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但为君故(43)

t7_933331115.jpg

“最低推力巡航,右舵,匀速下潜。”舰长戴上麦克风,低声发布新的命令。

鹦鹉螺号打开水密舱吸入海水,带着细微的气泡沉入更深的海里去。

声呐屏幕上出现了海底的扫描结果,这里海深不到1000米,海底密布着小型山脉。鹦鹉螺号的最大潜水深度是800米,但通常军用潜艇都能比操作手册上标称的数字潜得更深一些,1000米应该是真正的极限。舰长正指挥它贴近海底来巡弋,借助海底复杂的地形来隐蔽自己,这样做得非常小心,如果撞上海底会对艇身造成损坏,有时候这类损毁会把整艘潜艇埋葬在深海里。但看水兵们镇定的模样,类似的操作对于鹦鹉螺号应该是家常便饭了。

利维坦完全从声呐屏幕上消失了。如此巨大的目标忽然间消失是非常古怪的事,倒像是在干扰雷爆炸的瞬间它和鹦鹉螺号采取了同样的策略,进入了静默的深海潜行。这是个标准的猎杀战术,没准它就在附近的海域中潜行,跟他们一样慢一样警惕,因为关闭了主动声呐,连海水激波都很弱,才能避开被他们的声呐发现。

大海就像厚厚的一层迷雾,双方是两个在雾气中摸索的刺客,有时候雾气太重,刺客的手脚又太轻,忽然碰面时没准连拔刀的距离都不够。

还有一个可能性是利维坦已经死了,冲向鹦鹉螺号的时候它已经身受重伤连干扰雷的威力都足够杀死它了。它巨大的身体缓缓沉入了海底,化为了海底山脉的一部分,这也有可能避开声呐系统的搜索。

深度已经超过了航海手册上标称的极限,潜艇内部回荡着令人心悸的怪声,那是艇壳扭曲变形的声音。在这样的深度,艇壳会承受极其巨大的压力,事实上整艘潜艇都会在海水的重压下缩短,艇壳发生变形是必然的事,舰长和水兵们的神色都镇定,倒是航海经验不多的酒德麻衣有些警觉,恺撒向她摆摆手,意思是这不值得担心。

他闭上眼睛,集中精神,“镰鼬”的领域张开到极限。

他自己也可以算作一部声呐,没有鹦鹉螺号探索的范围那么广,但是精度还是极其优秀的。“镰鼬”们翻飞着为他带来全舰上下所有的声音,金属艇身本就是极好的声音导体。蒸汽轮机低速运转的声音、鹦鹉螺号吸入海水的声音、海流扫过艇壳的声音……恺撒忽然睁开了眼睛,神色惊恐。

他并没想着用“镰鼬”去跟鹦鹉螺号强大的声呐系统对比,不过是想知道在寂静的深海中会有什么样的声音。可他居然真的听到了不可思议的声音,那好像是……这艘潜艇的心跳声!

就在这艘潜艇的内部,有个巨大的心脏在缓慢而沉重地搏动着。恺撒刚开始听到的时候愣了一下,误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把某种设备运转的声音听成了心跳声,可再仔细听,那真的是心跳声。巨大的、强劲的心脏,每一次搏动都会输出数以吨计的鲜血,就像是被缓缓敲击的战鼓,咚咚咚咚地响着。一艘人类制造的核潜艇,居然是用生物心脏来提供能源的?虽然之前也不乏列宁号那样的案例,古龙的茧孵化的时候,整艘船都被它的血肉侵蚀,但英国皇家海军真的能邪异到这个程度?

舰长注意到恺撒怪异的表情,把冷冷的目光转了过来。

恺撒缓缓地退后两步,盯着舰长的眼睛,“我们的船上,有个巨大的心跳声。”

他防备着舰长甚至这间指挥舱的水兵暴起,对他们发起进攻,提前已经用眼神暗示了酒德麻衣。也许这艘船根本不是庞贝派来的,庞贝泡过眼前这个女人跟她此刻的立场毫无关系,庞贝泡女人纯粹就是泡女人,目的直接纯粹,跟对方的立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踏入了一座钢铁的陷阱,一艘有心跳的机敏级攻击核潜艇。

舰长微微皱眉,“鹦鹉螺号的心脏是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生产的压水式反应堆,它不该有心跳声。”

她顿了顿,脸色忽然也变了,“如果你确实听到一个巨大的心跳声,那么是某个东西正贴着我们航行。”

恺撒悄悄地打了个寒战。这当然也是有可能的,但那东西得靠得多近才会令恺撒误以为那是这艘潜艇的心跳?难怪他们一直都没有搜索到利维坦,如果利维坦贴着他们游动,声呐系统会把利维坦带动的激波和鹦鹉螺号带动的激波混淆,利维坦就把自己完美地藏进了声呐系统的盲区中。可那大东西真的有这样的智商么?它要真这么了解潜艇,应该是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毕业的。而它的体型那么巨大,做出这种动作几乎是难以想像的。

“释放水下摄影机,高光照明!”舰长下令。

这个深度下潜望镜已经无法伸出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水机器人。鹦鹉螺号表面的射灯亮起,把附近的一小片海域照亮,同时深水机器人们拖着电缆离开鹦鹉螺号的表面,就像鹦鹉螺号的眼睛,看向不同的方向。这当然是冒险的措施,深海中能够发出这种等级光亮的应该只有火山,这就像在至暗之中举火前行,但如果利维坦已经跟着他们游动,这个危险似乎也是可以忽略的了。

不同方向上摄取的画面呈现在舰长前方巨大的屏幕墙上,几乎同时恺撒听到了鳞片摩擦潜艇表面的声音,那东西被潜艇发出的强光惊动了,下意识地收紧身躯把鹦鹉螺号缠得更紧了。

“天呐。”所有人都在心里轻声说。

并非利维坦,而是一条巨大的海德拉,神话中九首的水蛇。曾有一条海德拉登上YAMAL号,但最终被阿巴斯的因陀罗强行殛灭了,对比体型来看,那条应该是这条的子系,或者说还没有成熟的幼体。巨型海德拉紧紧地缠在鹦鹉螺号的表面,倒像是一条大王章鱼包住了猎物,只不过它一直以来没有发动真正的攻击,也不知道它裹着鹦鹉螺号游动了多远。它那十几米长的颈部在海水中摆动,缓缓地靠近深水机器人,跟深水机器人对视,眼瞳深处仿佛燃烧着金色的巨烛。

“那是……那是什么东西?“一名水兵终于突破缄口的规矩,说出了每个人心里的话。

“巨型史前生物,基因变异生物,不管它是什么,如果它敢发动进攻,就是皇家海军的敌人!”舰长冷冷地说。

她的镇静给全舰的人注入了勇气。没错,他们是皇家海军,他们是鹦鹉螺号,他们的弹仓里带着旗鱼鱼雷,他们遇到史前生物,应该是史前生物的不幸。

“我们没有能针对它的武器。”舰长在恺撒耳边低声说,“旗鱼鱼雷能够摧毁它,但也会摧毁我们自己。”

“干扰雷对它有效么?”恺撒问。

“它刚好把干扰雷的发射口给缠住了。”

这近百米长的巨型生物正一圈圈地缠绕着鹦鹉螺号。它固然长度惊人,但跟鹦鹉螺号相比还是纤细,重量也远远不如鹦鹉螺号,因此它附在鹦鹉螺号身上行进,就像䲟鱼贴在鲨鱼和海龟身上,毫不费力地穿越整个大洋。但好死不死地,它把干扰雷的发射口给封了。

海德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收紧了身躯,潜艇表面立刻传来密集的刮擦声,那感觉连艇壳表面的隔音瓦都被它的鳞片刮下来了。

没人知道它能不能暴力破坏艇壳,也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缠上来的,它像个吸血鬼似的纠缠着鹦鹉螺号,也许随时能把这个“罐头”打开吃掉。

“这个海域是软质海底还是硬质海底?”恺撒问。

舰长立刻把目光投向副手,作为舰长,她不必知道这些琐碎的信息,一个眼神就该有回答。

“软质海底。”副手立刻回答,“这里的海底铺有大约三到五米厚的淤泥和微生物。”

“直接撞击海底么?”舰长看了恺撒一眼,“单论勇气的话,看来你父亲信任你不是没有理由。”

“他从不关心我的勇气,他只是觉得这件事必须是加图索家的人做决定。”

海底分为石质和软质两种,以军用潜艇的坚固程度,哪怕是刮擦到石质海底都可以导致艇壳漏水,在接近1000米的深度,艇壳漏水绝对是致命的,但如果是软质海底,则只是考验鹦鹉螺号的龙骨韧度。海底软泥产生的巨大的阻力有可能把海德拉从艇身表面剥离掉,接着顺手给它一枚旗鱼鱼雷就能把它送回地狱去。

“50%推力巡航,匀速下潜,随时准备加速!”舰长下令。

已经极其贴近海底的鹦鹉螺号进一步下沉,所有水兵都把自己固定在座椅上,舰长、恺撒和芬格尔也用带子把自己捆在扶手上,做好了迎接冲击的姿势。

倒是酒德麻衣无所谓,以忍者的平衡能力,就算鹦鹉螺号瞬间倒过来她都能站住。

鹦鹉螺号开始加速了,它已经不管利维坦或者其他东西会不会发现它了,有足够的速度才能在海底的软泥中碾压海德拉。

海德拉似乎意识到自己所寄生的这个金属怪鱼开始变得不安分了,九头狂舞,缠着鹦鹉螺号滑动,战鼓般的心跳声越来越高亢。

恺撒微微一怔。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在海德拉和鹦鹉螺号之间的关系上,鹦鹉螺号是寄主,海德拉才是那个小小的寄生虫,那么到底为什么海德拉要寄生在鹦鹉螺号身上呢?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11336177"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一杯饮料一份早餐到手!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138章 但为君故(42)

下一篇:龙族小说中真正打动你的一些经典语句,欢迎补充!

  • 评论列表:
  •  该醒啦
     发布于 2019-03-11 10:05:03  回复该评论
  • 说到海德拉我就想起了蛇,一想到蛇我就想起了夏弥,还有楚殿……默哀三分钟
      •  路山彦
         发布于 2019-03-11 10:15:56  回复该评论
      • 蛇跟夏弥有什么关系!!!倒是每次吃虾米的时候我会想起虾米 。说起来悼亡者之瞳是我迄今为止从没有度过第二遍的书。
        = =哎,都还没见过孙子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08:21  回复该评论
          • 你都没看过第二遍,估计第一遍也没仔细看过吧……夏弥 全名耶梦加得,是环绕中庭的巨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22:34:57  回复该评论
          • 耶梦加得,是环绕中庭的巨蛇,也被称之为世界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08:09:47  回复该评论
      • 吃虾米的时候想起夏弥也是可以啊老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0:14:36  回复该评论
  • @该醒啦 蛇跟夏弥有什么关系!!!倒是每次吃虾米的时候我会想起虾米 。说起来悼亡者之瞳是我迄今为止从没有度过第二遍的书。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3-11 11:05:35  回复该评论
  • 老贼曾在微博中写到“你亲手制造了怪兽,又把它推入岩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它活下来了!”明非曾问小魔鬼自己是不是龙王,小魔鬼说明非不是龙王,是怪物,结合龙族的前传,秘党拿到了黑王之卵,而路明非又拥有稍逊于白王的战斗力(路明非和路鸣泽的血统都不完整,这二者有必然的联系),那么,谁是那个被制造出来的怪物呢?当然是明非,以昂热对龙族的仇恨,他不可能对黑王卵无动于衷,并且他宣称明非是一件“工具,一件能终结龙族历史的工具”所以昂热不仅是知情者,而且与路明非的制造有莫大的关系,有能力终结龙族历史的,恐怕只有那黑色的主宰,明非其实很可怜,一个衰小孩,同时也是一个孤独的怪物,不仅要面对全世界的追杀,还要对抗身体里的魔鬼,曾经有人试图抵抗过魔鬼,但是那人死了(源稚女)他相信路明非会赢,我也相信明非会赢,希望老贼不要让读者失望,(以上仅是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06:16  回复该评论
  • 你们说老贼会不会再拿绘梨衣的遗体出来……鞭尸→_→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14:03  回复该评论
  • 目前为止,所有人物中,最迷雾的就是诺诺了,其他人还能有一点儿分析的余地,诺诺完全没有。诺诺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没有言灵的混血种,拥有逆天侧写能力,路明泽还出现在诺诺面前过,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奥丁要杀诺诺呢?昆古尼尔的目标是诺诺,路明泽说那是诺诺的宿命。奥丁,北欧神话的主神,黑王的敌人,却要千方百计追杀诺诺。细思极恐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0:39:13  回复该评论
      • 说不定是把黑王分成几个部分,诺诺就是其中之一的受益者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0:48:45  回复该评论
          • 诺诺的确很有可能是黑王的一部分……话说黑王有没有被分尸的可能
      •  昂冷
         发布于 2019-03-15 00:08:04  回复该评论
      • 既然绘梨衣是白王的容器,可能诺诺是黑王的容器,奥丁杀了诺诺也许就能阻止黑王复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5 16:13:05  回复该评论
      • 诺诺,陈墨瞳,墨,黑土,不完整的黑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15:14  回复该评论
  • 年少的我们,逐渐长大,路明非的成长,也就是我们的蜕变。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有一些人离开,这是成长的代价。但是,你的路,有我们的梦想和愿力堆叠,愿时光逝去,你我仍能保持当初的笑脸。加油明非,我们都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17:41  回复该评论
  • 特别喜欢龙族中死去的角色,麻生真(最深刻的角色),樱井小暮,矢吹樱,绘梨衣(赚足了我的眼泪),老唐,夏弥,苏茜,上杉越(三里的尤其多)……看到现在反而不喜欢凯撒和诺诺了,龙五中凯撒的转折太突兀了,不适应,至于诺诺,突然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有一种失望感吧……
    龙族一直在更,少年们在不断成熟,同行伙伴不断的走散,但又认识新的朋友,这一路他们上磨平了自己的棱角,热血不复当年,但我仍坚信着充满激情的心仍在!
    一直没怎么看龙五,听说又死了好多人……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9:54:06  回复该评论
      • 那你还是别喜欢了,喜欢谁谁死,到时候龙五里的人都死完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18:40  回复该评论
  • 最近江南更新的这几章感觉好水啊 一点关键信息没有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31:06  回复该评论
  • “少爷您真幸福,老爷是发动了他的整个后宫来营救你啊!”芬格尔感慨地说,“别这样,换了我,我就感激地跪下来吻娘娘的靴子了。娘娘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啊,换了狠毒的女人,这种时候恰好把太子做掉!好把自家儿子扶上位!”
    凯撒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委实说他没想到种马老爹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出了女人以外其他任何事物的关注和兴趣,却总是记得儿子的每一个任务,像个保姆一样安排好随行的人,悄悄准备好需要他出面才能搞定的装备问题。
    他内心却突然抽动了一下,许多从来不曾被回忆起的画面在脑海里闪动,就像积了灰尘的老式放映机突然被打开:管家一个接一个砸烂他的ps2,最后是庞贝特地给他建了个游戏屋,握着弗洛斯特的手念叨着凯撒还小不希望他太束缚于家族的规则;在母亲的温暖浴盆里他也没能学会游泳,某天下午这个男人突然满脸春花的谁要带儿子去挪威,后来凯撒就在海峡的巨浪里学会了扑腾;作为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凯撒不允许接受除了通过检查的任何生日礼物,以至于他的生日礼物全都是钢琴和游艇,无一例外的被凯撒丢在垃圾堆里成了废品,却在某天早晨第一次收到了来自老爹的一辆哈...
      •  庞贝
         发布于 2019-03-11 19:17:52  回复该评论
      • 呜呜呜~你懂我啊!兄die!走喝一杯去!为了这世界上每一位伟大的父亲!向你介绍一下,挽着我胳膊的这位美丽的女士名字叫丽娜~遇见她后总是如春水映梨花般多愁善感爱哭了起来
          •  守夜人
             发布于 2019-03-11 23:14:53  回复该评论
          • 丽娜?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08:05:39  回复该评论
              • 她不是我童年女神吗?!庞贝你个挨千刀的给我从她旁边滚开!!!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1:35:39  回复该评论
  • 龙族历史如何总结?只有杀了所有龙王及龙血衍生物,包括混血种,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2:03:07  回复该评论
  • 结局可能是明妃的一场即孤独即向往的梦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2:12:40  回复该评论
  • 有人说到诺诺,她的能力是侧写,这不就对应“过去”,不就是代表“过去”的尼格霍德的眼睛么
  •  
     发布于 2019-03-11 12:36:55  回复该评论
  • 陈墨瞳,诺诺的全名,墨=黑,瞳=眼,所以诺诺是黑王之眼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9:57:32  回复该评论
      • 你数学等式学的不错哎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04:17:20  回复该评论
          • 如此黑眼瞳,黑眼仁儿,就可以了,王字从何而来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3:22:54  回复该评论
  • 陈墨瞳,这位女主角的名字很有趣!
    陈=辰(龙)墨=黑王(有点儿类似于皇=白王)
    瞳,这个字一时还不得其解,但注意女主的能力:测写!耐人寻味…………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1 14:37:03  回复该评论
  • 这章的评论有点少啊,还净是些牵强附会的猜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14:17:34  回复该评论
      • 应该是“扯强附会”,兄台您拼错了。。。
  •  夏弥
     发布于 2019-03-11 23:27:21  回复该评论
  • 想楚师兄了Q_Q,江南大大什么时候把杀胚师兄还给我。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02:04:56  回复该评论
  • 关于奥丁为什么追杀诺诺,可能是因为奥丁与加图索家有合作。龙族的技术无法杀死黑王,所以奥丁要用人类技术,但加图索家反而想作龙王(引导赫尔佐格试验人类能否成为龙王),而且研究对龙王有危胁的武器(天谴劈死白王),所以奥丁要给加图索一个警告(派假奥丁杀诺诺),因为诺诺对加图索很重要(黑天鹅港带出的四个胚胎,为恺撒准备的新娘),但也不是非常重要。杀弗洛斯特是因为他宁愿将技术提供给昂热也不愿给龙族(很可能已经给了)。天谴对奥丁有感胁(能改写血统,掌控五种元素,很可能是夏弥说的三个人之一),他的血统应该与白王相同。而且请想想,白王能秒杀耶梦加得,还是被黑王搞死,仅凭剩下的四大君主和能爆血到次代种的混血种,能杀死黑王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1:01:58  回复该评论
      • 黑天鹅带出来的是四个男孩和2个不到一岁的男孩,四个男孩中一个是源稚生,一个是源稚女,不到一岁的其一估计是路明非,另一个应该是绘梨衣。而诺诺也就比路明非大个一两岁,不可能是四个男孩之一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11:55:07  回复该评论
  • “咱们走吧!”
    “咱们不能。”
    “为什么不能?”
    “咱们在等待,等待更新!”
    “他要是不来,那怎么办?”
    “咱们明天再来。”
    “然后后天再来?”
    “有可能”
    “这样下去,只等到他来为止?” ​​​
    “等待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那是时候让他付出代价了,王的等待,他承受不起。”
    “言灵 · 逼更!”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12:43:28  回复该评论
      • 把朕的传国玉玺拿来给秀儿砸个核桃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11:56:27  回复该评论
  • 重温龙五,零带着路明非去找的瓦图京大将,他俩走了以后,瓦图京接到一个电话,根据嗓音的形容,打这个电话的男人是不是庞贝?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12:04:33  回复该评论
  • 会不会最后芬格尔以自己为代价杀了害死那批学生的龙;
    路明非和路鸣泽以生命代价登上王座;
    薯片远遁;
    零从此孤身一人;
    楚子航终身游离于人龙之间;
    诺诺献祭;
    凯撒最后和共患难过得酒德麻衣走到了一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2 12:06:55  回复该评论
  • 年少的我们,逐渐长大,路明非的成长,也就是我们的蜕变。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有一些人离开,这是成长的代价。但是,你的路,有我们的梦想和愿力堆叠,愿时光逝去,你我仍能保持当初的笑脸。加油明非,我们都在!
  •  
     发布于 2019-03-13 10:01:14  回复该评论
  • 在座的各位,我江南坑王今天就想让你们知道 我的名字怎么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0:50:51  回复该评论
      • 一早上刷了五遍网页……难道今天老贼又要鸽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5 00:06:09  回复该评论
  • 绘梨衣是百王的容器,可能诺诺是黑王的容器,毕竟两个人有点像,奥丁杀了诺诺,可能是为了阻止黑王复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