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但为君故(131)

t7_933331115.jpg

这个时候乔薇尼正玩了命地拉着雪橇向前,前方就是那座高高的雪岭,黑暗中他们本应没有那么远的视野,但路明非能不时地看到灯光扫过,有时会照亮雪岭上的树林。

乔薇尼说接近界面的时候像是在棱镜中穿梭,但更像是在一片被诅咒的树林中奔跑,你在奔跑你的朋友也在奔跑,你们可能正擦肩而过,却看不到彼此。

气垫船的吼声越来越清晰了,好像四面八方不知多少艘气垫船在高速地穿梭着,气垫船上的人可能也意识到他们接近界面了,他们也在焦急地寻找着通道。

这是一场艰难的竞速,地狱犬的犬群已经很接近了,犬吠声和气垫船的轰鸣声交相错杂,似乎希望和死神并肩到来。

乔薇尼单膝跪在冰面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她的体能耗竭了,路明非还没有机会问老娘是什么属性的混血种什么类型的言灵,但看起来她并非典型的战斗型,体能甚至比不上诺诺,只是胜在经验丰富,毕竟那么多年荒废在烧饭上了。

“老妈,把你的枪给我。”路明非轻声说着,把自己的博莱塔递了出去。

他很清楚博莱塔手枪对上地狱犬是没什么用的,乔薇尼给他这两支枪,与其说是期待他有所作为,不如说是安慰孩子的棒棒糖,给他增加一点参与感。

“轮不到你上场。”乔薇尼冷冷地说,“以为自己长大了么?长大了就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话了么?”

她蹲下来摸了摸柳德米拉的头,这只圣伯纳犬已经害怕得不行了,要不是被拴在了雪橇上,估计早都撒腿跑了。它大概是对乔薇尼特别地熟悉,所以乔薇尼摸它脑袋的时候它还能稍微安静下来,但嘴里仍然呜呜呜的,应该是想警告主人说快跑快跑有危险的东西跟在我们后面。乔薇尼打开它的嘴罩,慷慨地把一把牛肉干塞进它嘴里,在这地方人只能一周吃一次真正的肉类,牛肉干无疑是奢侈品。

“有人说父母一直都会是孩子跟死神之间的屏障,直到父母都死了,孩子才要自己面对死神。”乔薇尼轻声说,“父母眼睛里,孩子多大都是孩子。”

她解开了柳德米拉的项圈,在它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跑吧。”

柳德米拉跑出了一小段路,呆呆地回头望着主人,不知道主人为什么不跑。

乔薇尼抓过路明非的博莱塔,毫不犹豫地一枪打在柳德米拉面前,冰渣四溅,吓了这呆狗一跳。

乔薇尼连续射击,柳德米拉左蹦右跳,终于夹着尾巴飞奔而去了,很快就消失在黑暗里。

“希望它没事。”路明非说。

“不可能没事,”乔薇尼冷冷地说,“它一定会被那些地狱犬围攻而死,双方的速度不是一个级别,但那会为我们争取一点时间。”

路明非猛地吸了一口寒气,他一直以为那个抚摸是老妈对狗狗的温柔,原来是准备牺牲这条生命来争取时间。她冷静,经验丰富,而且残酷,跟路明非一直以为的母亲完全不同。

“人生是一场很长的旅行,开始的时候你会做加法,把越来越多的东西背在身上,后来你会做减法,减到最后,剩下的那唯一的一件东西就是最重要的。”乔薇尼说,“在牺牲你和柳德米拉之间,当然是牺牲它。”

她在路明非身边蹲下,从挎包里取出一支针剂来,“你腿上的血管、神经和肌肉都在坏死,但不是完全没法用,这里面是强效镇定剂和兴奋剂,短时间内能让你重新站起来,当然后遗症会很严重,你可能真的得在轮椅上过下半生了。但是没得选,剩下的路你得跟老妈一起走。”

“留在避风港里,真的会发生很可怕的事么?”路明非问。

“如果害怕,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有你老爹在,我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我就是带你出来透气走得远了一点,路上杀了几条狗而已。”乔薇尼说,“你自己选。”

路明非接过她手中的针管,扎在自己的大腿上,正要注射,却被乔薇尼狠狠地一把攥住。

“我选好了,我当然得信我妈。”路明非说。

“不是,是这药不是打在大腿上的,打在腰椎旁边。”乔薇尼隔着衣服手脚麻利地注入药剂。

药物起效极快,路明非觉得双腿剧痛,痛得能叫他晕过去,但那些僵硬的肌肉也哆嗦起来,像是从睡梦中被唤醒了。

乔薇尼扶着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双脚踩在地面上的痛感就像无数的细针在刺他的脚心。他们走得很慢,但速度还是远比乔薇尼拖着雪橇快多了,狗吠声越来越近了,四面八方都是,地狱犬们已经聚成了大群,它们在黑暗中奔跑着包围猎物,如同人类调兵遣将。除了飘忽的气垫船的声音,还有其他的引擎声被风带了过来,那是好些辆车组成的车队。

“见鬼。”乔薇尼的脸色微变。

“追击队么?”

“而且是你爹带的追击队,只有他猜我能猜得那么准。”乔薇尼咬牙,“快点走!我可不想赌他的良心!”

“那边!”路明非指向前方,那是雪岭中的一处隘口,总有一片蒙蒙的灯光在那里闪烁。

枪声响起来了,而且一响就连绵不绝,追击队似乎跟什么人战斗起来。

***

“不能再靠近了!”娜塔莎的脸色苍白,“我们对付不了那么多地狱犬!”

雪地车上的机枪一直在打三连发,每次都把一只试图靠近的地狱犬打得在冰面上翻滚,留下一滩血迹,然后恨恨地退到稍远处。

他们也没有携带贤者之石制造的子弹,即使机枪连发,也未必真能要这些恶犬的命,但枪火对于地狱犬还是有威慑的,他们已经深入了地狱犬的猎场,不知道多少地狱犬在附近游荡。

“这个时候回撤会让地狱犬认为我们在逃走,独行的狮子想要经过鬣狗的领地,最重要的就是冷静,一步步走,遇到靠近的鬣狗,就吓退它。”路麟城的语气反倒平静,不像研究人员。

“我看你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救回老婆孩子吧?”娜塔莎冷冷地说,“可那真能算你的老婆和孩子么?”

“是为了我们伟大的事业。明非就是我们的事业,只有他能杀死那个魔鬼,为了他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你,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

娜塔莎盯着这男人的侧脸看了一会儿,端起狙击步枪四下扫射,从红外瞄准镜里看出去,数不清的幽灵般的影子,那些都是集合中的地狱犬,它们隐藏在车灯不可及的黑暗里,等待着发动一场大型的狩猎。

猎物可以是乔薇尼和路明非,也可以是路麟城和娜塔莎。

***

乔薇尼扭头看向背后,地平线方向微微发亮,追击队已经很近了。他们的前方,也是微微的亮光,方向已经确认了,那里就是界面。

但他们无法计算自己和界面之间的距离,时间和空间在这里似乎都是扭曲的,界面距离他们可能只有几十米,也可能还有几公里。

她摸了摸自己的肋骨下方,伤口位于那里。那群地狱犬中的某一头进化出了类似蝎尾狮的构造,尾巴末端的骨刺里带有剧毒,擦身而过的瞬间乔薇尼避开了它的扑杀,却被骨刺几乎贯穿了。她并不希望路明非知道这事,所以及时地往伤口里丢了几颗医用凝胶,医用凝胶吸血膨胀后把伤口暂时地胶合住了,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大事,但内出血已经很严重了。她苦笑了一下,伸手抚摸路明非的脑袋,想跟他说说话,可路明非却没有心情听她说话。

令人心悸的声音充斥着他的脑海,路鸣泽的声音。

他分不清那是风声、他自己的幻觉或者是因为接近界面了,尼伯龙根对小魔鬼的压制变弱了,他真的在跟自己说话。

像是哭泣,像是窃窃私语,又像是尖利的笑。

“哥哥你是害怕我了么?”

“哥哥快跑啊他们就要来杀死我们了,不只是我哦,还有你。”

“没有人值得相信,你身边这个女人也不值得,世上只有我是爱你的。”

忽然间巨大的声音震动了冰面,仿佛梵音破魔那样驱散了他脑海中的声音,那是路麟城借着高音喇叭在大喊,“薇尼!别再跑了!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委员会不会放弃的,即使你们逃出去了他们也不会放弃!别的追击队正赶过来,只有我能保证你们的安全!薇尼!相信我!你必须相信我!”

乔薇尼忽然跪下了,路明非一低头,看到老娘脸色惨白直喘粗气,他不知道乔薇尼所受的伤,还想把乔薇尼给扶起来,却被乔薇尼摆手拒绝了。

“别管我了,我没事,你老爹已经来了,我就没事了。”她摸摸路明非的脸,“今晚是妈妈很自豪的一天,你也很听话,妈妈很高兴。”

“人生是一场很长的旅行,你会结识很多的朋友,”乔薇尼剧烈地咳嗽起来,口中的血块被她扭头吐在一旁,以免路明非看到,“在这一趟我是你妈,你妈很自豪,你妈尽到责任了,以后的路得靠你自己走了。”

坑边闲话:一年一度的双11开始了,今天的红包更给力,20亿购物红包大派送,复制淘口令“¥q1dwYJj2dH5¥”打开淘宝APP即可领取,每天都可以领一次!或者打开链接:https://s.click.taobao.com/dnX2sxv 登录后领取!



龙族粉丝QQ群:231584208 龙族粉丝③群

上一篇:第226章 但为君故(130)

下一篇:第228章 但为君故(132)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09:30:42  回复该评论
  • 第一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22 12:12:21  回复该评论
      • 我来猜测一下,乔薇尼跟路麟城不是路明非的亲生爸妈,他们是被安排到路明非身边的。路麟城对乔薇尼是真的有感情。乔薇尼养路明非养出了感情,但是太了解路麟城,她知道即使路麟城对路明非有感情,路麟城还是会选择牺牲路明非来保护其他大部分人。所以她才会反水带着路明非跑路但是没告诉路麟城。路麟城后面会恼羞成怒是因为他觉得母子俩没把他看成一家人,事实是他对母子俩也有感情,只是他的理性告诉他不能感情用事(盲猜后面路麟城也会反水,路明非会知道真相)。
  •  脆弱的心
     发布于 2019-11-11 09:39:19  回复该评论
  • 可那真能算你的老婆和孩子吗.... 完了 彻底完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4:10:25  回复该评论
      • 越来越清晰了。零号逃跑了,但是身体被抓住了。结界里的是原来脑桥分离的恶的零号,路明非是复制的零号身体自我产生的意识,但是没有觉醒。他
        的大脑可以和路鸣泽(善的零号)合体,也可以和恶的零号合体,幕后黑手是恶的零号。但是不知道另外一个完美的胚胎是谁?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7:20:20  回复该评论
      • “是为了我们伟大的事业………为了他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你,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
        不知诸位还记得么?
        小布宁也是这么对克里斯庭娜说的类似的话,最终也是这么对克里斯庭娜做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0:02:30  回复该评论
  • 剧情开始紧张刺激起来了,老贼快更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0:29:29  回复该评论
  • 兄dei们,这是龙族更新最快的网站吗,龙纹网是哪个
      •  最高级别的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1:09:48  回复该评论
      • QQ浏览器和微信读书最快,微信收费,QQ可以免费(免费的方法自己去摸索,很容易)
  •  卡卡
     发布于 2019-11-11 10:30:45  回复该评论
  • 这么短?三天就等了这么一个玩意,LOL得了世界冠军了,IG也拿了dota的minor,为什么你这么短!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0:49:18  回复该评论
  • “我看你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救回老婆孩子吧?”娜塔莎冷冷地说,“可那真能算你的老婆和孩子么?” 注意这句话,路明非不是人类以成事实,并且也不是乔老妈生的。路老爸抚养明非是有目的的,乔老妈也是他的命令,小魔鬼之前也说过:哥哥你不是龙类,你只是个怪物。老妈这些年抚养过程中产生了感情,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我们常说,养条狗时间长了都有感情,更何况是一个会叫自己妈的怪物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0:51:49  回复该评论
  • 昂热之前讲过他见过路妈生明非,如果没骗人的话,这里的明非妈跟爹是克隆体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1:08:18  回复该评论
      • 昂热亲眼见他妈生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2 02:04:10  回复该评论
          • 昂热不是说了吗,让他们在一个屋子里自己生产外面放满了炸弹。如果生出了龙类就引爆炸弹
      •  名侦探柯北
         发布于 2019-11-11 11:36:14  回复该评论
      • 我的猜想是:路麟城或者说是邦达列夫,拿到了所有的基因却发现零号不见了。赫尔佐格曾说过他所有的研究成果都来自零号,路麟城非常明白零号意味着什么。于是他通知了昂热派出秘党截住了零号。之后从零号身上得到DNA,说不定还与自己的基因成功融合,最后再人工植入助手乔微尼身体里孕育,期望得到一个强大的拥有人类之心的龙王来完成屠龙大业。为了便于控制,他也给明非做了脑桥隔断手术。所有的计划昂热是知情的,也参与了。所以明非出生时昂热和秘党在场监督。昂热也知道路明泽的存在,才会拿着画像说好久不见……所以梆子对明非有效,所以赫尔佐格才会很迟疑的说你是零号!?所以综上所述,路明非才是零号的改进版克隆体,非人非龙的怪物。
          •  访客203
             发布于 2019-11-11 14:21:17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就是那个龙眼蛋!!!!!!路磷城可能是邦达列夫。零号是怎么产生的?可能是龙另外一个眼睛的蛋!!如果路明非救出结界里那个零号,他与路鸣泽合体这才是完整的王座!!只有他和鸣泽还不够!!路鸣泽想让他去就自己的本体!!另一个幕后黑手(邪恶的鸣泽)也想让他救出自己的身体,或者获取路明非的身体。他让路明非杀死路鸣泽估计是为了完全掌握两个身体(两个龙蛋)!!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7:10:04  回复该评论
              • 那他妈那个黑龙是黑王?????
  •  等待的人
     发布于 2019-11-11 10:56:21  回复该评论
  • 路明非其实很悲剧啊,朋友死了,好不容易找到爸妈,老妈要死了,老爸要把他卖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1:22:30  回复该评论
  • 哦吼,GG,最终明妃会一无所有吧,包括诺诺。但愿不是这样。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3:08:17  回复该评论
      • 记得路鸣泽说的那句话么:无论他怎么走,最终都会去到那个钢铁王座。钢铁王座我是这么理解的:王座上一般都只会有一个人座,加上钢铁俩个字会不会变成绝望?最好总结就是俩个字:孤独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1:55:38  回复该评论
  • 感觉铭泽是个哥控啊!
      •  嫩绿番茄
         发布于 2019-11-11 22:44:25  回复该评论
      • 我赞成,跟源稚女和源稚生一样,哥哥虐我千百遍,我待哥哥如初恋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1:58:22  回复该评论
  • 意料之中,从他妈跳出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已经死了,江南老苟不会让她活过几章的,这不就快领便当了MD完全是为虐而虐,非要吧所有东西都写成悲剧么?为悲剧而悲剧,江南你不知道这是最最最低级的写作手法了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2:00:37  回复该评论
      • 而且老爸如果不像赫尔佐格那样突然跳反的话,那么绝对也活不过几章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2:23:02  回复该评论
      • 江南就是为了让主角惨,结局悲才布局写下去。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3:11:23  回复该评论
      • 观点我同意,当你后面的话过激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3 10:47:40  回复该评论
          • 一点也不过激,你可以去看看,我也忘了原话是什么,但我记得一句名言大概意思就是这样“为悲剧而悲剧是最低级的写作手法”因为悲剧太好写了啊,把角色拉出来溜溜,然后死掉,下个角色再出来溜溜,然后领便当,多好,写一个死一个,最后也就只要写那么几个人的故事线就够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2:30:14  回复该评论
  • 妈妈死了明妃会炸掉吧,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路麟城不敢把明妃逼到绝望的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3:17:55  回复该评论
  • 有人记得龙三刚刚开始时的一个人么?就是那个尾随邦达列夫去地下那个,他会不会就是路老爸?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6:57:24  回复该评论
      • 那个人更像是昂热。
        路麟城更像邦达列夫。
        在赫尔佐格带邦达列夫参观试验品“安东”的时候,有个细节是安东制造的凝胶场中留下了第三个人的影子。这个影子的主人应该会使用时间零。因此推测是昂热。
        至于藤原信之助,这个角色的刻画似乎仅仅只是“加图索”家的走狗罢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7:13:49  回复该评论
  • 去!把他们的头拧下来,让那些弱者匍匐在你的脚下,让那些自以为强者的人累成你的白骨王座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18:13:10  回复该评论
  • 只有龙王通过吞噬才能杀死龙王。就像康斯坦丁和老唐,只有路明非才能杀死路鸣泽,显而易见他们俩是双生子。同源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1 20:53:03  回复该评论
  • 邦达列夫不可能就像龙三说的那样简简单单地就死了
  •  嫩绿番茄
     发布于 2019-11-11 22:46:59  回复该评论
  • 万一路鸣泽黑化了,看到了自己的本体想放弃路明非的身体怎么办
  •  无奈
     发布于 2019-11-12 01:11:59  回复该评论
  • 昂热还没醒,师兄还没恢复记忆,诺诺还没醒,诺诺与奥丁的渊源还没弄清,芬格尔还不知底细,凯撒家族与帕西的秘密还没摸清,凯撒一行人还不知死活,故事就要草草收场了吗?
  •  楚门的世界
     发布于 2019-11-12 12:21:20  回复该评论
  • 回顾路明非前面的经历,旁边的人都是演员,不知道他有没有走出过剧本,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2 16:47:33  回复该评论
  • “黑蛇直起身体向泛着银光的冰海尽头眺望,那里有鲸鱼突破冰面喷出冲天的水柱。黑蛇发出无声的咆哮,对着虚空吐出幽蓝色的气息。”所以这里的鲸鱼是利维坦???终点就是这个尼伯龙根,这里果然是黑天鹅港吧?能看到利维坦的地方?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2 17:06:49  回复该评论
  • “如果跟处女发生关系,拉斯普京就会收藏她的一缕头发,1977年列宁格勒市政府拆除他住过的房子时,在花园里找到了成箱成箱的头发。”所以赫尔佐格就是拉斯普京咯
      •  沐子
         发布于 2019-11-13 09:28:03  回复该评论
      • 额,赫尔佐格啥时候上过那么多初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2 17:39:06  回复该评论
  • “这时整座楼剧烈地震动起来,仿佛无数金属在轰鸣,黑色长河般的巨大身影在走廊上游过,金色的双眼火烛般明亮。黑蛇来了,带着狂风,青紫色的电流黏在它的鳞片和铁门之间。它浑身的铁鳞开合,就像欢乐的响板,它游过禁闭室的时候看了雷娜塔一眼,巨尾狠狠地抽打在铁门上。”所以黑蛇跟那个印度人是啥关系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9-11-12 18:15:02  回复该评论
  • 安东·别洛佐夫斯基,你潜在的竞争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乔薇尼笑着冲安东的背影挥手,语气却透着不以为然。“霍尔金娜小姐姐的追求者?”路明非低声问。
    冰海王座里,那个把空气变凝胶的,也叫安东
  •  嫩绿番茄
     发布于 2019-11-12 23:36:04  回复该评论
  • 大家有没有想过楚天骄并没有死,他喊楚子航走的时候,拿走了奥丁想要的箱子和村雨,还有个细节车上**伞的孔有两个,楚爸只拿走了其中一把,然后楚子航只看到了断的村雨,捡了起来,然后龙三又给源稚生看他说不是日本铸造的,那不是真的村雨,龙四路明非找到了楚天骄的武器箱,然后打死侍时芬格尔来了,细节!!!芬格尔顺手拿走了路明非手上的村雨,后抽出暝杀炎魔刀,一刀看断了高架桥,这把刀多半就是村雨,你觉得A 加的楚天骄的武器会砍两下就断了吗,他拿的两把村雨中假的那一把,把真的留给了楚子航。(疯狂暗示楚天骄没死,龙五还有戏份,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但为君故(119),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