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雷霆与守望者(10)

t7_933331115.jpg

甲板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轮机组轰隆隆地运转着,呼应着无休无止的海潮。路明非沿着甲板转了半圈,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海。

他两次看表,中间相差20分钟,近海航行速度不快,算下来他们此刻距离岸边大约是5到10公里的距离。

海面上不知何时起了雾,能见度极差,连船尾他都看不清,只有船用吊车上那盏黄灯高悬在他的头顶。

他溜达着往船尾去,一路上也没看到人。想来这种运送垃圾的货船,原本就不需要几个船员,此刻那帮船员应该都聚集在驾驶舱和轮机舱,这满船的垃圾也不需要人管。

他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阿利耶夫说的救生艇,六艘橙红色的玻璃钢小艇,挂在船舷边的挂架上,看起来还算像样,至少比这艘垃圾船强。

路明非读了一会儿挂架旁的说明书,就知道该怎么操作了,步骤很简单,不过是一二三三步走这样,只不过开启机械升降装置的时候,老旧的电动机居然发出堪比超级跑车的轰轰声,吓了路明非一跳。好在轮机组的运声音还是更厉害一些,把这个声音盖过了,并没有人闻声赶来。

钢索吊着救生艇,沿着船舷缓缓地降落,啪的一声坠落在海面上。在这茫茫的大海里,摩天大楼般的船舷下方,倒像是一片橙红色的枫叶。

路明非也抓着钢索滑了下去,临了一个漂亮的“superhero landing”,准确地落在救生艇的正中央。

救生艇这种东西一般都没有动力装置,在茫茫大海的中央沉了船,也别指望着靠一台小马达去附近的岛屿,一般都是等待救援,所以以路主席尊贵的身份也只有划船,没划两下路主席就觉得不对了。

海雾真是太浓了,离开垃圾船一两百米,连塔吊上的那盏黄灯都模糊了,他完全陷在了粘稠的黑暗里,

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芬格尔——准确地说是那部加载了芬格尔人格的手机——点亮屏幕,“起来干活了,给我导个航。”

“看看,看看,还是没了我不行吧?”芬格尔感慨万千,“我跟你说过的对不对?组织靠不住!女人也靠不住!男人的依靠,只能是另一个男人的臂膀!”

“滚!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个人工智能啊?”

“知道啊,我要不是人工智能能帮你导航?船首偏东30度,我们距离最近的海岸有差不多7公里。我要不是人工智能有你的机会?换我出手,三天,不是我吹牛啊,不出三天,绝对拿下你师姐!”

“拉倒!我的意思是,你的本体已经当了狗叛徒,没准正在学院跟人开会研究怎么抓我呢!到底哪边是东?你给我说左转还是右转!”

“哦哦,我的错,忘记你们人类没有内置指南针了,船头左转30度。其实我也蛮鄙夷那家伙的,不是东西!怎么能出卖兄弟呢?不过也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比如在古巴当地有私生子,想要再见见孩子。”

“说得跟真的似的!”路明非奋力划桨,救生艇缓缓地转向。

这个时候他得庆幸说学生会下属有个赛艇俱乐部,路主席给人家拨过预算,人家也很殷切地邀请路主席上船操演过。有了在浩瀚的密歇根湖上划船的经验,他在这波浪起伏的大海上才心里不虚。

“说一千道一万,最后不还是我陪着你闯荡天涯?什么叫兄弟?这才叫兄弟!对不对?”芬格尔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不过你说你师姐一觉醒来发现你跑路了,心里会怎么想?”

“不知道,没想过。”路明非埋头划船。

“其实带着她真挺好的,你师姐要论颜值也就中上,不过能打,靠得住,人狠话不多,除了人家已经明说了对你没意思,其他真也找不出什么缺点了。”

“怎么连你也知道了?”路明非下意识地抓紧船桨,有种被人说出心里的秘密、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

“楚子航都知道了,我能不知道?我一天24小时待机,你们交心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的茶几上呆着呢。”

路明非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划船,“这是我的事,跟她没关系。”

“那楚子航呢?这事儿跟你师姐没关系,跟楚子航总脱不了关系吧?凭什么这家伙也跟你心爱的师姐一样安全了,我就要陪你去闯龙潭虎穴?”芬格尔喋喋不休。

“现在好像是涨潮?”路明非忽然问。

芬格尔愣了一下,“没错,这个季节,东京湾这个时间段正是涨潮。”

“涨潮的话我没必要划船对吧?反正过阵子潮水就把我推回岸边了。”

“说得也对,大海里你这么划船也快不了多少,飘两个小时也就到岸边了。”

“那我就不需要导航了对吧?”路明非掂着手机。

“喂喂!有没有人性啊?有需要就把人家叫出来,用不着就关小黑屋……”

芬格尔没来得及说完,因为路明非已经坚定以及果决地摁下了关机键。

就像某部老电影里说的,世界一下子就清净了,天海苍茫,涛声往复,还有那么点惬意和美好。

路明非呆坐了片刻,忽然想起救生艇上应该有吃的。四下摸索了一番,他果然找到了储存食物的地方,其中多数都是压缩蔬菜和压缩饼干,不过意外地找到了牛肉干。

他在救生艇上找了个舒服的、能躺下来的地方,撕开一袋牛肉干,翘着脚,跟着船的起伏,好像跟大海融为一体了。

很久没有这种可以随意挥霍时间的机会了,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在那座老楼的天台上,他对着远处的CBD眺望,一望能望上几个小时,一想就想上下五千年的事,当然还有班上的女孩们……

说起来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呢?

也许是对那场意外的龙化心存恐惧,如果跟诺诺和师兄一起行动,没准会伤害到他们。

也许是本能地觉得黑天鹅港是个凶险的地方,很可能是一去不回。

也许就是觉得诺诺陪自己到这里也该够了,她应该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去,那里有人在等她。而对路明非这种龙王级的怪物来说,人狠话不多的妞,终究也只是个普通的妞,能做的很有限。

但最后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那通神秘的电话。

差不多24个小时前,也是这样黑漆漆的夜,在那间安静的街角书店里,他站在沙沙翻书的声音里,握着那台老式电话的话筒。

长久的沉默,好像一说话,什么东西就会碎掉,肥皂泡、环境、或者是某种暌违已久的温暖。

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温润中带些沙哑,那是多年野外考古导致的,餐风宿露的人很难保持清亮透明的嗓音。也确实是他的语调,平稳的,从不大起大落,却让人心安和信服。

“麦田里有什么?”最终还是路明非打破了沉默,他的嗓音也有些哑,有些小心翼翼。

“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愣了一下。

“麦田里有什么,小时候我问过你。”

“哦懂了,是青蛙爸爸、青蛙妈妈和青蛙儿子。”

“隔壁他们家有个女孩子,她叫什么名字?”

“丹旸?你是说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那个?她还有一个姐姐叫明珰。”

“为什么小白兔没有赢过小乌龟?”

“因为它们比的是游泳。”

父子两人平静地问答,声音都很轻,就像夏夜纳凉时有意无意的低语。

尘封已久的那些夏夜在这些问答中忽然苏醒,鲜亮跳脱,恰如那些老槐树上油绿的叶子,甚至还带着露水的清凉。

很久很久以前,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他们还住在某个研究所的家属院里的时候,炎热的夏夜里,因为舍不得空调费甚至买不起空调,经常有人聚在河边纳凉,像是个仲夏夜的野餐会。

清凉的小河哗哗地流淌着,蝉没完没了地叫着,孩子们绕着竹床跑来跑去,附近的农民赶来卖瓜,灯下老人慢悠悠地赶着苍蝇。那时候,路麟城也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话。

在父子俩的对话里,有隔壁的小姐姐,也有住宅区旁边麦田的小青蛙一家,还有各种脑筋急转弯的问题。

所有问题路麟城都答上来了,不延迟不犹豫,平静得就像小河流淌。即使EVA这种近乎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都无法做到,她可以解析路明非的一生,却无法关注那些夏夜里看似无意义的低语。

“我很想你们。”路明非轻声说。

“我们也很想你。”路麟城说,“你做得很好,我和你妈妈都很高兴。”

握着话筒,路明非慢慢地蹲了下去,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而且一开始流就收不住。

窗外的雨静静地下着,他蹲那儿大哭,高亢嘹亮穿云裂石,就差撒泼打滚了。周围的人静静地翻着书,无人知晓,更无人理睬,他仿佛在世界尽头哭泣,能听到的只有电话那头的男人。

其实他也不想,就是那种忽然间涌起来的委屈,前一刻你还觉得老子亡命千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真乃铮铮铁汉,别再把我看成以前那个怂货了;下一刻你忽然觉得,你那么刚那么硬,不过是哭了也没人听罢了。

“明非,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此时此刻我还无法回答。”路麟城说,“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你必须自己去面对……比如,命运。”

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字眼,父子之间聊起来未免太装逼,不过这两个字才路麟城的嘴里说出来,听着别具深意。

路明非的哭忽然就止住了,他揉揉鼻子,深呼吸两下,定了定神,“老爸你说。”

“时间不多,我们的通话随时可能被监听,记住我下面的每句话、你的处境很危险,不要相信任何人。学院里有些人只是蠢,但也有些人是要对你不利的。审判之日前,龙王们都会苏醒,他们会凭本能来找你,所以你要尤其警惕身边的人,他们很有可能是隐藏的龙王。”路麟城的语速很快,越来越快,似乎留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你身边的台子上就有纸笔,记住这个坐标,北纬N77°36′40.36″,东经E104°14′6.84……”

路明非写了几笔,忽然停下了,“这是……那个港口?”他嘶哑地问。

路麟城给出的坐标位于西伯利亚北部,接近北冰洋,莽莽荒原,极寒之地。很多年前,据说那里有座港口。

“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路麟城低声说。

“你想让我去那里?”

“可以不去。不想去的话,就赶快逃,逃得远远的,离那里越远越好。”路麟城顿了顿,“但如果不去,你就不会知道真相,发生过的一切,也就跟你没关系了。”

“你是让我自己选?”

“你已经长大了,我跟你说过,有些事只能自己面对。”

这一次,路明非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他无声地笑笑,“我已经做过选择了。”

路麟城也沉默了很久,“很好,男孩子应该勇敢点,勇敢的男孩子,从来都不会被人看不起。”

“记住了。”

“不要带着陈墨瞳,她不能去那里。”路麟城挂断了电话。

小书店忽然间恢复了正常,风声雨声翻书声,所有的声音都清晰起来,仿佛刚才有个看不见的玻璃罩子罩住了路明非和那台老式电话。

端着咖啡经过的服务生好奇地看了路明非一眼,这位客人拿着那台用作装饰品的老式电话的话筒,静静地站着,脸上似喜似哀。

“先生我能做您做些什么么?”服务生细声细语地询问。

“不不,我很好。”路明非挂上了话筒。

这下子他看清楚了,这台电话连信号线都没有,刚才那通电话好像根本就是个梦境,然而他的手中却真实地捏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那个位于北西伯利亚的坐标。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0:22:12  回复该评论
  • 你那么刚那么硬,不过是哭了也没人听罢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0:58:39  回复该评论
  • 为什么不让带诺诺?这女的和西伯利亚港可能有些许关系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2:06:34  回复该评论
      • 你会带你心爱的女孩去明知道很危险的地方么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2:39:38  回复该评论
      • 估计诺诺也是龙王,去那里会激起她的记忆。
        曾在龙四时奥丁对诺诺说你来了,说明奥丁很早就认识诺诺(推测)
  •  路路路
     发布于 2018-09-03 11:04:56  回复该评论
  • 什么开始的地方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7 23:17:36  回复该评论
      • 龙一的时候,那个科学家在西伯利亚刚给小孩做脑桥分裂手术,里边的零估计就是明飞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1:06:41  回复该评论
  • 诺诺要真是女主角的话,她肯定还是会跟过去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1:25:36  回复该评论
  • 两种可能,一种是明妃老爹的言灵,另一种,是小魔鬼他们做的,目的是将明妃引向“王座”
  •  芬格尔
     发布于 2018-09-03 11:54:48  回复该评论
  • 组织靠不住!女人也靠不住!男人的依靠,只能是另一个男人的臂膀!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2:03:34  回复该评论
  • 别告我他爹是赫尔佐格,跟诺诺同父异母!!!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2:22:23  回复该评论
  • 啊啊啊,激动人心的时刻。诺诺应该会跟上去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13:14:53  回复该评论
  • 按照这种套路,小魔女肯定是会去的,凯撒和狮心会长也搭上了当初楚子航失踪前上的赌船,4人应该会在那里会合,楚子航和小魔女估计和主线关联很大,极大可能会有悲剧情节
  •  作者江南
     发布于 2018-09-03 13:21:57  回复该评论
  • 内容少了点,你们先凑合看吧,反正写多点是不可能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7 23:19:23  回复该评论
      • ...江南大大你要不要这么直白的告诉读者们这么赤裸的真相啊
  •  陈墨瞳
     发布于 2018-09-03 13:27:05  回复该评论
  • 有些女人就是,非让她不干的事情非要干,比如说不让去西伯利亚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8-09-03 14:07:36  回复该评论
  • 长大了的人说话的方式都不一样了,看龙3的时候难过了好一阵子,因为那个女孩死掉了,现在龙5也要让我难受吗?为什么结局都不是我们所期望的呢?大概这就是生活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20:30:06  回复该评论
  • 诺诺和利维坦应该是海洋与水之王的双子,诺诺是权,利维坦是力。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3 20:47:54  回复该评论
  • 你要尤其警惕身边的人,他们很有可能是隐藏的龙王。——凭这句话给诺诺的身份占坑
  •  芬格尔
     发布于 2018-09-03 23:32:22  回复该评论
  • 两个社团老大的女人都是龙王?让我想想该怎么向同学们报道。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4 15:25:22  回复该评论
  • 组织靠不住!女人也靠不住!男人的依靠,只能是另一个男人的臂膀!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4 18:16:42  回复该评论
  • 我觉得诺诺应该是黑王,凯撒他们已经去了,应该就在鲸歌的附近,零可能会去
  •  小恶魔
     发布于 2018-09-04 20:42:28  回复该评论
  • 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会汇聚到起点,那也是终点
  •  
     发布于 2018-09-06 12:55:21  回复该评论
  • 爸爸是真的,明非问的那几个问题只是为了确认父亲的身份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8 01:17:42  回复该评论
      • 在路鸣泽的言灵里,调用路明非自己的记忆来回答不是难事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9 15:01:45  回复该评论
  • 可能根本就是路明非自己的幻想,那些经历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他的潜意识推演出了那个地方,给自己留下了线索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0 04:09:18  回复该评论
  • 路麟城怎么会知道那么多,昂热都不知道,路明非的降生我想昂热也不知道具体过程,可能是一个谎言。
  •  访客
     发布于 2018-10-03 17:10:41  回复该评论
  • 北冰洋,那个是海洋与水之王,奥丁是什么,如果奥丁是天空与风之王,那诺诺又是什么,或者除了四大君主还有其他龙王,路明非他真的是世界树,路鸣泽他又是什么,路明非他爸妈知道路鸣泽的事吗
  •  作者江南
     发布于 2018-10-10 22:14:25  回复该评论
  • 总有一天我们的明非会彻底狂化但又因为一个人而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