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利维坦之歌(7)

t7_933331115.jpg

“我没见到落日地,”雪摇头,“我在甲板上看极光,看了很久,直到绳子上的铜铃猛地响了起来。”

“进入极光的那些人发出的信号?”视频里的阿巴斯问。

雪沉沉地点头,“爸爸赶紧开动绞盘把他们拉了回来,但有几根绳子已经断掉了。活着回来的人神色很惊恐,他们跳上船就喊着要开船走,好像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们。”

“你看到追他们的东西了么?”

雪摇了摇头,“血红色的海水从极光的方向涌了过来,很快整个大海都变成了血红色,原本海面上风平浪静,但是忽然间就狂风大浪,我们的船在浪里晃得很厉害,好像随时都会翻掉。他们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口不停地往外冒血水的铁箱子,这时候就有人大喊说把那个箱子丢回海里去。最后他们把箱子丢进了海里,海面上的浪好像忽然间平息了,但我感觉有什么巨大的东西从我们的船底游过。那东西比我们的船还大。趁着风浪平息的时候他们驾船逃了出来,但我们的船受损很厉害,还没到下一个营地就没动力了。那些人就说要从冰面上走,但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神就追过来了。”

“你是说,杀死他们的是那个神?”阿巴斯追问。

雪缓缓地点头,“我听见它在唱歌,在落日地,我也听到一样的歌声。”

雷巴尔科悚然,原来并非他一个人能听到那诡异的次声波,这个因纽特女孩跟他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她没有登上那座岛屿。

“吃点东西吧。”视频中的阿巴斯把一个汉堡包递给雪,“养好身体等你父亲来接你。”

雪接过那个汉堡包,认真地看着那块煎得极好的牛肉饼,这是从帕西带来的食材中特选的,好让这个孩子补充最优质的蛋白质。过去两周里她只能捕猎和生食,好在因纽特人确实是崇尚生食的民族,否则她也无法幸存。

“我爸爸已经死了,对么?”她忽然直愣愣地盯着摄像头。不知道为什么,放映室里的人都在一瞬间心里发毛。

“不,你父亲没事,”视频里的阿巴斯说,“但他冻伤得很厉害,被直升机送去北地群岛的医院了。”

根据船医的说法,雪的应激性精神创伤还远远没好,如果告诉她父亲已经冻死了,她的精神状态可能进一步恶化。所以大家统一了口径,雪的父亲还活着,被路过的考察船救了,他告诉考察船雪就在那口地井里,而这艘考察船就是YAMAL号。

“不,阿巴斯骗我的。”雪摇摇头,她能熟练地说出阿巴斯这个名字了,“神不会放过他的,见过神的人,神都不会放过。”

雪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吃着那个汉堡,“神也会来找我的。”

视频到此结束,施耐德首先是温和地对雷巴尔科说,“很抱歉船长,能否给我们一点时间私下里聊聊?”

雷巴尔科也不说什么,起身退出了放映室。

“我们的船长对于这段视频的反应如何?”施耐德低声问。

“我监听到雷巴尔科船长的心跳忽然加速,雪的叙述显然引起了他的某些联想,但也仅此而已。”恺撒说,“他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懂得怎么控制情绪。”

这并不是他们三个第一次看这段视频了,之所以邀请雷巴尔科一起来看,是一种试探。尽管在北极圈内极光并不罕见,但雪和雷巴尔科的经历似乎有着微妙的相似处。

“似乎‘女神的裙摆’扫过的地方总会出现一些神秘事件,可亲历者都对事情的经过说不清楚。雷巴尔科说他记不清楚了,而雪说她没有进去。”施耐德缓缓地说,“你也监听了我的心跳吧?恺撒。”

恺撒微微点头,“跟雷巴尔科船长的情况相似。”

镰鼬被释放后,领域内的一切动静都被监听,雷巴尔科在他的领域里,施耐德也在他的领域里。

“虽然没有见过那样盛大的极光,不过我也算是跟利维坦有关的人……在格陵兰岛,我也曾目睹整片海域瞬间冰封。”施耐德轻声说,“偶尔或者必然的,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跟利维坦有关。”

“我竟然搭上了这么一条被诅咒的船么?”恺撒耸耸肩,“不过,还真是不详的预兆呢。”

“不详的预兆?”阿巴斯问。

“私人资助的考察队,雇佣俄罗斯籍的破冰船,去北极圈中搜寻神秘的东西……我们简直就是那支探险队的翻版。”恺撒缓缓地说,“我们走的这条路,之前有人走过,而那些人,没能回来。”

短暂的沉默之后,施耐德起身,“明早收锚起航,沿着那个女孩说的航线走。”

“是,老板。”恺撒和阿巴斯不约而同地模仿了雷巴尔科的海员礼。

***

路明非在一张金色的大床上醒来,上方罩着金绿色的巨大床罩,仅这张床就像是蒙古王公贵族的帐篷。他深呼吸两下,“嗨”地一声发力,鲤鱼打挺就起了床。神完气足,他很久没有睡得那么好了。

这是一间屋顶有壁画的大卧室,壁炉里烧着炭火,温暖如春。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为他准备的丝绸睡袍,他抓过来披上,沿着窗边溜达了几步,蹬腿伸胳膊,活动筋骨。

窗外的天空湛蓝,微云,云背后透着朦胧的金色阳光。远处展开的城市是阴霾的灰色,但不乏气势雄浑的教堂和鎏金的圆顶点缀。不远处的广场上有制服笔挺的军人来回巡逻,一侧是红色的宫墙,另一侧是斑斓的瓦西里升天大教堂。

纵然他路明非并非见多识广的人,也知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红场,旁边埋葬着列宁同志。莫斯科已经入秋,萧瑟微凉,路上的行人纷纷竖起了衣领。

此刻距离他们逃出日本已经过去了三天,零把他们的飞机坠毁在日本到台湾的航线中间了,飞机的残骸沉入路明非曾经探索过的大海沟,一辈子也捞不上来。这样对于加图索家而言,路明非的生死暂时是个未解之谜。

接替那架飞机的交通工具竟然是一艘潜艇!

看着那艘带着俄罗斯太平洋舰队标记的潜艇破水升起的时候,路明非和楚子航并肩站在救生艇上看傻了,零还是面无表情,直到潜艇上放下充气浮桥,那位身穿海军制服的英俊军官来到浮桥末端接他们,零才伸出手象征性地让军官扶了自己一把,权当是给他面子。

接着他们就被送到莫斯科来了,两辆20世纪60年代产的劳斯莱斯银影轿车在军港接上了他们,一路送到这里来。他们和零分坐两辆车,每当路明非想问点问题,司机却总是微笑着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告诉他,自己听不懂英文……

路明非溜达着来到走廊里,楚子航正在做伏地挺身,赤裸上身,肌肉隆起又回收,男人看着都觉得颇为悦目,路明非干脆就靠在旁边的门框上刷牙。

看了片刻也就无聊了,楚子航练完伏地挺身又练俄式俯卧撑,接着又是双手倒立,这家伙虽说依然没恢复记忆,不过自从苏茜死了,他更沉默了,也越来越像以前那个杀胚师兄了。

路明非晃悠着下楼,这栋建筑还真大,四处都挂着画儿,四处都看不到人。他和楚子航分享一间有两个卧室的大套间,而这样的大套间在这栋建筑里至少有四五个。

这难道是那种古建筑改造的酒店?路明非听说过这种豪华酒店,印度那边特别多,都是原来本地王公的豪宅,房费比超五星酒店还贵。

一楼也是空荡荡的,却并不冷清,各处都烧着壁炉,果盘里摆着新鲜的水果,散落在各处的艺术品被收拾得一尘不染,桌面上还有看了一半插着金书签的俄文书。

这座建筑里绝对隐藏着一支劲旅,它由强有力的管家、高效的保洁员和极具审美的花匠构成,他们坚定不移地维持着这栋建筑的内部风格,永远箭在弦上地等着为贵客们服务,却根本不会出现在你的视野里。

路明非穿越了一道又一道的门,快要迷路在这个层层相套的屋子里时,前方出现了一道拱门,女孩趴在拱门下的书桌旁,书写着什么,桌上的孔雀石花瓶里,盛开着蓝色的绣球花。

从背影能看出那是零,不过衣饰和在学院的时候迥异,青灰色大衣、水貂皮帽子、棕色的高跟靴子,分明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可这身衣服让她显得身材修长,隐然就是女主人的架势。

路明非在桌边的圆凳上坐下,零知道他来了,但头也不抬,奋笔疾书。

“住这么豪华的地方不会被人盯上么?”路明非也看不懂她写的俄语,左顾右盼,“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

“你家?”路明非吃惊不小,“你家那么有钱?”

从那艘潜艇浮出海面的一刻他就意识到这个俄罗斯妞儿是个有门道的主儿,但很多秘党成员都是有门道的人,能调动飞机来接你的人,未必要家里有飞机。

有门道的兄弟们也能借来一幢接近红场的宫殿暂住,不过零说得清清楚楚,这是她家,那么与之配套的那些老式豪华车、英俊司机班、保洁突击队,也都是服务于她的。

难怪踏进这间屋子的时候路明非就意识到屋里弥漫着细微的女孩气息,并没有满目的公主色,但从刺绣的花纹还有艺术品的收藏能看出一些端倪。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91章 利维坦之歌(6)

下一篇:第93章 利维坦之歌(8)

  • 评论列表:
  •  
     发布于 2018-11-14 09:26:25  回复该评论
  • 第一☝️?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15 20:51:05  回复该评论
      • 通过淘口令¥dS2BbQlodRR¥ 领取支付宝新人红包!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15 20:51:16  回复该评论
          • 黑王的复活,是以路明非的爱恨作为平衡条件,以仇恨的四大君主与挚爱之人的生命作为祭品,以绝望为核心,最终得到足以点燃整个世界的权与力。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15 20:51:38  回复该评论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魔鬼,幸福是他的牢笼,当人们的幻想化作泡影,恶魔将唱着血腥的圣歌降临,那时绝望的人将所向无敌!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15 20:56:41  回复该评论
      • 零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决定要变回那个雷娜塔·叶夫根尼·契切林。
        当年他父母留了一笔价值整个美国的遗产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15 21:01:45  回复该评论
          • 雷娜塔·叶夫根尼·契切林
            那个男孩改变了你这么多吗?
            他只是和你签了一份契约
            有必要为他付出生命吗?
            这一路上我们将不彼此抛弃,不彼此出卖,直到死亡的尽头。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24 17:00:11  回复该评论
              • 我一直记得零号说"重新缔约吧"从那一刻起零就是完完全全属于零号的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09:47:16  回复该评论
  • 哇,明妃去了零的家里了唉。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6 14:40:47  回复该评论
      • 感觉明非和零的关系就像是柯南和灰原哀,他和诺诺才是新兰组合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09:47:43  回复该评论
  • 当初是零号带着她来到中国了吧,那么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在俄罗斯的家又是怎么来的呢?记得漫画第一部结局,昂热是认识路明泽的,莫非当初来中国的时候见过?现在有点好奇了,零号的外貌,到底是像谁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09:48:03  回复该评论
  • 老板买的?!嗯,老板给麻衣恩曦买那么多房子给零买个宫殿不过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0:15:16  回复该评论
  • 看完了斗破,武动,不过大主宰还没看完,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好看的小说,有空的话我就看一下这个,看看到底为什么那么多评论。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0:17:45  回复该评论
  • 不知道最后他会怎样,读者都知道他是被强行制造出来的一个人,过往都是虚假的,以后也可能随着故事进程崩溃。就像是许多科幻片**现了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在被命运控制与反抗控制中挣扎,他救这个因纽特人的理由很感动,希望能有能证明自己的人存在,他就像另一个楚子航,只过他更惨,楚子航是在被拯救,逐渐证明自己的存在;而他是在逐渐发现自己的虚无。虽然希望江南大大最后能给他一个好的结局,但是他一贯尿性就是虐,我都能想到最后看完会哭成什么杨了……
      •  风吹屁屁凉
         发布于 2018-11-15 18:56:21  回复该评论
      • 我想江南应该会给故事一个悲剧的结局,因为只有悲剧才能够成为经典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4:02:27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怎样无所谓,只要楚子航回来。
  •  凯撒
     发布于 2018-11-14 14:33:33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我要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4:48:20  回复该评论
      • 放心,索加图整个下了重注在你身上,你命精贵得很,绝对在后面也是个boos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8-11-14 14:43:42  回复该评论
  • 我尼玛终于过了三天好日子 就这么shui了三天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7:14:50  回复该评论
  • 看到大家提到皇女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当年邦达列夫自称罗曼诺夫王朝最后的皇孙,他可能是冒充的,但他说的祖母拥有死而复生(高血统)的能力应该是真的。苏恩熙叫零皇女,而零也具有着极高的血统,她可能才是罗曼诺夫王朝王朝最后的皇女,契切林夫妇只是养父母,这才会把她送到黑天鹅港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5 12:12:41  回复该评论
      • 你有考虑到时间的问题吗?那她都应该一百多岁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7:14:59  回复该评论
  •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吸引力,不是你的容颜,不是你的财富,也不是你的才华,而是你传递给对方的信赖和踏实、真诚和善良。人生,并不全是竞争和利益,更多的是共赢!懂得感恩,便会幸运!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4 17:15:30  回复该评论
  • 船长楚子航和那批被冻死的科考队员是进的同一个尼伯龙根,他们都是在极光之时进入了阿瓦隆,应该是楚子航去的早一点也可能是这两群人进入地点不一样所以他们没有碰面。
    楚子航这群人什么都没有拿,但是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走的时候遇到了奥丁,楚子航留了下来;另一群人手贱搬了个棺材,被一个体型巨大的神(应该就是利维坦)追着逃了出来。最后都死了。
    划重点:利维坦和奥丁都同时出现在阿瓦隆,他们同时保护阿瓦隆不被外人入侵,保护阿瓦隆里的东西。
    这个剧情梳理完的话,我觉得可以得出结论,奥丁和利维坦是海王双生子,加上之前小魔鬼也透露奥丁是一个尊贵的龙王。
    这样一来格陵兰那时只是一个发育初期还没完全觉醒的利维坦,他受伤之后回到北极圈,现在他恢复了所以开始在北极圈巡游。阿瓦隆是他和奥丁的家所以阿瓦隆打开他也要回去看看,奥丁解决了楚子航那批人,利维坦去解决剩下那批人。
    其实关于铁箱子,应该就是楚子航他们当时发现的棺材,里面是个龙王骸骨,脱离了阿瓦隆他就开始暴躁。
  •  船长
     发布于 2018-11-15 08:38:30  回复该评论
  • 我就算心里慌的丫批,把命撂在这儿,也绝不向兄弟露出后背!
    楚老弟,你先顶着,老哥先走一步~~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5 09:02:51  回复该评论
  • 零是罗曼诺夫王朝最后一个皇女?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5 09:06:47  回复该评论
  • 芬格尔小队全灭不就是在北冰洋的格陵兰岛那边么,最后活着的只有芬格尔和施耐德,那么灭了芬格尔小队的是不是就是利维坦?我记得施耐德说过那里的海水是暖的,就是阿瓦隆所处的那片海水一样,而阿瓦隆就位于格陵兰海附近的死亡之岛,江南的伏笔隐藏了这么久,差点都忘了,看了第92章才想起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