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第29章 鲸歌(1)

阳光充沛的下午,正是野餐的好天气。草地上摆起了白色的餐桌,还铺着亚麻桌布,恺撒、阿巴斯和芬格尔三人围坐,喝着下午茶。

恺撒喝的是加了威士忌的爱尔兰咖啡,阿巴斯喝着锡兰红茶,芬格尔面前则摆着奶酪蛋糕、栗子蛋糕、核桃布朗尼蛋糕、烤松饼、烤牛角面包、烤吐司配鹅肝酱、还有粉色和绿色的马卡龙……

芬格尔埋头狼吞虎咽,恺撒和阿巴斯都望着辽阔的湖面。

这是校园里最适合喝下午茶的位置,望出去视线毫无阻碍,山下那片波光粼粼的大湖看起来就像海,红松林在风中缓慢地起伏,万壑松风。

以往想把下午茶的餐桌架在这里,得跟餐厅管理员预约,不过眼下整个校园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就算他们要在校长办公室开香槟派对都没人管。

一个月前,随着全球缉捕路明非和诺诺的命令下发,整座学院瞬间就空了。

执行部精英们和高年级的学生们都集中在各地的分部,24小时待命,能战斗的教授们也加入了追捕,基本的教学都无法维持,低年级的学生们被暂时遣散回家。

恺撒、阿巴斯和芬格尔却是例外,他们既不必参与追捕,也不能离开校园,他们得到的指令是“原地待命”。

通俗点说叫“坐冷板凳“,如果一个NBA球员连续一个赛季坐在冷板凳上,下个赛季大概就难免被贱卖掉的结局了。

“我坐冷板凳的原因很明显,但没想到还有阿卜杜拉·阿巴斯陪着我坐。”恺撒说。

“我想元老会也在怀疑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吧?”阿巴斯耸耸肩,“在你未婚妻所认知的世界里,我根本就不存在,我的位置属于一个名叫楚子航的男人,他才是你们的朋友。”

“是路明非认知的世界。”恺撒纠正,“诺诺是被他影响了。怎么?连你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

“说真的,怀疑过,我居然连续想过几天晚上,想我的童年,想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想要找到自己存在的证据。”阿巴斯苦笑。

“打电话问问你父母,还有你小时候的朋友。”

“我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那间孤儿院已经倒闭了,院长死掉了,院长自己就是个孤寡老人,我跟小时候的朋友都断了联系。”

“你看起来还真可疑。”恺撒淡淡地说。

“听起来是可疑,可我是个记性很好的人,往事记得很清楚。我记得那些跟我一起长大的孩子,记得那位对我很好的老院长,连老院长抽的那种阿拉伯水烟的味道我都记的很清楚,柑橘和柠檬的味道,加一点点酸樱桃。”阿巴斯说,“我还回忆了很多很多事,包括我们俩在伊斯坦布尔比赛喝茴香酒、喝到两个人都爬不起来的那个晚上,难道都是虚构的?”

“我还记得那种茴香酒的味道,烈得像是被割喉。”恺撒笑笑。

***

那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合作执行任务,发生在二年级那年。学院大概是考虑到要缓和两大学生团体之前的关系,派两位会长一起执行任务。

初出茅庐的时候谁都容易犯冒失,于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出了点小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并不重要,总之结果就是他们俩都被大口径手枪指着太阳穴,面对面跪着。

如果是今天的他们,就算被枪指着头也有很多办法脱身,但那时候无论恺撒还是阿巴斯的作战技能和言灵掌握都没有今天那么成熟,确实是面临着头颅爆炸脑浆横飞的下场。

对方的首领做着一门偏门生意,贩卖龙类血清给某些组织制造嗜血的战士,因此才会招惹上秘党,也是因为做这门生意,他对混血种有所了解,对于捕获加图索家的继承人非常欣喜。

他想挑战一下这位加图索家继承人的底线,就给了这两个年轻人一个机会,一柄能装六发子弹的左轮枪,只装一发子弹,双方轮流向对方开枪,谁打死了对方,就能活下去。

说白了就是惊险的俄罗斯轮盘赌,首领想看看恺撒在死亡面前还能不能保持住他贵公子的风度。

恺撒先发,他提枪看着阿巴斯,说如果你死掉我会帮你报仇的,杀光这些家伙你觉得怎么样?两人对视片刻,阿巴斯点点头说可以。恺撒用枪顶着阿巴斯的左胸开枪,但不是一枪,而是一枪接一枪。

首领先是诧异,继而狂喜,他觉得自己看清了这些混血贵族的底线,吹什么牛,讲什么正义,那些道貌岸然都是假的!生与死二选一的时候,恺撒想的居然是杀掉战友换自己活。

所以首领也不阻止,大笑着旁观,看恺撒一次次扣动扳机。

居然前四个弹槽都是空的,第五次抠扳机的时候,恺撒调转枪口对准了首领,一枪打碎了他的膝盖。

他也给了首领50%的机会,可惜首领运气很差,一枪就跪下了。

这时候阿巴斯以猛虎般的态势扑向恺撒背后的敌人,一拳敲碎了那人的肩胛骨。变化那么突然,在场的人都懵了那么几秒钟,几秒钟对恺撒和阿巴斯就够了,他们气喘吁吁地走出那间屋子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没有能站着的人了。

阿巴斯说如果第一个弹槽里就有子弹,怎么办?恺撒说那你也只是重伤而已,我看过你的入学体检报告,你的心脏偏右,顶多把你的肺部打个洞,肺部有个洞能活的。

阿巴斯说你看我体检报告干什么?恺撒支撑着疼得像是断了的腰,说想要胜过你的对手,首先必须了解他,这是我们加图索家的家训。

阿巴斯说你家有多少条家训,上次说的好像不是这一条;恺撒说我能背的有八十多条,我老爹估计能背几百条,不过我一直猜他是随口编的,反正也无法查证。

两人在伊斯坦布尔的雨夜里走了很久,想找间私人诊所止止血,却只找到一间酒吧,恺撒望着酒吧的招牌,笑笑,说时间还早,不如要一杯喝的。

微雨的寒夜,不入流的酒吧,热情的土耳其人在饮酒之后拉着手围着圈子跳舞,恺撒和阿巴斯一杯接一杯地加茴香酒,那种无色的烈酒加上蒸馏水之后就会呈现出奇妙的乳白色,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一饮而尽,直到脑海中完全被那种土耳其舞曲填满。

恺撒不喜欢喝茴香酒,那东西跟他家酒窖里的珍藏没法比,他不过是用这种方式表明,从那晚开始阿巴斯是可以跟他一对一喝酒的人了……顺带较量一下酒量。

那以后他们还一同执行过几次任务,一起去过世界上的好些地方。两大学生社团之间还是竞争的态势,但两位领袖却始终保持着任务结束之后一起喝一杯的习惯。

如今回想起来,那些枪林弹雨的事好像都模糊了,倒是每次任务结束后喝的酒还记忆犹新。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