的龙王,没有任何证据,现在却好像已经确定了一样,下定义说这一切就是利维坦所为,就开始围绕着寻找利维坦发展,如果找到最后出现其他状况,感觉之前这些章都是毫无意义的,而且,特别觉得这一章很差劲,像是上一章没写完的一段一样,还有,很不喜欢那个阿卜杜拉.阿巴斯,总给我一种感觉,他说的做的都是假的,包括他这个人也是假的,他身上有一个大秘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2:47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对待父亲的方面,跟原来的楚子航好像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3:17  回复该评论
  • 最新的一话感觉全是暗示啊。。。一直在强调施耐德看起来没有武力只是智将。。。怎么看怎么像马上就会遇到重大危险,然后放个大招救了其他人,自己去死的感觉啊
      •  守夜人
         发布于 2018-11-07 21:59:26  回复该评论
      • 一个曾直面次代种甚至初代种而活下来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智将,估计和明妃一样,爆发要氪命,而且一氪是一条。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3:38  回复该评论
  • 上了公交车开始看,看完了一站路都没跑完,玛德江南我劝你善良!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4:27  回复该评论
  • 如果上杉绘梨衣不能复活,恕我直言,此书将毫无意义(LZ会很失望)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7 17:14:50  回复该评论
  • 第一个点,凯撒接下学院的装备箱后,猴脸男人一伙瞬间被压制,而在凯撒将要杀掉猴脸男人前,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命令是优先击杀路明非。那么在这时候橘正宗也就是王将还不知道路明非是谁,相反杀红眼的凯撒楚子航才是应该被优先抹杀的。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第二个点,源氏重工,凯撒和楚子航坐电梯抵达藏满画的楼层,这里的人被刚刚杀掉了,杀人者强行带走了画的一部分,按照当时的描述,杀人者在极短时间内杀人并撤离,那时橘正宗是大家长,他有充足的时间和理由研究壁画,那这个人是谁?
    有可能是邦达列夫,或者某位已经出场的人物。
    欢迎讨论。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8 09:39:17  回复该评论
  • 很烦呐 能不能别这么水啊 瘦不了啦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08 11:14:18  回复该评论
  • 当楚子航的尸体和路明非旁边的那个楚子航撞在一起的时候因果线会被改回来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