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雷霆与守望者(11)

t7_933331115.jpg

老爹说得没错,勇敢的男孩子从来都不会被人看不起,何况他已经不是男孩子了。大概只有那些在意你又跟你认识了很久的人,才会因为一直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把你看成孩子。

其实诺诺何尝不是这样,在那个玻璃阁楼里她说的路主席都没有怎么上心,首先那些他早就知道了,其次诺诺那语气根本就是对“男孩子”说话。

会侧写的小巫女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她把对方当男孩子,跟他说话,对方却觉得她是个“女孩子”,想着她到底像什么小动物。

路主席往天空里丢着一粒粒牛肉干,再用嘴接住。

正浮想联翩呢,屁股后面忽然传来音乐声。一个人在茫茫大海上随波逐流,忽然听到音乐,路明非吓得一个激灵,一把就从后腰里拔出了沙漠之鹰,转身瞄准。

屁股后面连个鬼影儿都没有,音乐声又转到救生艇的另一侧去了,还是他的屁股后面。路明非忽然明白了,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那台被他强行关机的手机来。

分明屏幕也没亮,按音量键和HOME键也都没反应,但音乐声确实是它发出的。

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几次,分明把芬格尔给关机了,第二天早晨它欢快地闹铃叫你起床,还有一次诺诺疏忽了,把手机丢在一旁就脱衣服准备洗澡,手机里传出了热烈的掌声……

路明非有点怀疑这家伙其实是无法被彻底关机的,只不过你关机的时候它给你点面子。

此情此景,沧海横流,一台手机有点深沉又有点忧伤地唱着: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从不喜欢装深沉,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

忽然也晃了神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听着听着,路明非跟着哼唱起来,也懒得想如何关机的问题了,躺下来继续吃牛肉干,就着海浪的声音,像是要睡着了。

此时此刻,黑色的直升机正高速地掠过海面,下面黑色的大潮翻卷,潮头上有白色的浪花。

直升机里黑压压的都是人,几乎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作战服,戴着面罩和红外线夜视仪,胸前、肩头、腰间和腿部不同部位捆着枪械和利刃,装着重型武器的箱子就在他们脚边,直升机本身也挂载了大量的武器。

“海岸警备队15分钟之前发布了蓝色预警,今夜东京湾内浪高大约3米,伴随五级强风。”副驾驶座上的冈萨雷斯摘下耳机,回头大声说。

兰斯洛特微微点头,今夜他也是一身黑色的作战服,和他的队友们一样,只不过没有戴上面罩和红外线夜视镜。

只有一个人例外,乌鸦,今晚他是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皮鞋,黑得真像是一只乌鸦。

“佐伯先生,您的那位朋友,阿利耶夫船长,靠得住么?”兰斯洛特问。

“靠不住,”乌鸦想也不想地回答,“一个做人蛇买卖的家伙,你指望他能靠得住?”

“所以我们计划中最关键的一个人根本不可信?”兰斯洛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

“他不需要靠得住,要他做的事情很简单,把那艘船开到海岸警备队的雷达扫描不到的海域,停船,放掉所有燃油。其他的事情由你们去做。”乌鸦说,“当然为了增加一些保险系数,我还扣留了阿利耶夫老兄的家人,那家伙虽然是个混蛋,但对家人还是很在乎的。”

“如果不是信任你,我无法想像受过卡塞尔学院特训的两个人会犯这样的错误。”

“这是在鄙夷一个背叛朋友的人么?”

“不,我只是说这个计划太完美了,”兰斯洛特望向下方无边的大海,“连风和海潮都完美,一场小型风暴,会掩护我们悄无声息地撤退。”

乌鸦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按照我和阿列耶夫约好的,五分钟后我们就会看到那艘飘在海面上的垃圾船,阿列耶夫和他的船员现在已经撤离了。”

“就像飘在海上的监狱?”

“无天无地之所。”乌鸦缓缓地说。

兰斯洛特静了一会儿,扭头看了乌鸦一眼,“西装不错。”

“在日本,这是葬礼特定的衣服,”乌鸦说,“我这是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

海雾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闪烁的黄色光点,直升飞机立刻转向,围绕着那个光点飞行,所有人都默默地看向下方。那些戴着红外线夜视仪的人已经看清了雾气中的巨轮,它静静地停泊在那里,没有丝毫生机,像是一个巨型的海洋垃圾。

“我们到了,那盏黄色的灯是阿利耶夫特意留个我们的暗号。”乌鸦说。

“扫描完毕,对方是一艘俄罗斯注册的货船,排水量大约两万吨,甲板上未观察到有人活动。”冈萨雷斯说。

“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甲板下方的居住区里。”乌鸦低声说。

兰斯洛特举起手,“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开始降落。”

直升机破开浓雾降了下去,机头大灯照亮的区域,可见堆积如山的集装箱。

诺诺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是斑驳的天花板。

她在那间船舱里醒来,外面是往复的潮声。

又是那个诡异的梦,她走在下雪的神社中,在亮着灯的空房间里找到了那件巫女服。离开白羽天狗神社之后她还是反反复复地做那个梦,每一次梦中她都会忘记自己来过这里,再一次找到那件巫女服,再一次被缠住。

说不上恐怖,巫女服缠住她的感觉,不是小虫被蜘蛛丝束缚,而是一个很轻柔的拥抱。

只是反反复复地做同一个梦,心里就有了结。凭什么她总是梦见跟路明非“很熟”的某个女孩?这跟路明非每晚梦见恺撒一样扯淡。

诺诺可以拍着胸脯说,她对于路明非喜欢过一个跟自己有点像的女孩并不介意,更别说吃醋了,要是这种没由头的飞醋她都吃,她就该手撕屠小娇。但她怎么就手贱拿了那个小玩具呢?又怎么老做这个怪梦呢?

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启航才一个小时,这个时候醒,她今晚没准得失眠了。她摸黑起床,准备再喝一杯那便宜的伏特加。

她忽然站住,退一步从床边的缝隙里抽出那支UMP9,上膛开保险,整个人悄无声息进入了备战状态。

本应睡在沙发上的楚子航不见了!

她赤着脚,沿着墙边无声地行走,检查舱室的每个角落。刚检查到一半,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她架着枪缓缓地靠近门,猛地把门拉开,楚子航站在外面,提着他们的行李箱。

“他们一直没把行李箱送来,我就去找他们拿了。”楚子航淡淡地说。

他们的行李分为两部分,重要的自己随身带着,不那么重要的箱子由阿列耶夫的船员拎上船来,一直都没有送过来。

“别再乱跑了,在这个地方我们最好始终能看到彼此。”诺诺疲倦地挥挥枪,让楚子航拎着箱子进来。

反正睡不着,她就一一检查那些箱子。里面的东西码得整整齐齐,紫外手电筒也没照出新的指纹,这些箱子没被打开过,阿列耶夫船长手下的人似乎还靠得住。

诺诺是个过于警觉和没有安全感的人,事实上她同意把这些箱子交给船员们来搬运,就是看看他们会不会动自己的东西,以便确认这条船的安全性。

她从装食品的箱子里拿了根能量棒叼着,这种高蛋白质的代餐食品吃一根基本能顶住一天,诺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吃船上的食物。

她在沙发上坐下,一抬头愣了,楚子航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床上去了,正蒙着被子睡呢。

难道是觉得沙发睡起来太不舒服了要跟自己撒个娇睡床?但即使对方的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岁,这事儿也没门。

诺诺上去一把把被子给掀了起来,正要说话,忽然间傻了。

楚子航只穿一条内裤,侧卧在那里有种玉体横陈的效果,如果忽略那些狰狞的旧伤,这家伙的体形堪称完美,没有一丝赘肉,也不是健身房练出来的腱子肉。

诺诺正惊诧呢,楚子航揉了揉眼睛,“很晚了,怎么还不睡?”

喂喂!这语气怎么回事?你要不要再拍拍旁边的枕头示意姐姐我赶快侍寝啊?这孩子到底是失心疯了还是芬格尔上身了?

“姐姐闪开!”就在这时,背后的黑暗里传来压迫力极强的低吼。

那是楚子航的声音,但楚子航不是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千般慵懒万种娇羞么?虽然没完全反应过来,但诺诺还是本能地下蹲。

就在这一刻,一直藏在她背后的黑影虎跳着越过她的头顶,狠狠地落在床上,双膝磕进了那个“楚子航”的脸。

也是同时,黑色的刀切断了诺诺的长鬓,她再晚些闪避的话,那柄刀没准会切开她颈部的大动脉。

诺诺飞速地退到沙发边,同时给UMP9上膛。这时她的床上,穿着黑色风衣的楚子航正用膝盖顶死了一个怪物,一手锁住了怪物的手腕,那柄黑色的猎刀,就握在怪物的手中。

至于性感撩人版的楚子航,当然已经消失了。

诺诺立刻就明白了,她刚刚从一场言灵驱动的幻术中解脱出来。

“森罗”,一种只有白王血裔能够使用的罕见言灵,事实上是用眼睛控制对手的精神,把自己脑海中所想写入对手的脑海。

释放者可以诱导甚至强迫目标看到任何景象,熊熊燃烧的地狱,或者已经辞世的亲人。

一眼之间,森罗万象。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5 09:36:54  回复该评论
  • 乌鸦的言灵是森罗???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6 12:28:17  回复该评论
      • 既然这言灵这么厉害,那为什么不直接对付兰洛斯特他们呢?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6 12:30:19  回复该评论
          • 我记得龙族中路明非曾经对付过一个类似于精神控制的胖子,那时混血种就能免疫这控制。这个是不是类似的原理?
  •  路明非
     发布于 2018-09-05 09:48:13  回复该评论
  • 所以,为什么上来就切颈动脉,不是带回去吗
  •  
     发布于 2018-09-05 11:02:13  回复该评论
  • 什么时候我才能知道我的身份?我死了就知道在墓碑上写什么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5 12:15:23  回复该评论
  • 乌鸦究竟有什么底牌干掉兰洛斯特?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5 15:02:17  回复该评论
  • 学院也有白王后裔的吧?这个言灵是谁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5 19:41:23  回复该评论
  • 本章第一句话我琢磨了很久,路明非不是男孩子了?变成男人了?难道和诺诺。。。。???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06 17:26:48  回复该评论
  • 《像我这样的人》是首由毛不易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该曲于2017年8月5日在《明日之子第一季》第8期首唱。 路明非生于1991年,2010年入学卡塞尔学院,根据之前的情节,路明非现在应该在读大三或者大四,也就是说书中现在的时间应该是在2013年或者2014年。所以本节中出现的这首《》
  •  路鸣泽
     发布于 2018-09-06 22:54:25  回复该评论
  • 哥哥,我们都是小怪物,只是没还没有长大,却倔强的像个大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