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最新章节:第34章 鲸歌(6)

仓库的门咣当一声响,乌鸦推门进来,拎着一个塑料袋,他看也没看那支指向自己的UMP9,转身把门又锁上了。

诺诺松了口气,扣上冲锋枪的保险,丢在旁边的地铺上,楚子航正蜷着身子熟睡。

“没被跟梢吧?”路明非从纸堆里抬起头来,耳朵上夹着一支铅笔,头发乱得像是鸡窝。

“拜托,这里是东京,在东京有几个人能跟我的梢?”乌鸦把塑料袋丢在路明非面前,旁边找个角落坐下,“我可是这里的地头蛇。”

话说得轻松,其实他还是很警觉的,坐了七八站三田线地铁,再换丸之内线,还穿越了几个大人气的商场,就算学院派出真的猎犬跟梢,也被他弄晕了。

路明非翻翻那个塑料袋,眼睛一亮,“千疋屋的蜜瓜,顶级货啊。”

塑料袋里是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瓜,表皮是粗糙的网纹,路明非倒听说过这个东西,鼎鼎大名的静冈蜜瓜,这么一颗就要卖到十万日元以上,往往在顶级寿司店才能于饭后吃到一牙。

他以前待的高天原也算是顶级消费场所,在那里上班长了不少见识。

不过乌鸦其实是个糙汉,对食物的鉴赏水准停留在荞麦面和大阪烧这种程度,忽然带着顶级蜜瓜来探望他们,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学院的赠礼,说是慰问我的伤势。”乌鸦点燃一支烟。

路明非和诺诺骤然警觉起来,死死地盯着那只蜜瓜,好像它是个炸弹。

在学院里待过的人,很懂装备部那帮家伙的尿性,他们能把炸弹伪装成任何东西,也能把跟踪器装到任何东西里去。装备部甚至给一只蚊子背上过精巧的跟踪器,遗憾的是被跟踪对象一巴掌拍死了。

“没事的,我们的技术部门已经查过了,就是个蜜瓜。”乌鸦懒懒地说,“礼盒里还有梨和葡萄,我都给吃了,也没中毒。”

路明非点了点头,掏出短弧刀三两下把蜜瓜给剖了,递了一块给诺诺。

他们埋头研究赫尔佐格留下的资料差不多有30个小时了,饿了就吃泡面,困了就靠着眯瞪一会儿,也实在是有点惨,吃块蜜瓜能提升幸福感。

“留一半给他醒来吃。”诺诺冲楚子航努了努嘴,说话的声音很低。

路明非心说这怎么就跟带孩子似的呢?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最大的一块留了下来,跟诺诺各捧一块啃了起来。

乌鸦摆摆手,谢绝了路明非递上来的一块,“不过你们中国人说,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吃了人家的瓜就得帮人家办事。”

路明非又警觉起来,看着乌鸦,心说难道一盒水果就把这家伙收买了?

乌鸦摸出自己的手机递到诺诺面前,“他们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在东京各处的大屏幕上投放这段视频。”

屏幕上是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方正的脸,坚毅的表情,像是那些站在秦始皇墓里的武士俑。

“墨瞳,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视频,请务必坚持看完,这是来自家人的规劝。你身处极大的危险中,跟你同行的人有着潜在的暴力倾向,并犯下过严重的罪行。家人都非常惦念你的安危,希望你能迷途知返。他的事跟你毫无关系,你是无辜的,你只是被蛊惑了。无论你现在身在何处,只要你打下面这个电话跟家人联系,我们有绝对的能力保证你的安全……”

诺诺看到这里就把手机丢还给了乌鸦,“他当我是什么?失足少女?”语气冷淡得很。

乌鸦和路明非对了对眼神。

“所以……这家伙是你父亲?”乌鸦小心翼翼地问。

“嗯。”诺诺继续埋头于那些资料。

乌鸦和路明非又对看。

“你跟你父亲的关系不好?”乌鸦继续问。

“你从我现在的脸色也能看出来吧?”诺诺头也不抬。

乌鸦挠挠头。他把这段视频反复看了几十遍,真的就是一个中年男子苦口婆心地劝女儿回家。

他也搜索了这名男子的资料,网上的资料不多,显然有人刻意屏蔽了对这名男子的搜索,但借助辉夜姬的帮助,他还是大概知道了些东西,男子是很多家大型企业的幕后控制者,资产雄厚,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诺诺也承认了这名男子是她的父亲,那么她确实出生于一个优越的家庭,虽然比不上富可敌国的加图索家。

路明非冲乌鸦摇摇头,阻止了乌鸦继续提问。他也隐约知道诺诺的家境优越,可诺诺从不提起自己的家人,连寒暑假也不回家,都是在学校或者外出旅行度过。

恺撒还有个种马老爹经常冒出来表达爱意呢,诺诺却宁愿自己看起来像个全无牵挂的孤儿。

“没意见的话我就让他们放送了,回应一下学院对我的慰问。”乌鸦说着,换了话题,“资料看得怎么样了?”

路明非摇了摇头,“他的研究资料我们看不太懂,只能勉强判断出这是一份非常血腥的笔记,他进行了大量的生物实验和人体实验来观察龙血的活性。过去的二十年里,日本很大一部分的失踪人口都是他的牺牲品,跟他相比,纳斯维辛集中营的那帮杀人魔都可以称作天使。”

“人类在他眼里就是玩具吧?那个变态!”乌鸦低声说。

诺诺摇头,“这个判断未必准确,他确实不在乎别人的死活,但也不是那种靠杀人来享乐的变态。他没疯,他神智非常清醒,他很狡诈地扮作两个不同的人,煽动猛鬼众和蛇岐八家相互仇杀。他有收藏的癖好,背地里还很着迷于女人,这都跟那些嗜杀的变态不同。他一直在做研究,似乎还有某个难题困扰着他。”

“那个难题难道不是如何获得圣骸么?当时圣骸还藏在多摩川的地下河里。”乌鸦说。

“不,如何获得圣骸跟他的人体实验没有什么关系。”诺诺说,“他制造那些蛇形变异的死侍,原意并非是用作打手,而是在研究某个跟龙族血统有关的事。”

“他都知道怎么进化成白王了,还有什么事能困扰他?”乌鸦不解。

“是,进化成白王原本就是极其艰难的事,基本等同于肉身成圣的操作。可能够肉身成圣的赫尔佐格,却还有未解的困惑。”诺诺说。

“有个很可疑的人,不断地出现在他的笔记里。”路明非说,“邦达列夫·罗曼诺夫。根据赫尔佐格自己的笔记,他原本对混血种的研究是比较粗浅的。他意外地找到了那具半死的古龙尸体,搜罗到一批混血种的孩子,但他的野心还只停留在利用龙族血统制造超级士兵这一步。这种狂人在历史上并不罕见。他了解到白王圣骸的秘密,还是通过那个到访黑天鹅港的邦达列夫。显然邦达列夫对龙族的了解远比他深刻,但邦达列夫又是从哪里学到这个知识的呢?”

“他不是自称罗曼诺夫王朝的后代么?沙皇一脉其实是混血种,这也有可能。”乌鸦说。

“如果这个邦达列夫是从自己老爹那里继承这些知识的,那么日本早就被灭掉了。”诺诺说。

“日本为什么要被灭掉?”乌鸦一愣。

“想像一下,沙皇家族一直都知道白王的遗骸在日本,获得遗骸就有可能继承白王的身份,那他们根本就不会想要建立黑海舰队向西进军,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占领日本!”诺诺说,“在罗曼诺夫王朝的极盛时期,日本可不是对手。”

乌鸦想了想,“所以结论是那个邦达列夫有问题?”

“是,那个神秘的邦达列夫,好像是他一步步地指引着赫尔佐格,帮助他登上白王之位!”诺诺缓缓地说。

乌鸦悄悄地打了个寒战,这个谜越解越大,感觉像是抓住了一条小蛇的尾巴要把它从洞里拽出来,可拉出来的却是泰坦巨蟒。

“根据赫尔佐格的笔记,他偷袭杀死了邦达列夫,但似乎太轻易了。这么一个神秘的男人,被赫尔佐格用冲锋枪隔着船舱扫射了一通就死掉了。”路明非说,“赫尔佐格自己也在日记中说,不知道那是否真的是邦达列夫本人。”

“死者是个日本男人的面孔,赫尔佐格是根据体型特征猜测那是邦达列夫。他认为邦达列夫有可能是想整容成日本人混进蛇岐八家,进而借助蛇岐八家的力量找到多摩川地下河中的圣骸。”诺诺说。

“邦达列夫留下的笔记也是这么说的,赫尔佐格就原样照抄了邦达列夫的计划。”路明非说,“还是很可疑,那份来自邦达列夫的笔记,简直就是如何进化为白王的操作手册。”

“可如果这一切都是邦达列夫的设计,他并没有死,却在幕后指引赫尔佐格变成白王。”乌鸦说,“他图什么?他是赫尔佐格的亲爸爸么?费尽心思要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王位?”

三个人面面相觑,原本就有限的线索到这里又打上了死结,诺诺有些焦躁地把面前的宗卷合上,远远地丢了出去。

这对她而言还真是很少见的情况,拥有侧写能力、被人称作“女巫”的她被一堆乱七八糟的信息困住了,什么都推导不出来。

乌鸦冲路明非摊摊手,意思是女人就是这样的,她再怎么理性有逻辑,还是会发脾气的。

“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路明非谨慎地建议,“吃了蜜瓜好像更饿了。”

乌鸦悄悄地冲路明非竖大拇指,意思是不愧是高手,这种时候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带她去吃东西。

“可惜我熟悉的几间深夜食堂都很远。”乌鸦看了看表,“是在附近找一家还是开我的车?”

“你那辆古董跑车也太显眼了,附近吧。”路明非犹豫了片刻,“有家我吃过的拉面店还不错,24小时营业。”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21 07:55:44  回复该评论
  • 我猜邦达列夫是老板|・ω・`)
    啊,不过已经做好被打脸的准备了_(:3」∠)_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6 12:03:19  回复该评论
  • 老板之前不也是实验体吗 怎么会是老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