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但为君故(54)

t7_933331115.jpg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再度看到了铁轨,原本这条铁轨被雪埋没,但早已抵达此地的工兵们清扫出近一公里长的铁轨来。

重型机车已经等着了,米26把六节车厢逐一地放在铁轨上,重新完成连接,组成了一列新的火车。它看起来和原本的那列一模一样,甚至连餐车的布局都全无二致。如果不是极其细心的人,根本不会意识到这列火车的一部分已经被更换了。

“西伯利亚一直都是苏联最重要的战略纵深,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们从西伯利亚调集了一千万红军去欧洲的前线。二战之后,有人提议在西伯利亚北部建立完整的铁路交通网,把那些从未曝光过的研究所、军事堡垒和半不冻港连在一起。有了这样巨大的后方,即使苏联的欧洲部分被核弹摧毁,也能靠着西伯利亚深山中的军工厂继续作战。”布宁的声音悠远,像是在讲一个百年前的故事,尽管那个国家刚刚消失了还不到30年,“但是他们低估了在西伯利亚修建铁路网的难度,又忙着跟美国人在太空里搞军备竞赛,最后宏伟的规划只实现了很少的部分,就是你脚下的这条‘黑曜石’铁路。”

“联邦安全局不知道还有这条铁路?”路明非问。

“联邦安全局和国防部是两个部门,这条铁路的资料只在国防部有留存,可能连国防部都没几个人记得它了。而且理论上它已经废弃很多年了,为了避免它被人利用,它和目前运营的线路之间的连接线被拆除了,所以我们必须用重型直升机吊过来。”布宁微笑,“虽然是条老铁路了,但还是能承受得住涡轮喷气机车!”

“喷气机车?”路明非愣了一下。

恰在这时他们的火车开始加速,前方的重型机车上方竟然冒出两道蓝色的火柱,那种火柱似乎只应该出现在喷气式战斗机的尾部。

这个重型机车提速之快,以路明非的平衡能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几乎被掀翻。

尽管身在冰天雪地,可是前方袭来滚滚的热浪,不难想像那两台喷气式发动机的强悍程度。

布宁哈哈大笑,“SVL机车,加里宁机车厂的杰作,车顶上装了两台AN-25涡扇发动机。上世纪70年代,这家伙就能跑出250公里的高速,像你们中国的高铁那么快。”

“这不就是在铁轨上跑的飞机么?没翅膀的那种!”路明非死死地抓着铁栏杆,以免自己被狂风吹走。

“没错!西伯利亚大建设的年代,就是这东西横贯西伯利亚,为勇敢的年轻人们送去香烟、烈酒和心上人的照片!”布宁娴熟地把着铁栏杆,大衣的衣襟被狂风吹得翻飞。

这时有人推开门出来,是睡眼惺忪的克里斯廷娜,想来是刚刚睡醒,想出来透透气。

联邦安全局暗探克里斯廷娜居然还穿着昨晚那件烟雾般的礼服裙,踩着高跟鞋,不过在外面披了一件短貂大衣挡风,应该是自负体质非凡。可她刚刚吐出一口酒气,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雪花和松林都飞速地往后退,他们如同奔驰在时间的隧道中。尖细的鞋跟卡在脚下的缝隙里,克里斯廷娜差点摔个倒栽葱,幸好斜侧里伸来一条有力的胳膊,揽住了她的细腰。

不是路明非,而是亚历山大·布宁,这老家伙一把搂住克里斯廷娜一把接住她肩上脱落的短貂,风度翩翩地给她披上,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挥手划过浩瀚的雪原。

那个瞬间,布宁流露出一股少年人的朝气和得意,仿佛向着心仪的女孩展示自己的收藏。

联想到布宁之前说自己是在西伯利亚长大的,路明非立刻明白了,那烈火喷油鲜花着锦的建设年代就是布宁的青春或者孩提时代。

即使时过境迁,油已凉花已谢,在布宁的记忆中,西伯利亚永远封冻在最美好的年代。

***

格鲁乌部队的装甲列车翻倒在铁轨旁,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们跪在雪地中高举着各自的武器,被俄罗斯分部的专员们团团围住。

整个车站都化作了废墟,列车零件四散,最大的零件是半片锻造车轮,它飞出去的时候砸碎了半边月台。

所有人,无论是甘愿被俘的格鲁乌战士们还是负责看押的俄罗斯分部专员,都心惊胆战地看向列车残骸上提刀站着的人影。

兰斯洛特已经在那里站了许久,当他发现从列车中高举着手走出来的不是莫斯科军火商联盟的人时,他忽然就停止了行动,呆住了,所有的杀气都在那一刻涣散。

尽管就在片刻之前,他冒着武装列车的弹雨冲锋,在和列车交错闪过的瞬间,一刀砍断了车轮之间的联动轴。那看起来根本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事。

火车随即就失控翻出了铁轨,如果没有兰斯洛特在场,以格鲁乌特种部队的火力,俄罗斯分部的专员们能存活多少都是问题。

俄罗斯分部长来到列车的残骸边,摇了摇头,“那列火车里一个人都没有,格鲁乌特种部队的那帮家伙说,他们也是追踪亚历山大·布宁的专列,误以为我们是布宁派来伏击的雇佣兵。”

“怎么会这样?”兰斯洛特的声音低哑浑浊。

“布宁的专列似乎少了几节车厢,我猜他们中途换了车头,把一列火车分成了两列。”

兰斯洛特沉默了片刻,转身跳下车头,走向残破的月台。

没走几步,他忽然哆嗦起来,像个癫痫病人发病似的,几秒钟前他还威严得像个杀神,现在却像站都站不稳似的,不得不用那柄危险的“饕餮”支撑身体。

在俄罗斯分部长还没想明白要不要上去搀扶的时候,兰斯洛特已经摸出了药盒,用颤抖的手把药片送进了嘴里,用烈酒灌服。

他扶着刀柄,半跪在雪地上。半分钟后,他重新控制住了自己,喘息着站了起来。

“去找新的交通工具。”兰斯洛特丢下这句话,穿越铁轨,跳上月台。

俄罗斯分部长望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男人快要燃烧干净了……快要死了。

***

布宁专列缓缓地驶入站台,此刻他们已经越过了广阔的中西伯利亚高原,但并未接近路明非目标中的维尔霍扬斯克。

民用地图上应该不会出现这个车站,它甚至没有名字,只在站台前有个数字编号,“23”号车站。

但它并非一处小站,月台宽阔,足够停靠重型列车,站台上看不到人,但列车抵达之前站台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路明非注意到了履带留下的印记,显然这个月台上曾经跑过重型的履带式机动车,坦克,或者大型牵引车之类的东西。

服务人员贴心地把红毯铺到主人车厢前,零一身青灰色的大衣,冷着脸下车,麂皮的高跟长靴踩在红毯上,布宁在车门旁迎候,轻轻托起她的手。

其他的客人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同样踩着高跟靴子的克里斯廷娜差点就在月台上摔了个狗啃泥,好在崇拜者够多,立刻有人一左一右地把她架起。

零环视四周,只有茂密的松林,树冠上的积雪接近一米厚,远望去是连绵起伏的群山。鬼知道在这冰天雪地鸟不拉屎的地方为什么要修一座大型车站。

“我们恐怕不得不在这里休息片刻,车头的燃料也消耗殆尽了,容我带皇女殿下看看我的故乡。”布宁彬彬有礼地说。

“你在一个火车站长大?”克里斯廷娜完美地展现了自己的线性思维模式。

布宁笑而不答,带着他们穿越树林。树林茂密得令人惊讶,树冠遮天蔽日,肥壮的鸟儿在高处梳理着自己的尾羽。也许是因为太过茂密的缘故,林中的积雪并不多,也许是清扫过,正是早晨,冬日的阳光明媚但是柔软,洒在他们身上星星点点,不像是荒原上的跋涉,倒像是早间慵懒的散步,对于来过的人来说并不稀奇,零的神情也冷淡,倒是楚子航和克里斯廷娜睁大眼睛好奇地四顾,路明非没来由地觉得这俩没准能凑一对儿。

“这里他妈的没有GPS信号。”耳机里传来芬格尔的声音。

在这种地方戴着耳机很容易引起怀疑,所以路明非在脑袋上扣了一顶雷锋那种遮耳朵的帽子,但看起来不像雷锋,更像智取威虎山里的土匪。

“怎么可能?GPS是卫星信号。”路明非掉在队尾,低声说。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某种设备干扰了GPS信号,”芬格尔说,“无论它是在什么地方,它还在运转。”

GPS干扰设备并不罕见,但那台干扰设备还在工作,就说明这个车站通往的不是废墟。

前方出现了铁丝网,铁丝网上挂着禁止进入的指示牌,但比起铁丝网,更能阻止游客的还是地理位置,没有布宁这样的财力或者带着军用装备,就是知道位置也很难抵达。

布宁摸出钥匙打开了铁丝网上的锁,请零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跟在后面。

越往前走视野越开阔,最后他们远远地看到了建筑物,展开在远处的,是一座真正的城市!而他们脚下踩着的大道笔直宽阔,仿佛通往白金汉宫的礼宾大道。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一杯饮料一份早餐到手!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第149章 但为君故(53)

下一篇:第151章 但为君故(55)

  • 评论列表:
  •  
     发布于 2019-04-08 09:23:26  回复该评论
  • 嘤嘤嘤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22:15:55  回复该评论
      • 猜测明妃是黑龙王和神树的同学,我想问下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谁最后杀死黑龙王的,人类、混血种、还是龙王。作为最终终结黑龙王的会不会得到馈赠或者遗产之类的?
          •  焚风
             发布于 2019-04-08 23:52:46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就是世界树,黑王小魔鬼,白王绘梨衣,因为白王背叛,导致世界树枯萎一半,路明非就是另一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2 18:56:26  回复该评论
              • 绘梨衣不是通过技术造出来的吗...技术制造白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23:47:14  回复该评论
      • 小魔鬼是黑王,路明非是世界树,绘梨衣是白王,,因为白王背叛,导致世界树枯萎了一半
          •  焚风
             发布于 2019-04-08 23:50:56  回复该评论
          • 楚字航他爹没死,就是现任奥丁奥丁实际不存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9 23:14:24  回复该评论
              • 对哦,这样就能解释楚子航血统之高的原因了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4-08 09:23:50  回复该评论
  • 是第一吗
      •  
         发布于 2019-04-08 09:27:37  回复该评论
      • 老娘我才是第一,求求你快让零号娶了我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09:57:28  回复该评论
      • 到底谁才是零号,路鸣泽还是路明非?或者是两个人格一个身体?那要怎么娶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09:25:17  回复该评论
  • 真正在意楚子航的有几个呢?
    那个神经大条的楚天骄;
    有点傻乎乎的苏小妍;
    默默付出,同样沉默寡言,但很贤惠的苏茜;
    那个衰衰且懦弱的路明非;
    或许还应该算上那位把他当做宿敌的恺撒;
    其实真正孤独的是楚子航啊!
    明非,他是狠衰,但有时全世界都在帮他;
    明非眼里藏着狮子;
    孤独的时候,
    可以放出来咬人。
    可楚子航心里却永远留在了那个雨夜;
    当你被世界遗忘,
    才发现!
    在乎你的人,那么少!
    明非失去了小怪兽,
    但你已经失去父亲,夏弥,苏茜。
      •  黑王
         发布于 2019-04-09 02:15:41  回复该评论
      • 有几个人帮路明非,都是把他当做屠龙的武器,路明非只不过是龙族之争剧本中的关键道具,所以有时候看起来顺风顺水,你们记得楚子航失去了父亲,却忘了可能路明非从来就没有父母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2 10:40:52  回复该评论
      • 帮他是在帮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自己
  •  商博良
     发布于 2019-04-08 09:43:10  回复该评论
  • 归墟之所以称之为归墟 是因为这个坑就算是全世界的大海都流进去都填不满,何况一个江南呢?
  •  
     发布于 2019-04-08 09:44:16  回复该评论
  • 所以兰斯洛特要死了是吧,恭喜恭喜,刀片拿去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01:35  回复该评论
  • 所以他们到哪了?下一步要干什么?怎么觉得他们一直在赶路,我都要忘了他们要去哪要干嘛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06:46  回复该评论
  • 那部手机不是不联网的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20:48:12  回复该评论
      • GPS不属于互联网的一部分,它是独立的。
  •  路人乙
     发布于 2019-04-08 10:06:48  回复该评论
  • 龙族的世界,是虚幻的。而江南的笔带我走入了混血种的世界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07:26  回复该评论
  • 得了,兰斯洛特现在的形象和犀利哥有的一拼,蓬头垢面穿着老棉袄,用油黑发亮的袖口抹鼻涕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23:26  回复该评论
      • 但手持七宗罪的犀利哥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  
     发布于 2019-04-08 10:12:15  回复该评论
  • 我来了。一片大海的那种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40:40  回复该评论
  • 源稚生去参加中国的鉴宝节目,小心翼翼提着个宝贝上台。
    主持人问宝贝的来历,源稚生说:这是我一个偶然机会得到的,想知道是真的假的!
    主持人问:什么偶然机会啊?
    源稚生严肃地说道:卖防晒油时,顾客落下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0:47:01  回复该评论
  • 龙五作为龙族系列终结篇章,到目前为止,老贼一开始确实给了我们一个小高潮(楚子航霸气回归,虽然霸气跟现在的楚子航可能有点相悖)。
    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老贼填了几个坑,而是花大量的分线剧情来推动故事发展,而且坑也越下越多,重新设了很多隐形人物,就跟龙三一样,前期设了很多伏笔,最后一步步揭开谜底。
    悼亡者归来,通俗一点,悼念死者的人回来来。悼亡者我认为应该是指两个人。
    第一、很明显的是指楚子航,而且与楚子航的情况很符合,他归来了,但他失忆了,记不得很多人,现在的楚子航表现的越单纯,最终只会越孤独,他身边的人(苏茜已故)可能会伴随着他记忆的恢复而一个个死去,正好与他的花语相符,孤独与重生。
    第二、当然应该是主角路明非,目前明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尚未明了,是某位龙王应该没得跑了(我觉得小魔鬼大概不想承认),即使不是,那也是位掌握着元素的怪物,而他的归来,悼念的死者不可能只是混血种了,可能也是整个龙族。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明非一点也不孤独,其实有很多人在帮他,但这也不过是他孤独绝望的前奏而已。
    所以悼亡者应该是指路明非和楚子航,作为新生代狮心会,不可能只有楚子航(以及阿巴斯)一个看得过去吧,前代狮心会强者那么多,而且狮心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秘党(昂热)的精神支柱,所以作为新一代狮心会的元老之一的兰斯洛特太弱怎么看得过去(苏茜已经很强了,从言灵上来讲,凯撒对她可能都没什么优势)。
    而且在自由一日中我们并没有看到兰斯洛特的身影,我想这个大概也是一个伏笔,可能他在的话,凯撒的学生会没法玩了。
    当年楚子航重新建立狮心会,校长是默许的,可见不止楚子航(阿巴斯)一个看得过去,而且兰斯洛特和苏茜成为了新代最优秀的守望者和雷霆者。
    从最新一章兰斯洛特的表现上来看,这位副会长是不弱于楚子航的,他已经见过楚子航化身奥丁降下神罚的场面,但他还是有信心前来,可见他很优秀,应该不弱于会长楚子航(阿巴斯),表现上甚至更bug,速度随便做到残影!什么概念?风间琉璃这种极恶之鬼秒天照命——皇源稚生的时候就是只看到残影!
    七宗罪很多人都说没有激活,所以我不敢说,但以兰斯洛特的表现来看,就算是激活了的七宗罪,拔出暴怒应该很正常吧。
    所以兰斯洛特强的变态也在情理之中...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2:02:05  回复该评论
      • 兰斯洛特肯定暴血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5:02:46  回复该评论
          • 必须暴血,不然拔不出七宗罪的后三把,参考龙2 校长让超A级楚子航跟A级凯撒把剑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4:44:39  回复该评论
      • 悼亡者之瞳 龙族第二部 主要讲述楚子航(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的人生履历及爱恨情仇
        结合现有的故事情节 这是一部拯救失忆症患者(楚子航),并找回记忆的故事(楚子航的记忆、以及被扭曲大众的记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1:45:15  回复该评论
  • 对于上面说兰斯洛特bug甚至和风间比较的那位,你想多了。。。这里的残影是俄罗斯分部,风间的残影是皇,不过兰斯洛特好歹也是A实力有这样表现很正常
  •  
     发布于 2019-04-08 11:46:51  回复该评论
  • 零号最初是路鸣泽,然后他把名字改了雷娜塔,雷娜塔就是零了,路明非和路鸣泽是一个身体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5:00:51  回复该评论
      • 明非明泽不可能是一个身体 黑月之潮 下潜炸掉高天原后路明非昏迷60个小时,这个过程在凯撒跟楚子航的监视下 而苏恩熙在黑石官邸的第二天(高天原雨夜48小时之内) 老板(明泽)来了 召见了麻衣跟恩熙
        老板是以形体出现的(并不是以往的电话联系) 两只猫还跑过来跟他亲昵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9 06:03:30  回复该评论
          • 小魔鬼可以将梦境作用于现实你不知道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9 09:32:57  回复该评论
              • 梦境作用于现实,不是明妃交出3/4生命之后的事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0 01:06:58  回复该评论
          • 记不记得鸣泽被施刑?明非亲眼看到的,鸣泽是有一个能自己用的身体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4:27:15  回复该评论
  • 还是喜欢楚子航,就是觉得他比路明非要让人心疼,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4-08 14:34:23  回复该评论
  • 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我眼睛里有狮子,我照镜子的时候为啥没发现?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8 14:46:24  回复该评论
  • 从兰斯洛特最后的表现来看,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来暂时提升实力,需要透支生命力。为了能给苏茜报仇,和路明非、楚子航同归于尽也不要紧,反正他的心已经死了,也刚好去陪苏茜。想不到路明非他们并不在列车上,然后能力时间到了,也就只能拿得动“饕餮”了,而没见拿“暴怒”。
  •  
     发布于 2019-04-08 18:47:54  回复该评论
  • 老贼的秘书望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男人快要燃烧干净了……快要烂尾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9 11:34:31  回复该评论
  • 一、腕力
    楚子航腕力很大,而且有技巧,在拔七宗罪的时候他甚至表现的比芬狗还好,只不过七宗罪因为血统的原因在明显拒绝他。
    在耶梦加得没防备情况下直接捏碎龙化后龙爪;龙三象龟没有龙骨状态估计得被楚子航虐,象龟是因为龙骨的收缩能力才没被楚子航手腕缠住;目前表现最佳的一次是手撕钢板。
    二、感知力
    这项就有点bug了,楚子航的感知力简直表现的像个龙类。
    龙三,在黑暗中和凯撒对刀,凯撒全程开着言灵才能判断楚子航的位置和出刀,勉强和楚子航打了个五五开。
    楚子航,恺撒在和象龟打的时候,皇可以强压心脏,恺撒言灵失去了作用,黑暗中还是楚子航能发现象龟。
    最牛叉的一点就是麻衣再几公里外开启暝照设伏绘梨衣时,楚子航这都蒙隐约感觉到,麻衣为此还对楚子航的感知之强感到忌惮。
    最后一次简直就是只小狼犬,鼻子特灵,苏茜爆个血,就因为血液发生了变化就能感知到。
    楚子航表现像个龙类,精密到跟机器一样,我在想,如果是以前的楚子航,那该变态的何种程度!
      •  
         发布于 2019-04-09 12:38:48  回复该评论
      • van力,进化豪力,再进化就是神奇宝贝第一兄贵 比力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09 13:13:23  回复该评论
  • 这是已经进入尼伯龙根了吧,布宁在这里长大,别告诉我这是个龙王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1 11:49:04  回复该评论
  • 呵呵源稚女和源稚生一样,没有谁强谁弱,源稚女吊打源稚生是因为他进化了,进化源稚女打龙化源稚生不用言灵必败无疑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12 12:45:39  回复该评论
  • 妨碍路明非的都去死吧,哪怕你是兰斯洛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