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但为君故(20)

t7_933331115.jpg

全场寂静,宾客们相互对看,神色茫然。

占据了全场最中心的位置,让大家把手机镜头对准他,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应该宣布一件大事,比如捐赠两千万美元给儿童基金会。可他只是跟一个名叫EVA的女孩报出了自己的位置,他以为他是谁?埃隆·马斯克?马克·扎克伯格?单单是站在这里就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把卡罗明斯克庄园当作什么地方了?

“亚历山大·布宁,我是来见你的,可是听说见你得有资格。布宁先生的代理人,我不管你是谁,继续拍,不要停,把视频传给布宁先生,他会对我有兴趣的!”说完路明非对空丢出那杯香槟,等它下落的时候一记漂亮的扫腿,香槟杯在某个年轻人的额头上粉碎,溅起金色的酒花。

正常人被这样迎头暴击,至少也是轻微脑震荡,然而这个年轻人却只是随手一抹额头,抹掉血和玻璃渣,从风衣的衣摆中抽出透明的匕首。

更多的年轻人跃出人群,手持各式透明武器,从轻巧的战术匕首到厚重的猎刀,甚至三尺多长的刺剑,在阳光中微震,折射出璀璨的流光,仿佛用水晶雕刻而成。

他们从四面八方扑向路明非,龙腾虎跃。

EVA根本不必派遣突击队,卡塞尔学院俄罗斯分部早已经抵达卡罗明斯克庄园,始终控制着局面。

俊男美女们惊声尖叫,保镖们冲上前来护住他们的老板,训练有素的服务生们也离开站出来掩护宾客。密集的人群暂时阻拦了执行部的精英们,他们还得防备保镖们手中的武器。路明非要的就是这份乱劲儿,他助跑起跳,漂亮的“李小龙式”三连踢,把冲在最前面的那名专员踢得倒飞出去,撞翻了跟在后面的两个人。

几乎就在同时,零和楚子航在人群外围动手。那些被人流挡住的专员,注意力全在路明非身上,却不想身后有人发难。

零仍是在日本对战阿须矢时用的战术,贴身的膝击和肘击,全身上下任何部位都可以用做武器,动作轻盈,但爆发力惊人。楚子航则砸碎玻璃,抄起了彼得大帝曾经用过的古董弯刀,旁边的立牌上说这柄刀是1702年一位鞑靼部落的首领献给彼得大帝的,号称曾是成吉思汗的佩刀。楚子航连刀都不出鞘,在人群中左右闪动,接连几位专员手中的透明武器被“成吉思汗的弯刀”砸成闪光的碎片。

刚才走向大厅正中央时,路明非看似挥手阻止零跟着他,其实低声说了句,“准备动手。”

零委实很好奇,即使以零的敏锐,也只是觉察到展厅里有很多训练有素的人在活动,有的看起来是客人,有的则是微笑着跟你介绍展品的服务员。不过这也并不奇怪,这里集中了莫斯科最有权势的一帮人,安保当然会很严密。而路明非却看出那些人中混有学院的追捕者,那可是号称“远东最强分部”的俄罗斯分部,也是这个分部在中蒙边界追得他们几乎走投无路。如果再晚片刻,俄罗斯分部的布局完成,他们想要杀出去就很难了。

说来说去,还是路主席领导有方。

路明非一个侧滚翻,避开了从天而降的血红色子弹。

弗里嘉子弹,卡塞尔学院用炼金术制造的强效麻醉弹,从几柄透明的手枪里射出,枪手们占据了二楼的有利地形。

路明非再度起身的时候,已经抓起了一支透明刺剑,和冲上来的那名剑手进入了斗剑模式。击剑不算他的特长,刺剑也不如短弧刀趁手,不过仗着过人的反应速度,还能跟俄罗斯分部那位击剑好手比划那么几下。

“不愧是哥哥,看穿了我的把戏。”路鸣泽依然站在角落里鼓掌,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全变了。

“滚远点儿!别挡着老子逃命!”路明非唰唰唰连续三记弓步突刺,逼退那名剑术好手,转身一记侧踢,逼得背后悄悄逼近的家伙后撤。

他自曝身份当然不是为了展现英雄气或者跟小魔鬼怄气。他要真那么豪气盖天,也不至于这一路上一直藏头缩尾。布宁先生是何方神圣他都没搞明白,为了瓦图京大将给的一个名字,他还不至于冒失地去撞EVA的枪口。他做这个决定,是因为看到了路鸣泽从宾客提包里拿出的那支塑料枪。

那件武器是3D打印出来的,完美地复制了德国产的USP手枪,除了撞针整体都是塑料材质,却能够跟真枪一样发射.45口径的标准弹药。

这种枪根本不是小贼用得起的,它比原型枪更贵,它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躲过安检。

最关键的是,那支枪的透明弹匣里,装着暗红色弹头的弗里嘉子弹!

小魔鬼的来意并不是指点他如何吸引布宁先生的注意力,而是暗示他他已经被包围了。

头顶传来了巨大的风声,那是一架直升飞机正从卡罗明斯克庄园上空掠过,看起来俄罗斯分部并非只在展厅里布置了人手,而是设下了天罗地网。

“走!”路明非大吼。

他决意发难,是因为悄然撤出展厅已经不可能了,他闹得足够大,或许还能引起亚历山大·布宁的注意。就算得不到那份请柬,布宁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也不会允许自己一年一度的盛会被搅黄,这会成为莫斯科上流圈子中的一个笑话。

但俄罗斯分部显然并不顾忌后果,也许是因为元老会的命令和催促越来越严苛了,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带走路明非。他们上次也是调用了一架武装直升机,但那是在蒙古大草原上,这次是在莫斯科市区里,这需要很大的权限,才能让防空系统放行。武装直升机的攻击范围极广,可以很轻松地炸毁整个卡罗明斯克庄园,它的追踪系统可以锁定在场的每个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警方都不敢靠近这个区域,除非他们的配车是俄罗斯最先进的T-14坦克。

或者某个传奇的牧羊人。

亚历山大·布宁的威严在这绝对的武力优势面前没用,他在卡罗明斯克庄园的武力配备不过是几十名持枪保镖,而且已经被俄罗斯分部制服了一大半。

“路明非,你已经被锁定,放弃抵抗。你有180秒钟的时间走出卡罗明斯克庄园,180秒后,我们会发射导弹。”EVA冷漠的声音从天而降。

路明非一击凌厉的飞刺,两支3D打印的透明长剑剑头相抵,剑身弯曲如弓,最终因为无法承受这大力而崩溃。对方剑手优雅地退后一步,举断剑当胸指天,作为这场斗剑的结束敬礼。路明非没那么优雅,无奈地丢下断剑,长长地叹了口气。就算这一剑能胜他也没机会了,二楼那些枪手早就用枪指住了他的后心,只是因为对于持剑的同伴太有信心,所以没有继续开枪。

楚子航和零各制服了一个人,以那人为人质挡在胸前。他们面前是成排的持枪专员,3D打印出来的枪械居然也带有激光瞄准仪,红色的光点在他们脖子周围晃动。

宾客们差不多都撤出去了,路明非想要混在人群里逃走的计划也泡汤了。

小魔鬼倒还留在角落里没走,“果然是你的战争里不能死无辜的人啊,你本来有机会抓住几个更有价值的人质,比如现任外事部长什么的。”

路明非懒得鸟他。零和楚子航也不得不放弃手中的人质,三个人被枪指着相互靠近,直升机上抛下三根吊索,想来俄罗斯分部早就准备好了怎么带走他们。

这时整个卡罗明斯克庄园上空回荡起威严的机械拟声,“未知飞行器,你已经侵犯了卡罗明斯克庄园的领空,你已经被锁定,你有30秒的时间撤出。30秒钟后,我们会发射导弹。”

直升机驾驶员不解地看着下方的庄园,一间庄园有什么“领空”可言?一间庄园居然号称要发射导弹?

但随着这个警报声响起,他的雷达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圈子,一个标标准准的、以卡罗明斯克庄园为圆心的圈子,覆盖了周围很大的一片老建筑。

这个圈子边上还明显地标注了一个人的名字,亚历山大·布宁。

俄罗斯国防部居然单独给这间庄园设置了一个禁飞区,这个小小的禁飞区属于布宁先生,他不希望自己一年一度的拍卖会被打搅。

与此同时,卡罗明斯克庄园草坪上陈列的SAM-6防空导弹车缓缓地抬起头来,那些历史悠久的武器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如今也算是古董了。参加特卖会的宾客们也都认为那些只不过是徒有其形的外壳,就像是军事博物馆门前总会有几架焊死在铁架子上却做翱翔蓝天状的战斗机。可那些古旧的导弹真的动起来了,像是苏醒过来的百眼巨人,他们的眼睛冷冷地看向天空。

还有那些早该退役的T-64坦克,枪口和炮口上还蒙着防雨布。居然真有驾驶员从炮塔里钻了出来,扯掉防雨布,露出泛着油光的HCBT式高射机枪,它被维护得就像是刚刚出厂子。

激昂的进行曲响了起来,仪仗队踏着整齐的步伐进入展会大厅,这些人原本站在卡罗明斯克庄园的门口迎宾,看起来也像是些摆设,但此刻他们肩上扛着的是二战时期的传奇名枪波波沙冲锋枪,目光凛冽,每支枪都是上膛的。这支仪仗队伍像是穿越了时间来到这里,扛着火红色的旗帜。他们如铁流般不可阻挡,即使是俄罗斯分部的精英们也被震慑,不由自主地让开了道路,仪仗队的汉子们似乎随时都会用他们肩上的波波沙冲锋枪来射击,那些并不是摆设。

仪仗队长来到路明非面前,立正行礼之后,持旗让在一边,站在路明非面前的人变成了老林,那个号称带着成箱茅台酒来俄罗斯做生意的老家伙。

“路先生是布宁先生的客人,在卡罗明斯克庄园,他受我们的保护。”林先生瞟了一眼俄罗斯分部的为首者,那人的气质一眼就能分辨。

僵持了片刻,为首的专员显然不愿意放弃这即将到手的猎物,“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代表亚历山大·布宁?你说他是布宁先生的客人,请柬在哪里?”

老林脸上僵了一下,路明非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个表情变化,凑到老林的耳边,“别管我,快走,这些人不好蒙骗。”

老林尴尬地笑笑,“事情发生得有点突然,我给你手写一个请柬吧,今晚一起吃饭,咱们吃饺子。”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的事!

热门小说推荐: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在线阅读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15章 但为君故(19)

下一篇:第117章 但为君故(21)

  • 评论列表:
  •  访客老林
     发布于 2019-01-14 09:49:41  回复该评论
  • 我是老林,我有个外国名字叫鸭梨山大,不灵
      •  访客
         发布于 2019-08-11 18:32:24  回复该评论
      • 亚历山大同志就是老林啊!你没看到老林说手写帖子么?
  •  二丫
     发布于 2019-01-14 09:57:06  回复该评论
  • 第1 ……………………没了 还没看过瘾………………
  •  嘤嘤嘤
     发布于 2019-01-14 10:54:34  回复该评论
  • 这老林不会是在北京和帕西交易的林凤隆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1:04:55  回复该评论
  • 关于诺爸:黑王被封印之前,黑王将一部分重要能力给了他,他一直在等待黑王复苏,准备着将这份能力带给黑王,所以他无性繁殖后代,只为找到最适合的传承人。而诺诺就是。
    关于诺诺: 她的真名叫陈墨瞳,墨即黑,瞳即眼睛,意为黑王的眼睛,是黑王一部分能力的持有者,所以她没有言灵或者太强大驾驭不了没体现出来。获得这份能力的方法就是与之交合之类的,所以龙2结尾加图索家族才会说这是为凯撒准备的新娘,知情势力都想获得这份能量。
    关于奥丁:他是世界树的守护者,拥有风水火山之外的雷电元素能力,以世界树枝为武器守护世界树防止黑王重生,所以他要追杀诺诺,以防黑王获得完整的能力。而黑王在人间已有复苏迹象,所以他将能力分化成阿巴斯,思想分化奥丁印记给误闯禁地的楚子航,安插在路明非身边以防不测。所以阿巴斯身世奇异且照应八大龙王的背叛,楚子航失去记忆。
    关于路明非:他是世界树,封印着黑王即路明泽,每次生命的付出都是黑王破处封印的一道枷锁,最终会以路明非为载体重生,所以路鸣泽要帮路明非追诺诺,为的就是获得那份力量。知情者包括几大强者,昂热训练路明非就是为了路鸣非减少使用生命代价,不过昂热也知道黑王终将归来。
    关于其他龙王:海洋与水之王是雪和利维坦,双生子均已人形和龙形出现。除了天空与风之王,其他均已出现且死在黑王直接或间接的复仇下,逆臣会像白王一样死在王座下。
    关于路明非父母:他们是夏当亚娃一类的神话人物,创造了世界树。路明非为了爱情,友情,?情付出过生命,最终会为亲情付出最后一次生命成为黑王展开终局大战。
    关于其他配角:格里芬酒德麻衣有不为人知的过去或与主线剧情有关或江南没想好,肯德基上校及其他露过一次脸的人物都应该是其他屠龙利益集团的人,想在黑王复苏时分一杯羹,或是大坑没想填。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1:58:32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和路鸣泽是黑王,龙一明确说了,而根据龙五的坑复生的代价应该是以路鸣泽为载体,路明非的意识是主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49:37  回复该评论
      • 现在看龙5的心情大概是 笑話連載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4:19:40  回复该评论
      • 雪和利维坦那里说不通,阿巴斯和雪的兄妹情铺垫得太重了,更像双生子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5 12:58:25  回复该评论
      • 什么无性繁殖,诺诺有妈,她是试管婴儿而已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1:36:25  回复该评论
  • 这明明是水了一章啊,居然有人说精彩...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3:42  回复该评论
  • 林凤隆出现了,,并且有巨大的势力,,他背后的势力又是谁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4:08  回复该评论
  • 其实,15岁也就上初三的样子,真的算是孩子,更何况楚子航这样的没见过大风大浪的三好学生,我觉得目前为止楚子航的表现都是符合15岁男孩的(除了敲碎玻璃拿成吉思汗刀的地方)我随便说下我的猜想,并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意思,是不是那些觉得15岁楚子航幼稚的人自己就正处于这个年龄段,然后自己的年龄被描述成了这样所以觉得有些愤愤不平?其实你想啦,真正遇到楚子航这样事情的时候你们能秒变日漫牛逼高中生?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5:14  回复该评论
  • 不知道是时间过得太快还是时间过得太快。有好多想说的话都因为过了该说的时间,放到了心底,想说的又有太多,说不尽道不完。
    对龙族也一样,有太多我想说的,如果浓缩成一句,那就是:承载了整个青春,仅存的坚持。
    你呢?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想对龙族说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5:41  回复该评论
  • 来,排排坐,猜到林老板是谁的举个手,没人猜到就劈了那老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7:14  回复该评论
  • 北方……坍塌的王座上……
    一个男孩站在高峰之上,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他看起来无比虚弱。
    “哥哥你快看啊!我们回到了千年前的地方,你怀念这里吗?我们共同俯视世界的地方”男孩脸上漏出了笑意。
    “路鸣泽……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路明非问,眼里满是疲惫与虚弱。
    “当然了!哥哥,我什么时候坑过你!天地良心啊!”路鸣泽挤眉弄眼的答到
    “你就那么想复仇吗?”
    “你说呢?哥哥?你我本就是世界的裁决者,可你却为了龙类和人类共同背叛了我,你觉得我在那千年的黑暗里想的是什么!你告诉我!”路鸣泽的面目狰狞,如熔岩般明亮的黄金瞳咄咄逼人,像是积怨了多年的恶鬼,暴怒的吼着。
    “所以说,哥哥,我不怨你,来,携起手,再次登上世界最终的王座,去消灭一切卑微的物种和反叛者,因为这场圣战而消亡的人,只能是因为他们都该死!”路鸣泽的脸色铁青,喃喃的说到
    “闭嘴!你把你那句放屁的话收回去,他们都该死是吗?老唐,小龙女,象龟兄弟,夜叉,乌鸦,上衫绘梨衣,还有为了你的复仇计划而死的人,他们都该死吗?”路明非骤然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8:16  回复该评论
  • 他不再是衰仔,而是这条街最帅的仔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9:27  回复该评论
  •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
    汝必以痛,偿还僭越
    汝必以眼,偿还狂妄
    汝必以血,偿还背叛
    ……
    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龙族Ⅱ里有好多伏笔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09:52  回复该评论
  • (没有龙了,他们青春的结局)
    水族馆里营造一种静谧的氛围,幽深又神秘,观赏着海洋生物的人们同时也被它们好奇的打量着。
    为数不多的人中,貌似情侣的缠着英伦风围巾的面瘫男孩和踩着直筒鹿皮靴子的活泼女孩最引人注目。
    当男孩看到面前冲着鱼缸里的鲸鱼做鬼脸的女孩似乎偷偷地笑了。
    “喂,楚子航,以前有陪女孩子来过这里吗?”夏弥转过身盯着楚子航的眼睛问道。
    “额,好像有过,可是记不起是谁了。”楚子航回答
    “记得,就足够了”夏弥垂下眼眸用自己都听不清的低声说着。
    “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们到前面去看看吧”话音未落夏弥拉着楚子航往前走去。
    “哇,快看这个,好萌的样子”
    “那是海兔,也称为海蛞蝓。”
    “蛞蝓不是鼻涕虫吗?海里的鼻涕虫听起来好恶心诶”
    “额……”
    ?0?2 ……
    一旁的路人感觉水族馆似乎一下子增添了几分生气,向他俩投去羡慕的目光。
    寒假早已开始,可有人并没有给...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2:10:31  回复该评论
  • 书中多次提到青铜火之王拥有最强的炼金职能,大地与山之王拥有最强的力量,康斯坦丁和夏弥都没有茧化塑造龙躯实力不足万分之一,每个龙王都能毁灭世界,时间不足以恢复实力所以夏弥要偷龙骨吃弟弟,认真看书好吗,夏弥本来就是人形态实力很低还放水,她连路鸣泽帮助的酒德麻衣都打不过。天天说书里逻辑不对明明是不认真看书,龙王真实实力个个可以毁灭世界,因为某个伟大的存在要毁灭世界(或许尼德霍格的归来)所以龙王集体苏醒没时间茧化塑造龙躯恢复实力,只能靠吞噬同类增强实力,你们不认真看书瞎吐槽啥战力崩溃,啥凯撒太弱,混血种能根龙族比那龙类还存在干啥?数量都碾压了...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1-14 12:47:00  回复该评论
  • 我牛逼吧
      •  林先生
         发布于 2019-01-14 13:07:33  回复该评论
      • 还好还好,今晚一起玩嫂子,不对,吃嫂子,不对不对,玩饺子,算了算了,就不请你了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8:57:51  回复该评论
  • 目测江南看完憨豆特工3,想出来了个3D打印手枪的梗儿~
  •  凯撒
     发布于 2019-01-14 19:12:05  回复该评论
  • 切!镰鼬的能力你们不懂,白王注定是我,路明非是黑王,而奥丁?则是楚子航三个兄弟注定要一起压制黑渊之主,耶稣当初白王和黑王只不过是因为耶稣的挑拨离间,为了所爱的人而反目成仇,后来又因为共同的敌人白王和黑王陨落,耶稣带领人类封印了白王和黑王耶稣成为地狱领主,奥丁始终不现世,兄弟两最大的障碍不是敌人而是诺诺,白王和黑王所爱之人,奥丁知道所以刺杀诺诺,路鸣泽只不过让路明非选择而已,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4 19:15:02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是世界树是事实跑不了的
    龙一 第二章 黄金瞳
    「不知怎么的,路明非觉得他的笑容里,那么那么地悲伤。
    悲伤了……几千年。
    “你跟那黑龙……”路明非试探着,“很熟?”
    “不,没有,恰恰相反,”男孩轻声说,“我是最想杀死他的人,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想杀死他!」
    龙一 尾声
    「看着他的背影走下楼梯,校长从文件夹中取出了一叠白纸,上面一页一页绘着小学生简笔画那样的东西,翻到最后一页,画风忽然一变,风格凌厉,栩栩如生。那张纸上画着一高一矮两个男孩坐在窗台上,上面有绿色的藤蔓垂下,他们并肩眺望着远处的高塔。高的那个穿着一身校服,矮的那个穿着有些拘谨的西装和方口皮鞋,四只脚一起晃悠在窗外。」
    最想杀死黑王的就是世界树,而不要死的能力又与世界树相符。
  •  小薰
     发布于 2019-01-14 20:11:33  回复该评论
  • 精彩!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  访客尼德霍格
     发布于 2019-01-14 23:24:13  回复该评论
  • 江南一开始写武器就露马脚,波波沙配T64,给人一种上衣中山装下身牛仔裤的感觉
  •  EVA
     发布于 2019-01-14 23:52:59  回复该评论
  • ???还有人威胁老子?
  •  刘瑞
     发布于 2019-01-15 12:17:22  回复该评论
  • 我可能会迟到,但是饺子还是得吃
  •  访客
     发布于 2019-01-15 14:48:49  回复该评论
  • 如今白王有很多种可能,下面简要分析可能的情况:
    1.在日本的就是白王被加图索家灭掉了(我认为这个可能只是残缺的、用白王一部分造出的白王,并不是真正的白王,因为目前已知的龙王还没有被科学所杀的)
    2.奥丁,白王是精神领域的最强者,而奥丁甚至可以抹掉一个人的存在,且奥丁一直执着于杀诺诺,再结合诺诺的名字陈墨瞳暗示其根黑王的关系,而且夏弥曾说放眼历史能改变血统的只有三个,白王肯定算一个,而奥丁的面具却将师兄变得很强,所以可能是白王
    3.明泽,每次出现都是在幻境中,且明确对明非说过自己的言灵才是梦境一类的,精神领域同样强大,且明泽同样可以改变血统(酒德麻衣与夏弥战斗时),并且在明泽给明非力量时明非产生幻觉明泽被人钉在通天的柱子上下半身被人留下屈辱的印记,白王就是作为罪人被黑王钉在柱子上的 ,所以很大可能是白王...
  •  Mr.Ding
     发布于 2019-01-15 22:34:51  回复该评论
  • 我只想说 有几个人看完了都不知道亚历山大就是老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