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利维坦之歌(9)

t7_933331115.jpg

很老派的腔调,甚至有点装模作样,有点像中国那些退休的老干部,总以为自己还跟世界的风云变化有关。

但瓦图京就像一个亲自吹响了冲锋号的将军,路明非根本不敢拖延,立刻上手削土豆,以他在短弧刀上的修为,削土豆这种活儿对他再合适不过了。零则挽起袖子坐在桌边开始磨胡椒,路明非注意到她很容易地就找了磨胡椒的工具,她果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瓦图京又在火炉里加上了几块炭,原本就很温暖的木屋里,温度高到让人微微冒汗,锅上的肉汤正在沸腾,老唱机放着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温馨得像是回到家的感觉。

瓦图京和路明非并肩而立,浓眉大眼盯着炖肉的锅子,好像那是他的作战地图。

“中国人?日本人?”瓦图京忽然用不太熟练的英语低声问。

“中国人中国人!”路明非点头哈腰,但又觉得这看起来就算不是日本人也是个二鬼子,于是赶紧挺直了腰板。

“你是来买飞机的么?”

路明非一时间懵了,不知如何回答。

“我认识的中国人都是来买飞机的。”瓦图京耸耸肩,“你们很喜欢我们的飞机。”

路明非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这位前国防部副部长已经被隔离了很久,中国问俄罗斯大批量采购战斗机都是很多年之前的事了。

“你看起来还不错。”瓦图京老爷子暗地里冲路明非竖起大拇指。

路明非继续发懵,怎么就不错了?难道老爷子是赞美他削土豆的手法娴熟?

“这是她第一次带男生来这里,我得帮她多留点心。”老爷子说话还是鬼鬼祟祟的,“年轻女孩子,很容易被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欺骗,你看起来不是那种人。”

我擦你一个战斗民族的男人,直接点会死啊,你这骂人不带脏字儿的,看不出修辞能力不错嘛,您普希金么?路明非心里久不工作的吐槽机重新开始运转,但脸上还是可亲的笑容。

“干杯!”瓦图京举起放在旁边的伏特加,吐出两个蹩脚的中国字,豪迈地一饮而尽。

“你跟皇女殿下怎么认识的?”瓦图京老爷子放下酒杯接着问。

“同学,我俩是同学。”

“你是个运气很好的小伙子,要好好巴结她,在俄罗斯没有她办不到的事。”瓦图京用胳膊肘戳了戳路明非,“男人成功的要诀之一就是使劲巴结有本事的女人!”

路明非正尴尬得不知怎么接,就被瓦图京那豪爽的大笑打断了。瓦图京搂着他的肩膀,好像巨熊搂着一只耷拉着眉毛的土狼。

晚餐很快就做好了,他们围坐在松木长桌边用餐,浓郁的红菜汤让人浑身温暖,罐焖牛肉的肉汁稠厚,还散发着新鲜茴香和香芹的味道。

这是一场地道的家宴,就像是留学海外的孙女来探望爷爷,还带着同学,爷爷神采飞扬地讲他年轻时多么厉害的故事,孙女嫌弃不想听,于是闷头喝汤,同学却不得不陪着笑脸听,不时还用新学的俄语赞几句“赫拉笑”。

但路明非还挺开心的,沉浸在这种家宴的气氛中,满心平安喜乐,甚至还抽空想念了叔叔和婶婶。

根据瓦图京的讲述,零其实是他的“生意伙伴”。苏联解体之后,他从之前军队的同僚那里募集了一笔不小的钱,利用当年军队的关系杀入了商场,很快就成为俄罗斯屈指可数的财阀。他把飞机卖到中国,把石油卖到欧洲,把钻石卖到世界各地,一度是叱咤风云的大佬。而罗曼诺夫家族原本的生意在欧洲,想要进入俄罗斯市场所以跟瓦图京合作,瓦图京欣然接受了这位盟友,却没料到罗曼诺夫家族派来的是个比行李箱高不了多少的小女孩。

一度外人觉得零是他的养女或者私生女,他也并不否认,好让他们之间的合作更加秘密。在几年的时间里,罗曼诺夫家族的钱疯狂地涌入俄罗斯,凭借瓦图京的人脉收购公司和土地,也把瓦图京捧成俄罗斯最大的金融寡头。

但好景不长,政府的管制如暴风雪般到来,金融寡头们纷纷落马,有些人得以逃往海外,而瓦图京则被没收了所有资产,被监视居住到今天。而罗曼诺夫家族却因为一直藏在瓦图京的背后没有出面,而得以幸存,迄今仍然是俄罗斯隐形的金融业领袖。

虽然经历了这样的大起大落,瓦图京似乎也不太在意,他讲的最多的还是苏联时代的事,似乎金融寡头的生涯对他而言不过是玩票,他始终都是苏联红军的一员。

伏特加酒加了一杯又一杯,罐焖牛肉冷了又加热,瓦图京第三次讲到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零忽然出声,打断了瓦图京的神采飞扬,“这次来我是想问你关于‘δ计划’的事。”

屋子里的温馨美满仿佛被一刀砍断,瓦图京停止了滔滔不绝的讲述,高举的酒杯停在空中。

路明非一时间懵掉了,他本还以为零带着自己是来问瓦图京大将搞几张去军事禁区的通行证的,“δ计划”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个词一出口,就仿佛有寒风灌进了木屋,温度直线下降。

但零以手势示意他闭嘴。

酒杯慢慢地落回桌面上,瓦图京陆军大将缓缓地转头,看着零,“你上一次问我这个问题,是十年以前。我没有回答,我以为你从此不会再问。可今天你带着这个男孩来,问了同样的问题,你是帮他问的么?”

此刻他应该被恭恭敬敬地称为“瓦图京陆军大将”了,那旧时代的威严忽然回到了这个老人的身上,那双因为喝多了伏特加而混沌的眼睛里,透出刺眼的光芒。

“反正我知道的事也会告诉他,所以你单独跟我说,和当着他的面跟我说,是一样的。”零淡淡地说。

“他是谁?”

“这个你不用知道。”

这两个人像爷孙那样吃了一顿丰盛的家宴,可一瞬间就回到了生意伙伴之间的对话模式,两个人强大的气场隔着路明非对撞,势均力敌。

“那是国家的秘密!”瓦图京说。

“你的国家早就死了。”零说,“那个秘密对我的朋友很重要,我会开出你满意的价码。”

“我满意的价码?”

“你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δ计划’的一切,我会动用所有关系让你离开俄罗斯,你可以去西班牙或者法国,自由自在地过完余生。”零盯着瓦图京的眼睛,“你并不怕孤独或者死亡什么的,但对你这样的人,老死在这个牢笼里是不是太屈辱了?”

瓦图京沉默良久,“我不该让你那么了解我的。”

他给自己倒满了一杯伏特加,望着炉火慢慢地喝完。长达数分钟的沉默后,他才开启了讲述。

“西塞罗说,‘国家是人民的事业’,但那不过是政治家的花言巧语罢了。国家,是有史以来人类能建立的最大的暴力机关,而超级大国,则是暴力机关中的暴力机关。”瓦图京的声音嘶哑而悠长,像是沧桑的吟游诗人,“暴力是令人着迷的东西,一旦你曾通过暴力实现某种目标,你就会越来越依赖于它,就像上了年纪的男人依赖春药,或者浮士德依赖魔鬼。”

听到最后这句话路明非心里微微震动,可能瓦图京只是无意中说到,但路明非立刻想到了路鸣泽。

“在这个国家最繁荣的时代,曾经独自对抗强大的西方联盟,那是个充满理想的年代,当然也不可避免地掺杂着政治和暴力。我们的经济实力远远不如西方的敌人们,因此不得不靠军事力量来达成平衡。我们曾是中程导弹领域的绝对霸主,在日用品和燃油都紧张的情况下造出了领先美国人的重型战斗机和潜艇,我们还投资各种可能逆转战场的新技术,1K-17型激光坦克、基洛夫级武库舰、TV-1核动力坦克、图-119核动力轰炸机……这些科幻电影中的武器我们都制造过,如今它们的残骸都被封存在地下仓库里或者干脆丢在海边,锈迹斑斑,被人遗忘。”瓦图京说,“而这些超前的军事研究项目中,‘δ计划’是最特殊的,它的研究对象,是人类本身。”

“它的目标,说起来愚蠢,就是制造超级战士。美国人在漫画中制造超级战士,就像美国队长和蜘蛛侠,而我们在实验室中制造超级战士。当然,我相信五角大楼也有类似的研究计划,但是我们更加激进。我们从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中筛选我们认为基因优势明显的孩子,他们中的有些人爆发力惊人,有些人对疼痛的耐受力强,有些人则有不可思议的计算能力。这些基因上的优势往往也伴随着一些缺陷,比如自闭症。从基因学角度来说,他们都是问题儿童,在战争中根本没用。但是假定他们的基因优势合在一起,就会成为战场的统治者。一个配置了重武器的排也许能消灭美国人整整一个师,在间谍领域超级战士会更加有用,比如单枪匹马炸掉五角大楼。”

“一个基因工程项目,就这么简单?”零微微皱眉。

“也是血腥的项目,我们反复地制造胚胎,又反复地摧毁它们。生命在这个项目里就是消耗品,他们造出过各种类型的畸形儿,绝大多数连两岁都活不过。有些看似成功的产品,寿命却非常短暂。赫尔佐格博士总在给我们希望,他的每一代产品确实都有提升,让我们总在渴望下一代产品就是完美的定型了,但超级战士还没有被投放到战场上,国家却消亡了。”瓦图京说,“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

“这个人,”零把一张照片推到瓦图京面前,“还有印象么?”

路明非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照片上是一身苏联军装的赫尔佐格,当然跟他在日本见到的赫尔佐格形象迥异,但他事后查阅了学院的报告书,里面有赫尔佐格之前的照片。

“赫尔佐格博士,‘δ计划’的负责人,他来莫斯科开过几次会,我在会议上见过他。”瓦图京说,“你从哪里找到这张照片的?”

“克格勃的档案馆。关于赫尔佐格博士,还能回忆起什么么?”

“他是保密级别很高的人,甚至比我还高,我跟他的接触仅限于那几次会议。他是个德国人,基因工程学家,1945年柏林陷落的时候被俘虏,这么算来的话他比我还老,但很奇怪,他看不出年龄。据说全套技术都是他带来的,国家科学院的院士说他们无法与赫尔佐格博士对话,因为研究方法完全不同,但他们惊讶于赫尔佐格博士对基因工程学的理解。”

“那么邦达列夫呢?听过这个名字么?”零又问,“据说是被派去关闭‘δ计划’的人,他自称是苏联红军中一个很有权势的家族的后代。”

瓦图京沉默了片刻,微微摇头,“在俄罗斯不是一个罕见的姓,我认识不止一个姓邦达列夫的人,但他们中没有任何人跟‘δ计划’有关。‘δ计划’被关闭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控制权,后来的事我都不知道了。”

“所以,就只是一个基因工程项目,血腥的基因过程项目。”零再度确认。

“对失败的实验体来说,当然是血腥的,但在国家战略的层面,那些都是必须支付的代价。一个超级战士投放到战场上,能换回几百条生命。”瓦图京冷冷地说。

很少见的,路明非在零的脸上看到了厌恶的神情,她凝视着瓦图京,眼神孤寒甚至恐怖。

“厌恶是么?”瓦图京立刻读出了零眼中的含义,冷笑,“这个世界,不是孩子能理解的。我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职责是捍卫国家。为了国家,我可以牺牲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他给自己又倒了一杯伏特加,“听完了故事就可以走了,你并不是想来探望我这位假的养父,这么粗糙的食物对于皇女殿下你也太寒酸了。你的开价很诱人,但我并不想离开这个国家。”

零霍地起身,一把抓住路明非的手腕就要走,路明非被她扯得跌跌撞撞。

“带走你们的外套,这个秋天会很冷。”瓦图京远远地把零的大衣和路明非的猎装外衣丢了过去,路明非手脚麻利地接住,小跑了几步才把大衣给皇女殿下披上。

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又传来了瓦图京的声音,却不是挽留。

“零·拉祖莫夫斯基·罗曼诺娃,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瓦图京大将缓缓地说,“你和你的家族深不可测,而我只是一个已经失去权势的老人,我帮不到你什么,也不会为你辜负我的祖国。”

零没有回答,拉着路明非的手离开。



欢迎加入龙族粉丝QQ群:973661548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93章 利维坦之歌(8)

下一篇:第95章 利维坦之歌(10)

  • 评论列表:
  •  
     发布于 2018-11-19 09:45:34  回复该评论
  • 本女王第一嘻嘻
      •  克格勃专员
         发布于 2018-11-19 10:41:04  回复该评论
      • 你好,我奉国家安全委员会之命前来收缴非法财产。
          •  
             发布于 2018-11-19 12:32:53  回复该评论
          • guna,小小克格勃都倒闭了,现在是神明与魔鬼的时代~
              •  江南旗下打工仔
                 发布于 2018-11-19 18:07:39  回复该评论
              • 悲剧还未降临的那一天,魔鬼在幸福的摇篮里沉睡。
                魔鬼降临的那一天,是尼德霍格苏醒的那一天
                那一天还没来
                所以魔鬼还没统治时间
                所以...
                我奉国家安全委员会之命前来收缴非法财产。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09:49:01  回复该评论
  • 还没看,先评论,我知道渣渣辉会看的
      •  渣渣辉
         发布于 2018-11-21 00:34:21  回复该评论
      • 大渣好,我死渣渣辉,四兄弟就来啃我啦,我在109等你们啦
  •  o
     发布于 2018-11-19 09:58:31  回复该评论
  • 世界第一皇女殿下会不会也领便当,先前排预售刀片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0:02:29  回复该评论
  • 你们告诉我,一个苏联二战时期的国防部长,被软禁在家,看的都是漫威里的蜘蛛侠和美国队长,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到哪写到哪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1:14:53  回复该评论
      • 美国队长1941年
        蜘蛛侠1961年
        古巴导弹危机1962年
        你是不是以为蜘蛛侠和美队都是21世纪的新角色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2:14:10  回复该评论
          • 而且他又不是一卸任就给软禁,苏联90年代才解体。可能是21世纪才给关进去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0:35:12  回复该评论
  • 零死了那路明非就真的就没有爱他的女孩了,第三部零躲过了一劫,这一部能不能躲过去?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0:36:30  回复该评论
  • 江南一定很绝望
    1总有没脑子的喷南大,还自视甚高地侮辱可爱的小学生们,您可真行呵
    2各位大佬差不多把所以可能性都猜出来了吧,哈哈哈。江南:你要我怎样,能怎样?~
    3大家总是闹着要复活绘梨衣(虽然我也想),不过这样龙族的两点也失去了不少吧。悲剧使人记忆深刻,嗯哼?
    欢迎友军,让我们举起大义的旗帜!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0:37:23  回复该评论
  • 零的家里有两只猫!黑石官邸里面也有两只猫!肯定是老板买的房子!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7:50:57  回复该评论
  • 那是个娇小的女孩,坐在角落里,背对着路明非,肌肤白得发冷。脱下校服外衫之后,穿着低领的白色T恤,一头颜色淡得近乎纯白的金发编成辫子,又在头顶扎成发髻,露出修长的脖子。整个人素得像是冰雕。
    路明非心里一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认识这样的女孩,十八岁前他见过的金发女孩屈指可数。
    路明非忽然恍惚起来,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曾经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也是这样灯光绚烂,也是这样掌声如雷,众目睽睽之下纤细的身影在他面前旋转,播散开的裙摆如同孔雀的尾羽。
    是的,他跟零之间的奇怪感觉就是“太熟悉”,好像已经认识得太久太久了,久到彼此之间已经说尽了所有的话只剩下沉默,这种关系稳固得令彼此都开始讨厌对方了。又好像手杖之于腿脚不便的人,你习惯那根手杖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你对它无所谓关心和在意,除非……某天早晨你醒来伸出手,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那种怪异的梆子声似乎还残留在他的脑海里,不时有一两个破碎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男孩和女孩拉着手在冰原上逃亡,黑色的鸦群在天空中追逐,天空里降下致命的飞火,火焰把...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7:55:14  回复该评论
  • 感觉零在这本书中可能会死,但是最不希望死的人就是她,因为只有她才是和路明非经历过一切的人,诺诺只是在大学之后才出现的,安心之处才是故乡,路明非在诺诺面前其实是焦躁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7:57:10  回复该评论
  • 这两章写了点什么东西?还以为这老头会交代些什么秘密,结果说了一堆大家都知道的废话。凯撒那边好不容易有点发展,又水不下去了,就回到路明非这边水两章。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17:58:14  回复该评论
  • 看了这么多书评心情着实复杂,显然龙族读者的评论年龄已经是相当低了,当然我也不能评论这能说明什么,但其中的问题从那些不堪入目的污秽之语中就能看出来了。
    作为一个从初中看到大学的龙蛋,就我的见解,龙四龙五的水平确实不及前三部了,可又有多少人是跟风黑亦或是跟风怼的呢?就像前阵子的RNG,我追s赛这么久第一次见这么多云玩家。
    我想说的是,故事总是要有结局的,万事不可过早下结论,实体书出来之前不应该丢掉对南大的信任,人非圣贤,不应该在评论区过度宣泄自己的特定情绪已至下意识将自己的情感倾向粗暴凌驾于他人身上,这是很不理智也很不道德的行为。
    爱之深恨之切,龙蛋都是热爱龙族的,期望高了自然会有不满。
    既然不完美到我们感觉都失去很多东西了,不如就从容的接受吧,有得有失,方得始终。
    万一最后出实体书有惊喜呢?
  •  该醒啦
     发布于 2018-11-19 19:22:21  回复该评论
  • 有什么是能陪你走过十年光阴的呢,龙族,等你一个结局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19 20:16:57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照片上是一身苏联军装的赫尔佐格,当然跟他在日本见到的赫尔佐格形象迥异,但他事后查阅了学院的报告书,里面有赫尔佐格之前的照片。
    不由得让我想到了那个女孩,真可惜。
  •  天鹅港
     发布于 2018-11-20 23:57:03  回复该评论
  • 零非最后的归宿是天鹅港,根源于此,回还于此。
    诺非在一起太狗血,毕竟目前为止彼此不过是一起埋头刷怪的关系,感情也不过是敢把后背交给对方而已。
    最后的王是非,后是零。止干戈,恩怨付诸一笑。唯有天鹅港,冰天雪地,凡人不能进,王不愿出,世界和平!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5 15:49:54  回复该评论
  • 这个苏联时期的大将也会说中文?如果他说的不是中文,路明非能听得懂俄语?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15 15:44:22  回复该评论
  • 现在还没搞懂路明择的身份,总感觉两兄弟是同一个人
  •  sdl
     发布于 2019-02-16 23:37:14  回复该评论
  • 罗莉君,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