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最新章节:第47章 鲸歌(19)

t7_933331115.jpg

东京南面的大田区,古雅的小型和式庭院藏在商业区的楼宇之间,古老的原色木门始终都是关着的,外人只能看见露出围墙上方的屋顶和高树,附近的人都觉得这应该是一座私家寺庙。

但这个早晨,早起散步的老人们惊讶地看到穿着白色夏裙的女孩打开了庭院的门。发现自己被注视的时候,女孩略显尴尬地欠身致意,瀑布般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张精致柔和的脸。

莫非不是寺庙而是某个有钱人家闲置的别墅?那女孩子应该是个大小姐吧?不过看那温和的眼神,一点都不盛气凌人,想来是家人教育得好吧?

可又不太像日本女孩,那身漂亮的夏裙没完全遮住她经过严格训练的身体,修长、凝练,肌肉轮廓清晰,没有一丝赘肉,像是那种经常泡在健身房里欧美女孩。老人们对这个新搬来的女孩颇多猜测,但表面上止于点头打招呼的程度。

苏茜关上门,把那些老人的视线隔绝,疲倦地靠在门背后。直到此时她才能允许那股疲惫感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因为这里是安全的。

这是学院在东京设置的一处安全屋,学院买下这个物业已经很久了,为它配置了严密的安全设施,即使眼前这个看上去优雅静谧的庭院也不例外,如果戴上特殊的目镜,就能看到密集的红外激光网遍布整个庭院,未获授权的人踏入一步,就会激活安保装置。

网球包沉沉地落地,老人们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疲倦,脚步有点拖沓,莫非是在酒吧之类的地方玩得太嗨了,其实苏茜连提包的力气都不够了。包还很沉,里面塞满了她从火场中抢救出来的东西。

“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巴黎分部,苏茜,身份验证通过。斩首者苏茜,欢迎,安全屋已经为你激活,所有设施对你开放。”苏茜穿越庭院踏上木地板的时候,系统模拟的女声在她背后说。

苏茜没有回答,她乘电梯上到高层,走进自己的套间,反身锁门,走向浴室。

一件件的衣裙从她身上脱落,散落一路。

苏茜没有使用后庭的温泉池,对于斩首者来说,温泉浴太过安逸和奢侈了。她用的是最快捷的淋浴,温水流过她的全身,这是一具线条清晰肌肉分明的身体,身上伤痕累累。

全都是过去一年里积攒的伤,斩首者这个头衔固然是一种荣誉,但冒的危险也远远高于普通专员,她面对过各种各样的目标,狂暴的、狡诈的、变态的……

虽然通常都会有人作为后援,但总有些情况下斩首者必须独自面对,那时没人会把你作为女孩看待,目标也许会,但他们只会因为你是女孩而更加肆无忌惮,甚至曾有目标试图侵犯她。这种时候苏茜能依赖的只有“剑御”和千锤百炼的身体。

所以今时今日她比诺诺强,靠的不是天赋,而是反复用危险去自我锤炼,一再地忍耐,又一再地突破极限。

这次虽然危险,倒是没有什么见血的伤口,新增的是擦伤和灼伤,虽然水温是系统精确设置过的,但水流过灼伤处,苏茜还是痛得眼角微微抽搐。

那个仓库简直就是个完美的焚烧场,半地下,没有任何窗户,里面堆的多数都是易燃品,为了藏品的安全还一直保持着干燥,火一起来就根本控制不住。

墙壁中夹着钢板,门也是合金钢构造,通风管道狭窄到苏茜这么瘦削的身体也无法通过。

“剑御”这种言灵用于暗杀是极其优秀的,却不以力量见长,她无法破坏门和墙壁,眼看只有死路一条。

最后救了她的居然是那个男孩。

男孩离去之前忽然停下脚步,隔着火焰看了一眼苏茜,然后他举起手来,让苏茜看清他手中拿的东西,那是一柄钥匙。

他把钥匙丢进旁边燃烧的杂物里,这才转身跑出仓库,在身后关上了门。

虽然费了不少力气,但苏茜还是找到了那柄钥匙。年轻人也没骗她,真的是那间仓库的钥匙,在窒息之前,她终于打开仓库的门。

诺诺和那个男孩都没有置她于死地的想法,但短短的战斗中她和诺诺都几次跟死神擦肩而过。各自的立场决定了一切,她是秘党的一员,秘党自命是世界的守护者,而诺诺是个游侠,她只为自己在乎的人活。

“可这家伙是个穷鬼,穷到没有几个他真正在乎的人,也没有几件他真正在乎的事。”耳边忽然又响起诺诺说的话。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生真正富足的人呢?绝大多数人都是穷鬼,只在乎很少的几个人几件事,很容易变得一无所有。

她苏茜在乎过几个人?哪几个人的离开会让她的世界崩塌掉?她一根一根地弯曲手指,在心里默默地数着。

她忽然握拳,中止了计数,关闭水流,双手撑着浴室的墙壁微微喘息。

她意识到自己的心乱了,乱得像个小猫抓过的线团。但她必须平静下来,不能多想,斩首者的心绪不能乱,他们和死亡共舞,心一乱,就会死。

她披上一件浴巾,用大毛巾揉着头发,走出淋浴间。赤足在微凉的木地板上走了几步,她忽然停下了,地板上干干净净,她丢了一路的衣裙都不见了。

准确地说,不是不见,而是被人收拾好了。那件夏裙被挂在屋檐下的衣架上,裙摆在晨风中微动,裙下那双系带凉鞋摆得整整齐齐,鞋旁是她的网球包。内衣则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头枕边。

苏茜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再度睁眼,瞳孔深处已经亮起了金色。柳叶般的黑色飞刀刺破网球包,浮空而起,像是被遥控的无人机群那样来到苏茜的身边。苏茜随手拿下一柄握在手中,其他的飞刀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她缓步走到厨房。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看起来这个入侵者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踪迹,他为苏茜收拾好衣裙之后,似乎就坦然地走进厨房做起早饭来。

这人居然真的是在做早餐,而且还是一份颇为丰盛的早餐,早餐桌就摆在厨房里,桌上已经放了两人份的烤土司、烤蘑菇、冷切牛肉和煮过的蔬菜,这人正在一门心思地煎着鸡蛋。

“双手举过头顶!慢慢地转过身来!”苏茜沉声说。

她身边的飞刀高速地旋转起来,发出尖利的啸声,声势骇人。这种情况下它们就像上膛的子弹,随时都能射出。

煎鸡蛋的家伙看起来真是被吓到了,举起双手慢慢地转过身来,一脸的茫然。

“怎么是你?”苏茜愣住了。

“当然是我,还能是谁呢?”煎鸡蛋的家伙苦笑,“谁会给你收拾好了衣服又来给你做早餐?你难道还有别的未婚夫?”

“你什么时候换的发型?”

“我的理发师说夏季也许可以尝试一些运动风格的短发……”那家伙挠了挠自己金色的短发。

其实也不那么短,不过跟他以前披散到肩的长发相比是短了很多,柔顺带卷,在早晨的阳光中色如白金,像是他中学时留的发型。

“按照计划你是四天之后抵达!提前抵达能不能发个信息说明一下?”苏茜狠狠地皱眉。

她也是个女孩,原本不排斥这种生活中的小浪漫,不过用在斩首者身上,这种惊喜有时候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比如这个忽然间剪了短发、又忽然间跑到她厨房里给她煎鸡蛋的家伙,如果他反应出错,苏茜的飞刀没准就会在他身上先留下一个血洞再说了。经过昨夜的激战,她非常疲惫,神经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

煎鸡蛋的家伙愣了一会儿,苦笑,“巴黎那边的事提前结束了,我就改了机票时间。在法国,忽然端着早餐出现在你床前的男人都是浪漫的,我本以为你会高兴……可谁叫我有个当斩首者的未婚妻呢?”

苏茜皱着眉头看他,看起来气还没消。

男人有点手足无措,他从来都是个举重若轻的人,很得周围人的信赖,但在未婚妻面前就会有点做什么什么错的感觉。而苏茜从来都是个脾气很好的女孩,偏偏在他面前就会没来由地发火,看哪儿哪儿不对。

男人忽然抽了抽鼻子,鼻端一股淡淡的焦糊味,他这才想起炉子上还煎着鸡蛋。

但他还不敢立刻去照顾锅里的鸡蛋,而是对苏茜摊了摊手,“对不起,亲爱的,我错了,我应该预先通知你,我向你道歉……”

这么说的时候他是那么地无可奈何语言干瘪,完全不像他平时对外展现的模样。因为他其实并没什么错,他只是觉得这样会给苏茜一个惊喜而已。

苏茜轻轻地叹了口气,小跑着上前几步,拥抱他,“对不起兰斯洛特,我今天的情绪太糟糕了。”

兰斯洛特受宠若惊地抱住未婚妻,用面颊贴紧她的面颊。

他们静静地拥抱,任电磁炉上的煎蛋渐渐地卷曲、发黑,那些黑色的利刃失去了依托同时坠落,密密麻麻扎在桌面上。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0:30:56  回复该评论
  • 楚子航在这里的线被接到副会长身上了??心疼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0:50:38  回复该评论
  • 你跟我说高级执行员差点死在着火仓库里?还是斩首者!还是以前楚师兄最好助手。好笑……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2:53:42  回复该评论
  • 我靠,我的楚师兄,身份被盗,女友被偷,太TM悲哀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4:15:50  回复该评论
  • 日啊,内衣都被这男的收拾了,说明这俩人早发生过关系了,楚子航这个倒霉蛋比明妃都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6:14:28  回复该评论
  • 越来越乱套了,这绿帽子扣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9:18:54  回复该评论
  • 不是被绿了好吗,你们开玩笑归开玩笑,南大啥时写师兄爱苏茜了?他那时只有悔恨,能走进他心的也就是耶梦加得了,前几本都没多少苏茜师兄之间的互动,都没爱过谈什么被绿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8 19:32:42  回复该评论
  • 还有说苏茜身为斩首者居然差点死在火中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思考过,难道在你心中斩首者就厉害到不行?苏茜的言灵是战斗型的,不是灭火型的(比喻的不是很好)她的力气也不大,原文中写的很仔细,剑御是暗杀类型的,或许师兄可以靠君焰强行打门出去,凯撒也可以靠肌肉能力打开门,但苏茜是女生好吗,混血种也是会缺氧的会累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9 11:46:31  回复该评论
  • 苏茜和师兄就像学妹暗恋学长一样,但等到离开学校步入社会,学妹往往嫁给的不是当年那个男人。。。道理我懂,可是。。。。。。可是。。他俩在一起还是好突兀啊啊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09 11:58:55  回复该评论
  • 江南这龙族写的越来越剑走偏锋了,兰斯洛特前几部里就是个小配角,勉强记得名字的那种,怎么突然跑出来自己占了大半章描写?还有苏西也是同理,什么斩首者,搞笑么?
  •  最高权限
     发布于 2018-08-09 23:46:06  回复该评论
  • 让我安静的望着星空,用最无言的距离——我只怕太过靠近,就会透明,星空在一瞬间,破碎支离。
    星空的一切,在我眼中,是那么耀眼,又无与伦比的美丽——就算星空缓慢的靠近,我却想要离开。
    苏茜,与兰斯洛特,在一起,完美了,就算因果线被修改,也是合情理的,虽然很超出意料之外。
    最高权限
    CT
    2018.08.09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10 12:31:04  回复该评论
  • 大家对斩首者这个部门的出现和苏茜突然成为斩首者新星感到很突兀,这能理解,不过其实大家要是仔细读是可以从书中看出端倪的,一是龙四中有提到,会把路明非事件交给明非不熟悉的部门来干,现在看来就是斩首者,这个部门的设定就是专干脏活,自然要被学院隐藏,你见过哪个暗杀机构公布于众的,不都是在暗地里做事吗,所以不知道是正常的。二是苏茜突然变强,但是你想,在龙一中她在自由一日中表现很好,说明不弱,并且她作为师兄的可靠战友也可以说是左膀右臂,血统会弱??至少B级以上,再就是他可是师兄的绯闻女友啊,师兄血统那么高,她会差吗?你以为她就靠近身能力加上长得好看就可以被称为师兄的女友吗?所以老贼其实已经暗示了苏茜不会很差,大家不了解她主要是因为老贼故意没写再加上一提起她大家第一反应就是师兄的绯闻女友,忽略了她可能有的能力。其实老贼这样写苏茜也是想表达努力的重要性,苏茜没有高血统,长得不绝世,但是她在别人不知道的时间不知道的地点努力着,丑小鸭也会有春天,只要你肯努力,二是表达一下对往事的唏嘘,曾经那个默默无闻的人在不经意间变强了,只有身上的伤见证了她的成长,就像明非,当初那么怂,那么胆小的人,现在却可以为别人挡枪,把自己的双肩用刀锁死,龙族是成长的故事,无论谁,他们都在江南的笔下成长着,也都会迎来各自的结局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6:15:30  回复该评论
  • 万一奥丁有一天真的被杀了,一切恢复原状,这些人还会保留这段错乱的记忆吗,比如苏茜在想起楚子航之后,却又记得自己是楚子航忠实狗腿的未婚妻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7 12:09:10  回复该评论
  • 狗血,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都出轨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