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但为君故(106)

t7_933331115.jpg

布宁们的战斗还在继续,他们获得了高阶的血统,却并未觉醒某种言灵,完全是暴力血腥的斩杀。

大片大片的血浆泼洒在地面上,仿佛古代穴居人的壁画那样狂放狰狞。即使是深可见骨的伤口也会在短时间内愈合。只要黄金圣浆还继续起作用,大概唯有被洞穿心脏或者大脑才能杀死他们。

“喔!豪迈的一斩!”路鸣泽猛拍大腿,“宫本武藏斩杀佐佐木小次郎的那一刀不过如此!”

老布宁刚刚自下而上挥出凌厉的一击,童子切把小布宁一侧的肋骨连带着锁骨全部斩断。小布宁迅速地对伤口喷射黏液止血,鬼魅般闪动,退出了老布宁的攻击范围。

不过此刻他们也分不出谁老谁少了,衣服也支离破碎,只剩下飞舞的布条,更容易分辨的反而是狰狞的眼神和狰狞的伤口。

“说得好像你见过似的。”路明非随口搭话。

“是见过啊。严流岛那天我负责帮宫本武藏摇船,妈的本想找机会买下佐佐木那家伙的灵魂,可我还没来得及出价,他就咽气了。”小魔鬼叹气,“不然日本第一剑豪就是他了……漂亮!简直就是马其顿枪兵的阵列!”

小布宁以全部的爪刃出击,在老布宁胸前留下并列成排的血洞。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路明非看得焦急。

克隆体的基因序列和本体区别不大,又都是借着克里斯廷娜的血完成的进化,两者的实力本应旗鼓相当。但老布宁是愤怒的野兽,小布宁却凶恶冷静,显而易见他正保存体力,并摸索着老布宁进攻的习惯。

起初看来老布宁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但渐渐地小布宁开始反击了,他不求一击必杀,而是像斗牛士围绕着公牛放血那样,一刺接着一刺,这种持久战打下去,最终倒下的一定是老布宁。

“你要相信魔鬼的信用。”路鸣泽懒懒地说,“我说了免费帮你搞定,就肯定帮你搞定。”

路明非略略放下心来,把视线转向栈桥的另一侧,忽然发觉零不在那里了。他急得想要起身,可伤腿实在支撑不住。

就在这时,小布宁忽然呼啸起来,蜘蛛切重重地斩裂了栈桥的地面,同时被斩断的是老布宁的两根翼骨。他跟着用右肩撞击老布宁的胸口,两枚爪刃同时刺入。

他的目标大概是要把老布宁的心脏给勾出来,老布宁仓促间能做的防御是丢下手中的童子切,双手全力抓住那两枚爪刃,不让它们继续深入。

小布宁毫不犹豫地反手斩断自己的翼骨,闪动到老布宁背后,又抓住他的两根翼骨,硬生生地折断。

连续的断骨之痛令老布宁高声嘶吼,但这一次的失误对他而言是致命的,小布宁把他一脚踢倒,死死踩在背上,一根接一根地折断他的翼骨,像是随手折断小竹,但事实上那些翼骨坚逾金刚。

他一边施虐一边发出尖声的狂啸,再用断裂的翼骨把老布宁钉在地上。

“居然坚持了九分钟,也真是辛苦了。”路鸣泽看了一眼腕表,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开始收拾毯子。

他跪坐在路明非身边的时候居然还没忘记给自己铺上一张精美的波斯地毯,俨然是出来野餐的架势,这时候像是吃完了准备收摊。

路明非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凶神恶煞,“你说你能搞定!”

“免费的服务总有点缺陷嘛,不会都跟你想的那样干净利索。”小恶魔叹了口气,“原本那家伙也就只够格拖延点时间。”

小布宁注意到路明非的异动了,警觉地看向了这边,但应该是还没明白他为何忽然表现得好像在演独角戏,跟某个看不见的人吵架。

他手中正紧握着老布宁的一根断骨,像是一支扭曲的标枪,直指着老布宁的后颈窝,从那里刺进去他就会毁掉老布宁的整个大脑,即使黄金圣浆也救不回来了。

这时沉浑悠长的呼吼在下方的黑暗中响起,空间开始震动,栈桥摇摇欲坠,浓烈的腥气如涨潮般泛起。

小布宁根本顾不上老布宁了,他急奔到栈桥边往下望去,却又在看清的一瞬间疾步退后。

不用看路明非也猜到了那是什么景象,铁链一根接一根地断裂,听上去像是琴弦被扯断,深槽的壁上传来刺耳的摩擦声,那个巨大的生物正用利爪在槽壁上攀登。

黑色的头颅自栈桥的下方缓缓浮起,喷吐着腐败的气息,空洞的眼眶中空无一物,残缺的头盖骨里连大脑都看不到。这大家伙本应已经死了,它在这里蛰伏,行尸走肉般游荡了多年,却忽然醒了过来,找寻着什么。

“是你叫醒的?”路明非惊呆了。

路鸣泽耸耸肩,“我哪里叫得醒?它连最基础的神智都丧失了。但龙这种东西,归根结底是种固执的生物,也许它那残缺的脑子里还有某个人的模样,和声音。”

“路明非,上来。”高处传来某个熟悉的声音。

路明非回头看去,娇小的女孩站在钢索上,裙摆起落,淡金色的长发也起落,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她望着那巨大的黑色头颅,眼瞳如结冰的贝尔加湖那样平静。

“零?”路明非惊喜地喊出声来。

小布宁立刻向着零掷出了手中的断骨,他比其他人更清楚地感受到零的危险,尽管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钢索上,既没有引发元素的乱流,也没有手持任何武器,像一朵莲花寂静地开在高处。

零轻盈地侧身闪避,血红色的断骨如利刃那样切断了她的鬓发,她似乎是想要伸手抓住那根断骨,但是断骨的速度太过惊人,她的手被骨刺磨破了,满手的鲜血。她沉默地看着自己流血的手。

黑蛇忽然间兴奋起来,它奋力地往上窜,向着零的方向窜去,张着嘴,露出断裂的利齿。

“闪开!”路明非大吼。

但零没有动,她伸手出去,按在黑蛇的头顶。黑蛇看似带着庞大的冲力而来,却在零的面前生生地刹住。它低沉地呼吸着,早已没有了眼球的眼眶对着零,它应该看不到任何东西,可那种凝视就像瞎了的小狗嗅着主人的气息。

零蹲下来,轻轻地摸着黑蛇的鼻子,“吃了他。”

这是一道匪夷所思的命令,对一个大脑已经死亡的生物下达,而那东西有可能曾是至尊中的一员,可她说得那么轻却笃定,好像那大家伙真的就是她的小狗。

片刻之后,干枯的眼窝中重新亮起了巨烛般的光,黑蛇忽然振作起来,摆动着浑身的铁鳞,仿佛要腾空飞去。但它早已失去了翱翔天空的能力,它没有了翼,只剩下半扇残断的翼骨。它转过身,对着小布宁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小布宁惊得后退,旋即也暴怒起来,所有爪刃举向黑龙,以尖锐的吼声回应。

黑蛇仰天怒啸,吐出青蓝色的烈焰,那火焰极寒极冷,仿佛暗蓝色的极光。那根本不是火焰,而是元素的狂流!

它低下头,用元素流横扫整道栈桥,暗蓝色的火焰竟然在水泥构筑的桥面上熊熊燃烧起来。小布宁来不及闪避,半边身体接触到那种火焰,居然不是被灼烧,而是结出了白色的冰晶。

以他的血统,竟然也会痛苦地高呼,向着空中的钢缆喷吐黏液,应该是想要上到钢缆上去躲避蓝火。但黑蛇的吐息在他的头顶掠过,黏液在蓝火中立刻凝固,倒像是白色的枯树枝丫。

他眼睁睁地看着冰晶在自己身上蔓延,一边后退一边想要逃离,却不敢穿越那极寒的火焰。

黑蛇不受自己的火焰影响,它低沉地嘶吼着,蹒跚地爬行着,穿越火焰去向小布宁,暗蓝色的火焰中,那对重新燃起的黄金瞳亮得令人心悸。

“再不跑就来不及了,”零在高处招手,“被它的火焰烧到,全身血液都会冻结。”

路明非再回头看去,小魔鬼的身影早已消失了,只剩下一朵白色的玫瑰花落地,摔得粉碎。

老布宁距离小布宁不远,也被暗蓝色的火焰包围了,楚子航则彻底昏迷,挺挺地跪在那里,根本没有躲避的意识。

路明非冲上去摇晃楚子航,可重伤之下,他根本没法把这具硬化的“雕塑”拔起来,他正要向高处的零寻求帮助,却看到老布宁艰难地爬了起来,转头看着蓝火中怒吼的小布宁,又仰头去看那仿佛从地狱中探出头来的怪物,神情如在梦中。

他摄取的黄金圣浆数量远不如小布宁,此刻大概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身上的伤口不再迅速愈合,红黑的,隐约可见深处淡金色的骨骼。

最后他远远地凝视着蓝火中克里斯廷娜的尸骨,她那美丽的面孔上蒙了冰霜,正渐渐地坍塌。黑蛇的吐息温度太低,短时间内就把新鲜的尸骨变得像是珠穆朗姆峰上那些躺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冻干尸骸。

他根本无视蓝火,跌跌撞撞地向火焰深处走去。

“回来!”路明非大吼,“回来你这个蠢货!”

但他没时间去救老布宁,对他来说更优先的当然是楚子航,暗蓝色的火焰正向着他们弥漫过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老布宁缓缓地转过身,看着急得满头大汗的路明非,他好像终于回复了神智,想起了什么,失神的眼睛略微闪动。

但他立刻又转回去呆呆地看着克里斯廷娜,路明非气得心里直骂娘,老布宁要是来帮把手,救走楚子航不是难事,可那个老家伙眼里,女儿的头颅应该是比还有口气儿的楚子航重要。

这也没辙,人生到了艰难处,谁又不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呢?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201章 但为君故(105)

下一篇:第203章 但为君故(107)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14 14:42:28  回复该评论
  • 你们怎么那么快呀,为什么更新那么慢呀,唉,好烦呀!
  •  
     发布于 2019-09-14 14:52:02  回复该评论
  • 我是哪条龙?
      •  黑龙
         发布于 2019-09-14 22:20:59  回复该评论
      • 姐姐你忘啦,咱俩是天空与风之王啊,每晚咱俩一起睡觉觉你都忘啦嘛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9-14 22:52:51  回复该评论
      • 零不是龙王吧?小黑也不是她的宠物,小黑是我和哥哥的宠物,是我和哥哥让小黑和零成为朋友的。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9-14 22:54:17  回复该评论
      • 我和哥哥是要杀尽龙王的,零是我和哥哥的伙伴,所以她不可能是龙王。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9-14 23:08:21  回复该评论
  • 杀胚师兄体内寄生了龙王的灵魂,哥哥坐上王座后是杀他呢,还是不杀他呢?我和哥哥可是说过了——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  老贼
     发布于 2019-09-15 01:58:53  回复该评论
  • 一群妖艳堕落的**花,在这瞎猜什么剧情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15 14:00:06  回复该评论
  • 奥丁是龙王吗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15 20:58:25  回复该评论
      • 最强混血,因为传说中他是用一只眼晴向“神”换得了血统提升。龙王是不需要提升血统了吧?
          •  绘梨衣
             发布于 2019-09-15 22:04:46  回复该评论
          • 我才是最强混血种,奥丁在我的言灵·审判面前就是个弟弟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15 16:11:19  回复该评论
  • 我感觉陆鸣
    泽已经快没有力量了,所谓想换个有趣的方式,只是他的借口
  •  访客
     发布于 2019-09-15 21:02:45  回复该评论
  • 黑蛇吃了小布宁,能复活吗?这只可怜的宠物龙。
  •  绘梨衣
     发布于 2019-09-15 22:00:11  回复该评论
  • 没脑子了,还怎么活,活了也是个只能靠本能存活
  •  江西
     发布于 2019-09-17 06:49:31  回复该评论
  • 我服了
    这个开片只能说明
    ,,,江南真的会逛评论区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9-17 08:45:26  回复该评论
  • 感觉这条蛇是之前和零玩的那条蛇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9-09-17 22:36:08  回复该评论
      • 山寨货就是山寨货,还感觉,就是好不好?黑蛇就是我和哥哥(零号)的宠物,介绍给零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