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第27章 故人(9)

走出炉端烧小店的时候,两人都愣了一下。

  进店的时候,天空里还飘着蒙蒙细雨,一顿酒喝下来外面好像已经入冬了,屋顶和路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眼下分明是初夏,怎么可能有雪?

  路明非踢了踢那层薄薄的积雪,就明白了,那不是积雪而是冰雹,夏季气温高湿度大,暖湿气流迅速上升冷却,就会变成冰雹。只不过这些冰雹太过细小,让人有降雪的错觉。

  刚从店里喝酒出来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流露出惊喜的表情,衣着时尚的女孩们欢喜地尖叫着,跳上洒满冰雹的小路,起起落落的短裙下露出光洁修长的双腿。男孩们跟上去,拉着她们的手以免她们摔倒,他们在虚假的雪中拥抱。

  乌鸦响亮地吹起口哨,惹来男孩不悦的瞪视,在感觉乌鸦可能是黑道成员之后,男孩急忙拉着女孩离开了。

  “活着真挺好的对不对?”乌鸦望着他们的背影幽幽地说,“还有长腿细腰的女孩子呢,别轻易放弃啊路君。”

  “嗯。”

  “就算要死也不能轻易放弃,不能在逃亡的路上被人一枪打死,要杀回去,要死得堂堂正正,墓碑上要有自己的名字。”

  “嗯。”

  “每个男人都该在死前重走一遍自己年轻时的路,“乌鸦,或者说佐伯龙治,眺望着茫茫雪霰中的城市,那对因酒精而浑浊的瞳孔忽然清晰了起来,“那会是一场最有意义的葬礼。”

  ***

  黑暗中,诺诺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坐在黑暗里,双手抱着膝盖,深呼吸,试着平复心境。

  连续逃亡了一个月之后,她的睡眠变得很浅,轻微的异响就会吵醒她。这次醒来却不是因为什么异响,而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逃亡的路上她也做梦,有时候是自己在弥漫着浓雾的小巷子里狂奔,后面的脚步声逼近,有时候是梦见自己还在卡塞尔学院或者金色鸢尾花学院上课,岁月静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那些梦都能解释,但今夜这个梦很奇怪,她梦见自己穿着日本巫女的服饰,手捧一支蜡烛,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在雪中走进这间神社,道路两旁站着大群的人,那些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寂静无声。

  像是一场隆重的法事,又像是一场葬礼……难道是因为住在神社里,所以会做这种怪梦?

  旁边传来轻微的鼾声,楚子航睡得正熟。

  诺诺悄无声息地爬出被窝,披上一件挡风的外衣,推开门,想要出去透透气,忽然惊呆了。

  湿润的冷风扑面而来,漫天飘雪,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

  没来由的喜悦涌上心头,诺诺披上神社给准备的羽织,踩上木屐,踢踢踏踏地走进庭院,石板路上都是新雪,木屐留下一串印子。

  神官们大概都睡了,庭院中一个人影都看不到,道边的石灯笼里点着油灯,每走几步就有一团暖暖的光。

  诺诺信步而行,望着茫茫的飞雪,终于彻底放松下来。经历过那么长时间的逃亡,心里总是绷着一根弦,哪怕是到了这座神社,她也在枕边放着装满子弹的UMP9。

  但是今晚下雪了,大雪像是有种特殊的魔力,能把这座寂静的山中神社和外界完全地隔绝开来,此刻她完全不去想忽然有追捕者从天而降,她就想在这座神社里走走停停,像个来日本观光的女孩。

  虽然到处看不到人,可神社里到处有光,佛前的香油盏里有光,厨房的老实炉灶里有火,诺诺甚至找到了几个冷冻鸡翅,拿锡纸包好了丢进炉灶里,烤完喷香流油。

  她咬着鸡骨头走在屋檐下,这是她最喜欢的旅行方式,一个人走走停停,看到想留步的地方就留步,点上一杯酒或者饮料,静静地坐一个下午。

  没有时间表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像是鱼在海里,飞鸟在天上。

  走廊的尽头,一间房间虚掩着门。诺诺有点诧异,因为走到这里她闻到了女孩子身上的味道。不是香水味,就是那种女孩身上天然的味道,感觉有个女孩不久前刚从这条走廊走过。

  诺诺信手推开门,果然是女孩子的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家具很古意,台案上摆着罩水红色纱罩的烛台,床边一个立式的衣架,上面挂着一套红白相间的巫女服饰,白色的长衣,绯色的袴。

  这间神社里居然是住有巫女的,可来的时候迎接的却只有一群年轻的男性神官。

  整间屋子里都弥漫着那种好闻的、女孩子的味道,住在这里的女孩子似乎刚刚出门去了。诺诺没来由地就想跟住在这里的女孩认识一下,也没想这样推门进入别人的卧室是不是失礼。

  她在屋子里走动,好奇地观察这间和式的卧室,这里确实很温馨,却又有点太过清心寡欲,不知道住在这里的女孩会不会觉得寂寞。

  最后她停在了那身巫女服前,那真是一身很好看的衣服,剪裁精细用料考究,却连一点多余的装饰都没有,映着灯火,白衣上流动着少女肌肤般的光彩。

  诺诺忽然想这身衣服要是穿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什么效果。这个念头一起,屋里好像忽然起了微风,巫女服的广袖微微摆动。

  那身巫女服像是活过来了,轻柔地挥舞着袖子,扑向了诺诺。

  诺诺想要逃,想要呼救,却都无能为力,她呆呆地站着,仍凭巫女服紧紧地抱住自己……她闻见了越发浓郁的少女体香,铺天盖地地把她裹住。

  ***

  诺诺猛地坐起,冷汗湿透了睡衣。

  她还在自己的卧室里,卧室里黑着灯,空气微寒,没有巫女服,也没有任何气味。

  居然是个梦中梦,她前一次醒来,居然是在梦中醒来,是从一层梦境进入了另一层梦境。

  见鬼!怎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诺诺双手捂脸,深呼吸,平复情绪……片刻之后她才意识到,这跟她梦中醒来的那次一样,难道自己还在梦里?

  她忽然有点恐惧,从一个梦中醒来进入另一个梦,就像两面镜子相对映照,镜中的画面看起来就像是通往未知世界的走廊。

  她狠咬自己的拇指,确实是疼的,这让她稍稍相信自己确实身在真实的世界。然而她一扭头,再度警觉,她身边空荡荡的,并没有那个老实酣睡的男孩!

  她悄无声息地起身,提起了枕边的UMP9,缓缓地靠近门,猛地把门推开,闪身出去四下瞄准。

  开门的那一刻她惊呆了,世界是银白色的,石灯笼的光照亮小路,屋檐上的铁马叮叮作响……一切都跟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就在她又想咬自己的手指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时候,不远处的一盆炭火旁,两个蹲着的人站起身来,其中一个人整了整自己的高帽子,“陈小姐,是有什么不对的情况么?”

  就是来时给他们引路的那位年轻神官,这家伙一身神官服饰,但很搞笑地背着一把乌兹冲锋枪。

  无故消失的楚子航也出现了,他刚才跟那位神官并排蹲着,拿着穿好鸡翅膀的铁叉子……

  “你们在干什么?”诺诺吃惊地看着这两位。

  此刻她已经不怀疑自己在做梦了,梦境里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搞笑的画面。

  “我刚才看见楚先生出门来,说他饿了想找点吃的东西,我就带他烤点鸡翅膀。”神官扬起铁叉子,“陈小姐要不要也试试?”

  “所以你一直守在这里?”

  这跟梦境中的情形不一样,梦境中这间神社静悄悄的,除了摇曳的灯火,好像连猫都睡着了。

  外面的雪跟梦境里的雪也不是一回事,那是细小的雹子,下得并不优雅,打在屋檐上噼啪作响,跟撒盐似的。

  眼下正是初夏,本就不该下那种绵绵的雪。

  “佐伯先生命令我们24小时保护贵客,”神官说,“不止是我,所有的神官都全副武装保持警戒。”

  神官打了个响指,至少有二十个神官装束的家伙从庭院的各个角落里露头跟诺诺摆手打招呼,屋顶上的那个居然还扛着重型狙击步枪。

  神官们亮相结束又都缩了回去,这间神社根本就是个防卫森严的堡垒。

  “真的建议您尝尝我们这里的鸡翅,就着啤酒相当不错,我们经常这样宵夜。”神官殷勤地邀请诺诺加入他和楚子航的烤鸡翅膀组。

  诺诺忽然愣住,梦境中她也是在厨房中找到了鸡翅,丢在炉灶中烤熟,饱餐了一顿。还有一罐冰得很到位的啤酒。

  “你们这里经常准备着鸡翅啤酒?”诺诺问。

  “一般人都觉得我们神官应该是喝清水吃米饭团子的,不过总吃那么清淡还是受不了,所以我们的厨房里一般都备足了鸡翅和啤酒。”神官挠挠头。

  诺诺静了片刻,“那么你们这里是不是还有一件空房子,里面有个衣架,衣架上挂着一套巫女的衣服。”

  神官的神情忽然了,他郑重地凝视了诺诺片刻,“有,贵客要去看看么?”

  “带我去。”诺诺走了两步回身看着楚子航,“吃完鸡翅回去睡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