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但为君故(52)

t7_933331115.jpg

“照那个俄国妞的说法,我们根本就是在格鲁乌部队的掌控中咯?”苏恩曦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是,只等那位廷娜小姐找到布宁走私违禁武器的证据,他们就会包抄上来。”零按部就班地拖地擦灰,以皇女殿下的高贵冷漠,行贤妻良母的职责。

每天早晨苏恩曦都会以清洁为名进来晃一圈。晚上她睡在服务人员的车厢里,总抱怨那里的床硬得像是铁板,所以会借机在零的软床上打几个滚。

白得刺眼的光从窗外照进来,不仅是太阳初升,还有阳光在雪地上的反光。

他们已经深入了西伯利亚腹地,正奔驰在中西伯利亚高原上。

“应该是真话,跟我们距离大约30公里,有台高速列车一直跟着我们,两天了,应该是格鲁乌部队的战斗装甲列车。它的火力把我们摧毁个几十次不是问题。”

“查到那位廷娜小姐的资料了么?”

“跟她说的没差,鞑靼共和国军政长官的女儿,十五岁之前是个各项完美的中学生,像一个女版的楚子航。十五岁后忽然被父亲送出国留学,不过想来是被联邦安全局的特殊学校录取了,接受了特训。”

“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零停下手中的活儿,“如果格鲁乌部队介入,会很麻烦。”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我能知道后面有辆列车在追我们,布宁能不知道?这是他常跑的线路,他如果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早给联邦安全局抓住证据了。他都没慌,我慌什么?”苏恩曦望向窗外,“跟有件事比起来,这些都是小事。”

“什么事?”零皱眉。

“我们现在跑的,是贝阿铁路上延伸出来的支线,军用铁路。这条铁路不会一直到达北冰洋,我们以这样的速度跑下去,很快就能看到它的终点了。”

“所以联邦安全局才搞不清布宁真正的目的地。”

苏恩曦看了一眼表,点点头,“准确点说,再跑两个小时我们就会一头撞在山崖上。”

***

“我推开门,你绝对没法想像那场面,那位酋长的宫殿里居然是个浅浅的水池!至少100个黑美人赤身裸体地躺在水池里,她们的皮肤像是绸缎那么光滑,我敢打赌,如果她们从水里站起来,身上一滴水都挂不住。酋长坐在水池正中间的黄金座椅上,四个女人在为他按摩,还有四个在给他剪手脚的指甲。空气里都是致幻剂的味道,我都不敢大口呼吸,怕吸多了药劲上头。”

餐车里,布宁正和路明非吃早餐,讲自己当年往非洲倒卖军火的经历,讲得眉飞色舞,“酋长当着我的面在一柄象牙柄的左轮枪里填了一发子弹,要跟我玩俄罗斯轮盘赌的游戏,如果我输了我就留下全部的货物,如果我赢了就能拿走价值800万美元的钻石原石。我心说这家伙莫不是疯了么?他想吞掉我的货,居然拿自己的命来赌。”

布宁很会讲故事,他早年贩卖武器走南闯北,有过不少惊心动魄的经历,可路明非实在不明白为何一早起来布宁要邀请他共进早餐。

餐车里空荡荡的,年轻人们还没从昨夜的宿醉中醒来,空气里残留着酒精气息和女孩子的香水味。

路明非神游物外,忽然又想起克里斯廷娜拎着纱裙在风雪中奔跑的背影,像个跳脱不羁的精灵。

那样的女孩子应该不会说谎吧?这条铁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在等他?

“我觉得他是在诈我,就哈哈笑着说,我的命怎么配跟酋长您赌呢?这时候他身边那个最性感的那个妞儿站了起来,接过酋长的枪走到我面前,赤身裸体地对着我。酋长说如果你赢了,你还能得到这个女人。”布宁继续吐沫横飞,“我想知道我逃不掉了,即使我甘愿放弃全部的货物,他也会在我的背后开枪。我只能说我很荣幸能跟您玩这个游戏,那个尤物立刻用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

“天呐。”布宁的故事实在是精彩,路明非飞散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我强撑着跟他赌,心里只剩一个信念支撑着我。我想这么美的女人,酋长应该不舍得她死吧?她才十六岁或者十七岁,她自己也不想死的对吧?所以那颗子弹其实是颗哑弹,酋长是要看我的胆量,我玩这个游戏,就能成为他的供货商,将来会有无数的钻石原石等着我拿。”布宁叹了口气,“可我错了,她第三枪就把自己的脑袋瓜打碎了。”

路明非打了个寒战,从布宁脸上的表情看,这似乎并不是什么惊悚故事,而是真实经历。

“酋长站起来跟我拥抱,恭喜我赢了游戏。我活着离开他的宫殿,带着价值八百万美元的钻石原石。我回到镇上的旅馆,那个女孩的尸体躺在我的床上,我这才想起酋长说过,如果我赢了游戏,那个女孩也归我。”布宁喷出一口烟雾,“我花二十美元找了个当地人把她埋在旅馆后面,那里还埋着几个军火商和几个女孩。”

“人命在当地那么不值钱么?”路明非问。

“后来我忽然理解了那个女孩。”布宁幽幽地说,“她活在地狱里,她属于酋长,是酋长的收藏品之一。她活着只不过反复地被酋长占有,跟酋长一起大口地吸食致幻剂。她在当下无比快乐,却又根本没有未来可言。如果我是她,对着自己脑袋开枪的时候也会坦然得多。”

路明非抬起头直视布宁,布宁说到这里忽然不再是显摆人生经历的语调,似有深意。

布宁耸耸肩,“我邀请罗曼诺夫家族加入我们的晚宴,其实是因为你的缘故。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像是再次看到那个女孩的眼睛。”

“我让您想到一个……黑皮肤的裸女?”路明非一时不知怎么接。

“亡命之徒,无路可退。你有一双亡命之徒的眼睛,我不知道你和皇女殿下之间的真实关系,但总之不是主人和秘书。皇女殿下更像是你的陪同人员。“布宁慢悠悠地说。

路明非悚然。布宁果然是个老狐狸,在老狐狸的眼睛面前,任何伪装可能都是多余的。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很欣赏你的眼神。”布宁笑笑,“所以有些秘密准备单独和你分享。”

“什么秘密?”路明非竖起了耳朵。

布宁却没接这个茬,“很多人都看不起亡命之徒,觉得他们是走投无路的疯狗,那是因为他们低估了亡命之徒的力量。无路可退的时候,只有亡命之徒有机会冲出一条血路,人们觉得他们的举动就像是飞蛾扑火,但他们也有一线机会像凤凰那样浴火重生。当你能够克服恐怖,坦然地把命押在赌台上,便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那种像是死人一样呆滞的眼神,其实是最为强大的。路先生,你有一丝这样的眼神。”

路明非想要分辨几句,却被布宁挥手打断。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死在那场赌局中的人是我,女孩会得到什么奖赏?酋长吞了我八百万美元的货,应该会把自由还给她吧?”布宁轻声说,“真是漂亮的眼神啊,亡命之徒的眼睛,像是燃烧那样,让人不敢直视。”

布宁举杯喝光杯中的伏特加酒,忽然抓起路明非的胳膊,不由分说地拉着路明非走出餐车。

餐车是最前面的车厢,推开餐车的前门,白茫茫的风雪扑面而来。

两侧都是松林,前方的铁轨全都被大雪掩埋了,但这列火车的动力之强,车头倾斜的钢板把成吨的雪铲向空中,扬起化作阵阵的雪浪。

这条军用线路很有可能根本就是一条废弃的线路,一路行来他们没有跟任何一列火车错车,当然也不会有人铲雪和维护道路,真难以相信这种年久失修的铁轨还能经得起沉重的防弹专列高速奔跑。

“苏联时期的铁路,坚不可摧。在它上面跑过沉重的货物列车,列车上装载过坦克和N-1火箭的发动机。整个国家最重要的战略物资通过这条生命线运往西伯利亚腹地,要建造一个钢铁堡垒般的后方,即使欧洲部分落入了敌手,苏联仍旧可以再度崛起。”布宁扶着铁栏杆,迎着大雪,倨傲的神情竟有几分像瓦图京陆军大将。

“这是我的家,我在这里长大。”布宁转头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吃了一惊,“您之前并不是这么说的。”

“那些是谎言。”布宁不屑地说,“那时候我还没有决定要邀请你们登上这列火车,有些事超出了我的预料。每年这列火车都会发车一次,目的地就是西伯利亚最北端,那里是一场真正的盛宴,从登上这列火车开始,你们才算是亚历山大·布宁的朋友。”

路明非完全愣住了。昨夜克里斯廷娜说的那些他本来还将信将疑,可布宁转头就跟他坦坦荡荡地承认了。

前方传来叮叮当当的铜钟声,好像那里有一座老式的站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车站了。路明非眯着眼睛看了出去,却没有看到任何建筑。

“这么多年来,联邦安全局一直想要知道这列火车的目的地。”布宁不屑地笑笑,“可他们一直都查不出来。收到邀请的乘客们也没法知道,因为在最关键的那个晚上他们全都喝下了大量的烈酒,中午之前无法醒来。”

路明非忽然明白了,难怪昨夜的酒会那么疯癫,好饮的俄罗斯人,煽风点火的布宁,那些昂贵的烈酒中还可能掺入了化学品。

所以本来应该冷静谨慎的克里斯廷娜小姐姐失去了自制力,跑到路明非的包厢里来坦白身份。

布宁指着前方,“欢迎来到新西伯利亚。”

风雪中,忽然间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红绿灯,不是常见在十字路口的那种红绿灯,这东西出现在铁轨旁应该称作信号机。跟一般的红绿灯差不多,它是绿灯通行红灯禁行,不同的是它的黄灯代表可以进入岔道。

但就像高速公路上通常没有红绿灯,红绿灯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前方就是城镇了,铁轨边出现信号机往往也表示即将抵达某个车站。

这么一个孤零零的信号机忽然出现,有种白日见鬼的感觉,还亮着禁止通行的红灯!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一杯饮料一份早餐到手!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147章 但为君故(51)

下一篇:第149章 但为君故(53)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09:32:47  回复该评论
  • 前排??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28:39  回复该评论
      • 借楼,号外号外,开水烫JB的勇士出现了,开水烫JB的勇士出现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09:59:23  回复该评论
  • 翻回去看龙一突然发现,关于诺诺母亲好像前后不搭?龙一曼斯和一个中年妇女关于诺诺以及家庭的对话,龙五诺诺的自述。或许有什么地方会将它们关联起来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09:59:33  回复该评论
  • 看到没,这都多久了,雪的手术根本一点都没有提到,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根本不用烫
      •  1940197285
         发布于 2019-04-03 22:35:51  回复该评论
      • 江南本来写好了,为了你专门改稿,所以这么长时间一直没写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09:59:50  回复该评论
  • 第4部里面的奥丁!!!!绝对绝对和楚子航他爹有关系!!!很有可能就是楚他爹!!证据就是诺诺带楚他妈走的时候,诺诺回头看奥丁的时候,楚他妈也看了一眼,然后呆着不动,最后无声的流泪!!!!你们都回去看看!!绝对,第四部的奥丁绝对是楚爸!!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19:23  回复该评论
      • 你再仔细看看...那个奥丁就是楚子航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6:18:22  回复该评论
      • 你脑子怎么就这么不好使呢?是不是在你投胎的时候上天把猪的脑袋给你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00:11  回复该评论
  • 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 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有些人十几天便可速成一部数十万字的“长篇巨著”。不难想象 这种胡乱拼凑出来的“文字快餐”,急功近利创作的“文学作品” 其低劣文字会让很多读者深受其害。与其这样,不如“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创作
      •  吾王之血必以剑终
         发布于 2019-04-05 00:31:19  回复该评论
      • 秦惠王:公孙先生莫怪,寡人尚有些许疑问,望先生解惑。
        商鞅:独视,独听,独断,为王之道也,王上但讲无妨。
        秦惠王:知者不以言谈教,而慧者不以藏书,寡人当如何?
        商鞅:阖天下而烧之。
        秦惠王:上下一日百战。臣之所不弑其君者,党与不具也,寡人当如何?
        商鞅:阖羽党而杀之。
        秦惠王:君无为,法无不为,而今法已行行,寡人当如何?
        商鞅: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以刑法之严,立王道之威。
        秦惠王:先生构陷公子虔,起谋逆之心于途,出逃封地,举兵以抗王军。寡人又当如何?
        商鞅:王道于行,以暴政止乱党,应昭示天下,车裂于市。
        秦惠王:寡人闻道,请先生上路。
        商鞅:臣愿王上得偿所愿,入主四海!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5 12:40:33  回复该评论
      • 子夏为莒府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 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00:52  回复该评论
  • 看到没,都多久了,雪的手术一点也没提到,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的jiba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00:57  回复该评论
  • 也许新的地方就是尼伯龙根。所以别人一直进不去,也跟踪不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07:49  回复该评论
  • 每当看到尼伯~~~龙根~~我总会想歪,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6:19:50  回复该评论
      • 嗯,,,,啊,,,,用力,,,不要停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26:44  回复该评论
  • 伪装总是自以为装的很像,其实别人看的清清楚楚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0:41:02  回复该评论
  • 好想看到路主席暴打内谁来着(守望者叫啥来着?)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3:54:31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会是师兄对兰斯洛特,毕竟都是苏茜喜欢的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4:11:32  回复该评论
          •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兰斯洛特要炸铁轨……这铁轨要是开进尼伯龙根的话那他怎么炸啊,想想就觉得不对劲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1:28:53  回复该评论
  • 终于开始了!此尼伯龙根无比巨大,与北极圈的日不落相连。
  •  
     发布于 2019-04-03 12:09:46  回复该评论
  • 我要想想怎么上了路明非
      •  明妃
         发布于 2019-04-03 22:30:02  回复该评论
      • 来吧,直接一点,那条打底裤不用穿了,上床吧!
  •  么么
     发布于 2019-04-03 16:31:45  回复该评论
  • 那些水手记得楚少,楚少一定会回归的。只求江南大佬别再写死人了,苏活了5部,当个路人甲都不放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15:31  回复该评论
      • 那些水手木得了,跟踪凯撒去科考站路上被冻死了,现在只剩下船长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19:03:11  回复该评论
  • 老贼:哼,解释清楚没,酒里下了药克里斯提娜才啥都说了的,还说我不严谨,哼哼,老子填过的坑比老子挖的坑的千分之一都多
  •  jb
     发布于 2019-04-03 21:55:01  回复该评论
  • 为什么出啥事都来烫我,心累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3 21:58:51  回复该评论
  • 抓虫,楚子航叫诺诺应该是姐姐,而不是师姐,果然一到诺诺这里江南就写不好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4 09:40:13  回复该评论
  • 薯片妞在说克里斯廷娜的时候说她十五岁之前就像女版的楚子航,而不是鹿芒。是说明她也有关于楚子航的记忆,还是……
      •  我不是小魔鬼
         发布于 2019-04-04 18:52:01  回复该评论
      • 听过路明飞的故事了啊现在不是很多人都相信了吗何况是小魔鬼的手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4 21:10:38  回复该评论
  • 如果绘梨衣被改造成不朽者可以用梆子声来控制她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4 21:30:38  回复该评论
  • 疑似龙王(皇)的人有很多啊!
    龙皇双生子:路明非、路鸣泽
    龙王双生子:雪、阿巴斯
    龙王双生子:布宁、xxx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4 22:15:48  回复该评论
  • 女版楚子航?不是没有关于他的记忆么
  •  何星陨
     发布于 2019-04-10 15:59:18  回复该评论
  • 你们就没有注意到皇女和那个苏恩馨的谈话吗?“女版楚子航”,话重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