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但为君故(64)

t7_933331115.jpg

走廊上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路明非微微皱眉,克里斯廷娜却立刻把手伸进了随身的坤包里。

想必那支精巧的乌鸦手枪就藏在坤包里,情报员小姐这么做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与敌偕亡的凛然神情。

那是一群穿着沉重军靴的人在狂奔,仅凭脚步声就能知道那是一群经过严格训练的虎狼之辈,从他们踏入023号城市以来,还没有类似的武装人员露过面。

路明非一把抓住克里斯廷娜的手腕,用眼神示意她镇定。果然那群人并不是冲着这间公寓来的,脚步声从门口经过,他们大踏步地上楼去了。

路明非和克里斯廷娜对视一眼,两人刚刚出门,就撞上了匆匆赶来的亚历山大·布宁,老家伙显然是得到消息后跑着过来的,两脚雪泥,鹅毛大雪落满了熊皮帽子和黑貂大衣。

虽然是那么地心急火燎,可看到克里斯廷娜从路明非的房间里出来,老家伙还是愣在了当场,瞪着两人,呼哧呼哧喘着气,活像一头被人偷了蜂蜜的老熊。

“吃早餐!我和克里斯廷娜小姐吃个早餐!”路明非赶紧拉开房门给他看吃空了的早餐车,心里庆幸自己把被子叠了……

布宁如释重负,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缓解眼下的尴尬,奥金涅兹就带着几位贵宾赶来了,这个稳重的年轻人此刻略显慌乱,但眼神凌厉异常,简直就是苏联时代穿越过来的克格勃干部。

布宁严厉地看向克里斯廷娜,“回你的房间去!”

“你凭什么管我?”克里斯廷娜立刻顶了回去,漂亮的眉毛扬得快到头顶了。

路明非伸手按在她的肩上,“克里斯廷娜小姐,请在我房间里稍等一会儿,我去看一看,回来告诉您发生了什么。”

克里斯廷娜应该是没想明白自己临时招募来的小弟为何忽然站到老爹那边去了,正要发作,奥金涅兹已经带着人从他们之间穿过,径直上楼去了。

“同志之间不该相互信任么?”路明非沉声说,手上加大了力量。

面对这个忽然冷峻起来的秘书,克里斯廷娜居然发作不起来了,懊恼地转身回屋,在背后摔上了门。

路明非跟着布宁上楼,狭窄的走道里挤满了人,多数是穿着军靴和铁灰色长大衣的男人,一眼可知他们的大衣下藏着武器。

警卫人员封锁了一间公寓的门,奥金涅兹带着人正跟他们用俄语高声争执。布宁冷着脸挥手,暂时地压住了局面,警卫人员们让开一条通道,让布宁和路明非通过。

公寓里水汽弥漫,还播着悠扬的音乐。路明非居然知道那首老歌的名字,《伏尔加船夫曲》,当年在中国也算是家喻户晓,经常出现在老艺术家联唱的环节中。

血红色的水上飘着玫瑰花瓣,龙头还哗哗地流着,水从青铜浴缸中溢了出来。维什尼亚克,那个最会跳水兵舞的年轻人静静地躺在血水里,赤裸的身体显得那么苍白。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个场面,但路明非还是被那大片的血红色刺激到了,一阵反胃。

之所以没让克里斯廷娜上来,是因为他闻到了隐隐的血腥气。隔着一层楼都能闻到血腥气,可以想见血流成河的场面。

“什么时候发现的?”布宁低声问。

为首的警卫看了一眼腕表,“八分钟前,血从地板渗到了下面一层。”

“死亡时间?”

“早晨七点或者八点。应该是从酒吧回来之后,他就放了一盆热水泡澡,在浴缸里切开了自己的腕动脉。”警卫说,“典型的自杀,死亡过程很长,通常要一两个小时。”

路明非也听说过这种自杀方法,痛饮烈酒之后躺在放满温水的浴缸里,把腕动脉切开,鲜血缓缓地流走,人渐渐因为缺氧而昏迷,最后心脏停止跳动。在名目繁多的自杀手段中,这是最不痛苦的几种之一,但要忍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因为昏迷前的每一秒钟里你都知道自己正经历死亡。

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坐着火车不远千里来到023号城市,一路上纵酒狂欢,和女孩们跳舞,一点都不像是来寻死的。可在一场酒后,他踏入浴缸,割开腕动脉,听着老歌,独自等待死神的降临。

他走得相当平静,烈酒也并未泯灭他的神智,大衣和皮靴都妥善地收在了衣柜里,卧房整洁得就像军人的宿舍。

“他的东西在哪里?”布宁问。

警卫指了指窗边的小桌,一个厚实的文件夹放在上面,想来是维什尼亚克临死前整理好的,文件夹上还压着他的家徽戒指。

布宁拆开文件夹,快速地翻动,动作粗鲁,像是要把那些文件都撕成碎片。有些文件路明非读不懂,有些却是俄文和英文双语,其中有家族信托的文件,还有一份居然是莫斯科某处墓地的合同。

这个有家族传承也有无限未来的年轻人居然在来前就给自己买好了墓地,相比之下路主席虽然也觉得自己会挂在西伯利亚,却毫无准备,路上还跟情报员小姐姐传出绯闻,真是对死亡这件事太不尊重了。

布宁最后找到了一个白色的信封,信封里只有薄薄的一页纸,想来是遗书之类的东西。短短的几行,布宁反复读了很久。

读着读着,他脸上焦躁的神情褪去,甚至流露出一刹那的凄然,但一闪而逝,路明非也不确定。

他把信收进口袋里,“打扫干净,遗体冻在冰柜里。这间公寓封锁,谁也不许进来。”

可刚说完这句话,门就被人强行撞开了,奥金涅兹和他的朋友们持枪顶着警卫。警卫们也扒出了暗藏的武器,但谁也不敢射杀这些身份尊贵的客人。

跟着冲进来的是索尼娅,这红发的漂亮女孩只穿着睡裙,还散发着浓重的酒气,想来是刚从梦中被叫醒。她透出一种缭乱的美,却不是那种青春活泼的靓丽,而是沧桑的、憔悴的,就像古画上斑驳的美人。

看到维什尼亚克的瞬间,索尼娅彻底呆住了,谁都读不懂她的眼神,可每个人都能听到一颗心忽然碎掉的声音。

路明非也是纳了闷了,这俩一路上也就互相撩一下,这群人都在互相撩,难道撩着撩着撩出感情来了?你们俄国人动感情是否也太快了一点?

他心里的吐槽还没结束,索尼娅一抬腿,睡裙下居然捆着一个枪套,她拔枪对准布宁就射。谁都没有料到这个变故,两名警卫飞扑上去,一个是要扑倒索尼娅,一个是要给布宁挡枪,但都来不及了。

索尼娅扣下了扳机,但子弹并未出膛,因为路明非上前一步,伸手按在枪机上,硬生生把枪机卸了下来。他双臂圈住索尼娅,但这女孩像头狂怒的母狮般挣扎,用俄语凄厉地吼叫,像是要扑过去吃了布宁。

奥金涅兹他们的眼里也都喷着怒火,一齐把枪指向了布宁。警卫们同时把枪上膛,指向奥金涅兹等人。公寓中的气氛完全冰凝住了,却又像是要爆炸。

布宁冷冷地看着索尼娅,毫无怜悯之意,甚至透着嘲讽。路明非心说您这时候还用嘲讽技,胆是不是太肥了?

布宁用俄语对索尼娅说了些什么,也就短短的一句话,索尼娅和奥金涅兹他们全都呆住了。路明非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怀中的那头母狮子变得虚弱无力,刚才那股狂暴的力量忽然就从索尼娅的身体里退走了,如果不是靠着路明非,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上。

奥金涅兹他们都垂下了枪口,悲愤却又无奈地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看那凄惨的景象。路明非试着松开索尼娅,这女孩果然没有再对布宁发起攻击。她孤孤单单地站在人群正中央,伶仃的双肩微微颤抖,看起来弱不胜衣。

就在路明非觉得她要转过身来趴在自己肩膀上大哭一场的时候,索尼娅用力把他推开,那种“你别碰我”的意味倒像是路明非刚才轻薄了她似的。可这一路上她卖弄风情不在克里斯廷娜之下,跟所有人肌肤相亲。

她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和布宁擦肩而过,踏入浴缸,抱起了苍白的维什尼亚克。她就坐在维什尼亚克的血水里为他梳理头发,像是母亲又像是妻子。

“这间公寓封锁,除了索尼娅,谁也不准进来。等她没事了,把房间打扫干净,遗体冻在冰柜里。”布宁修改了之前的命令,出门而去。

贵宾们和警卫们也跟着退出,没有人说话,两名警卫留在门口看守,其他人沉默地散去。

路明非在那扇门关闭之前回头,老歌回荡在氤氲的蒸汽中,维什尼亚克靠在索尼娅的臂弯里,神情安详,像是睡着了,又像是解脱了。

零居然也来了,却没有进屋,而是靠在走廊边。她看了路明非一眼,跟没事人似的离开了。

布宁站在楼梯边的窗前,抽着烟斗。路明非知道布宁是在等自己,走了过去。

“这些事不用跟克里斯廷娜说,”布宁望着窗外的飞雪,“就说我们中有个孩子自杀了。”

路明非点点头,“关于这件事,布宁先生不想跟我多解释几句么?”

“很遗憾,无可奉告。”布宁淡淡地说。

他下了一层楼,另一扇窗边,零站在那里看雪。无疑也是在等自己,大家都有话跟他说。

“索尼娅说,是你害死了维什尼亚克,你是刽子手。布宁说,我们谁都不是慈善家,我们中慈悲的人,早都死了。”零学两人的腔调,都惟妙惟肖。

她知道路明非最关心什么,索尼娅和布宁的那两句对话是用俄语说的,路明非听不懂。

路明非沉默了片刻,“索尼娅跟维什尼亚克应该有一腿吧?”

“何止有一腿,简直是老夫老妻。”零说,“不过维什尼亚克一路上都在撩你的克里斯廷娜小姐姐。”

“是联邦安全局的克里斯廷娜小姐姐。”路明非赶紧纠正。

零耸耸肩,“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在一个时光倒流的剧本里?老家族、老朋友、老城市、老夫老妻。”

路明非楞了一下,忽然打了个寒颤。零转过身,双手抄在大衣口袋里,自顾自地走了。

坑边闲话: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53344926"即可领取最高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一杯饮料一份早餐到手!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159章 但为君故(63)

下一篇:第161章 但为君故(65)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09:45:30  回复该评论
  • 零这算是暗示吗?明妃活了5部了还是个小处男,别的小说估计孙子都抱上了。疯狂暗示。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8 09:17:11  回复该评论
      • 你看的这都是啥渣小说,男主后宫无脑升级文?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0:10:26  回复该评论
  • 想来,这帮子有着龙族血统的贵族可能都在经历类似于血统劣化或者龙化或者其他什么玩意儿问题。需要拍卖会里得到的某种解药来维持自身。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1:06:26  回复该评论
  • 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办事都不用床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2:06:24  回复该评论
  • 这群人可能是注射了从龙类血液中提炼出的某种东西,以保持青春和长寿,所以零感觉到他们都是混血种,可等级连D都不到。而这种东西就是拍卖会上拍卖的,可以延长生命的东西当然比军火还贵。
  •  滑板男
     发布于 2019-05-06 12:18:05  回复该评论
  • 看来老板就是我了 只要给钱邦哥就给你永生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3:33:58  回复该评论
  • 这么多的坑江南得填到什么时候才填的完啊!
    Q1:路明非是谁?
    Q2:路鸣泽是谁?
    Q3:剧本又是啥?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5:46:53  回复该评论
  • 个人认为应该是3里面那个龙血血清,时间一到就会龙化成死侍,俄罗斯小青年多半因为钱不够,拍卖时间也没等到,只能自杀。药物就像毒品一样,为了生命不得不去买,才有了这个拍卖会。这些小青年原来是普通人,为了混血种的力量加入了老板这个圈子。推测这一段结局是所有这些混血种没钱买药或者服用不合格的药全部龙化成死侍,这个城市像生化危机那个浣熊市一样被核弹摧毁。明妃一行人逃出来,布宁和他女儿的结局多半好不到哪里去。
      •  橘政宗
         发布于 2019-05-07 12:52:03  回复该评论
      • 应该不是那个但和那个相似,应该3里的龙血血清会提高龙血纯度从而获得力量,而这个应该是某种延缓青春的东西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6:44:58  回复该评论
  • 黑天鹅港的研究已经有了成果,这些自称家族后代的年轻人其实就是当年苏联的这个官那个长,他们通过龙族基因改造延长寿命,但是技术并不完善,所以他们要捕猎混血种分食延命,有人要兰斯洛特送七宗罪去西伯利亚给路明非(名义上是杀他),说明布宁的背后老板也是龙王级的家伙,而且比某两个打星际游美国作神偷和上高中谈恋爱的龙王有追求的多,知道拉拢普通人类培植势力,怎么感觉越说越像路鸣泽了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17:15:22  回复该评论
  • 时光倒流的剧本?这里是尼伯龙根?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6 22:09:57  回复该评论
  • 有没有可能这群人也是那个地方出来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7 01:36:30  回复该评论
  • 死掉一个孩子。黑天鹅港的孩子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7 01:43:20  回复该评论
  • 感觉零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过去的亡魂,靠着血清存活与人世间。零的那一句话应该是在暗示路明非这些混血种应该和黑天鹅港有关系吧……
    (仅表个人观点,若有不妥,请见谅)
  •  访客
     发布于 2019-05-07 09:02:01  回复该评论
  • 服了,先是霸道总裁(克里斯汀娜)言情文,又搞这种悬疑小说体,就是不推动主线剧情发展,江南老贼你是在学青山刚昌吗???人家再墨迹好歹也在漫画一千话的时候圆了新兰党的福利啊??你呢??有样学样能不能学点好的?
  •  江南老贼
     发布于 2019-05-09 18:24:27  回复该评论
  • 我家是卖刀片的。自从写了龙族,我就再也没进过货。
  •  李狗蛋
     发布于 2019-06-05 14:34:09  回复该评论
  • 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
    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
    请你要体谅我
    我酒量不好别给我挖坑
    时间一天一天一天地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地流
    有一天我们都老
    带妻儿一起
    浪子回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