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但为君故(44)

t7_933331115.jpg

“下方海床平坦!距离50米!40米!30米!20米!”

“推进力100%!全舰准备迎接冲击!”舰长大吼的同时,亲自坐上了舵手的位置。看那娴熟的操作,她不仅是位指挥若定的舰长,大概也是这艘战舰上最老练的舵手。

鹦鹉螺号的蒸汽轮机发出沉雄的吼声,劈波斩浪的同时,向着海床快速地“坐”了下去,舰首高高地扬起,呈现出冲锋的势头。这艘排水量数千吨的攻击型核潜艇,在舰长的手中敏捷得像一条海豚。

潜艇触底,艇身剧震,没用安全带固定好自己的人都被掀翻。鹦鹉螺号并没有立刻扎入软泥层,而是轻盈地弹跳起来,就像是打水漂的石子在湖面上跳动。它每一次接触海床,都在软泥层上溅起缓慢散开的巨大涟漪,每个涟漪的直径都是数百米。当涟漪中蕴藏的巨大力量崩溃的时候,软泥层爆裂开来,淤积了上百年的泥沙化作灰色的烟尘冲天而起,清澈的海水顷刻间就变成了浑浊的泥汤。

潜艇和软泥层接触的瞬间,指挥舱中断电,照明灯和屏幕集体熄灭,刺眼的电火花照亮了所有人惊恐的脸。

但冲击并未对鹦鹉螺号造成致命的损伤,断电也只是潜艇在防冲击状态下的自我保护,它强大的动力核心仍在工作,主螺旋桨和喷射式推进器协同工作,始终保持着高航速。

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应该足够把海德拉从鹦鹉螺号表面剥离了,此时此刻它已经陷在软泥层中了,但鹦鹉螺号却还没有摆脱危险,现在它的敌人是帮它甩掉海德拉的软泥层。

水深接近1000米,已经大大超过了机敏级的设计极限,每平方厘米的艇壳要承受大约100公斤的压力,在这惊人的高压下,木材这种有缝隙的固体材料会被压缩到原体积的一半大小。鹦鹉螺号还能够轻盈高速地航行,不仅仅因为它的合金外壳能抗高压,也是因为各个方向上的压力是均匀的,相互抵消。但它的腹部一旦接触到软泥层,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软泥层无法给它提供足够的支撑力,上方巨大的压强会把它不断地压向软泥层的深处,最后它会一直沉降到硬质海底,变成一件被软泥层包裹的标本。

所以舰长才会亲自操船,她始终控制着鹦鹉螺号以高速前进,艇身仅有1/3接触到软泥层的表面。这惊险的动作就像是在软泥层上玩滑雪,一旦高高扬起的舰首陷入软泥层,他们就会被软泥层吞噬掉。

指挥舱的供电恢复了,屏幕们跳闪着纷纷亮起,舰长仍旧端坐在舵手的位置上,冷冷地盯着仪表和屏幕,好像根本没有黑过灯这回事。

“老大你这小妈是个人物啊!”芬格尔大吼。

接下来是死是活不清楚,这种话就当是赞美了,舰长听见也无所谓。

“但我想这不是我老爹选她的理由!”恺撒也被舰长折服了。

如芬格尔所说,抛开她跟庞贝的关系,她本身也是位值得尊敬的女性。也许是舰长大人雌威凛然,排开一众妖艳拿下了庞贝呢?这么想来倒比老爹泡上了她更符合逻辑一点,恺撒心里也舒服一点。

水下摄影机再度弹出鹦鹉螺号的表面,强光向着舰尾照射,从屏幕上可见满天的泥尘上升到几百米的高度,简直就是一座接天的城墙。鹦鹉螺号并未被泥尘包围,因为它的航速比泥尘弥漫的速度更快,但那堵恐怖的墙壁正高速向着它推来。

被那堵墙追上他们就会死,泥水中应该混合着大量的岩石碎片,可能重创主螺旋桨。但由于舰长精准的控制,他们并未因接触软泥层而严重减速,舰身重新变得轻盈,舰腹依然贴着软泥层滑行,但正缓慢地升起,他们正在脱离危险。

“恺撒·加图索!”舰长说。

恺撒来到舰长身后,准备听从她的吩咐。他承认了舰长在这艘船上的阿尔法地位,就没把她再看作“老爹的某个女人”。

舰长抬眼看了他一眼,眼眸依然锐利,但她的制服胸口处已经被鲜血浸透。

恺撒立刻半跪,手势极轻地从她的胸骨往下按。结果如他所想,胸骨和肋骨粉碎性骨折,断骨想必插进了内脏。她的身体表面并无伤口,那些血是她吐出来的。

鹦鹉螺号接触软泥层的瞬间,所有人都采取了防冲击姿势,半蜷身,双手保护头部和胸腹,唯独舰长端坐着操纵潜艇,她要确保那一刹那潜艇的姿态。但是意外地某件重物横飞,砸中了她的胸口,而她在重伤之下仍然坚持着操纵潜艇,直到脱离危险。

恺撒正要高呼医疗官,但舰长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臂,“听我把话说完。这艘潜艇是皇家海军的财产,我不能交给你,你也没有足够的经验。但我会把指挥权交给我的大副,你可以信任他,他会间接听从你的指令。”

“是。”

“如果再度发现利维坦,你应该摧毁它。在这种情况下,鹦鹉螺号想要自保必须摧毁任何可能的敌人。旗鱼鱼雷中的部分加装了改造过的弹头,我的大副知道那些改造鱼雷的编号,启用它们,不要犹豫。”

“是。”

“尽力保证我的部下们安全返回朴次茅斯,他们中的多数都是普通人,跟龙类作战不是他们的义务。”

“是。”

舰长缓缓地靠在座椅上,瞳孔中的金色和锋锐的气息同时退去。这个强悍的阿尔法忽然流露出疲惫和温和来,那双虎虎生威的眼睛也因此多了温婉含蓄的美,倒有点像恺撒第一次见她时的模样。

酒德麻衣和芬格尔也觉察了异样,围了上来。

“如果我没法活着返航,请帮我转告你的父亲……”舰长轻声说。

芬格尔用胳膊肘捅捅恺撒,意思是这时候就别纠结你家里那点桃色故事了。舰长动了动嘴唇,她履行完了舰长的职责,意志已经开始松懈,呼吸变得断续,吐出一个字都是艰难的。

但她仍是强行振作起来,一字一顿,“他是个应该被阉掉的混蛋!”

恺撒点点头,“同意,我会如实转告。”

“但你应该爱他,因为他爱你。”舰长抬起眼帘,深深地看了恺撒一眼,“你的母亲,那个名叫古尔薇格的女人,他并不讨厌她,但对他来说,那是想要逃避的宿命。”

恺撒心中微微一动。

许多年来他一直对父母的婚姻存有疑惑,父亲显然并不爱母亲,却接受了家族指派给他的新娘。庞贝是个很难被规矩约束的人,即使家中的长老们对他也是束手无策,唯独在新娘的人选上,庞贝连挣扎都没有挣扎过。

古尔薇格是个神秘的姓氏,迄今为止恺撒没有见过母亲家的任何人,只知道母亲出自另一个混血种的豪门。

豪门之间的联姻……想要逃避的宿命……难道说父亲对母亲的死无动于衷,并非他庆幸于从此可以没有家庭束缚为所欲为了——事实上在他有家有室的时候也还是浪迹在各色女人之间——而是这样他就可以暂时脱离某件命中注定的事了。

舰长似乎知道些什么,但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水兵们也都意识到舰长受了重伤,但是直到此刻他们依旧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只有少数几个人短暂地看向这边。这个女人直到失去了行动能力,余威还是足够维持舰上的秩序。

一名军官来到恺撒面前,快速地行了个军礼,“张伯伦少校,鹦鹉螺号的大副,接下的事情请交给我。”

“谢谢,张伯伦少校。”恺撒站了起来。

“卡塞尔学院1985级,炼金机械系。”大副低声说完,抱起舰长,转身大吼,“医疗官!”

恺撒微微松了口气,看来鹦鹉螺号上不止一名知晓内情的混血种,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会有足够的支持。

医疗官还没有赶到,恺撒忽然听到了刺耳的摩擦声,用不着“镰鼬”,指挥舱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那是某种坚硬的东西在刮擦潜艇的外壳!

潜艇接触海底之前,恺撒已经收回了镰鼬,否则那巨大的声浪会永久损伤他的听觉。“镰鼬”对于细微的声音可以放大和解析,但在震耳欲聋的巨声中却根本无法使用,音乐厅中强劲的鼓点被“镰鼬”加强之后,都像是一连串的暴雷。

“水下摄影机!对准舰尾!”恺撒大吼。

其实用不着水下摄影机他也猜到了原因,他们并未摆脱海德拉,那东西附在鹦鹉螺号身上的力量之强,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影像立刻出现在屏幕上,半条海德拉正从艇腹的淤泥中艰难地往上爬动,浑身都喷着浑浊的血,蛇颈就像章鱼的触手那样一点点移动。之所以是半条,因为它超过一半的脖子已经折断了,幸存的头部是三个或者四个,看不清楚。

软泥层确实对海德拉造成了重创,它被在软泥层中拖拽了差不多半海里远,本身又是纤细的结构,再强的骨骼都承受不住。几条蛇颈折断,蛇头都留在了软泥层里。

但它活下来了,就像神话中说的那样,哪怕还有最后一个头没被砍下来,你都无法彻底杀死一条海德拉!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一杯饮料一份早餐到手!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拥有完美人格的阿巴斯很受读者喜爱,然而他的真身或是龙王...

下一篇:第141章 但为君故(45)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1:19:19  回复该评论
  • 尔薇格不是个卑贱的姓?我的脑子炸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23:09:22  回复该评论
      • 蜘蛛切跟童子切不也是送给楚子航了,然后下一次提起就是在日本,从来没有离开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12:01:22  回复该评论
          • 因为楚子航被删除了,蜘蛛切童子切也自然没有在楚子航手上,不在日本难道在阿巴斯手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1:19:38  回复该评论
  • 龙族三,真是巅峰啊,我记得高中的时候看到龙族三有三厚本,都被惊艳到了:各种配角写的有血有肉,就像那一百零八好汉,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份。开端 ,发展,小高潮,大高潮,结局。步步紧凑,一点都不繁杂,拉撒。用情节去推动人物的刻画,用故事去描述人物的性格,错综复杂,侧线难测,但却始终有那根主线去引导我们。~突然来到龙族四,一下子冷清下来,没有了源稚生、源稚女的兄弟情长,没有了绘梨衣保护路明非的言灵'审判',没有了上杉越的白皇迟暮,也没有了以5cm速度落下来的樱花。 世界突然变小了,变的不热闹了,变的我们不熟悉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6 21:37:29  回复该评论
      • 3本来就是会死绝吧,不可能留下这些人的,因为路明非注定是孤独的,但是3真的很精彩,它埋下了足够的伏笔,也让龙族的世界观开始收束,但是太多俄罗斯档案和日本黑帮剧情让有些人不喜欢,只记得一个绘梨衣,至于4,它那么短,只能算个断章一样的东西吧,主要就是交代路明非的变化和楚子航的消失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1:20:30  回复该评论
  • 最后大家,会在终点相聚,在终点把事情搞明白,在终点做最后的决断,在终点分离吧。希望龙五这一次,路明非没有选错,当得到答案那一刻,路明非还是路明非,而我也还是我。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1:33:55  回复该评论
  • 老贼,你的逻辑貌似已经不清晰了,开始与前情设定自相矛盾了吧,我在看你如何把这个矛盾解释清楚,希望我可以接受
      •  老贼
         发布于 2019-03-14 11:49:47  回复该评论
      • 设定有出入是因为这里是没有楚子航的“世界”啊小傻瓜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3:35:40  回复该评论
  • 乱七八糟 ...
    真的海底两万里? 拖到什么时候?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3:53:23  回复该评论
  • 有没有那个高中理科生来反驳他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5 00:26:31  回复该评论
      • 对不起,全部符合物理化学以及生物所学知识,反驳不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6:21:37  回复该评论
  • 连着这么多章对剧情毫无帮助,一拉到底就知道讲的什么了
  •  弗罗斯特
     发布于 2019-03-13 16:32:45  回复该评论
  • 让我们来看看龙族2里我和凯撒唠了点什么:
    “我的血统?”不不,叔叔,你大概忘了一些事,加图索高贵的血统,我只继承了一般,还有一般血统来自一个卑贱的姓氏,卑贱的·····”凯撒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古尔薇格”。
    “是因为你的父亲啊,”老人摇摇头,“看来我们之间的误解很深啊,对加图索家族而言,你的母亲古尔薇格的血统确实说不上高贵。她和你父亲的婚姻,也没有被家族祝福,但是她遗留给你的血统却一点都不卑贱,恰恰相反,你被整个家族认可为血统最优秀的后裔。你的天资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  肯德基上校
         发布于 2019-03-13 17:13:43  回复该评论
      • 我也记得龙二中说古尔薇格是一个卑贱的姓氏,老贼莫不是赶稿赶的神志不清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08:58:22  回复该评论
          • 我倒是认为。之所以是卑贱,可能是因为在加图索家族内,他们不认为有其他任何的姓比得上加图索。所以才会被称为 卑贱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00:26:00  回复该评论
      • 古尔薇格在北欧神话中代指白王(与奥丁不是同一神族,昆古尼尔对其无效,女神),这里应该指白王混血种。加图索家应该是奥丁血矞(书中有很多证据,但要将很多看似不相关的联系起来),与真正的奥丁比起来是卑贱不少(鸣泽增益程度)。
  •  古尔薇格
     发布于 2019-03-13 18:53:29  回复该评论
  • 我不是不被家族祝福的吗??我为什么突然变成家族指派的新娘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19:06:01  回复该评论
  • 鹦鹉螺号...海底两万里吗?....
    张伯伦...........................
    你这厮....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3 22:29:07  回复该评论
  • 诺诺是不是也是这个卑微的姓氏。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09:30:27  回复该评论
  • 加图索阴谋不小。但他们好像忘了自己是个暴发户而已(书中某处貌似提到了)
  •  斯德哥尔摩国际军情分析中心
     发布于 2019-03-14 10:15:03  回复该评论
  • 目前龙王面临的威胁如下:隶属美国海军的攻击型核潜艇一艘、隶属俄罗斯北方舰队的攻击型核潜艇一艘、隶属英国皇家海军的攻击型核潜艇两艘、隶属地中海最土豪混血黑手党的重型武装破冰船四艘、隶属全北美最暴力大学的中型武装破冰船一艘、天基动能武器一枚(包含六颗小型战术WMD)
    龙族的命运似乎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11:43:50  回复该评论
  • 隶属俄罗斯北方舰队的一艘核潜艇,那里面应该乘坐了:路明非、楚子航、零、苏晨曦以及俄国军火贩子:亚历山大(老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18:55:10  回复该评论
  • 这儿有个错误,贴到软泥层,不是上面水压压到深处,就像大气压,不是碰到沼泽就会被气压压到深处,而是大概像吸附力之类的让人不易脱离,下沉则是重力大于浮力,也就是说只是会被减速,但只要排水还是能上浮。另外潜水艇速度虽然不慢,撞软泥层力量也大,但对比下,也就是开车刮泥层,并夹杂石块,能搞死普通人,但对龙种怪物感觉威力有限,要是直接蹭岩石的话,能重伤还合理,仅仅软泥层,潜艇都没坏,太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5 09:22:40  回复该评论
      • 贴到底的时候,浮力的计算方法就变了,浮力是上下的压力差,贴底之后底部压力就不是水压了。/////抽水马桶的工作原理,塞子堵住排水口,上边有水,塞子漂不起来,但是把塞子拔起来一点点,塞子就会飘起来让池子里的水全排出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6 23:18:55  回复该评论
          • 塞子为什么堵在那儿不动呢?因为水压加塞重和塞子下的反作用力抵消,所以才不动。潜水艇碰到软泥层时,软泥不给反作用力?软泥也被千米水压压着,给艇的向上压力比水的向下压力要大,所以水压不是让潜水艇沉的主要原因,水压加艇重大于软泥层的向上压力,才会沉,相反,若潜水艇排水,水压加艇重就小于向上压力,就能上浮。若是像皮塞压瓷砖,硬接触面才能让皮塞拔不出去,而软泥是软的,吸不住潜水艇,只不过软泥流动性比水小的多,才会让潜水艇不能快速上浮。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6 23:34:17  回复该评论
          • 计算方法是变了,是变得忽略水的影响,船浮在水面上,只算排水和船重,没人计算气压问题,气压好像是十的五次方,那么大压力怎么没把船压沉呢?因为气压同时作用于船和水,水会流动,会再把气压对水的压力转移到船上,相互抵消后就可以忽略不计,软泥也同样如此,潜水艇能否上浮,是否下沉,根本就和水压没太大关系,主要在于潜水艇本身。
  •  访客
     发布于 2019-03-14 19:56:08  回复该评论
  • 《但为君故》这一幕也太长了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