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但为君故(30)

t7_933331115.jpg

此时此刻这个法西斯式的管家正站在门口,腰带上挂着那柄名为奥古斯都的凶戾的刀,以防失去理智的船员们忽然冲进来。

这样施耐德才有跟阿巴斯安静对谈的机会。

阿巴斯靠在壁炉边,帮着施耐德把一本本书丢进去,火光照亮了他憔悴的面容。

“等恺撒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施耐德嘶哑地说,“如果我还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教授您找我来并不是要安慰我吧?”

“那个因纽特女孩,雪,你对她没有任何怀疑么?”

“拼了命要救我的人,我没有资格怀疑她。但是对我,教授您应该是有怀疑的吧?”

施耐德沉默了片刻,“日本传回的消息,路明非逃亡时带了一个人,说那就是楚子航。他的格斗术很出色,看起来受过严格的训练。我们还没有机会跟他深入对话,但据前线的人说,如果说那个人是卡塞尔学院毕业的,他们都相信。”

“明白了,如果他是真的,那我就一定是假的,狮心会会长一段时间里只能有一个人。”

“你是我的学生,我看着你长大,我可以把这些当作无聊的噪音,但这条船上还有其他人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畏惧你的人并不只是那些船员。”

阿巴斯点了点头,他终于理解了某些不安的眼神。

施耐德叹了口气,“我还记得跟你的第一次见面。诺玛跟我说有个自然觉醒的孩子,写了邮件来,需要学院的人去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自然觉醒的混血种了,我就决定亲自去看看。”老人无声地笑笑,沉浸在往事中,“我们约在一座铁道桥下,见面的那天夜里下着大雨,铁道桥下挂着一盏红绿灯。约定的时间过了,但你并没有出现,我开始想这莫非是个骗局?我竟然会相信有人能不经引导自然觉醒,我决定等到第三列火车经过,当它的车尾离开铁道桥我就会转身离开。第三列火车过去了,你还是没出现,我正要走的时候,有人在铁道桥上跟我说话,跟我说,喂,你是来接我的么?我抬头看的时候,你打着一柄伞,站在铁道桥的最高处,像一只迁徙路上离群的鸟。”

“我提早到了,我一直在观察你。我很害怕,不知道来接我的是个什么东西。”阿巴斯也笑笑,“结果是个离了呼吸机都不能活命的老家伙。”

“我看得出你的害怕,既孤高又恐惧。如果你真是龙王,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演戏,难道说我一直生活在谎言里?”

“听说有些龙王会因为一直在人类社会里生活而误以为自己是人类,等到某一天他的记忆忽然恢复,他就会把人类的身份彻底丢掉,朋友、亲人、爱人,全都一起。”

“我又听出害怕了。”施耐德抬起头,凝视着阿巴斯。

“当作为龙王的自己苏醒的时候,作为人类的自己其实是死掉了,对吧?可作为龙王的自己却不会可怜作为人类的自己。如果我真的是龙王,那么现在的这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

“阿巴斯,别想那么多。”施耐德轻声说,“相信自己,这才对得起那些相信你到现在的人。我们对你做过最细的体检,从你的血液到你的骨骼结构,你拥有因陀罗那种高危的言灵,但你的血统稳定。你不是耶梦加得,你是杀死耶梦加得的人,你是屠龙者阿巴斯!”

“耶梦加得……”阿巴斯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仰头看着悬下冰棱的屋顶,无声地笑笑,像是自嘲。

“冰风暴已经停了,但通讯还没恢复,原因不明。我们对外的解释是太阳黑子爆发、极地大气中的强电离现象,但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们似乎被某种力量和外界分开了。冰海孤船,死亡考验,他们的心理随时都会崩溃,我必须想办法安抚。”施耐德伸出枯朽的手,把两个盒子推给阿巴斯,“他们建议给你和那个女孩安装动脉锁。”

阿巴斯的眼角微微抽动,“这样就能让他们放心么?”

他听说过这个东西,说是动脉锁,其实是种爆破设备,借助心脏造影,准确地把导线设备插入心脏周围,每根导线都会关联一处主血管,必要的时候,它们会造成极其轻微的爆炸,但足够把心脏周围的全部主动脉炸毁。即使以龙王的再生能力都无法在所有主动脉被毁的情况下自愈。

南太平洋荒岛上的监狱里,有很多高危的混血种带着动脉锁。他们可以自由地漫步、聊天、晒太阳,甚至偶尔去岛的另一端扎个帐篷过夜都没人管,但岛上有个人握着他们动脉锁的控制器,他一旦失去控制,心脏就会被炸掉。设计做得很巧妙,拆解的话也会直接引爆。

“遥控器会控制在我的手里,恺撒返回之后我会交给恺撒,除了我们两个人没有人能伤害到你。”施耐德缓缓地说,“你愿意把命交到我们两个人的手上么?”

阿巴斯沉默了很久,“我只能交出自己的命,雪的命不是我的。

“只是微创手术,甚至不能说是手术,说体检更合适。”施耐德耐心地说,“你应该听说了那些船员的事,可能某种病毒被那些大蛇带了进来,它会感染这条船上的每个人。我们需要对每个近距离接触过大蛇的人做体检。”

***

雪冷冷地看着他,眼神中透出敌意。

这女孩已经要回了自己的北极熊皮,扎束起来像个因纽特小猎人,腰带上还扎着几枚从弹药库搜出来的长柄手榴弹。

她大概是已经知道船上多数人都不信任她,随时准备着离开这条船去冰天雪地里闯荡。

不过恺撒和阿巴斯发现她的时候,她也确实是个因纽特小猎人,虽然心中恐惧,但恐惧没有压垮她,连地核热井里的北极熊她都敢硬刚。

“我们每年也做体检,但没听说过要打麻醉针。”雪冷冷地说。她的英语勉强够听说。

施耐德之前已经跟她详细说明了手术的过程,其中就包括了全身麻醉。

“正常的体检当然不用,但我们要找的是某种人类之前还未遭遇过的病毒,它们可能只寄居在某些北极动物的身上。甚至它们可能来自落日地,这种瘟疫在船上继续地传播,我们每个人都会死。”施耐德说,“阿巴斯和雷巴尔科船长已经做完了体检,两个小时你就会醒过来,不过是身上多几个微孔而已。”

阿巴斯就站在窗边,眺望着外面黑茫茫的大海,一直没说话。这时候他转过身来,撩开防寒服和紧身的T恤,身上某几处还在轻微地出血,但看裸露在外的伤口确实是可以忽略的小孔。

看到那些伤口的时候雪似乎微微动容,强烈抵触的表情也略微地褪去了。

“雪,我们在一个很危险的处境中。你救了全船的人,我相信你,但这不代表船上的每个人都相信你。我们得找出致病的原因,我们还得说服那些迷信的船员,否则我们没有人能逃出神的诅咒。”施耐德轻声说,“事到如今我可以开诚布公,我们来这里,是要杀死被你称为‘神’的那个东西。那东西继续活着,会杀死很多很多人,就像它杀死你父亲那样。”

“你们想要杀死神?没人能够杀死神!”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我们杀死过很多号称不死之物,跟那些东西相比,你所谓的神并不更特别。”施耐德凝视着雪的眼睛,“我曾在格陵兰海的海底见过它,我这残破的身体就是拜它所赐。但我活下来了,我要让它为这件事后悔。你也是从它手里活下来的人,难道你要一辈子不踏进北极圈躲着它的追杀么?跟我一起去杀了它怎么样?为了你的父亲。”

他之前说的所有话都是那么温和,像个循循善诱的长者,说到这里却忽然变了语气,瞳孔中仿佛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无论他怎么掩藏,那份仇恨在被触碰到的时候,还是会如恶魔的黑色尖角那样刺破他的面具。

雪怔怔地看着他,久到连施耐德自己都有点尴尬。不知道是自己的情绪无意中外露吓到了雪,或者那一长串的英文这个因纽特女孩根本没听懂。

可雪最终点了点头,“我同意。”

施耐德教授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看了阿巴斯一眼,敲了敲船舱的门,帕西推门进来。

“女士已经同意了体检方案,让我们的医生在两个小时内准备好。”施耐德说。

帕西向着雪微微鞠躬,“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我们的医生是位男士,希望雪小姐不会介意。”

微创手术要裸露上身,执行手术的医生当然不能是YAMAL号的船医而是卡塞尔学院的人,他同时也是位持证的美国职业医生,对于病人的裸体见得太多,心止如水。但病人是妙龄的女孩,又是因纽特人,这些话最好提前说明。

“没关系,但阿巴斯要在病房外等着。”雪说。

施耐德和帕西对视一眼。

“如果我父亲还活着,应该是我父亲看着。”雪补充。

施耐德愣了一下,雪对阿巴斯的依赖还真像是对父兄。


坑边闲话:祝福大家新年快乐,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11336177"即可领取新年惊喜!



欢迎加入龙族粉丝QQ群:973661548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125章 但为君故(29)

下一篇:第127章 但为君故(31)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2:14:24  回复该评论
  • 直播开水烫JB的报个直播间,我好去看看
  •  
     发布于 2019-02-06 13:23:05  回复该评论
  • 你们帮我洗澡我都没说什么,还怕这?
      •  某船员
         发布于 2019-02-07 13:26:40  回复该评论
      • 你明明自己洗的好吗!?我只是给你打了一盆热水!我也是有女儿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4:21:37  回复该评论
  • 我有个问题!?
    都说昂热认识路鸣泽,而且明非入学考试时,画画也是被路鸣泽换了,那么路鸣泽和昂热什么关系?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么昂热是不是知道几个龙王的死是明非所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5:27:05  回复该评论
      • 首先,你要看外传,关于路明非的某个祖宗和昂热年轻时的故事。卡塞尔庄园惨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4:23:38  回复该评论
  • “耶梦加得……”阿巴斯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仰头看着悬下冰凌的屋顶,无声地笑笑,像是自嘲。
    这一段像不像夏弥对曾经作为耶梦加得被杀死的“像是自嘲”?而且如果比巴卜要代替楚子航的人生的话,一定是要很熟悉楚子航吧,夏弥观察了楚子航很久,而且也具备学习其它系言灵的能力。代替楚子航在卡塞尔学院的角色是完全可以的。
    而且我记得龙族二的实体书上,在凯撒诺诺夏弥乘坐飞机前往北京的时候,经过北极上空,有东西(黑雾)飞出北极围绕着飞机。(实体书的确有这段,但是时间隔太久我不记得具体内容了)所以说夏弥和北极是不是有很深的联系(当然也可能是在飞机上的诺诺或者凯撒)。如果江南没有吃书的话,这个肯定是个伏笔。
    最后,我可能只是太久没见到夏弥魔障了……大佬们轻喷。。。
      •  读者
         发布于 2019-02-07 13:44:29  回复该评论
      • 实体书确实有这一段。
        “恺撒沉思了片刻,给凤凰发出一封站内邮件。
        他的注意力全在屏幕上,没有释放“镰鼬”,于是没有注意到机身下方海面一样的浓云好像沸腾了似的,黑色的阴影吹开云气升起,无声地跟随在这架湾流飞机后面。而云层下方巨大的北极浮冰上,冰面开裂,同样的黑影浮起,起飞时沉重的一击拍裂了浮冰,成群的黑影如编队的战斗机那样在下方跟随着公务机。
        像一群渴血的蝙蝠。”
        原文。
          •  读者
             发布于 2019-02-07 13:46:26  回复该评论
          • 老贼确实一直没解释这儿。说是镰鼬离北京地铁站有点儿远,而且镰鼬是白的。
      •  读者
         发布于 2019-02-07 13:51:16  回复该评论
      • 龙四锲子里楚子航也好像看见了夏弥。她一定和北极有点什么。
          •  北极熊
             发布于 2019-02-08 06:41:48  回复该评论
          • 你以为我是北极熊,其实我是夏弥哒!
              •  芬格尔
                 发布于 2019-02-08 19:56:14  回复该评论
              • 兄弟你都被我吃进肚子里去了,还在肠子里蠕动呢,就别出来抢戏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9 20:59:48  回复该评论
      • 不是这好像只是夏弥为了恺撒手上的贤者之石派出去的小兵吧?而且恺撒是去北京又不是去北极
          •  利维坦
             发布于 2019-02-18 14:56:23  回复该评论
          • 北极有那个精神病的小兵?我咋不知道?还有,天天头顶上去北京的飞机经过北极烦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4:25:17  回复该评论
  • 有好几句话值得深思啊。1.“那个双生子上船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双生子是有目的、主动上船的,目地还不为人所知的。被捡到的雪排了吧。
    2.“有什么人它不能伤害”,说明利维坦是不会进攻这个人的,这个人应该安然无恙,就这一点阿巴斯也排了吧。
    3.麻衣对另一个的描述“诡秘凶险、设置陷阱”,这个人应该很有城府、看不透。
    4.老贼喜欢出人意料,他不会把线索摆的这么明显,此时被点名的几个,尤其最突出的阿巴斯和雪,应该都不是龙王。
    综上,还在船上的人里,符合主动上船、有不为人知的目的、安然无恙、颇有城府、隐瞒秘密的人,我觉得已经呼之欲出了……
    要相信老贼的线索之细,毕竟龙四的时候谁猜到那个伪奥丁是师兄,线索居然是翻病历本这个细节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4:26:14  回复该评论
  • 绘梨衣还在吗?
    夏弥应该还没死吧
    师兄,春节了,该回来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6 14:28:45  回复该评论
  • 最新一章里说了利维坦一直跟随凯撒他们,却没有伤害船上的人,主要是另一个双生子在船上,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进去龙四尼伯龙根的只有船长船员和楚子航,而那批船员里并没有过多渲染,只有船长是特别描写并让我们记住了,连楚子航都被抹去了,你们觉得船长他们能逃出去不奇怪吗,这不正好暗示了船长和老唐一样。请大家理性讨论,不喜勿喷。
      •  某某
         发布于 2019-02-09 21:07:14  回复该评论
      • 为什么大家都认定了麻衣和恺撒的猜测是对的??万一神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呢?说不定它就害怕船上的什么东西呢
  •  施耐德
     发布于 2019-02-06 15:01:14  回复该评论
  • 其实我就是神,十三年前那个小伙子被我干掉了
      •  芬狗
         发布于 2019-02-06 15:30:05  回复该评论
      • 按你这么说,我怎么感觉我也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8 06:45:19  回复该评论
      • 施耐德已经死去,徒留在这世界上的不过是施耐庵啊~
  •  医生
     发布于 2019-02-06 15:09:44  回复该评论
  • 听到要给妙龄少女做 手术其实我挺平静的其实
  •  楚路
     发布于 2019-02-06 17:12:09  回复该评论
  • 想看师兄和明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孤名
     发布于 2019-02-06 19:15:39  回复该评论
  • 按道理来说阿巴斯有嫌疑,但剧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  黄师长
     发布于 2019-02-07 00:46:21  回复该评论
  • 帕西是龙王,不然我吃一袋盐,有兄弟赞成我的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7 14:31:38  回复该评论
      • 不可能,帕西是加图索家族自己培养的,来历肯定是有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7 15:23:25  回复该评论
  • 周几了,是时候去照顾一下老贼的刀片生意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7 17:53:04  回复该评论
  • 施耐德带着海王的精神,力量在雪和阿巴斯身上,阿巴斯是个龙王但不完整,那个之前出现的神是个谋反的龙侍,他窃取了海王的力量,造成了之前的惨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2-07 20:33:00  回复该评论
  • 万一是夏弥与她弟弟交换了人格,弟弟变聪明了是阿巴斯而夏弥变傻了成了雪呢?
  •  船长
     发布于 2019-02-07 22:11:04  回复该评论
  • 麻烦把首付款先给了 楚已经在俄罗斯了 我就不去找神了
  •  楚子航
     发布于 2019-02-15 12:32:24  回复该评论
  • 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大蛇上船的目的并不是杀人,而是朝圣,就像白王赫尔佐格苏醒时,大量死侍聚集。神最想杀的应该是芬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