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雷霆与守望者(9)

t7_933331115.jpg

  “他唱什么呢?”诺诺听不太懂日文。

  “码头是父亲的扁担,我和弟弟站在扁担的两端。”路明非给他翻译,“应该是什么日本民歌。”
  “我们家乡那边的歌,那里也靠着海,小时候我们都等着父亲从码头上回来,会带回来新鲜的鱼,妈妈就给我们做成鱼汤和豆腐一起吃。”乌鸦耳朵尖,听到了诺诺和路明非在那里嘀咕。
  “你老爹不是个流氓么?怎么又变成渔民了?”诺诺皱眉。她是个极其敏感的人,不会漏过任何疑点。
  “小姐!”乌鸦叹气,“你还以为是东京啊?在银座一皮箱一皮箱地收保护费?在我们那个小地方,保护费只能问渔民收,我老爹也要上门服务的,不去码头怎么行?”
  诺诺翻了翻白眼,无话可说了。如果对于情报的理解有误,“侧写”也是会出问题的,她确实没明白小地方上的流氓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海上吹来的风越来越冷,诺诺竖起了风衣的领子。今晚他们所有人都穿着日本执行局的制服,黑色的长风衣,内衬是特殊定制的浮世绘花纹。这套衣服某种意义上象征着蛇岐八家在这座城市里的特权,看到不经意翻出的浮世绘衬里,警察都会退避三舍,出入会方便一些。
  “那道栈桥也有我和我兄弟的功劳哦……”乌鸦指着前方的还未竣工的栈桥,却忽然停嘴不说了。
  他吐掉嘴里的烟蒂,用鞋尖踩灭,大步上前,“你好么我的朋友?真是太想念你了,我的白帆、我的船首像、我们中最强壮的公海鸥,我亲爱的船长!”
  前方的黑暗里走来了身穿白色制服、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隔着很远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和油味。中年男人跟乌鸦大力地拥抱,还用都长着短须的下巴颏儿互相摩擦,感觉随时都能磨出电火花来。
  诺诺打量了对方一眼,初步形成了判断,那是个斯拉夫人,应该就是那条人蛇船的船长,因为他穿着船长制服,可以想见他的船很不正规,一个体面的船长不会容忍自己的制服上有油味,他有一帮酗酒的船员,基本可以推测漂泊海上的那段时间里,那条船就是个酗酒和堕落的法外之地。
  虽然作为漂亮姑娘登上这样一条船无疑是很危险的,但诺诺并不那么担心,首先来前乌鸦已经跟她解释过了为什么有必要绑架船长的一家老小,正是为了确保他们在船上的安全,其次船员们真的对她起了歹意也没关系,她时时刻刻都会带着楚子航,而且是个袖里藏着刀的楚子航。
  船长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瓶伏特加来,递给乌鸦,乌鸦拧开来大喝一口,操着日本味儿的乌克兰语跟船长神聊,聊到动情处又是激烈拥抱,下巴颏儿互相摩擦,看得路明非都想捂脸。
  真是个被黑道耽误的影帝,这会儿要不看他的外貌,不听他的乌克兰语,旁人绝对相信乌鸦是个终年混船上的老炮儿水手。
  “我的好兄弟阿利耶夫船长,他的船会带你们离开日本,敢于直接出入东京港的人蛇船可不多,阿利耶夫兄弟是在这条道上跑得最顺的,从没失过手。”乌鸦热情洋溢地给诺诺他们介绍。
  路明非等三人都神情冷淡地点头致意,这也是乌鸦叮嘱的,因为他们眼下的身份是执行局秘密派往海外的干员,而执行局的干员从来都是这么神憎鬼嫌的嘴脸。
  “七天之后我们会在海参崴卸货,七天之内我保证你们的安全。”阿利耶夫船长显得很自豪,“我们的船级别很高,虽然不敢说会有军舰护航,但只要我们发出警报,一个小时之内就会有军舰从附近赶过来。在公海上从来没有人敢跟我们为难。”
  路明非一愣,心说什么船那么厉害,不是运垃圾的人蛇船么?
  “他们的货物中包含核废料,有些核电站出来的废料在日本不能处理,要送到俄罗斯去做处理。”乌鸦在路明非耳边压低了声音。
  路明非恍然大悟,难怪以乌鸦在东京的人脉要找一艘人蛇船还费了那么大工夫,原来是这样一艘特殊的船,难怪是撤离日本的安全通道。
  “先生们女士们,请跟我登船,你们的床和伏特加都准备好了。”阿利耶夫船长招呼。
  路明非等三人跟在他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前方闪着白光的码头。
  “我的朋友们就交给你了,阿利耶夫,我欠你一个人情。”乌鸦在他们身后说。
  路明非惊讶地回头,才发现乌鸦并没有跟上来。他靠在那辆古董跑车上,遥遥地向他们挥着手。
  原来这就要分别了,路明非本来没多想,不过是本能地以为乌鸦会送他们上船,安顿好再走,甚至还会聊聊离愁别绪,喝一杯什么的。
  可想想确实没有必要,男人之间的分别,就只是挥挥手的事,该说的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该喝的酒也已经喝完了。人生里很多相遇和告别都是这样的忽如其来,所以要珍惜面对面喝酒的时光。
  路明非停了下来,转身跟乌鸦挥手,然后小跑着跟上了阿利耶夫船长。
  “不过你的老婆孩子我也会帮你好好照顾的。”乌鸦追了一句。
  路明非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这才是那个影帝的风格啊,下巴颏儿互相摩擦了千百遍,他还是把阿利耶夫的全家老小扣下当人质了。
  船比路明非想像的还糟,级别再高的垃圾船也还是垃圾船。
  吨位数倒是不小,估计得有两万吨,但整条船锈迹斑斑,那股子在海边就能闻到的臭味在这里越发地重了。
  这条船基本上是个漂浮在海上的长方形铁盒子,船头船尾加上动力系统、方向舵和狭窄的居住区,货仓又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堆满了集装箱,想必是那些价值比较高的垃圾,还能拆解循环利用什么的,另一部分的垃圾直接就是露天堆放,估计运到目的地就会就地掩埋。船上的吊车并未工作,想来是装货的流程已经完成,这艘船随时都能启航。
  居住区在甲板以下,阿利耶夫带着他们穿越黑漆漆的通道,隔老远才有一盏昏暗的灯。路明非注意到诺诺的神情始终很专注。她的记忆力也是超强的,走上一遍她就把通道都记住了,加上侧写的能力,有谁对她有敌意她会立刻觉察到。有她在就像有个报警器,即使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也增加很多安全保障。
  阿利耶夫在一条通道的尽头停下,两间舱室门对门。
  “伏特加畅饮、柔软的床铺、24小时热水,相信我,这是这条船上最好的住处。谁让你们是佐伯先生的好朋友呢?”阿利耶夫说,“不过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到处乱走,船上都是男人,在海上男人总是很苦闷,能拿来消遣的只有酒和色情电影,这么漂亮的小姐只怕会引起骚动。”
  诺诺冷冷地哼了一声,推门而入。
  舱室倒还算整洁,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圆形舷窗能看向外面,不过所谓的24小时热水就是个淋浴喷头,无限畅饮的伏特加也是最便宜的那一档。阿利耶夫船长并没有跟进来,而是站在门口。
  “什么时候开船?”诺诺问。
  “货物装完了,随时出发。”阿利耶夫说着,把两把钥匙丢给路明非,“对面的那间也归你们用,你们其他的行李一会儿我叫船员扛进来。”
  “我看这艘船有年头了,不会出事故吧?”路明非问。
  “这样大吨位的船,经过的海域只要没有风暴,就绝对安全。那片海域非常繁忙,基本上我们每隔一个小时就会跟别的船近距离擦过,撞上冰山都不怕。”阿利耶夫船长说。
  “救生船什么的都有吧?”路明非又问。
  “当然,这是海事法要求的,六艘救生艇,就在居住区的后面。”
  路明非点了点头,阿利耶夫转身离开,通道里回荡着他沉重的脚步声。
  诺诺以眼神示意,楚子航立刻关闭了房门,检查门锁。诺诺打开随身携带的行李箱,里面是码得整整齐齐的武器。诺诺把一个电子装置丢给路明非,路明非拿着它细细地扫描了舱室的每个角落。诺诺则麻利地组装起枪械来。
  只有楚子航没事可做,他趴在舷窗旁,出神地望着外面起伏的大海。
  “安全。”路明非关闭了扫描设备。
  这是一间很“干净”的房间,没有检测到任何监控设备的信号。
  诺诺把组装好的UMP9塞在了床边的缝隙里,还有一柄伯莱塔重型手枪则藏在了洗手池的底部。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稍微地放松下来,倒上一杯免费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男士们可以回你们的房间去了。”她又续上一杯酒,在那个勉强能称为“沙发”的东西上坐下,语气平淡地下了逐客令。
  “姐姐晚安。”楚子航站起身来,拿上自己的箱子就要走。
  “要不你还是跟你姐姐住一间屋吧。”路明非抢先一步握住了门把手,“你俩在神社不也住一间的么?”
  诺诺狐疑地盯着路明非看,没错,这表情妥妥的就是一只警觉的小狐狸。
  “又耍什么鬼心眼?”诺诺问。
  “我还不敢说这地方就是安全的,有师兄陪你,我放心一点。”路明非赶紧说,“师兄的身手你也见过,虽说现在没以前那么酷了,可还是个杀胚!”
  路明非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出门了,这时一声悠长的汽笛声,脚下微微震动,这艘船启航了,他们终于告别了日本,下一站是海参崴。
  对面的舱室也是一样的脏乱差,路明非进屋之后看了一眼表,脱光冲了个澡,换上干净的内衣裤,跟诺诺一样倒上一杯劣质伏特加,坐在舷窗边慢慢地喝着。
  酒喝完了,他的头发也已经干透。
  他又看了一眼表,打开行李箱,这个箱子是他自己打包的,里面就只有一个黑色的双肩背。他检查了一下背包里的沙漠之鹰和剩下的一柄短弧刀——另一柄他已经送给了楚子航——还有那卷图纸。
  他贴在门边听了许久,确信走廊里没有任何响动,悄悄地推开门,踩着猫一样轻的步子走了。
  走了很远,他回头看去,走廊的尽头,那盏昏黄的灯。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31 09:46:57  回复该评论
  • 这里更新好快!以后就看这里了,关注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31 09:56:08  回复该评论
  • 他要下船和兰斯洛特他们去东京塔干去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31 09:57:31  回复该评论
  • 欧耶,我们的王终于要走向王座了,自己的王座,不需要他人的帮助~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31 10:49:01  回复该评论
  • 这船,怕是要开往北极吧,利维坦 凯撒 阿巴斯
  •  正义的朋友
     发布于 2018-08-31 12:42:00  回复该评论
  • 乌鸦想到以前了吧,所以才会唱那首歌,曾经他和夜叉一起浇水泥柱的时候就会唱这歌,现在他的老大,他的兄弟,他爱的姑娘都不在了,只剩他一个人孤独地活在世界上了,我想他也许会用命去赌路明非赢,那样,他就可以安心地去找樱,夜叉,源稚生了
  •  正义的朋友
     发布于 2018-08-31 12:54:57  回复该评论
  • 这个衰小孩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个领撑里衬着黄金的男人,像一个武士一样孤独地去战斗,去保护他心爱的姑娘,去与整个世界为敌。我相信,最终他将重临世界,并诛尽所有的逆臣,用自己的火点燃整个世界
  •  访客
     发布于 2018-08-31 13:42:12  回复该评论
  • 应该是去和路鸣泽或者是妈妈三人组说话
  •  源稚生
     发布于 2018-08-31 14:29:12  回复该评论
  • 路君这就要走了么?
    是啊,就算在日本我也保护不了我的朋友了...
  •  昂热
     发布于 2018-08-31 14:37:26  回复该评论
  • 说好的床戏,结果一整本书老子都躺在病床上,江南NMSL
  •  
     发布于 2018-08-31 17:34:40  回复该评论
  • 这不能是下船吧 船都开了 但是看那卷图纸也不用专门出去啊 不出意外的话乌鸦要就义了 呜呜呜呜 日本编外小分队一个人也没了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8-09-01 02:42:38  回复该评论
      • 零,走跟我去找哥哥,我还有点事需要跟哥哥说,说完之后,你就自己找活下去的意义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1 15:20:58  回复该评论
  • 评论多了,人也多了,然后就像q阅一样,开始涌现出各种妖魔鬼怪了
  •  万里独行田伯光
     发布于 2018-09-02 07:08:54  回复该评论
  • 莫不是利维坦就是海洋与水之王?话说这玩意不是在天上吗?在水里的那个叫贝希摩斯啊!把圣经再搬出来,还能写好几部!
  •  陈雯雯
     发布于 2018-09-02 11:46:20  回复该评论
  • 我还有出场机会吗?听说有人把我和楚子航凑cp,可我不认识他,我只认识路师兄:O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