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利维坦之歌(10)

t7_933331115.jpg

音乐已经停了,壁炉里的木柴还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瓦图京大将独自坐在桌前,默默地吃着那碗已经冷了的红菜汤。

汽车引擎的声音早已远去,风吹着白桦树,仿佛林间有人在窃窃私语。

军靴踩碎落叶的声音由远而近,有人敲响了木屋的门。没等瓦图京回答,那人已经推门进来了。那人穿着笔挺的俄军制服,肩扛少校军衔。他并未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沿着桌面推给瓦图京,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这间木屋里一应俱全,但是并没有一台电话,被监视的瓦图京没有不经允许给外界打电话的权力,因此零才不得不用信使跟他联系。

瓦图京冷冷地看着那部手机,直到它响了起来。瓦图京接通电话放到耳边,但并不说话。

“嗨,瓦图京我的好朋友,你还好么?”电话里传来颇为标准的俄语,但明显地带着异国口音。是个男人,听不出年纪,声音亲切又快活,就像是旅行到海边的老朋友偶尔想起你,打来问候的电话。

“有多少年没接到您的电话了?二十年?三十年?”瓦图京低声说,“我都记不清了,我太老了,老得开始忘事了。”

“二十多年吧,最后一通电话是你离开克里姆林宫的当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站在红场上,看着他们把镰刀和铁锤的国旗降下。”电话对面的男人叹口气,但声音还是快活的,“那可是一场伟大的终结。”

“你当时跟我说,那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当你挂断电话的时候,我们的合作就彻底结束。”

“本来是不该再给你打电话啦,可有人非要翻旧账。好在你是个嘴巴严实的朋友,你要是跟那两个孩子瞎说点什么,我们可能就不得不把你周围方圆五公里炸平啦。”

“我没有帮你们保密的想法,但过去的事情,就像躺在棺材里的尸体,不用再叫醒了。”

“是为了那个女孩么?无儿无女的老鳏夫,想要保护养女一样的小女孩,这种戏码虽然看得很多了,但还是很感人的。”

“她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我保护,她能保护自己。”

“但那个女孩真的很可疑哦,忽然冒出来的皇女殿下,接近你,得到你的信任,再来问你‘δ计划’的内幕,感觉像是黑天鹅港中逃出来的幽灵呢。虽然年龄有点对不上。”电话对面的男人说,“如果她知道你其实就是‘δ计划’的负责人,是你亲手签署文件把那些孩子送往北西伯利亚的,还会不会把你看作养父呢?没准她是来复仇的哦。”

“无所谓,看看自己指甲缝里的血,你我这样的人,理应被人寻仇。”

“为什么不为自己找点借口呢?”电话那头的人叹息,“比如说你也是为了伟大的联邦,你们需要龙族血统的超级战士,只有他们才能对抗资本主义。你们牺牲了一些孩子,却会挽救千百万人的生命。”

“战争,从来都不该跟孩子有关。”瓦图京一字一顿,“听着,过去的一切,到我这里为止!所有的罪孽,我来偿还就好了!”

“瓦图京,你还真是个……让人钦佩的侩子手呢。”电话里的男人长叹一声,“好,就按你说的,过去的一切,到你这里为止。”

瓦图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谢谢。”

“神的秘密,是不能让人类知道的,对你们不好。”电话里的男人说,“再见了,瓦图京。”

“地狱里再见吧。”瓦图京挂断了电话。

风中传来树叶被翻动的声音,像是冬眠苏醒的群蛇爬出了洞穴,那是隐藏在落叶中的杀手们站了起来,暗红色的激光瞄准束从四面八方打进木屋里来。

“永别了,雷娜塔。”瓦图京轻声说。

他的目光投向火炉的上方,那里孤零零地摆着一个镜框,照片上是皑皑白雪中,巨熊般的老人正把眼神幽深的女孩高高举起,要放在自己的肩上。

***

银色的劳斯莱斯行驶在微微起伏的石拼路面上,夜间风大了起来,原本那些安安稳稳呆在树上的叶子也纷纷坠落,像是一场斑斓的暴雪,零不得不把雨刷器打开,好把落在风挡玻璃上的叶子刮开。

路明非透过车窗观察这座萧瑟的城市,主干道两侧的建筑还算光鲜亮丽,驶入小路之后就会有破败的感觉,路面上的车不多,那些庄严的铸铁路灯也有明有灭。

那个名为“苏联”的国家已经结束二十多年了,人们曾对变革满怀希望,但这个国家并没有变得更好。但透过它还是能看出帝国旧日的辉煌,沙皇时代的拜占庭建筑和苏式建筑比邻,仿佛叶卡特琳娜女皇和斯大林并肩而立。

“不用沮丧,瓦图京大将之外我也有别的人脉,只要那个地方在俄罗斯境内,我总能想办法送你去。”零直视前方,信手打着方向盘。她开车有股明显的男人味儿。

“没沮丧,”路明非回过神来,“出了会儿神,这城市真漂亮。”

“其实我不太喜欢这里,太冷了,我喜欢暖和的地方。”零说,“不过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下车走走。”

“啊?”

路明非还没“啊”完,劳斯莱斯已经开始减速了,分明是禁止街边停车的地方,可零直接就把这辆豪华的老式车停在路边了。

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老警察高呼着俄语跑来,大概是“此地禁止停车”的意思。零只用一个动作就让他闭嘴了,她把一张大面额的钞票压在了雨刷器下,扭头就走。

老警察走到车边拿下那张钞票时,零和路明非已经走得很远了,他脱下警帽遥遥地行礼,动作优雅而夸张,倒像是沙皇宫中的小丑。

他们停车的这条小街还算有人气的,街道两侧的窗户多半都亮着灯,但夜间气温已经很低了,放眼看不到行人。

零走在前面,路明非稍微落后半步。零显得有些心事,路明非也理解,瓦图京忽然变脸说出那些伤人的话,他也有点愤怒,不过那不是他该多嘴的场合。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就只有落叶在他们脚下开裂的微声。

“瓦图京大将帮过我很多忙,没有他就没有罗曼诺夫家族在俄罗斯的生意,甚至我的姓氏也是他帮我找回来的。虽然基因分析能证明我和伊丽莎白一世的血缘关系,但在政府里没有人脉是不可能得到‘罗曼诺夫家族后人’这个认证的,政府也不可能送给每个沙皇后代一间宫殿。我已经习惯了有事就去问他。”零顿了顿,“可能是我太孩子气了。”

路明非点点头,“难怪你第一个去问的人是他,那个‘δ计划’是怎么一回事?”

零和瓦图京的对话,路明非其实并没完全听懂,只是意识到那个“δ计划”和他要去的地方有关系。

“我们抵达莫斯科的当晚,我就托人查了你给我的那个坐标,那原本应该是西伯利亚北部的一个无人区,但它被标注为军事禁区,想去那里要有级别很高的通行证。再查下去,那个禁区曾经用于一个叫‘δ计划’的军事项目,但那个计划在苏联解体的时候已经结束了。瓦图京当年在国防部负责的就是高技术项目,但他知道的也很有限,那么背后支持那个项目的人,级别应该比他更高。”

“原来是这样。”

两个人接着漫步,零的高跟靴子敲打着路面滴滴答答作响。小街尽头极远处有一座金顶洋葱头的教堂,灯火通明,让人恍惚觉得自己是在漫步午夜的游乐场。

“关于我的家族,”零忽然问,“没有别的问题了么?”

“没有啊。”路明非一愣,“你不是罗曼诺夫家族的么?”

“我跟你只是普通同学,你现在被秘党通缉,我没有任何理由来帮你,但我来了。你现在也知道我是个有家族的人,属于某个势力的一员。你不想知道我帮你的目的么?”

“如果是以前我会问的。”路明非挠挠头,“但现在不想问了。”

“为什么?”零难得少有地流露出好奇心来,歪头看着路明非。

“以前我把什么事都想得很简单,现在我连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看不明白,也就不想多问了。你有你的目的也没关系,反正在我最倒霉的时候你来帮我了。”

“关于那个坐标,你还知道什么?”

“不知道,”路明非仰起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这坐标是一个人打电话告诉我的,他说他是我父亲。”

“听说你们很多年都没见过了,而且只是通过电话,没怀疑过么?”

“我希望自己是个有父亲的人,”路明非笑笑,“而且他对我小时候的事知道得很清楚,一些很隐秘的事,我从来没跟人说过。”

这些事他连诺诺都没告诉,但零问起来,他随口就说了,感觉并不太要紧。

“你觉得他们会在那里等你?”

“不知道,”路明非皱皱鼻子,认真地说,“但我觉得去了那里就能找到一些答案,比如,我是谁。”

“也许那里是个陷阱。”

“有可能,但我就是有种感觉,我应该去。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就像某个类似‘终点’的地方,你去了可能发生好的事情,也可能发生不好的事情,但你觉得应该去。”

“如果到了那里,发现自己真的是龙王,你该怎么办?长出犄角和鳞片,从此跟人类为敌么?”

“不知道,”路明非说,今晚他已经说了太多的“不知道”,“如果我们真的能到那里的话,最后的一段路让我自己走。那样你认识的路明非永远都是我,至于到达终点的那个怪物,杀掉它好了,不要犹豫,那不是我。”

“如果站在这里的人是陈墨瞳,你会跟她说同样的话么?”零忽然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路明非,她的眼睛明亮而锋利。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94章 利维坦之歌(9)

下一篇:第96章 利维坦之歌(11)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09:33:30  回复该评论
  • 大胆猜测诺诺的那个爹就是邦达列夫,他恐怕和加图索家关系匪浅。如果真是这样,大家不觉得加图索家和蛇歧八家的很多地方相似么,上杉越和庞贝,凯撒帕西和源稚生源稚女,诺诺和绘梨衣,邦达列夫和赫尔佐格。恐怕日本发生的一切只是邦达列夫引诱赫尔佐格在蛇歧八家进行的一次模拟实验,他们的计划,是篡夺黑王之位。
      •  哀悼
         发布于 2018-11-21 10:00:42  回复该评论
      • 感觉加图索家(或者别的,比如他爹妈)一直在监视着路明非从小到大,目的可能就是为了篡位黑王(知道路明非真正身世),一直在布局、利用,为了坐在最终的王座时而不收到任何威胁(赫尔佐格就是个试验品)。而路鸣泽才是真正和路明非穿一条裤衩的。其他人都只是棋子(可怜的零啊,小女票啊)
  •  
     发布于 2018-11-21 09:34:53  回复该评论
  • 特么的 一天到晚又水又拖更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8 17:22:16  回复该评论
      • 怎么张嘴就来啊,你是把龙族当七龙珠看了吗?不打起来就是水。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3 19:31:52  回复该评论
          • 如果你是冲剧情来的,请不要随便说话
  •  
     发布于 2018-11-21 09:36:08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你给本皇女滚下来
  •  芬格尔
     发布于 2018-11-21 09:36:18  回复该评论
  • 能不能快一点,在北极待了好几章了快冷死了!
  •  该醒啦
     发布于 2018-11-21 09:38:06  回复该评论
  • 尼玛该不会陈墨瞳是最终boss吧江南老贼!?
  •  
     发布于 2018-11-21 09:42:17  回复该评论
  • 今天我并没有完全充满这里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09:48:07  回复该评论
  • 零质问路明非的语气,仿佛现女友在质问男友,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你前女友你还会这样说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09:58:57  回复该评论
  • 刚看龙一的时候觉得其它人无所谓,老唐最后能和明非一起打游戏就好,。。。
    刚看龙二的时候觉得夏弥可萌了,最后能和楚子航在一起就好了。。
    刚看龙三的时候,觉得小怪兽可好了,最后千万別出事。。
    现在,我已经没啥要求了,只觉得哪怕世界毁灭了,零千万要活着。。。
  •  L1ng
     发布于 2018-11-21 09:59:19  回复该评论
  • 有点感觉。最后面别杀诺诺吧。。。
  •  刘瑞
     发布于 2018-11-21 10:02:53  回复该评论
  • 大家好,我是刘瑞,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让我静静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0:04:41  回复该评论
  • 第一,这个人知道的远远比零所知道的多,起码他知道零的身份,或许因为愧疚才对零那么好。
    第二,打电话的这个人并不是俄国人,他口音不纯。邦达列夫(庞贝)?
    第三,路明非在这个电话的那个人很明显是知道的啊!
    第四,零你肯定是吃醋了吧。
  •  某读者
     发布于 2018-11-21 10:57:08  回复该评论
  • 其实最近几章已经比较明示了,就是路明非和路鸣泽是黑天鹅港里面人格分裂的零号,这一章都明确了零是雷娜塔,就是第三部开头那章讲的小女孩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2:27:51  回复该评论
      • 如果这样的话 为什么38号的雷纳塔要叫零呢
          •  某读者
             发布于 2018-11-21 15:21:42  回复该评论
          • 你是不是没看龙3,第七章 新约 里面,“听着!记住了!我已经花了十万卢布把你从你父亲手里买下来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零号面目凶狠,“从今以后你不姓契切林,也不叫雷娜塔,你叫……”他想了想,“你就叫零,你是我的东西,就用我的名字!如果非要爱什么才能让你有信心活下去的话,不如爱我好了!至少我不会像你那个人渣爸爸一样为了那点可怜的利益出卖你!我就算出卖你,也一定是为了交换很大价值的东西!”零号狠狠地啐了一口,“人渣!”
            “好呀……”雷娜塔的回答被风雪声吞没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5:29:06  回复该评论
          • 我记得龙三开头零这个名字不是零号给零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5:30:08  回复该评论
          • 路鸣泽给她起的名字--零,因为零和路鸣泽签订了契约,自己回头看一下第三部前传,里面有说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4 11:33:12  回复该评论
              • 好的 前面的内容我不太记得了嘿嘿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2:03:53  回复该评论
  • 那个打电话给瓦图京的应该是庞贝吧,越来越觉得加图索家下着一盘很大的棋,曾经的秘党第一大家族卡塞尔的毁灭会不会也是加图索家主导的?昂热找了林凤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加图索家却好像一直都知道他在哪里,又或者加图索家根本就是在庇护林凤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2:04:20  回复该评论
  • 明非老爸的名字说明了一切, 路零成!是不是?(滑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2:05:03  回复该评论
  • 有些人说诺诺略渣,其实老贼描述中以我们的观点看确实不错,但我却不想用渣这个词形容一个女人,特别是小说中的女人。你们站的cp是什么都无所谓,我喜欢零,因为她对明妃很重要,老贼来个路零其实也不错,不过我站边小怪兽,_但老贼不一定会写,而诺诺,属于凯撒的人,要是一般点的小说,她应该早就被主角攻略了,然而,现在并没有,她的存在对明妃也很重要。明妃对诺诺的喜欢的坚持令我吃惊,他以前用命去就救她,之后仍会,关键在诺诺给予他太多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还不起了。所以,我要说一句,诺诺很好,一没欺骗感情(这样说我都觉得lou,想想欺骗了又怎样),二付出真心实意,三保护想保护的人,不惧生死。这都不发展点什么爱情,很奇妙啊。你很难完全用爱情去看待这种行为,从古至今描写爱情的那么多,没一个标准,你用语言描述出来的,那是你的,别用你的眼观看我,毕竟你连你那部分都不一定做得好。如果非要说诺诺有什么不好的话,应该是她没喜欢明妃,毕竟明妃为她做了太多,我们总会心疼一下明妃。不过要是喜欢明妃就很考究了,拥有婚约的人跟喜欢的人私奔,不顾世人反对,浪迹天涯,这个桥段怎么样,我觉得也行,因为这样写就是HE,不过老贼不写...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4:18:22  回复该评论
  • 别把零写死就行了,诺诺出事没感觉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5:37:09  回复该评论
  • 校长为啥还躺床,躺了那么久他不累吗?不,他累,但他更怕死。现在已经出现出场必死定律了好吗?这算什么?最后的绚烂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6:38:50  回复该评论
  • 一直很喜欢诺诺,还是不明白为啥有人讨厌她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16:39:50  回复该评论
      • 夏弥赛高,诺诺第二,对绘梨衣没啥感觉
  •  慕溪
     发布于 2018-11-21 16:58:09  回复该评论
  • 楚子航爱夏弥,然后夏弥死了
    路明非对绘梨衣有了情愫,然后绘梨衣也死了
    楚子航和那个妹子有了感情,然后她也死了
    那么和凯撒和路明非都有感情的诺诺估计也是活不长了吧
  •  K
     发布于 2018-11-21 20:06:06  回复该评论
  • 谁都可以死,零不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2-31 23:27:54  回复该评论
      • 一切都是云里雾里的,这么大的坑,江南你是要步三叔后尘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1 23:07:08  回复该评论
  • 龙三才是龙族,之前是因 之后是果
  •  昂热
     发布于 2018-11-22 08:08:22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老贼 我给你两个大嘴巴子 老子躺了那么久都快长毛了 还没我的剧情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2 16:17:54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老贼快点写,照这速度年底都写不完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2 17:05:36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是件武器,用来结束龙族(纯种+混血种)历史的武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2 21:59:04  回复该评论
  • 各位注意,龙四中凯撒去看副校长时副校长说过龙可能就在你身边看着你...是不是指阿巴斯或帕西或芬格尔或路明非或诺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