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但为君故(59)

t7_933331115.jpg

防空洞那件事莫名其妙就结束了,布宁摔门出去了,也不见警务们赶来,克里斯廷娜喝完那杯伏特加也一言不发地跑掉了,剩下零和路明非干瞪眼。

夜晚降临的时候克里斯廷娜照旧跟那帮追求者们去喝酒,023号城市仅有的一间酒吧里24小时免费不限量地提供顶级美酒。喝多了情报员小姐姐还在桌子上跳舞,裙摆飞扬,笔直的双腿春光隐现,周围都是掌声和口哨声。

路明非当时也在场,可是克里斯廷娜像是根本不认识他那样,只顾着和其他人眉来眼去。不过这一切对路明非来说都无所谓,他也高高兴兴地跟大家一起喝酒,学唱俄语的老歌。

黑蛇的残躯还在地下的防空洞里蠕动,危险的军火贩子们在狂欢,联邦安全局的情报员已经混进来了,执行部的追猎团应该也在赶来的路上,总觉得这座极北之地的荒芜小城里会发生些了不得的事,这只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可连这些他也不太关心,坐在这里醒酒发呆就很好。

当当当的敲门声,路明非警觉了那么一下,也就放松下来。没准是克里斯廷娜喝醉了又来敲门,在情报员小姐姐的眼里,他如今应该是个信得过的线人。

他拉开门,却是零站在门口,长及脚面的驼色羊绒大衣,同色的水貂皮帽子,小脸还是那么地冷素,说出的话却是邀请,“想找个人陪我出去走走。”

***

夜间的023号城市灯火通明,供电系统已经恢复,满城的路灯都亮了起来,不像东京那样密集璀璨,倒像童话里的小城那样静谧温柔,即使是在冰天雪地中。

路面上厚厚的一层冰,路明非只好跟布宁那样搀着零走路,大概是对自己的身高存在很大的不满,零总是穿着高跟的长靴。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偶尔看见醉鬼们挽着膀子唱着歌踏正步而过,还向他们脱帽行礼,可转眼间又哈哈大笑,想必是猜测皇女殿下和秘书之间有那么一二三四五腿。

路明非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但也懒得辩解。他也猜测皇女殿下是否对他有那么点意思,不过每次想到这个点上就懒得继续想下去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而且也没那个冲动。

最好皇女殿下今晚只是单纯地找他出来散散心,或者皇女殿下是要坦白一下罗曼诺夫家族在这件事里的利益,跟路明非达成某种交易,这样他也觉得不欠零什么。

“克里斯廷娜那件事,多谢了。”憋得太久了,最终还是路明非打开了话题。

“她闯进你包厢的时候,我就在隔壁睡觉,都听到了。”零的语气漫不经心,“鞑靼共和国高官的女儿,居然会去联邦安全局当情报员,也是个奇怪的女孩。”

“都听到了你不来帮我解围!”路明非忽然有点不忿。

“漂亮女孩跑进你房间里,我进去是给你捣乱还是给你解围?也许人家真是要找你谈谈感情呢?反正你也不会损失什么。”

路明非一时语塞,下意识地要挠挠头,可惯用的那只右手还扶着零呢。

“如果是打开门看见的师姐你怎么办?”零又说。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路明非只好强撑,“在东京她睡床我睡浴缸,我抱怨过没有?不信你问楚子航!”

“这件事你倒不用告诉我。”零直视前方,不紧不慢继续走。

路明非被怼得一愣一愣的,干脆装死不说话了。时过境迁,他如今也说得上身怀绝技,但嘴笨这件事真的没地儿去练。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对不对?”走了好一段路,零又说话了,“也许认识了就会喜欢,反正你也不止喜欢过师姐一个人。”

路明非知道她在说陈雯雯。悔不当初,以前老是一起宵夜,喝了几杯红酒,把从小到大那点儿事都跟零交待了,比如陈雯雯还交待了好几遍,说给零听他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零绝对不是个四处传话的大嘴巴,但没想到皇女殿下会记录在案留着怼他。

“一生那么长,你总会遇到那个几个人是喜欢的,这个错过了还有下一个,但是也不那么多。最后都错过了,将来不会后悔么?”零话里居然有几分撮合的意思。

“我哪还有什么一生?”路明非哼哼,“走到哪儿算哪儿。”

“走到哪儿算哪儿你还不抓住机会?克里斯廷娜不是挺好的么?她很好看。”

“她好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真的信她是联邦安全局的特工?”

“我信,好看女孩子说的话我都信。”

“你能不能讲点理?”

“我在跟你讲感情。”

“能不能留点余地?讲不过你我认输行不行?”要不是还得扶着零,路明非就举手投降了。

两个人接着溜达。

这一番好像就这么揭过去了,零走走看看,路边商店的玻璃橱窗里还摆着玩具和当年的烟酒,倒像是个苏联时代的实景博物馆。克里斯廷娜踏进023号城市的时候也是这么趴在橱窗上瞪大眼睛看,那时候零由布宁搀着走在最前面,目不斜视仿佛御风而行。看此刻她的模样对这个城市也是充满好奇的,可就能装得那么云淡风轻。路明非不由得觉得女孩子在想什么自己永远都不会懂,就像诺诺,就像零,甚至当年的陈雯雯。她们说着讨厌你未必是真的讨厌你,她们凡事都叫你一起也未必真的喜欢你。

如今他才确定自己真乃一条钢铁直男,比特么秦直道都直。

“我看你这一路上还挺开心的。”零忽然又说,“我看他们叫你喝酒你也去,睡得也好。”

这确实是件还挺不可思议的事。作为一个在逃犯,前途未卜,时刻处在危机之中,不久之前苏茜还死了,他本该郁郁寡欢,眉头紧锁,可路明非居然养成了什么都不去想的好习惯,也可能是麻木了。

“想也没用。”路明非说。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会死在西伯利亚?”

路明非一怔。这件事他从来没跟零提过,但心里隐隐约约的他是这么觉得的,那个神秘的坐标,尽管是老爹打电话告诉他的,可总觉得那里会立着一块墓碑,墓碑上写着他自己的名字。

“我倒是不想死,可总觉得死不死这件事也不是我自己说了算。”路明非迟疑了片刻,坦白了,“但我还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要是我真的死了,师兄的事情还没解决,能不能拜托你把师兄带去什么安全的地方。他现在比较傻,没了我,他也会死。”

“如果还不想放弃,我可以帮你。”

“帮我什么?你帮了我很多了,我都还没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不,”零摇了摇头,“我没有帮过你,是你一直在帮我。”

她忽然站住了,抬头眺望出去,冲着前方努了努嘴。路明非跟着她看过去,前方一条冰封的小河,跨河的小桥上路灯格外明亮,身材矮小茁壮的男人靠在路灯杆上抽着烟斗。

亚历山大·布宁。

***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忽然意识到这并非一场偶遇,布宁是故意在这里等着他们。防空洞那件事之后布宁就没有再露过面,而一路上他都是大家的组织者,有酒必到。

零和路明非在路灯杆下站住,布宁沿着小河望向前方,目无焦点,“克里斯廷娜,是我的女儿。”

江湖上所谓的一剑封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一路上大家说话都是云里雾里,谈生意的调调,如今老家伙图穷匕见,第一句话就把路明非给整懵了。

不过认真回想起来,竟然是合理的。

列车上的酒局那么喧闹,任何人出出入入都是常事,偏偏克里斯廷娜消失了,布宁会出来找。这当然可以解释为布宁早就怀疑克里斯廷娜的身份了,可真要是那样,布宁大可以拒绝她上车。

拉开衣柜门之前,布宁一脸的凶神恶煞,一开柜门,他就傻眼了,反倒是克里斯廷娜一身的有恃无恐。

还有那个不经意之间的搂腰,老家伙并非要在女孩子身上占点便宜,而是要跟女儿说,看啊看啊,这就是你爹战斗过的地方!那得意!那自豪!

可女儿是正义的情报员,老爹是走邪路的军火贩子,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一路上甚至没有过几次眼神交流。

今夜的布宁看起来特别的消沉和苍老,透着一股东北老汉的气息,给他换身衣服就可以去演《乡村爱情》。

“父亲是个军火贩子,干的是朝不保夕的买卖,女儿不能接着走这条路。”布宁低声说,“我能给她最好的安排是送她去一个信得过的家庭长大,养育她的人得是走正道的,可我不认识几个走正道的。只有那么一个家伙,如今是鞑靼共和国的军政长官,苏联刚解体那会儿,卖过一个军火库给我,我手里有他的把柄。但我知道那家伙是个好人,连女人都不乱搞,而且没有孩子。只有他能保护我女儿。”

“贤父女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们不知道更好。”三个人之间可以说中文,恰可发挥皇女殿下的毒舌本质。

“就当陪个空巢老人聊聊天。”布宁苦笑,“我跟你们说过,我想要离开023号城市,是在电影上看到一个穿花格裙子的莫斯科小姑娘。后来她从童星变成了电影演员,我在莫斯科赚了点钱,把她追到手了。”

路明非目瞪口呆。这个爱情故事委实太过传奇,一个小城镇的男孩为了一部电影里的女孩离家出走,经过长时间的不懈奋斗,最终抱得美人归。

“莫斯科有很多漂亮女孩,没有比她更好的么?”零问。

“当然有比她更好的,可我是个固执的人,先遇到的那个,谁也比不了。”布宁幽幽地说。


龙族粉丝QQ群:16113673 龙族粉丝群

上一篇:你眼里《龙族》最好的结局是什么?

下一篇:第156章 但为君故(60)

  • 评论列表:
  •  
     发布于 2019-04-22 09:24:15  回复该评论
  • 嘤嘤嘤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3 19:49:13  回复该评论
      • 有个bug啊,零说学姐和明妃在东京住,路明非辩解说学姐睡床他睡浴缸。但是这不是绘梨衣和明妃的事吗??路明非也默认了没有纠正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5 02:53:27  回复该评论
          • 你搞错了,是前一段时间乌鸦死的时候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4 00:57:01  回复该评论
      • 怎么感觉前面少了点啥,衣柜?喝酒?摔门?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25 03:16:58  回复该评论
      • 借楼,骂老贼慢的,去看看说梦人的《大圣传》。
  •  
     发布于 2019-04-22 09:27:28  回复该评论
  • 其实我是最先遇到零号的,嘤嘤嘤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23 00:36:04  回复该评论
      • 不,你遇到的是我,不是哥哥;你爱的也是我,不是哥哥。只是,现在控制身体的是哥哥。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4-23 12:59:42  回复该评论
          • 弟弟你终于上道啦!赶紧和皇女殿下双飞别再来找我啦Y(^_^)Y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3 16:20:14  回复该评论
          • 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肉体也是可以的
  •  绘梨衣
     发布于 2019-04-22 09:30:24  回复该评论
  • 终于赶在前排一次,,,留念留念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0:55:40  回复该评论
      • 你已经死了,安息吧,你若归来,明妃肯定非你不嫁。那时候,诺诺,零,酒德麻衣,薯片妞,衰仔全得发好人卡,比复仇者联盟还要狗血刺激。
          •  恺撒
             发布于 2019-04-22 10:59:10  回复该评论
          • 靠!我老婆为什么要衰仔发好人卡?兄弟你似乎忘了那个芬狗和白裙少女团
  •  
     发布于 2019-04-22 09:45:12  回复该评论
  • 老子现在没心情谈爱不爱情的,能不能赶紧干架
  •  开水
     发布于 2019-04-22 10:01:54  回复该评论
  • 零同学已经在疯狂暗示了呀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23 00:40:08  回复该评论
      • 可是,哥哥并不认识她,她认识和爱的是我。她只是想让我从哥哥那里拿回对身体的控制权。
  •  路人甲
     发布于 2019-04-22 10:03:03  回复该评论
  • 这是这一章最有价值的话:
    先遇到的那个,谁也比不了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4-22 10:14:54  回复该评论
  • 我都要死了,能不能别扯皮,时间很紧张啊,老哥
  •  
     发布于 2019-04-22 10:26:35  回复该评论
  • 儿子,我是你爸爸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23 00:41:36  回复该评论
      • 没看懂就瞎扯,零怎么可能是路麟城?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9-04-23 13:05:53  回复该评论
          • 没错,还有小魔鬼怎么可能是我弟弟路鸣泽?小胖子才是真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0:28:57  回复该评论
  • 路鸣泽与赫尔佐格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然而本应该归于寂静的红井却在某一刻响起了一个心跳声。咚隆,咚隆,心跳声越来越大,最后宛如战鼓般的心跳声让残破红井震颤起来。但下一刻巨大的心跳声忽然消失了,红井又回归了寂静,只有雨声和细微的风声在这里回旋。又是许久的寂静之后,某个地方响起了“嘶啦、嘶啦”的声音,那是推车上原本包裹了源稚生和源稚女的巨大白茧被什么东西从里面撕裂开了。一只手从白茧的裂缝中伸了出来,然后猛然挥动,将坚韧的茧撕碎开来。那是源稚生。他茫然的看着眼前破败的红井,到处都是尸体,连死之前都在疯狂战斗的人的尸体。他这才发觉了怀里抱着人,不,那是曾经活着的,已经成为了尸体的他的弟弟,源稚女。他抱着源稚女,像一具活尸般在井底的尸体间游荡,最后他注意到了靠在墙边的,穿着可爱衣服的女孩。他把源稚女放在了女孩旁边,让两人干瘦的身体靠在了一起。
    “绘梨衣……”他认出了这个女孩。
    源稚生拿起了仔仔细细工工整整摆在绘梨衣面前的那些玩具,在看见上面都写着“绘梨衣&sakura……”字样之后,然后又按原位放了回去。看来某个小贼比他先来了一步。源稚生忽然笑出了声,笑声越来越大,到最后那已经不能称之为笑声了,那分明就是一头狂龙在怒号,整个红井都在怒号声里颤动起来,狂风席卷着井底。
    怒号停止了,源稚生剧烈的喘息着。他想起来了,在那个茧里,源稚女抱着奄奄一息的他,在两人被白丝侵蚀之前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手腕,将自己最后的血液尽数喂进了源稚生的口中。
    “哥哥,哥哥……”源稚女不断的呢喃着。“哥哥,你一定要去卖防晒霜啊,连同我的份一起卖,一定一定一定……”
    “稚女啊。”源稚生捡起了一把刀子,那是一个叫橘政宗的幻影亲手打造的送给他的。
    “希望你有一天能用这把刀来斩杀神明,所以它就叫神切。”源稚生记得那个幻影是这么说的。
    “我是绝对不会去卖什么防晒霜的,绝对。”他这么说着,炽烈的金色眼瞳看向了那游荡着雷蛇的暗色天空,无形的扰动迸发开来,洁白的骨翼在他身后轰然绽放!晶莹剔透的爪子延伸,覆盖了体表的白色鳞片,蓝紫色的雷电缠绕,既像天使又像魔鬼的身姿,圣洁而又狂暴的观感,丝毫不逊色于龙化的路鸣泽!源稚女,绘梨衣,他们在源稚生身后静静地看着他。源稚生朝着天空发出了怒吼,骨翼闪动,剧烈的音爆炸裂开来,此刻,他也化作了狂龙,如闪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0:50:50  回复该评论
  • 可我是个固执的人,先遇到的那个,谁也比不了
  •  女孩的心思
     发布于 2019-04-22 10:54:22  回复该评论
  • 最后这句话对着路明非和零来说意义不同,对零来说第一个遇到的是路明泽(路明非),对于路明非来说第一个遇到的是诺诺。其实我在想诺诺真的不喜欢路明非吗?一个男人为了她拼了两次命这还不够吗,也许不够。如果不喜欢路明非的话那为什么要录那首生日歌呢而且内心很纠结(这种感觉是喜欢吗)还有是不是为了她自己那个目的而和凯撒在一起的呢(未知),诺诺是不是纠结在现实(未婚妻)与内心(还是觉得路明非这个衰仔不错的)之中所以导致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呢。我觉得诺诺和路明非在一起还是不错的,一个怂一个刚。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22:00:07  回复该评论
      • 或者反过来,诺诺并不爱凯撒啊,只是因为凯撒够优秀。但同时也很俗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22:16:33  回复该评论
      • 拼命也不代表要爱他啊 解放军叔叔也为我们拼了命 你也会爱他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22:36:24  回复该评论
      • 更赞成绘梨衣,只有她给过明飞温暖,只有她一个人用审判杀了一条街,诺诺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只把他当个备胎,感觉诺诺很贱从黑太子的小胖子到明飞都只把他们当备胎,外弄他人感情,不喜欢就说啊,把别人吊在哪里有益思吗,诺诺,呵呵,她配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4 00:16:51  回复该评论
          • 小胖子那师姐已经拒绝了是他自己冉,路明妃都没表白过诺诺怎么拒绝?你会跟一个暗恋你的人说别喜欢我了吗?诺诺已经做的很好了
      •  芬狗
         发布于 2019-04-23 15:48:07  回复该评论
      • 诺诺的纠结
        也正是体现了现实女人的纠结!!
        看看现在的女人
        都会有一个男友,一个备胎!
        男友一般很有钱
        备胎一般很温柔,很体贴!
        现实中,大部分还是会嫁给有钱的那个,这就是现实!
      •  芬狗
         发布于 2019-04-23 15:51:07  回复该评论
      • 对于路明非来说
        第一个暗恋的是陈雯雯,暗恋陈雯雯的时候好像还不认识 诺诺
        第二个才是诺诺。
      •  奥丁
         发布于 2019-04-23 16:02:52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奥丁决战挡枪那块说的很清楚了,诺诺大概想知道背后默默保护自己的到底是谁。三峡那次强大的力量缺是明妃的脸让他感觉不真实,而且每次侧写那种场景就会失控。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4:09:40  回复该评论
  • 我总觉得这说话的风格一点都不像零,像她妈披着零外衣的芬格尔和楚子航的混合体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4-23 00:45:21  回复该评论
      • 不,零只是想唤醒哥哥的记忆,以让我重新掌握对身体的控制权。
  •  兰斯洛特
     发布于 2019-04-22 19:43:59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老狗我干李良,不是说我快死了吗?!还不让我上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19:48:03  回复该评论
      • 春药劲儿还没过呢,候着吧小老弟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2 23:33:59  回复该评论
  • 我操,被布宁最后一句感动了,当然有比她更好的,可我是个固执的人,先遇到的那个,谁也比不了。
  •  沐子
     发布于 2019-04-23 00:59:14  回复该评论
  • 我在审批日被宣判无罪
    其实人是我杀的
    玫瑰是我摘的
    倾述爱你是虚伪的
    想要你死才是真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3 07:58:16  回复该评论
  • 龙族越看越弱智,不知道是江郎才尽还是,人总会长大,动不动就对不对,三天两头讲道理夹私货,玩煽情,每次出实体书都会买,这次肯定不会买了
  •  
     发布于 2019-04-23 22:01:16  回复该评论
  • 他怎么还没得到身体的控制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9-04-24 09:06:42  回复该评论
  • 最近几周都是惯性周三窗。大家来猜猜今天窗不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4 15:08:21  回复该评论
  •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路明非只好强撑,“在东京她睡床我睡浴缸,我抱怨过没有?不信你问楚子航!”
    这一瞬间我以为是小怪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