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但为君故(2)

t7_933331115.jpg

刺耳的警报声忽然响起,舱室门口的那盏黄灯旋转着亮了起来。

YAMAL号上的每间船舱,从船长俱乐部到最普通水手的小房间都回荡着这样的警报声,就像满树的乌鸦同时开始嚎叫。

全船警报,这种最高级别的警报通常都是在前方出现无法躲避的冰山,或者水密舱严重泄露,沉没难以避免的时候才会发出。船上的所有人都不能忽略这个警报,因为它跟船上的每个人都有关,关系到你能不能活着下船。

酒德麻衣放低手中的叉子,警觉地望向窗外。

这一眼就足够回答所有的问题了,在她视线的尽头,冰海和天空交接的模糊地带,出现了一道银亮的线。

那是一场正迅速逼近的冰风暴,风暴的锋线距离YAMAL号还有大约十几公里,但以它的速度可能几分钟就会抵达。风暴中裹着大量的冰晶,所以会像银线那样反光。

酒德麻衣凝望的片刻间,那道细细的银线已经扩大成银白色的高墙,翻滚着涌动着扑来。警报响起的时候几名不明就里的船员冲到甲板上眺望,这时候他们正相互用俄语吼叫着,把甲板上没来得及固定的东西用铁链固定好,高高耸立的塔吊竟然像变形金刚似的折叠起来,以免被狂风折断。真正的狂风还没到来,冰晶却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了玻璃窗,像是一片水晶的森林。原本就是零度以下的低温,又在短瞬间下降了十几度之多,周围的冰海也迅速地暗了下去,因为那堵墙已经高到挡住了日光。

“去看看什么情况。”酒德麻衣拿叉子卷着意大利面,下达指令。

“得令!奴才去去就回!”芬格尔起身抖抖袖子,颇为标准地打了个千儿,很活泼地跑掉了。

酒德麻衣坐在窗前埋头大吃,看也不看窗外那堵银色的墙壁。那堵墙越来越高,最后上接天空,船舱里黑得像是暴雨将至。

风暴前锋和YAMAL号接触的瞬间,真的就像是一堵雪墙狠狠地拍在了船的侧面,以YAMAL号的吨位,也倾侧了差不多30度。原本可以远眺几十公里的落地窗外,此刻只有缭乱的风雪,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这场暴风雪中战栗,凄厉的风声中仿佛有上古的猛兽或者愤怒的灵魂在吼叫。

而这个时候酒德麻衣已经把最后一根意大利面吸到了肚子里,满意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

芬格尔气喘嘘嘘地跑进图书馆,以他那能把死侍累趴下的长跑能力,跑这点路当然不是问题,不过人生在世,能拼演技为什么要拼实力?看他那惊恐不安的眼神,哆哆嗦嗦的双腿,恺撒不得不把他看作受惊的妇孺,以贵族的慈悲伸手扶了他一把,安慰他说没什么大事,遭遇了风暴而已。

YAMAL号上有间精致的小图书馆,登船之后施耐德教授选中这里作为他的指挥室,从此图书馆就高于雷巴尔科的船长室成了整条船的神经中枢。芬格尔赶到的时候,恺撒、阿巴斯和雷巴尔科都已经到场了,还有大副、轮机长和几个关键岗位的船员,随行的几名资深专员,这条船上有头有脸的家伙们都来了。

施耐德凝视着投影出来的北极圈——装备部的人已经把这间图书馆改造成了简化版的中央控制室,通过卫星网络,时刻都保持着跟EVA之间的连线——但投影中并未显示这场风暴,他们应该正航行在晴天朗日之中。

“EVA,我们怎么会没有提前得到风暴预警?”施耐德问。

无论EVA还是她的前任诺玛,都被设计为老妈子型人工智能,每位专员奔赴前线的时候,都由她们安排行程,细致程度堪称无微不至,连目的地的气候微变,专员们都会在下机前收到信息,提醒他们加减衣物。为此施耐德甚至向校董会建议过,要降低学院秘书的服务级别,以免出生入死拯救世界的精英们对学院秘书养成依赖的惯性,成了一群妈宝。但这样一场大风暴,EVA居然全无提醒,这非常之罕见。

“很抱歉,但你们正位于北极圈内,人类迄今为止还没发射过监控这个区域气候的同步轨道卫星,换而言之,我在北极上空并没有眼睛,那是我的盲区。”EVA回答。

“北极地区怎么会有这样的强风带?”恺撒问。

“北极地处极地东风带。这是‘行星风带’的一种,跟地形地势的关系不大,而是地球自转的偏向力制造出了强劲的东北风。”EVA回答,“虽然来得很突然,但也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恺撒和施耐德对视一眼,有海员们在场,EVA说话总是会用隐语。而这句话的隐语是这场冰风暴可能并非什么超级言灵导致的,是“自然现象”。

“YAMAL号能在这个级别的风暴中航行么?”阿巴斯问,却不是问EVA,而是问雷巴尔科。

冰风暴来势骇人,但卡塞尔学院培养的都是亡命之徒,当然不愿因为一场风暴就放弃这次行动。

“当然没问题,这艘船是为了这个目的而造的。”雷巴尔科耸耸肩。

其他高级船员们则用俄语小声交谈,流露出的表情大概是,“就这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把我们叫来开会?”

学院这边的亡命徒们不禁有些英雄气短,原来跟“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相比,还有一种大无畏叫,“啥?这也算打仗?”

“你们在YAMAL号上,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破冰船,它由两个重型核子重水反应炉驱动,能够直接撞碎六米以下的冰山。”雷巴尔科以眼神斥责自己的船员们,让他们收敛一下不屑的表情,并做补充说明,“泰坦尼克号那种事故不会发生在这条船上,对于鲭鱼群来说致命的漩涡,对巨鲸来说不过是水花而已。”

“所以,我们是巨鲸。”恺撒也只好改用轻松的语气。

“当然,也不是全无影响,在我们穿越冰风暴期间,船上有些设施不得不暂时停用。”大副说。

“比如?”恺撒问。

“无线电通讯系统和卫星导航系统很大概率会失效,有时不得不完全靠罗盘来航行,不过我们现在很靠近北极,罗盘也没用了。”大副板着手指头开始算,“空调和热水系统肯定会出点问题,会有临时性的断电,甲板上的设备都得停用,恒温泳池也不行了,水会溅出来,餐厅得暂时关闭,我们现在不能用明火……”

“那你这破船上还有什么设备能用?”芬格尔目瞪口呆。

“供暖系统不会出问题,我们采用的是机械供暖,热水从反应堆的冷却水中导出,输送到各船舱。”大副露出战斗民族特有的自豪微笑。

“只剩核反应堆里出来的热水么?”芬格尔哭丧着脸,“那水能洗澡么?”

“可能有微量辐射,你不在意的话洗澡也没问题。”大副拍着芬格尔的肩膀,“相信我兄弟,在北极航行,你需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核反应堆和一个永远旋转的螺旋桨!”

“我看你们俄国人的脑子也是核动力的!”

“还有一个系统不得不暂时停用。”EVA打断了这两人的对话,“你们在风暴中航行的期间,卫星信号会非常微弱,我将不能为各位提供服务……”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条船忽然巨震,图书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几秒钟后应急灯纷纷亮起,但投影的地图却没有恢复,EVA的声音也不再出现。

大副豪迈地用俄语骂了句什么,抄起一瓶酒就出去了,想来是痛骂那该死的供电系统,说出故障就出故障,而他此刻正是要奔赴维修的一线。

“您有一群聪明的船员。”施耐德看着雷巴尔科说。

“供电系统会在一个小时内恢复,为客户保驾护航是我们的职责!”雷巴尔科彬彬有礼地说。

“不,”施耐德指了指自己的桌面,“我的意思是在光线那么昏暗的情况下,他还是准确地挑走了我最贵的那瓶伏特加。”

图书馆里安静了几秒钟,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无论在多么恶劣的情况下,跟一群仍然对酒有兴趣的家伙一起航行,总是让人放心的事。

“我去外面看看。”阿巴斯微微欠身,也离开了图书馆。

恺撒迟疑了几秒钟,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正打开另一瓶酒跟雷巴尔科分享的施耐德看见恺撒离开,却只是向他微微点头。

【坑边闲话】

感冒沉重,体虚盗汗,已经连续多天,这几天的连载字数有所不足,非常抱歉。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97章 但为君故(1)

下一篇:第99章 但为君故(3)

  • 评论列表:
  •  神医
     发布于 2018-11-28 09:33:53  回复该评论
  • 我是第一!!! 我是来给江南看病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09:38:20  回复该评论
  • 南大保重身体,龙蛋不要紧,陪你这么多年,我们也习惯就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09:39:30  回复该评论
  • 很多书评都说路明非会有伴侣,但大家注意路鸣泽给路明非的交换条件, 在路明非真正体会到孤独的时候,路鸣泽会收走路明非的命, 而那个时候就是龙族快完结的时候,那么他怎么会觉得孤独呢?
    大概是在意的人都离他而去,不一定是死亡,也许只是像诺诺嫁给凯撒那样,心里不会再那么牵挂。
    大家都希望绘梨衣复活,我不希望!绘梨衣喜欢路明非我承认,但路明非真的喜欢绘梨衣吗?或许只是对绘梨衣的死感到愧疚呢?那么路明非该怎样去面对绘梨衣?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绘梨衣?
    所以我觉得路明非到最后可能还是一个人生活,当然,不排除路明非会死的可能性。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09:44:09  回复该评论
      • 黑王都有深爱它的白王,明非也会有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0:23:48  回复该评论
          • 明妃不绝望,怎么能觉醒,怂包要绝望,必定是自己在乎的,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一失去,却无法控制
              •  呵呵
                 发布于 2019-02-07 14:00:11  回复该评论
              • 一个怂包是非常害怕失去的,因为他没有什么情怀呀,高尚的精神啊什么的,所拥有的就只是他世界里的那么一点点。如果在这一点点中慢慢剥离下去,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  上山绘梨衣
         发布于 2019-02-06 17:35:05  回复该评论
      • sakura,我不能复活么≥﹏≤
          •  上山绘梨衣
             发布于 2019-02-06 17:48:03  回复该评论
          • sakura,私は復活できませんか?大丈夫、sakuraのためなら、大丈夫だよ
            fengexian——————————fengexian——————————fengexian
            sakura,我不能复活么?没事的,如果是为了sakura,没事的
  •  神农
     发布于 2018-11-28 09:48:49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这病吧,怕是不一周七更,把龙族快点更完了才能好,是心病啊
  •  
     发布于 2018-11-28 09:52:27  回复该评论
  • 谁又在水,水又是谁的水
  •  
     发布于 2018-11-28 10:11:50  回复该评论
  • 我就算结冰了,碎成渣了,我也不会干!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0:28:13  回复该评论
  • 老贼注意身体,以后一天一更补回来就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0:51:06  回复该评论
  • 阿巴斯要暴露了?凯撒要狼狈为奸?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1:04:08  回复该评论
  • 体虚盗汗者意为肾-精-亏-虚,当以中药附医之,麻沸散+小刀一枚,去除肾脏,换以新,则无恙矣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1:08:41  回复该评论
  • 感觉芬格尔要凉了。上次,同样的地点,是芬格尔活着回来,他女朋友死了。这次如果**出事,芬格尔应该会拼了老命吧.....他应该不会再让女人死在他面前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1:12:40  回复该评论
      • 芬格尔这种人,感觉为了美女,一定能。率百分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天下莫能与之争锋卫23333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1:13:54  回复该评论
      • 芬格尔这种人,感觉为了美女,一定能。率百分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天下莫能与之争锋卫23333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2:24:49  回复该评论
      • 芬格尔的性格其实挺讨喜的,希望大家都能活下来,不过老家伙们,也许就为了那一刻而战,牺牲也不是没可能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1:25:54  回复该评论
  • 恺撒有点不正常,相爱相杀的基友楚子航不见了,他可以漠不关心,忠心耿耿小弟路明妃带着未婚妻跑了,也没激动。现在竟然还和加图索家族外加来历不明的阿巴斯混在一起,跟着学院屠龙,别扯什么人类大义,世界和平,家族利益,家族他们可能合谋杀了你妈,另外一个还可能是龙王,学校本就是一群屠夫。那个中二少年,富有人性光辉,恺撒·古尔薇格居然不见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9 01:06:47  回复该评论
      • 大兄弟,凯撒现在压根不记得楚子航,阿巴斯现在才是他认可的对手,还有,他相信诺诺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1:35:30  回复该评论
  • 那么问题来了,同步卫星能出现在北极圈的上空吗?
  •  刘瑞
     发布于 2018-11-28 12:32:19  回复该评论
  • 无敌的我又来了,今天我来给你们水一水
  •  大胆的想法
     发布于 2018-11-28 12:53:44  回复该评论
  • 有个大胆的想法,有没有可能所谓的交易每次消耗的是路鸣泽,路明非只是允许这种消耗。最后最大的boss是昂热,以前的秘党只有他活下来了,而且目前说他是为了秘党复仇屠龙。有没有可能本来就是龙族的相爱相杀。路明非的父母完全是杜撰的,根本不存在。只有这样,身边的一个个死去,最信任的人从最开始就在骗你才会绝望
  •  芬狗
     发布于 2018-11-28 14:19:38  回复该评论
  • 没错 我对江南使用的的言灵 ---感冒---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4:23:21  回复该评论
  • 有时候会想龙族给我带来了什么
    初读龙族,惊诧于路明非与我如此相似的人格,他作着一切青春故事的旁观者,渴望融入却时常被排挤。我是什么样的人呢,我有什么可以让我与众不同呢,我们总有这样的问题。
    “师兄别死啊,我朋友很少的。”心酸还是历历在目。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路明非在故事里经历了一次次的获得和失去,经历着短暂的幸福和剧痛的成长。我们陪着他成长,看着他成长。
    经年以后,我开始看到不一样的龙族。
    我看到鲜明的人物背后,健全宏大的世界观;我看到孤独的小魔鬼一步步杀人诛心;
    看到合理的反转背后波折的人性;
    看到强大的力量下脆弱的灵魂;
    看到了矛盾和争吵中蕴含着深切的关怀。
    最开心的,还有和臭味相投的催更党们泡在龙族各各平台的讨论区,为一句收获大家点赞的评论兴奋不已。一起在框框框框框的评论下唱起歌来。
    有时候会想,我们都是年岁相仿的年轻人,我们一边拥有着明亮的生活,也一边在网吧里消耗夜晚,在桌堂里用小说逃出课堂,在网络上感动于一句让自己得到解释的话。余生漫长,龙族不能帮我们...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8 17:23:56  回复该评论
  • 忽然想到,上一个遇难的考察队,会不会是汉高那边的人?有能力追查得那么紧,而且苏茜兰斯这些配角都重新出场了,还没重新出场过的也就他们和林凤隆了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8-11-29 22:16:14  回复该评论
  • 祝早日康复!结局记得给我留下个新娘就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