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3黑月之潮下:尾声 さよなら,Friends

未命名-2.jpg

    我看哭了。你呢?

    “快点快点!热场演出已经结束了,客人们都在等着!”凯撒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舞台,在钢琴边坐下,把雪茄在鞋底上捻灭。

    楚子航和路明非拖后两步,一边走一边系着领结。这对楚子航倒不是什么难事,可路明非无论怎么系都像红领巾。原本以为跟系领带差不多,却没想到这条小绸布那么难缠,路明非急得手忙脚乱,直到登上舞台还没弄好。

    “喂。”楚子航向他招手。

    路明非老老实实地走过去,楚子航把他系的领结完全解开,重新给他打出饱满的银蓝色蝴蝶结来:“别紧张,唱完这首歌你的牛郎生涯就结束了,留个纪念。”

    “知道知道。”路明非使劲点头。

    “歌词还记得么?”楚子航拿起萨克斯。

    “练过那么多遍,这点脑子我还是有的。”路明非拿起话筒,站在那张黑金色的大幕前。

    大幕缓缓拉开,恺撒点下琴键,楚子航吹出漫漫的长音,掌声和哭声叠在一起,就像迎面涌来的海潮。无数的荧光棒在他们面前晃动,横幅上写着“爱XXXXX”【日文】“BasaraKingforever”和“右京命”。

    路明非好不容易攒出了点自信,在这个阵仗前瞬间就崩掉了,腿在裤管里像弹琵琶似的打抖,好在今天他没有穿那种紧身的窄脚裤,而是穿着颇为正式的黑色礼服西装,裤管比较粗,轻易看不出腿抖。

    今夜是他的处子秀,也是他们三个的告别秀,对外宣布的主题是“XXXX【日文】,花样男子一番队”。高天原女性减压俱乐部在电视上遗憾公告,之前从国外请来在店里站场的新生代红星BasaraKing、右京·橘和Sakura因为合约到期,即将返回美国,今夜是他们的最后一场演出。不仅如此,他们还会暂时或者永久地退出这个圈子,所以这是一场真正的告别。

    所有的票都提前售罄,VIP们都买不着票,所有的座位都被撤掉以便容纳更多的客人,舞池里站满了青春少女和风情欧巴桑,所有人都穿着盛装,从闪闪发亮的性感短裙到端庄大气的黑留袖。据说还有更多的客人因为买不到票被阻挡在门外,为了确保安全,警视厅临时启动了交通管制措施,今夜所有人都必须步行进入歌舞伎町。时事评论员在电视上大惊小怪地说如今牛郎的退役演出跟影视红星的退役演出有得一比了,是否这个半地下的行业正在渐渐步入正轨呢?

    其实单靠恺撒和楚子航的拥趸还不至于搞得这么人满为患,但天后级别的女歌手青木千夏小姐在电视上谈及不久之前的那次海啸侵袭时,绘声绘色地谈及了在灾难袭来之时牛郎们和武装分子勇敢作战的故事,东京都知事小钱形平次先生也感慨地说在灾难面前东京市民是何等的坚强,连歌舞伎町的服务人员都勇敢地站出来保护民众,正是这样的精神让东京转危为安。随后他们就作为偶像而彻底红了起来,店里把他们的头像印在大幅小幅的广告上,各种高端大气,各种玉树临风。

    事实上这是经过诺玛诱导产生的扭曲记忆,当天晚上在高天原里亲眼目睹过死侍的人都被送进精神病院做康复,在那几个星期里卡塞尔学院心理系和诺玛合作对她们进行了记忆诱导,加上药物的作用,抹掉了她们对死侍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恺撒、楚子航和路明非勇敢地跟持械黑帮搏斗的故事。这类善后工作卡塞尔学院做过几百例,心理系驾轻就熟。以青木千夏对恺撒的着迷程度,她很容易相信这样的故事,通过她向民众解释,好把民众的注意力从种种离奇事件上引开。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夜晚,客人们很容易想到三个月前那场惊心动魄的灾难,当时她们都以为东京要沉入大海了,所以情绪都很激动。加上负责热场演出的青木千夏在高歌之后热泪盈眶,进一步感染了大家。大幕拉开的瞬间,蓄积了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呜咽声潮水般回荡在大厅的每个角落,倒像是给他们送葬来了。

    楚子航吹着萨克斯,看似在试音,从路明非背后走过的时候在他背心戳了一下,低声说:“别想太多,今天晚上我们就是演员。”

    路明非愣了一下,是啊,今晚他们就是演员而已,作为东京危机时的英雄登场,他们的告别演出会通过网络视频传到日本各地,佐证说那场几乎毁灭东京的危机不过是海啸地震加黑帮作乱而已,并非什么超自然事件。这场演出跟他们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关系,这座建筑、这座城市,乃至于这个国家很快就跟他们没有关系了,客人们激动的哭声也不是只为了他们,也为了那场灾难中她们自己失去了的朋友或家人。

    那场潮水,那场潮水退去的时候把很多东西都冲走了,那些人那些事,如退潮那样离开了这个世界,东京看起来还是东京,可跟他熟悉的东京已经不一样了。

    经过了这些事你还紧张什么呢?经过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你还没有长大一点么?

    他自嘲地笑了笑,把话筒高举过顶,恺撒炫技般地弹出华丽的前奏,但在楚子航的萨克斯介入的瞬间,乐声变得清冷寂寥。全场静穆,灯光从天而降,打在路明非的身上。

    “XXXX。”路明非轻声地唱出了开场词,有些生涩,但自己还算满意。

    “XXXX”,日语中“再见”的意思。有人说这个词不能多说,因为它的意思是很长很长时间的再也不见,让人联想起永别,最好说“XX明日”或者“XX后XX",预先把下次见面的时候也说好。

    往往就是这样,因为告别的时候忘了约定再见的时间,从此就天各一方。所以如果是最好的朋友,怎么能不预约明日呢?

    他端起放在钢琴盖上的香槟一饮而尽,好像忽然间回到了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他驾驶着那辆兰博基尼,奔驰在多摩川的山中,要赴迟到的约会,去救那个盲目爱他的女孩。

    车内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风雨中玉置浩二唱着这首离别的歌,那么哀婉那么孤独的一首歌,在功率强大的音响催动下,变得像雷鸣,像龙吟,像是对着整个世界的呼啸。

    只有再见,再无言

    在你的影子里,我的眼泪掉了下去

    手指、头发和声音,都变得冰冷

    两人相伴的生活远去了,连气息也失去

    已经是朋友

    从心里是朋友

    凝视也是朋友

    变得悲哀,因为已无法回忆

    但梦境仍然清醒,梦中一见,还是不能忘记

    今晚也是这样,全东京最好的剧院音响被调到高天原来使用,低音炮送出的声音轰然如万炮齐鸣,恺撒那手传自世界项尖大师的钢琴技法在这套音响系统的帮助下被美化到了极致,每一次击键都像是直击心房中央,楚子航的萨克斯吹得也很好,以前路明非都没想到杀胚师兄还有这一手。音乐越攀越高,在这座大厅好像再也容纳不下这么澎湃的乐音时,顶部轰然打开,放入月色和星光。被海水浸泡之后,这座老建筑的楼板受损严重,改造的时候干脆把层层楼板都拆除了,把楼顶改造为可以电动开启的,这样在晴朗的夏夜,在歌舞到达最高xdx潮的时候,就能打开屋顶,放入新鲜空气,也让天空之美驾临高天原。

    满场掌声雷动,这个精妙的设计果然打动了客人们,她们尖叫欢呼,泪如雨下。

    今夜整个歌舞伎町的人都能听到高天原中传来的歌声,在夜凉如水的夏天,遥远的歌声让人思绪清明。对面的住宅区,人们纷纷推开了窗。

    唯一的遗憾是路明非追不上恺撒那绚丽的琴声,作为演唱者,他本该是最出风头的,但他的歌艺原本就平平,当年唱那种能打分的卡拉OK也就是路人水准,即便恺撒想降低自己的音乐造诣来配合他,他也显不出来。他只能竭尽所能地提高音量,唱得大汗淋漓,嗓子都要裂开似的。

    已经是朋友

    漂亮的朋友

    就像这样的朋友

    温柔的……

    已经是朋友

    从心里就是朋友

    永远是朋友

    从今往后…

    朋友…一只能说再见,其他都说不出口

    乐声和曲声弥散在夜空中,很久很久的沉寂,大厅里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没有掌声,也无人喝彩。

    恺撒从钢琴边起身,楚子航放下萨克斯,他们走到路明非的左手,三个人彼此握手,深深地鞠躬。

    哭声和掌声如暴风雨那样席卷了舞台,今晚这里的秩序由蛇岐八家负责维持,但执行局的精锐们已经阻挡不住这些女人的热情。她们试图涌上舞台拥抱那些即将离去的年轻人,但舞台太高很难如愿,于是就向他们投掷玫瑰花,成千上万的玫瑰花,舞台上下起了鲜红、粉红、深红的大雪。他们再三地谢幕,但没有用,在各种因素的催动下,客人们的情绪达到了满值,怎么也无法平复。

    “右京!右京!右京!”

    “BasaraKing!BasaraKing!BasaraKing!”

    满场都是这两个名字,再就是“我爱你”和“不要离开我”。路明非默默地看着这些流泪的女人,看着楚子航跟站在远远角落里的中岛早苗摆手,中岛早苗也轻轻地摆着手,身旁站着英伟的北条议员。

    “看你这个样子,怎么跟我儿子结婚啊?”VIP包厢里,森隆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对喊哑了嗓子的青木千夏说。

    “婚礼会如期举行。”青木千夏轻声说,“那只是我人生里的过客啊,每个人的生中都有那么一两个过客的,对吧?母亲大人,你也不例外。”

    “是啊,每个人的人生里都有那么一两个过客。”森隆子又叹了口气。

    “今天是好日子啊,大家都很圆满啊!要不要再喝一杯啊,干妈?”芬格尔站在森隆子身边,一脸殷勤一脸肉麻。

    另一边的VIP包厢里,牧师装束的男人坐立不安,作为侍奉神的男人,出入这种灯红酒绿的场合让他心里不安,虽说这些年轻人是东京灾难中的偶像。

    但出于某种原因,他不得不出现在这个场合,这涉及一笔价值12亿美元的馈赠。

    “这块地位于你的教·区,是一条没有改造的老街,在东京大学后门附近。之前的拥有人你认识,他经常去你的教·堂做礼拜,虽然你未必知道他的名字。”昂热把装有地契的信封递给牧师,“他叫上杉越。”

    牧师战战兢兢地拿着信封,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名叫上杉越的逝者是谁,每个周末到他教·堂里做礼拜和义工的老人太多了,大家都以兄弟姐妹相称呼,有好些他都不知道名字。

    难道在那些无名老人里竟然隐藏着这样的超级富·豪,把一块12亿美元的地皮捐赠给了地区教堂设立的基金会?

    “虽然那家伙只是想把这块地送给你们教·会,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但作为他指定的监管人,我还是有些要求的。这块土地所产生的收入都会进入你们那个基·金会,它也可以做商业改造,但必须基本保持现在的风格。你们用它赚到的钱中,75%的比例应当用于救济没有子女的孤寡老人,我指定的会计师事务所将对你们的财务进行监·管。”昂热淡淡地说,“如果让我发现你们有挪用的行为,比如拿了钱去修什么豪华的新教·堂,或者养·情·妇什么的,那你的神也救不了你。,,

    牧师上上下下地打量这个优雅挺拔的老人,完全想象不出他能说出这么凶狠的话。“那你的神也救不了你”,他刚刚把一块价值12亿美元的地块转手给教·会,却说出这么不敬神的话来。

    “别看了,我不信你们教。"昂热明白他在想什么,耸了耸肩,“那家伙都说了我是魔鬼来着。"

    “请有兴趣买花票支持Sakura留下的客人在箱子中投下你们珍贵的一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主持人藤原勘助大声说。

    今晚是告别秀,但也是路明非第一次登台,按照高天原的惯例当然得有投花票和燃放樱花爆竹这两个环节,但激动的客人们只顾挥舞着双手高喊恺撤和楚子航的花名,根本顾不上听藤原勘助说话。那个捧着金箱子在舞·池中游·走的侍者也被撞得东倒西歪,客人们从他左边右边涌向舞台,把发给她们的花票随手乱扔,满地都是樱红色的信封。

    路明非自觉无趣地笑笑,这时候他才觉出座头鲸的牛逼来,只有他那么夸张的表演才能镇住这些发疯的女人,不愧是高天原的控场天王。跟他相比藤原勘助也就是个雏儿。

    其实藤原勘助也没必要煞费苦心。这只是一场表演而已,本想用“投花票留下他”再煽煽情,可现在已经没必要了,客人们已经很入戏了,这就足够。

    原本也不会有很多人投票留下他吧?尤其是恺撒和楚子航在的时候,他根本就显不出来。果然座头鲸还是哄他的,什么一眼看中,什么白罂粟,归根到底还是无人问津的冷门牛郎。

    他想起后台还有几件小东西没拿,想趁着恺撒楚子航和客人们对丢玫瑰的时候去取一下。

    这时聚光灯忽然亮起,光束中背着羽翼吊着钢丝的男人从天而降!他抓住高脚话筒,以吕布挥舞方天画戟的气魄嘶吼:“女孩们!今夜我们的花……为你们盛开!”

    他的吼声震惊了全场,混乱的秩序略略恢复了。

    不愧是牛郎之王,不愧是有鲸之称号的男人,只剩下了一条胳膊还那么屌!

    座头鲸大难不死,救护队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半,但是断臂处的伤口却包扎得很好,加上他天生体魄强壮,输血之后竟然挺了过来。路明非去医院看他的时候气得鼻子都歪了,在这厮身上浪费了这么多感情,结果他在医院里给每个女性病人发名片,给她们普及男派花道,说他的花道不同于那些藏污纳垢的牛郎店,是体面的、有品位的女性减压会所。除了丢了条胳膊,他跟之前没什么两样。

    座头鲸还没有痊愈,今夜医生原本不批准他出院,可他还是来了。

    “主治医生是个女人,店长感动了她。”藤原勘助压低声音跟路明非说。

    “女孩们!在这个繁花盛开的美好夜晚,在这个既是离别又是相聚的夜晚,我要向你们隆重介绍……小樱花!”座头鲸伸出独臂一指,灯光打在路明非身上。

    路明非耸着肩耷拉着脑袋,本想悄悄撤走,这下子不得不站直了,勉强摆出风情万种的笑容来,却没能吸引什么掌声。

    “根据高天原的惯例,小樱花能不能留在我们这个温暖的大家庭里,只取决于一样东西——爱!那就是你们的爱!”座头鲸高呼,“你们爱的花票才能留下他!现在让我们揭晓,在实习的这段日子里,小樱花收获了多少爱呢?”

    服务生捧着信封登台,座头鲸拿着信封以牙齿撕开,魄力十足。他扫视全场,以揭晓奥斯卡奖的语气大吼:“小樱花收到了……三百二十张花票!”

    路明非窘得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还有些不懂高天原规矩的客人茫然地四顾,不知道三百二十张花票是什么意思,倒是温柔的中岛早苗赶紧掏钱包找钱想补票。

    三百二十张花票就是不及格,按照高天原的规矩,在实习期必须攒够八百张花票,一张花票一千日圆,也就是用花票给店里赚到八十万日圆,对于一般牛郎来说这并不算难,前期攒上三四百张,处子秀那天把客人们的情绪煽起来,再弄几百张就够了。对于恺撒和楚子航这种天赋绝顶的家伙来说,没等实习期过完座头鲸就搞了处子秀,轻松捞上九百多张花票,恺撒还觉得自己未出全力。

    可路明非只有三百二十张,这还是今夜人多,有些客人本着行善积德的心给他投了一票。

    路明非心说店长你你你你……你少搞幺蛾子会死么?这是你自己的店啊!我是你旗下的人啊!丢我的人对你有好处么?

    “这样加上之前在我这里买的花票,总数是十万零三百二十张花票,恭喜小樱花,你通过了实习期,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座头鲸忽然不闹腾了,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举过头顶给所有人看,投影机立刻把放大之后的支票投在舞台背景上,没错,那是一张一亿日圆的支票,以今日的汇率来说,大约是95万美元,一张罕见的大额支票。座头鲸把那张支票投进服务生手中的金箱子,看着路明非说:“是的,有人希望你留下,几个月前她来找过我。”

    《Friend》再次响起,这次是玉置浩二的原唱版,歌声像是风从山项吹过。

    只有再见,再无言

    在你的影子里,我的眼泪掉了下去

    手指、头发和声音,都变得冰冷

    两人相伴的生活远去了,连气息也失去

    可路明非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没有掌声没有哭声,也没有雨打风吹的歌声,在他的耳朵里整个世界一片寂静。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那张支票的签名,角落里用他熟悉的笔迹写着:

    上杉绘梨衣。

    真讨厌……这种悲剧啊,在一个人都消失了的时候,再度发现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为什么还要提起?就让所有无法挽回的事都随着潮水离去不好么?

    可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路明非低下头来,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轻轻地扣自己的胸口,想知道那里面的心是不是疼痛。

    在他的世界之外,欢呼声震耳欲聋,上方落下几十串樱花爆竹,足足十万零三百二十响,座头鲸把它们一一点燃,樱花的香气中,爆竹碎片像飞雪那样席卷整个大厅,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趁这个时候走吧,"座头鲸拍了拍恺撒的肩膀,“否则你们就走不了了。

    “真是那个女孩留下的支票么?”恺撒从箱子里拿出那张大额支票,轻轻地弹着。

    “蛇岐八家的支票怎么会有假呢?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敢伪造黑道宗家的支票?”座头鲸淡淡地说,“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有个穿洛丽塔裙子的女孩来店里找Sakura,但是小樱花不在,店员就带她来找我。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但不会说话。她说她要找Sakura,我说店里的规矩,只有在营业时间牛郎才能跟客人见面,私下约会是不允许的。她显得很高兴,她说Sakura在这里就好,下次营业时间她再来。我说你那么喜欢Sakura就记得买花票支持他留下来,她问我说多少花票能让Sakura留下来,我说八百张,她说她没有那么多现金,但她可以给我一张支票,让我悄悄地去银行兑,不要让她哥哥知道。真没想到那种呆呆的少女会有支票本,她一口气签下了一亿日圆给我,没想到是蛇岐八家的支票。她真的很想把Sakura留下来吧?

    “店长你有眼不识泰山啊,那可是黑道的公主啊,她当然有支票本了。”凯撒说,“不过还是第一次使用吧。”

    “现在知道了。老板娘说今晚黑道公主不能来,所以我一定要带着这张支票来。”座头鲸说,“所以我还是得来,少了一条胳膊也得来。,,

    “她居然能找到这里来。”楚子航说。

    “好像是用Line的导航找来的。可别以为女人是好甩掉的东西,她喜欢你,是会追着你到天涯海角的。”座头鲸说,“女人爱一个男人,要付出的代价大很多,但她们愿意。"

    “路明非。"恺撒冲着路明非的背影喊。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路明非已经走得很远了,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在飞雪般的樱红色爆竹花中,他走得摇摇晃晃,像个发条将要用尽的人偶。

    直升机停在两条街外的停车场上,蛇岐八家执行局列队欢送,这次事件之后日本分部再度成立,但新的盟约也得以签订,昂热放弃了对日本分部的人事管辖权,但仍握有最高的决定权。

    上杉越说得对,在屠龙这件事上,昂热是暴君般的人物,在黑王的葬礼之前,他不会放弃权力的。

    作为唯一一位幸存的家主,樱井七海升职任日本分部长,带着新任的执行局代局长乌鸦,等候在直升机的旋翼下。

    “大家长留下的一些小礼物,不成敬意。"乌鸦把玻璃瓶装的防晒油分赠给恺撒、昂热、路明非、零和芬格尔,“都是他的收藏品,他真有认真考虑过要去卖防晒油。”

    恺撒收下了这件礼物:“我会代替他抹在漂亮姑娘的背上。”

    “那样最好,那是他最期待的。”乌鸦说着转向楚子航,“有单独的礼物给您。"

    他打开白木的长盒,里面是朴实无华但线条优美的古刀,源稚生所用的蜘蛛切和童子切。

    “说实话,这样珍贵的古物要赠给家族以外的人,我心里也有点不舍得。”乌鸦说,“不过这是大家长的意思。大家长离开神社前留下的录音说,如果最后这对刀没有毁掉,就把它重新装好送给楚先生。很抱歉您拜托的那件事他没能查出结果,他确实派人去查过那柄刀的碎片,但没有查出结果,唯一能确定的是那柄刀并不是真正的日本刀,它很可能是在日本之外铸造的。”

    楚子航轻轻抚摸那对刀的刀鞘,回想自己跟它们的前主人为敌的时候,这对危险的武器压迫得他几乎无法喘息。

    现在他是它们的主人了,却觉得刀鞘摸上去有股暖意,因为带着故人的祝福。没想到经过那么多事源稚生还记得他拜托的事情,真的去查过那柄刀的事情。源稚生就是这样,对什么都太认真,最后自己活得很累很累。

    直升机带着他们腾空而起,这座城市已经恢复了灯火辉煌,大屏幕播放着商业广告,明亮的东京天空树矗立在城市中央,车像水那样在高架路上流动。

    恺撒的手机响了,竟然是Eva发来了短信。东京危机之后Eva再度进入沉睡,取而代之的是学院秘书诺玛,但她竟然还能发来短信。

    短信里是一张照片,恺撒和那个檀香味头发的女孩的合照,他们把头偏向对方,女孩的发梢落在恺撒的肩上,真像情侣大头照。

    恺撒:“师姐饶命,我又做错什么了么?”

    Eva:“按照之前你的要求,这张照片即将删除,我可以把它在互联网每个角落的备份都删除干净。你确认之后这个操作就会执行。”

    恺撒沉默了很久:“师姐帮我把照片发一封邮件到诺诺的邮箱吧,就说是这个女孩在东京的枪林弹雨里救了我。”

    “孤独的乔治死了。”正在阅读杂志的楚子航把杂志放下,“居然在这个时候。”

    “孤独的乔治?”恺撒没听懂。

    “世界上最后一只平塔岛象龟,它的名字是乔治,源稚生曾经说他就像那只象龟。”楚子航把那本杂志递给恺撒,“不久之前它被发现死在那个保护区里了,它似乎想从保护区里逃出去,但没能跑到保护区的边界就死掉了。它爬得很慢。死的时候人们发现它的头冲着圣克鲁斯岛,它是在那座岛上被捕获的,有人猜测那座岛上有它的水坑。"

    “他也没能爬到自己的水坑啊。”恺撒幽幽地说。

    “只差一步。”

    他们用很低的声音聊着天,昂热戴着防噪耳机睡着了。芬格尔正给零上药,三个月过去,零的膝盖骨基本恢复了,但医生还是推荐了一种药膏日常涂抹。芬格尔在零的膝盖上摸来摸去,但毫无淫·荡的表情,反倒满脸谄·媚,看上去就像女王脚下的哈巴狗。以这厮的禽兽程度,居然还有美·色在前不为所动的一面,也不知道零用什么办法收服了这家伙。

    路明非默默地看着下方,铁龙般的新干线列车在夜幕下奔驰,是谁搭乘着这样的夜班列车,去向什么样的远方?

    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是啊,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在那问红色的情·人酒店里,那个被认为是哑巴的女孩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都是小怪兽,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是啊,你是小怪兽,可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得靠在一起,但如果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04.24,和Sakura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最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项上。,,

    “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在,所以不可怕。,,

    “Sakura最好了。”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龙族3黑月之潮下:第二十三章 天谴

下一篇:第112章 但为君故(16)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13:51:08  回复该评论
  •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剧情,也是我最讨厌的一段。从开始的开心,最后却是这样的悲伤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05 22:00:53  回复该评论
  • 从1到5,路明非加入学院是龙族这本书情感的开始,夏弥死亡是这种情感的升华,龙三的结局把这种情感描写到了巅峰,江南不愧是悲剧的写手。失望的是,龙五已经向着网络上的大众网文靠拢了,我还在追龙族,只是想知道这个世界的结局,这个情感的结局。
  •  子寒
     发布于 2019-01-06 21:39:09  回复该评论
  • 悲伤如同炊烟,熏的我泪流不止……
  •  只属于你的Sakura
     发布于 2019-03-13 11:33:47  回复该评论
  • “。。。。。。”
    “对不起,埋在心里最深处的你。。。”
    “。。。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6 22:18:46  回复该评论
  • 所有逆命者
    都将被灼热的矛
    贯穿在地狱的最深处
    很多人会轻易地说出宽恕二字
    只是因为他们并不懂仇恨
    不抓住权利,任何人都会自卑
    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从天堂般的幸福感中挣脱出来
    如果你不了解自己的过去
    怎么知道未来要往哪个方向走
    建立一份仇恨只需要一瞬间,建立一份爱却要很多年
    这世界上的一切罪与罚,我们都会一起承受
    孤独是与生俱来的种子,萌发于爱上一个人的瞬间
    所谓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这个世界很温柔,但它不喜欢我
    我们这种人,生来就是要毁灭一些东西
    前面是山,我们就爬山
    前面是海,我们就渡海
    前面是皇宫,我们就开炮
    曾在孤独一人的世界里生活过
    感受过世界上最可怕的寒冷
    所以在最炽烈的阳光下
    都带着微微的凉意
    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必有为你而生的人
    如果世界真的不喜欢你
    那世界就是我的敌人了
    你以为她是公主她拥有全世界
    可她却只拥有你和她的玩具
    路旁青衣树上斜,明眸杉影叹妃曦
    落尽红樱君不见,轻绘梨花泪沾衣
    只有生在黑暗里的蛾子才会知道黑暗的恐怖
    飞在阳光里的蝴蝶,永远都不能明白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如果世界真的不喜欢你,那世界就是我的敌人了。
    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世界欠上衫绘梨衣一场婚礼。
    你扮小丑扮得太久了,演得太入戏,都忘记自己是什么了。
    我还在海棠花下等待你的归来。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你陪了我多少年,花开花落,一路上起起跌跌。
    我们都是小怪兽,都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你有一千个名字念在嘴边,却只是为了掩盖心里的那一个。
    ——江南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
    没有人会记得死的东西,所以要活下去,咬牙切齿的活下去。
    哥哥你知道么?魔鬼是不流泪的,魔鬼难过的时候,杀戮就可以了。
    现在的怨恨那么深,只因为当初的相遇那么美。
    活着的意义……是在你快死的瞬间划过你脑海的那些事啊…
    我以我心为棺,以我身为椁,埋葬一个女孩。
    汝必以痛,偿还僭越,汝必以眼,偿还狂妄,汝必以血,偿还背叛。
    你本是该咆哮世间的怪物,却非要收敛爪牙做个废物。
    我喜欢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喜欢我!
    人生五十载,去事恍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所谓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这个世界很温柔,但它不喜欢我。
    有些事你发狠就能牛逼,大部分事你怀着希望赌上命都没用。
    我最恨别人抢走属于我的
  •  Sakura最好了
     发布于 2019-05-21 00:02:02  回复该评论
  • 他想自己在她眼里出现的时候,璀璨如星辰。可即使有那么一天,他披挂着漫天的星辰归来,可是仰望天空的瞳孔已经不在,看星星的女孩已经走了,那璀璨又有什么意思呢?孤单得连星星也想坠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