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第23章 故人(5)

  路明非愣住了,在这间网吧住了好几天了,从没打开过这扇窗,也从没想到东京天空树距离他那么近。

  心里刚刚涌起的那点“小确幸”退潮般没了,路明非呆呆地望着东京天空树,他曾去过那里,带着另一个发色有些暗红的女孩……

  楼下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日本人很怕打搅别人,街面上很少有人这么嚣张地鸣笛。路明非往下看去,一个黑风衣、戴墨镜的男人靠在大红色的跑车上,正吐掉嘴里的烟蒂,扬手跟他打招呼。

  路明非的瞳孔微微收缩,每一条肌肉和神经都无声地绷紧,整个人像是拉开的硬弓。

  楼下的人是乌鸦,源稚生当年的跟班,听说如今已经是蛇岐八家里说得上话的大人物。路明非来东京最想找的人就是乌鸦,但他不敢打电话,如果说蛇岐八家里他只剩下一个朋友的话,那应该是乌鸦。

  他还没有找到乌鸦,乌鸦先找到了他。

  “好久不见,聊聊?”乌鸦缓缓地拉开自己的衣襟,“我没带武器,连把指甲刀都没带。”

  路明非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乌鸦不是一个人来的,虽然整条街上看起来空无一人。

  ***

  十五分钟之前,诺诺和楚子航还在录像的时候,大红色的跑车停在了这间网吧的门口。

  乌鸦并不下车,而是点燃了一支烟。

  网吧老板走了出来,冲乌鸦深鞠一躬,没有说任何话,扭头走向小街的尽头,跟在他后面的,是店里所有的服务生。

  那家营业到凌晨四点的章鱼烧店,老板刚才还在热火朝天地做着章鱼烧,忽然就收敛了笑容,遥遥地跟乌鸦鞠个躬,关闭了电炉。服务生和刚才还在吃着章鱼烧的几位客人都跟着他,走向了小街尽头。

  居酒屋、便利店、柏青哥店……这些做夜间生意的店面都毫不犹豫地中断了营业,几分钟内,整条街就被清空,只剩下那些店牌还在闪烁,不知哪家店里传来隐约的、悠扬的老歌。

  踏着歌声,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们进了场,衣摆被风吹起的时候,露出浮世绘般灿烂的衬里。他们高效而沉默地占据了网吧附近的有利位置,藏在阴影中,手中长刀闪烁着凄冷的光。

  乌鸦那支烟抽完了,布置也完成了,他点点头,表示满意。这就是新的执行局,他亲手带出来的队伍,效率不逊于源稚生曾经领导的那个执行局。

  ***

  片刻之后,乌鸦出现在路明非的面前。长长的走廊,两个人遥遥相望。

  诺诺站在路明非的背后,靠着墙,手中提着冲锋枪,楚子航已经被唤醒了,此刻正躲在路明非左手边的包间里,正把拉门拉开了一道缝往外偷看。

  乌鸦上楼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看过周围的所有包间,都是空荡荡的。难怪他们很少见到别的客人,想来整间网吧就是一张捕兽网,猎人一直耐心地等着收网。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吧?”诺诺的语气里带着揶揄。

  乌鸦认真地看了诺诺几眼,微微鞠躬,“佐伯龙治,现任日本执行局代局长,曾经跟路君并肩战斗过。”

  他转而看向路明非的时候态度就没那么好了,“你居然带着刀来跟我见面。”

  路明非手中提着短弧刀,虽然没有摆出咄咄逼人的姿态,但态度很明显了。

  “你们在这栋建筑附近至少布置了五十个人,都是日本执行局的精英,你们是白王血裔,我可不敢掉以轻心。”路明非说到这里停顿片刻,凝神细听,抬头仰望,好像目光能穿透屋顶,“哦还有直升机,我想你在直升机上布置了狙击手,对吧?附近的高楼不多,狙击手没有好的位置,出动直升机就不一样了,几乎没有射击死角。”

  他的听力比不上释放“镰鼬”的恺撒,但如果沉心静气地听的话,方圆500米内的动静都能掌握。太安静了,除了风声,而那风声来自这座建筑的正上方,显然是一架直升机的旋翼发出的。

  “以前你可没那么厉害。”乌鸦点点头,“说得不错,今次出动的是执行局新组建的鹤组,收编了很多原来猛鬼众里的狠角色,如今你是真正的S级了,想要抓你我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所以我们不再是朋友了?”路明非低声问。

  虽然是明摆着的事情,但他还是想要个回答。

  “你是问你和我,还是问你和蛇岐八家?”乌鸦反问。

  路明非皱眉,对这个问题有些不解。

  “你跟蛇岐八家,当然不是,蛇岐八家是秘党的分支,你是秘党的敌人,自然就是蛇岐八家的敌人;但你跟我当然是朋友,所以带队来抓你们的人是我而不是其他人。”乌鸦说。

  “这就是日本人的仗义么?你以前是我兄弟,现在我背叛了你,还要亲手杀了你,因为我不忍心让别人来杀你。”诺诺说。

  她这是拖延时间,谈判到此已经崩了,但还不能拔刀就上,她急速地思考脱身之策。

  “不是,我进来见你们,你们才能绑架我,你们不绑架我,就不能不动武不见血地离开这里。”乌鸦叹了口气,“陈小姐,我跟路君可真不是那种塑料兄弟情。”

  诺诺懵了,路明非也懵了,两人狐疑地对视。

  “等等等等,佐伯……佐伯什么来着?你的计划太复杂了,”诺诺说,“你如果想要放过我们,悄悄地来通知我们有危险,我们提前撤离就好了,不必派人包围了我们又自己跑进来当人质。”

  乌鸦又叹了口气,“你们不懂政治。”

  “这跟政治有什么关系?我政治成绩是不太好。”路明非更摸不着头脑。

  “家族和学院之间的关系,就像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家族如果庇护你,跟学院之间就会产生严重的对立,而如今的蛇岐八家已经无力对抗秘党。所以当我们知道你抵达东京的时候,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派人来抓你,一个是把你的消息通知学院。”乌鸦一边说着一边靠近。

  路明非仍然是高度警戒,直到此时他还是很难信任乌鸦,不过他对乌鸦的实力很了解,乌鸦就算变出三头六臂来也不是他加诺诺的对手。

  乌鸦在他们面前停下,点燃一支烟,“家族甚至不能来暗中通知你,因为家族里也可能有学院的眼线,消息走漏的话,还是会损害到家族和学院的关系。大家长管理着整个日本黑道,是黑暗里的政治家,政治家的身份绝不允许她为了友情牺牲蛇岐八家的利益。所以她就把这个棘手的事情交给了我,我作为执行局局长那就要来抓你啊,我不能玩忽职守,所以我就在这间网吧周围布下天罗地网。但是我们的优先目标不是杀了你而是把你带回卡塞尔学院,所以我就仗着老熟人的身份进来跟你谈判。”

  “但是骤变忽然发生!”乌鸦说,“借你的手用一下。”

  乌鸦抓起路明非的手把自己锁喉,然后转个圈靠在路明非怀里,“你是个凶悍的逃亡者,不仅没被我说服,还忽然发难抓住了我……我一个街头流氓怎么是你的对手呢?这是很自然的事。”

  路明非看向诺诺,神情有点尴尬。

  “稍等稍等,”演到这里乌鸦又叫停,“这样不行,我看起来不像是被暴打过的样子。”

  “那我……真的暴打你一顿?”路明非也有同感。

  乌鸦犹豫了一下,转而看向诺诺,“戏确实要做足,但我听说你现在很厉害,还是女士来吧。”

  诺诺点点头,微微下蹲,全身蓄力,骤然突前,一套凶猛的组合拳,全部轰在乌鸦身上。等乌鸦再度站起来的时候,看起来真的是力战之后被擒了。

  “谢谢你放过我的牙齿,刚刚整过,很贵的。”乌鸦抹了抹嘴角的血,“好,就这样,各部门都准备好了么?我们得一条过,不能演一半重来。”

  路明非和诺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楚子航已经从旁边包间里出来了,看诺诺点头也赶紧点头。

  乌鸦再次抓起路明非的手把自己锁喉,然后转个圈靠在路明非怀里,这套动作他熟极而流,简直像是排演过无数遍的双人舞。

  “不要!不要!路君你不要这样!你还有机会的!这样是断了你自己的退路……啊!”乌鸦高声哀嚎,在路明非怀里扭动。

  路明非从来没想到乌鸦居然是个被黑道耽误了的好演员。

  ***

  片刻之后,乌鸦开着自己的跑车带着绑架他的三位劫匪跑在东京郊外的高速公路上,除了楚子航,都在大口地喝着啤酒。

  楚子航的话诺诺说他十五岁不适合喝酒,给了他一个酸奶。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