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五:第51章 雷霆与守望者(2)

t7_933331115.jpg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路明非想不出答案,只能接着问诺诺。

“什么怎么办?没办法。我跟你说这些,是提醒你别跟楚子航瞎说。”诺诺说,“他身体里装的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子,小孩子不用懂那么多。”诺诺说完,转过头去,继续望着窗外的风景。

路明非在床上呆坐了很久,弯下腰去,整个人半蜷着,像个泄了气的充气娃娃。

“我出去走走。”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浑身都疼,应该静养,不过他实在没法继续躺下去了,他觉得这屋子里憋闷透了,不出去走走他会给憋死。

诺诺连回答都懒得回答。

路明非戴上一顶棒球帽遮脸,一边披着外衣一边出门。

门一推开他愣住了,门外的走廊上,楚子航静静地靠在墙上,手中的塑料袋里是诺诺要的香草冰淇淋。

***

后庭院的露台上,晚风习习。

苏茜穿着露背的晚礼服,坐在白色的桌边,桌上点着蜡烛,烛光下是兰斯洛特亲手做的晚餐。

兰斯洛特出自一个颇为古老的家族,一直都是个生活讲究有情调的人,只不过因为学院里有恺撒这种脸上都写着“贵公子”的人存在,才没有那么显眼。他和苏茜已经有阵子没见面了,见面的第一晚当然应该有一场穿着礼服吃的晚餐。

兰斯洛特却没坐在餐桌对面,而是站在苏茜背后,用冰袋为她冰敷灼伤的后肩。

“差不多一天过去了,没什么事了,只要不感染,过几天就会好的。”苏茜单手把自己的一头长发拢在头顶,露出后背和修长的脖子。

“还是多冰敷几次好,据说可以减少愈合后的瘢痕和色素沉淀。婚礼上你不是还得穿露背的婚纱么?”

苏茜有点羞涩,但好在兰斯洛特站在她背后,看不到她脸上的红晕。

“如果我在的话,应该不会让你这么冒险,”兰斯洛特又说,“锁定目标的位置,不惊动他们,等待增援,这才是标准的流程吧?”

苏茜一愣,“我是个斩首者,我们斩首者的流程跟标准流程不一样。”

兰斯洛特无声地笑了笑,“你其实是想抢在我赶到之前跟诺诺见上一面吧?担心我会对她不利。”

苏茜愣了一下,也笑笑,“猜出来了还问?”

两个人相处得太久了,兰斯洛特猜出她的心事并不奇怪,但是猜出来了也可以不说。

她确实是担心兰斯洛特会不给诺诺考虑的时间,她虽然是斩首者,但在这场东京狩猎行动中,负责人却是兰斯洛特。元老会指定他担任这个角色,因为他足够理性和冷静,他是战场的控制者、居高临下的司令官。他很少亲自出手,但任务成功的关键却是他。

兰斯洛特,才是真正的利刃。

“我还记得我们那年一起去马达加斯加的事,她装得好像很喜欢和那个咖喱味的大叔说话,其实是想给我们俩留下独处的时间,”兰斯洛特轻声说,“她一直都那么聪明。”

苏茜忽然伸手到自己的肩后,抓住了兰斯洛特的手腕,“你什么意思?”

兰斯洛特感觉到了自己身为斩首者的未婚妻的强大腕力。

但他还是微笑着,“我的意思是她是不可能被劝说的,诺诺要做什么事,谁也拦不住,她一定早已经想好了。所以如果你想帮她,就更要雷霆闪电那样开始行动,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制服她,带她回学院。学院真正担心的是路明非,不是她,不会对她不好,何况她还有一位身为校董的未婚夫,恺撒的性格你应该明白。”

苏茜沉吟了片刻,“那路明非怎么办?”

“路明非也是我们的朋友,我的权限范围内,我也会尽力帮他。”兰斯洛特苦笑,“不过一个疑似龙王的目标,我有没有资格帮他可真难说。”

“你飞了那么远的路来东京,路上应该想得差不多了,想好了就说,你的计划是什么?”

“首先我们得把他们分开,我们有两个猎物,就需要两个分开的陷阱。考虑到路明非龙化后的实力,诺诺是远逊于路明非的,只要我们能把她和路明非分开,平安捕获诺诺的几率就会大增。至于活着捕获路明非,”兰斯洛特轻轻地叹了口气,“有那种龙化的能力在,谁也没把握,只能说看看路明非是否愿意被我们活着捕获了。”

苏茜想了想,微微点头。

兰斯洛特说得没错,以那段视频中路明非展现的能力来看,就算是一个斩首者组成的连只怕也拿不下。好在路明非好像并不能随时龙化,在仓库里他甚至不得不接受诺诺的保护。

“不过意外的是他们有三个人。”兰斯洛特问,“你跟那个人正面接触过,什么感觉?”

苏茜沉思了片刻,“看起来大约22或者23岁,奇怪的是他喊诺诺姐姐,行为上有时候表现得像个孩子,但他能拔出蛇岐八家前任大家长的刀,那是一柄炼金武器。不考虑言灵,他的近战能力在我之上,可能也在恺撒之上。”

兰斯洛特也想了想,“那么他应该是个有血统的人,而且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可你又说他的行为像个孩子?”

苏茜认真回想,楚子航给她留下印象最深的两件事,一个是他捧着水给诺诺洗脸的一幕,那时苏茜已经盯上了他们,那一幕中的楚子航毫无疑问是个孩子,乖巧懂事,但还是个孩子。

另一个则是他如飞龙破空而来的一幕,那一刻他的刀带着龙吟般的呼啸,他整个人带着一种“斩开一切”的巨大气场,眼风之锐利,惊得苏茜心脏像是停跳。

与其说蜘蛛切是宝刀,不如说握刀的那个人是宝刀!

人要经历多少生死,才会有那样淬火般的眼神?

“我看不透那个人,我刚才说的,都是我的感觉。”苏茜只得说,“他的行为模式像个孩子,但如果把龙化的路明非排除,他可能是那些人里战斗力最强的。”

“那是个杀手,跟我一样。”苏茜顿了顿,补充说。

“看不透的目标,比强大的目标还要棘手。”兰斯洛特说,“有个意外的消息,我从巴黎出发的时候得到的,有人正从亚洲到欧洲,打劫我们位于各大城市的分部,似乎是想拖延我们对路明非的追捕。”

苏茜愣了一下,“谁会这么做?”

“目前还没有怀疑对象,但据此元老们推测路明非并非单枪匹马,他是有同伙的。”

“龙王的同伙么?”苏茜觉得不可思议。

迄今苏醒的龙王几乎都是单独行动的,这种生物的强大和骄傲令他们根本懒得跟其他人合作,他们似乎觉得单枪匹马就能征服世界了。

如果他们能略微放下这份骄傲,组织组织追随者——总会有人类或者混血种愿意追随王的脚步——那么他们会更加棘手,再给追随者们洗洗脑,做做团队建设,公司化管理,建立一下绩效考核制度……想起来就可怕。

“所以你说的那个男孩很可疑,他可能只是在隐藏实力。”兰斯洛特缓缓地说,“如果他再阻止你,就优先解决他。”

“是。”苏茜点了点头,“你带了什么增援来么?仅凭你我,就想追捕龙王级的目标?学院是不是太高估我们了?伊莎贝尔那些人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有增援,今夜就抵达。”兰斯洛特收起冰袋,在餐桌对面坐下。

“我陪你一起去。”苏茜说。

“不是什么让人愉悦的东西,我带藤原信之介去就好了,”兰斯洛特越过餐桌轻轻抚摸苏茜的手,“你好好休息。”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15 13:43:58  回复该评论
  • 握着刀的时候 他才是那个杀胚楚子航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16 19:37:49  回复该评论
  • 对明妃的比喻只能说明老贼尼是有多久没感受文学的熏陶了,,,还充气,,,,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6:29:26  回复该评论
  • 为楚少鸣不平,昔日可以踩在脚底的人,现在都爬到头上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11-25 23:01:12  回复该评论
  • 虽然不讲理,但是兰洛斯特是个什么玩意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