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雷霆与守望者(13)


t7_933331115.jpg

从居住区到轮机舱,从餐厅到船长室,到处都弥漫着这种奇怪的青色雾气,到处都没有人。

轮机舱的栏杆上还搭着满是油污的水手服,感觉是忍受不了高温的水手刚刚把外衣脱下来甩在栏杆上,餐厅角落的一张小桌上还散落着一把纸牌,纸牌旁边摆着几个半空的伏特加瓶子,感觉不久之前那帮水手还在这里喝酒打牌。但是转眼之间他们全都消失了,这条船透着一股浓郁的死气。

不是死人的气息,他们倒也没有发现血迹或者打斗的痕迹,而是幽冥般的气息,似乎那青色的雾气把这条船和人世隔绝开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孤魂野鬼在这里无穷无尽地飘荡。

“姐姐,这里像冰库一样。”楚子航低声说。

诺诺点了点头。她也有这种感觉,整条船成了个巨大的冰库,他们正在这个冰库里摸索着前进。

“我们还迷路了。”诺诺说。

她登船的时候就认真地记过自己走过的路,但此刻他们至少已经转了小半条船,经过了各种各样的舱室,却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出口标示。

尼伯龙根么?时至今日想到这个词诺诺还会忍不住战栗,她曾被尼伯龙根卷入过一次,当奥丁的马蹄声响的时候,事实上整间医院都被化作了一个尼伯龙根。不过想起来又有点搞笑,因为此刻那个杀神就在自己背后,端着UMP9特别认真的东瞄瞄西瞄瞄。

“往下层搜一搜。”诺诺低声说。

这条船甲板以下的结构也分很多层,他们遇到过向上或者向下的扶梯,但他们起初的目标是上到甲板上去,所以略过了所有向下的扶梯,眼下似乎也只能去船的底部看看了。

越往下雾气越浓,扶梯的扶手上挂满了水滴,钢铁的舱壁上哗哗地流着水,到处都是水滴砸落地面的“啪啪”声。他们在枪上装了战术电筒,但渐渐地战术电筒的光柱透不过雾气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诺诺和楚子航都控制不住地低沉喘息。

通道里随处可见用过的木板箱和莫名其妙的垃圾,很多都是生活日用品,穿过的衣服、速食食品的包装盒、甚至婴儿纸尿裤。诺诺很快就明白了,这艘船既然要做非法买卖,光是运送他们这样的贵客可赚不够钱。绝大部分的非法移民都是人挤人地躲在不见天日的船底部,和走私的货物一起。从那些木板箱上的日文,这条船从日本走私各种精密仪器,而这些货物要经过海关是必然被课重税的。

但这趟航行不同,他们既没有搭载走私货物,也没有搭载其他非法移民,这趟航行阿列耶夫只带上了他们三个人,这完全不符合一个“吃海”为生的生意人的习惯。

“前面。”楚子航低声说。

他们应该是找到青色雾气的源头了,前方是一扇沉重的隔离门,半开着,青色的雾气正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涌出。旁边一面锈迹斑斑的铁牌上写着乌克兰语,还带有警告的标志,可惜诺诺和楚子航都读不懂。

如果是路明非或者芬格尔,这时候必须是掉头离开的,但楚子航和诺诺对视一眼,两个人合力把隔离门拉开了。

隔离门背后居然真的是一个冷库,很大的冷库,地上是厚厚的一层冰,四壁挂满了霜,白茫茫的一片,角落里还堆着大量的冰块,应该是在临时停电的时候用于保持冷库温度的。

冷库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海腥味,看起来平时运输的都是海产品,地面上残留的鱼鳞和某些死亡的贝类,也验证了诺诺的猜测。阿列耶夫运输精密仪器去海参崴,再从那边运输冰鲜的鱼类回日本。日本和俄罗斯的渔船事实上在同一片海域作业,但是日本是个嗜食海鲜的民族,而顶级的金枪鱼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也未必有牛肉好吃,所以同一片海域的鱼被日本渔船捕获就很容易卖出高价,被俄罗斯渔船捕获则属明珠暗投,这令阿列耶夫有了赚钱的机会,但食客们却不会知道他们桌上的名贵海鲜是跟核废料一起运输的。

种种证据都说明阿列耶夫是个狡猾的生意人,但就是这个跑船赚钱的生意人,给他们设下了这个诡异的陷阱。

诺诺沿着墙壁检查了一遍,冷库里也是空空的,阿列耶夫似乎并没想用成吨的金枪鱼和北极贝为他们送葬。但青色的雾气从何而来还是个疑问,冷库里的青色雾气稠密得简直像是液体,这种雾气很重,越往下雾气越重,他们往下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脚,膝盖一下完全被青色的雾气吞噬。

诺诺有种很不安的感觉,却束手无策,就像野兽感觉到自己走进了包围圈,但周遭却一直平静,平静得你不知道该逃走还是该反扑。

“什么人?”楚子航大吼。

诺诺带枪一个转身,先看楚子航,再顺着楚子航的目光看了出去。那个神秘的蛙人正站在冷库的大门边,遥望着他们,金色的瞳孔刺破雾气。

在诺诺来得及瞄准之前,楚子航手中的UMP9已经轰响起来。在他扣下扳机的机会同时,蛙人关闭了那扇舱门。

子弹在舱门上溅起星星点点的火光,这扇舱门的厚重居然是子弹都无法打穿的。

楚子航意识到情况有异,手中的武器立刻切换成短弧刀,连人带刀射了出去,在他抵达之前,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落锁声。楚子航一脚猛踹在舱门上,以他的力量,舱门纹丝不动。

他们被困在这间冷库里了,说起来还真是报应不爽,不久之前,他们刚刚用类似的方法困住过苏茜。诺诺下意识地伸手到自己的战术背包中,摸到了里面的塑胶炸药块。

有这东西在,他们要在舱壁弄出一个洞来并不算难,但诺诺忽然特别想骂娘。

她想明白了一件事,他们会来这里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催着她往船舱深处搜索……该死!是那个蛙人强行写进她脑海的命令,他潜入诺诺的舱室,虽然没有完成刺杀,但达成了另一个目的。

那么这里就是陷阱的中心了,陷阱的中心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冷库?

这时候诺诺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啪”,像是玻璃裂开了一道缝。但冷库里怎么会有玻璃?诺诺忽然调转枪口,指向冷库角落里的那些大型冰块。

楚子航也把战术电筒转了过来,两道强光束重叠之下,他们终于透过浓雾看清了那些冰块……和冰块里模糊的人影!那些冰块的表面,正一条接一条地出现裂纹!

诺诺还没想明白战术,楚子航已经开枪了,冰渣飞溅,子弹轻而易举地把冰块洞穿,UMP9的九毫米子弹穿透力极其出色。诺诺跟他说过心要狠手要稳,但从实际情况来看这话其实本不必说,只给他一把UMP9也是有点屈才了,该给他一把加特林重机枪的。

冰块的里面有黑红色的液体渗出,沿着裂缝流淌,子弹命中最多的那块冰块很快就变成了血红色。难道说这些冰里真的冻着什么人?什么人冻在冰块里还能活,还能以自己的力量从冰块里挣扎出来?

诺诺还没来得及想明白,那块巨冰已经轰然倒塌,不完全是因为被几十颗子弹命中,它是……从内向外分裂的!

黑影裹在飞溅的冰渣里扑向楚子航,利爪带着尖利的风声!

楚子航的扫射加快了他那块冰的崩溃,他像是个提前孵化出来的猛兽,一旦脱离卵壳就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生物发动了攻击。而那些穿过他身体的子弹,似乎根本没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楚子航正更换弹匣,他能做的只是把手中打空的UMP9丢向前方的黑影,UMP9在和黑影利爪接触的瞬间,分裂成碎片。那利爪切割金属的时候如此轻易,简直不敢想像它切割人体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短弧刀插在楚子航的后腰里,他撩起风衣的衣摆要拔刀,但黑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冰渣扑在脸上,他甚至能闻到那利爪上金属锈蚀的味道。

有人在侧面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把他从利爪的斩切路径上踹了出去。利爪落在地面上,划出几道火花,砍入地面,地面的裂缝中喷出白色的蒸汽。

那是诺诺,她两手各一支乌兹冲锋枪,盯着那黑影的胸口连射,黑影发出尖利的吼声。楚子航提着短弧刀原本想要前后夹击,黑影却极速地退后,隐没在青色的雾气中。

这一切都发生得极其突然,甚至不够呼吸一次的时间,诺诺和楚子航看向地面,黑影挥爪之间,把地面上积了不知多少年的冰、钢质地面和地面以下的管道都切裂了。

在面对面开枪的瞬间,诺诺也得以看清了那个黑影的模样。

但看清了也没什么用,他和之前的蛙人一样穿着黑色的胶皮衣,不同的是肌肉非常夸张,隔着胶皮衣都能看清他肌肉表面凸起的血管,像是老树的根部那样虬结。以那样恐怖的肌肉他才能驱动右手那夸张的铁灰色利爪,很明显那利爪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安装上去的,尺寸惊人,根本就是五支短弧刀。他借助某种复杂的机械装置操作这些利刃。

“别说话!他就在我们身边!”诺诺低声说。

楚子航呆呆地看着诺诺,诺诺从右肩一直到左腰,三道血淋淋的伤口,撕裂了风衣、撕裂了皮肤、甚至切开了她的骨骼……她以强硬的手势制止楚子航,不让楚子航检查她的伤口。这是她踹开楚子航时支付的代价。

她站在那里不敢动,因为每动一下伤口都会延伸,她正站在一个零下几十度的封闭空间里,大量地失血,她带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但并没有携带急救包。

几分钟内她就会因为失温和失血的双重压力而昏迷,随即到来的就是死亡。而她的身边,那个厉鬼般的黑影还在青色雾气中无声地穿梭,寻找下一次进攻机会,她的面前,更多的冰块正在开裂,沉睡在里面的东西就要苏醒。

除非路明非及时赶回来,否则这就是她和楚子航的坟墓了。因为失血她甚至连思考都有点困难,但想到这里却忽然有种奇怪的庆幸,多亏那个蠢货走了,不然面对这样的敌人,就算他们三个人联手也没用。

所以那个蠢货千万别回来。

可这种庆幸却又让她有点烦恼,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着冲锋枪的双手交格。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0 09:36:20  回复该评论
  • 怎么可能,废柴就是这种时候才有用啊
  •  
     发布于 2018-09-10 11:14:02  回复该评论
  • 果然兰斯洛特完全没有遵守和乌鸦的承诺,1个人都没上就直接使用特殊的武器,还是以杀死目标为目的而不是捕获,那乌鸦也肯定会再次反水了。而且在这种寒冷的情况下,君焰可能要回来了。
      •  蛙人呱呱
         发布于 2018-09-12 03:45:42  回复该评论
      • 我是加图索家族派来杀陈墨瞳的,跟学院没有关系。
  •  kun
     发布于 2018-09-10 11:19:26  回复该评论
  • 现在又多了一个乐趣,就是追这部小说
  •  昂熱
     发布于 2018-09-10 12:22:45  回复该评论
  • (突然醒來)老子才昏迷多久你們就對路明非下手啦!
  •  乌鸦
     发布于 2018-09-10 16:48:59  回复该评论
  • 完了完了他们没遵守约定 我是不是得弃暗投明 拼死救援
    我是不是要领便当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0 18:55:15  回复该评论
  • 我觉着这里楚子航要恢复记忆了,这么冷的情况下,不爆血升高下温度,是不对的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0 23:48:08  回复该评论
  • 下一节楚子航会不会因为看到诺诺受伤而暴怒觉醒,直接三度暴血轰掉冰库?
  •  林天梦
     发布于 2018-09-11 20:48:33  回复该评论
  • 嗯?不知道为啥,我有一种想杀楚子航的感觉???
  •  游客
     发布于 2018-09-12 05:31:02  回复该评论
  • 楚子航会不会带上面具在度变成奥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