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雷霆与守望者(14)

t7_933331115.jpg

砰!砰!砰!砰!冰块连续地爆裂。黑暗里,每记爆裂声都像是重锤打在诺诺的心上。

她已经灭掉了装在枪口的强光电筒,以免唯一携带光源的自己成为靶子。她什么都看不见,但她明白每一记爆裂声中都有一个危险的怪物走了出来。

此刻那些蛙人应该正围绕着她和楚子航游走,脚步无声无息,黑暗对他们而言可能根本就不是障碍,他们只是在寻找最佳的进攻时机,就像成群的猎食动物围住了瑟瑟发抖的猎物。

这种时候最好的战术可能是把背包里的塑胶炸药拿出来引爆。就算那些蛙人能扛住冲锋枪扫射,在封闭的空间里,还是有机会同归于尽的。虽然跟怪物同归于尽并不会有什么成就感,但拖下去大概逃不过被乱刃分尸——刚才那个蛙人进攻根本没留余地,就是想把楚子航自上而下纵剖开来——这种结果对诺诺来说更憋屈。

她的手真的往背包那边移动了……这时候她听到了楚子航的呼吸声,呼吸声短而急促,倒像是小猫遇到危险时的反应。可以想见他此刻心里有多恐惧,毕竟他的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岁。

诺诺瞬间就清醒了。同归于尽的想法不过是她在受伤和绝望中的应激反应,怀着这种想法,就算还有那么一线生机,她也会放弃。可她如果放弃了,楚子航也会死在这里。楚子航在她心里就是个十五岁的男孩,让一个孩子独自面对死亡,她陈墨瞳做不到。

她把右手的乌兹插进后腰,反手过去抓住了楚子航的左手,“别怕,我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楚子航的手冰凉,微微颤抖着,但还是翻过腕子和诺诺用力地握手。诺诺顺手帮他把了把脉,心跳速度很快。

“我也没事,我也会保护姐姐的!”楚子航低声说。

诺诺一愣,心说这台词未免煽情过头了,本来只是想安慰安慰这小子,别在恐惧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结果有点向着言情方向走了。莫非她这魅力真是无敌了,连这十五岁的毛孩子都对她动了心?

“姐姐要活着等到哥哥回来!”没想到楚子航接着说了这句,声音依然哆嗦,但是语气那个坚定,是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如果不是此刻满手都是自己的血,还真想捂脸叹息一下。

“陈墨瞳……陈墨瞳……陈墨瞳!”她反复暗示自己,“镇静!镇静!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

漂泊在海上的大型船舶、封闭的金属空间、低温环境、高速凶猛被子弹洞穿都行动自如的对手,她努力跟失血造成的眩晕对抗,想给自己和楚子航找出一条路来。

但蛙人们显然没有准备给她留够思考的时间,黑暗中传来嘶哑的吟诵声,用的是某种古奥森严的语言,像是古老的神庙中,僧侣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经卷。

***

就在这一刻,密闭的冷库中,空气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稠密如蛛网的青色雾气被搅动,像是漩涡那样高速地旋转,地面上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冰化为雪粉,冉冉升起,被雾气的漩涡吸了进去。

这些蛙人不只是徒手能撕裂野兽,他们还会使用言灵!某个强大的攻击性言灵正在释放,它的序列号应该极高,因为诺诺根本猜不出这是什么言灵——它的级别,高到接近未知!

直升机降落在甲板上,乌鸦第一个跳了下去,跟着是兰斯洛特,再然后是全副武装的专员们。

他们在落地的那一刻就组成了攻守兼备的阵形,兰斯洛特是这个阵形的核心,他背着一个看起来极其沉重的包袱,跟在他身后的则是苏茜,虽然她戴着夜视目镜和面罩,但插在后背皮带上的十二柄黑色利刃是她的印记,伊莎贝尔再随后,手中提着一个沉重的武器箱,其他人则各持武器,指向不同的方向,激光瞄准具的红点在每个可疑的位置上闪动。

有兰斯洛特在,他们所有人就像一个整体,牢牢地控制着甲板上的局面。

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船是熄火的,已经下了锚,随着层层叠叠的海潮轻微起伏。这个位置距离最近的海岸有好几公里,因为潮水和强风的缘故,原本繁忙的商业港周边也格外安静,没有任何船只出没,浓雾更是隔绝了一切。

真的是一个无天无地之所,特别适合做决死的战斗,只有赢家才能离开这片战场。

兰斯洛特挥手,他的队员们迅速地分散开来,抢占甲板上的重要位置,一个小队已经直接踢门进入驾驶室,开始逐步搜索这条船。

“佐伯先生,你熟悉这条船,请为我们带路。”兰斯洛特看向乌鸦,同时挥手令机师起飞。

这架挂载了诸多重武器的直升机会停留在空中,作为空中武器平台,如果路明非杀伤了超过三人以上,按照兰斯洛特和乌鸦的约定,直升机就可以用致命的火力覆盖整条船。它携带的武器甚至能把这艘船炸沉。

乌鸦叼上一支烟,撩开西装的后摆,从腰间抽出一支袖珍冲锋枪来,整了整领带。

“我看起来帅不帅?”他问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点点头,“作为一个来参加葬礼的男人,你有点帅得过头了。”

“但我见过最帅的流氓可是出自你们那间学院,昂热校长,管他从牛津还是剑桥毕业,他的灵魂深处藏着一个真正的流氓。”乌鸦点燃嘴里的烟,“而他最帅的时候……”

乌鸦对着天空挥动冲锋枪,连射,着弹点排成一条直线,切过直升机的尾部。

这一切发生得是那么突然,所有人都傻了,最震惊的是那位机师,因为乌鸦射击的其实是这架直升机的油箱。一架油箱被击中的直升机,结果可想而知。

好在直升机刚刚离开甲板,不过升到两个人的高度,机师临危决断,解开安全带跳出了机舱!

失去控制的直升机整个旋转起来,向着甲板坠落,就像是一台要收割麦田的铁风车,附近的所有人都狂奔着闪避。乌鸦也不例外,他叼着烟撒腿狂奔,脑袋梳得油光水滑,西装的衣摆起落,简直就是个逃婚的新郎。

兰斯洛特却已经来不及闪避了,因为关键时刻他优先抓起靠他最近的苏茜,把她丢了出去。很难想像这是兰斯洛特能做出来的事,一直以来他给人的印象就是运筹帷幄的智囊型角色,而苏茜是冲锋陷阵的先锋,现在事发突然,智囊把先锋官随手甩出了二十米远。

直升机带着火光和地狱般的风声逼近兰斯洛特,兰斯洛特静静地站着不动,伸手到自己的背后。

机械转动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那件古老的武器张开的时候,裹住它的防水蒙布瞬间裂开,七柄武器如同扇面那样打开,发出或低沉或清锐的鸣响,仿佛七条被束缚住的龙。

兰斯洛特双手各拔其一,七宗罪中的两柄在夜色中划过,形成交叉。用近战武器去阻挡一架旋转着逼近的直升飞机,兰斯洛特的举动匪夷所思,这不是守望者应该做出来的事,倒像那个异想天开的堂吉诃德。

但直升机真的就在这位堂吉诃德的面前停下了,旋翼犹然高速地旋转着,却生生地被交叉在一起的两柄刀剑挡住了。疾风烈火就在前一刻席卷了整个甲板,却在兰斯洛特面前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

下一刻,直升机爆炸了。不只是那箱油,还包括机上挂载的各种重型武器,耀目的火焰中还夹杂着精炼硫磺燃烧的黄绿色,那东西对龙类有着类似水银的毒性,是准备用来压制龙化的路明非的。

所有人都本能地趴下,可距离爆炸中心最近的兰斯洛特反而踏上一步,直接踏入了爆炸的中心。谁都看不清那一刻的情形,不过是几十分之一秒的瞬间,兰斯洛特持刀的双臂猛地合拢,竟然像是要把那团正在膨胀的烈焰拢在自己的怀里。

没有爆炸,没有扑面而来的热浪,甚至没有什么光亮。当兰斯洛特一步踏入爆炸中心的时候,一切忽然都安静下来了,静得能听见潮来潮往。

人们抬头的时候,才看到冒着烟的直升机停在兰斯洛特面前,一团明亮如太阳的火焰被兰斯洛特死死地抱在了怀里,它在翻滚在挣扎,却无法离开兰斯洛特的双臂,就像是鬼神遇到了结界。

兰斯洛特进一步收拢双臂,那团火焰越来越小也越来越亮。最后,它被兰斯洛特控在一只手里,像是一颗火焰的种子。

片刻之后,兰斯洛特反手把它抛了出去,那颗火焰的种子留下长长的弧形光痕落入大海,再过片刻之后,仿佛一个太阳要从大海深处浮起,伴随着轰然巨响,火柱冲破海面。这次深海爆炸激起的大浪扑上甲板,所有人又都是本能地伏下,但还是没能躲过被海浪重重地拍在身上。

唯一一个在海浪中幸存的人就是兰斯洛特,他仍然静静地站在那里,低头看着手中吼叫着的暗金色利刃,好像前一刻他只是往海里丢了一枚小核桃。

“在佐伯先生心中,校长最帅的时候应该是他打爆了装备部的直升机,然后去海萤人工岛应战死侍群的时候吧?”兰斯洛特问。

乌鸦挠头,“你抢了我的台词,这样很不好。没错,能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就只有那架直升飞机,现在这里才真正成了无天无地之所!”

“所以,这条船是设给我们的陷阱了?从一开始,您就没有想过要跟我们合作,对吧?”

“我兄弟该去哪里,由他自己决定。他已经是个大人了,不用别人对他指手画脚。”乌鸦微笑,“我的工作是留住你,留你在无天无地之所。你是捉摸不透的人,我要亲眼看着你。这个时候,我兄弟的船已经抵达公海了。”

兰斯洛特沉默了。

乌鸦忽然狂笑起来,感觉笑得都快站不住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以守望者的精明,当然不会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咯,你一定在背地里调查我的一举一动。我分明雇了一艘人蛇船,把路明非他们送上了人蛇船,又把你们也带来了,可这里怎么会没有路明非呢?”

“因为我其实雇了两条船啊。”乌鸦得意地嘬着烟卷。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0:01:34  回复该评论
  • 尼玛江南,两条船诺诺咋回事?还要我等两天,看刀片!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1:50:21  回复该评论
      • 还有一条船应该被凯撒家族的人买通了!为了杀掉诺诺
  •  诺诺
     发布于 2018-09-12 10:16:13  回复该评论
  • 角色扮演现在开始,有请下一位登场!!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0:22:24  回复该评论
  • 应该没上错吧,我觉可能是兰斯洛特猜到了,然后将那些老家伙放上去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0:26:43  回复该评论
  • 要凉的节奏,守望者偷偷把怪物放在了路明非的船上,结果路明非独自离开,诺诺楚子航跟怪物待在了一起,佐伯却把守望者带到了什么都没有的船,没人能救诺诺他们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3:13:29  回复该评论
      • 诺诺她们不会是要挂了吧,不科学啊。。。。。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22:49:45  回复该评论
          • 那个高阶言灵是楚子航的君焰,那些蛙人必死无疑
      •  re
         发布于 2018-09-12 14:13:54  回复该评论
      • 蛙人杀手是加图索家族派去杀诺诺的,学院的目标是路明非。
  •  乌鸦
     发布于 2018-09-12 10:44:10  回复该评论
  • 劳资只能帮你到这了,有点饿,该去领盒饭了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1:28:02  回复该评论
  • 这样下去,一百章都填不了坑了…………
  •  恺撒
     发布于 2018-09-12 12:36:26  回复该评论
  • 真想给你们这帮老头子一人头上一枪。
  •  昂热
     发布于 2018-09-12 12:53:26  回复该评论
  • 帅有个屁用,现在还躺着起不来呢
  •  凯撒
     发布于 2018-09-12 12:54:16  回复该评论
  • 老子未婚妻要挂了, 老子不去打鱼了,要去救我未婚妻
  •  江北
     发布于 2018-09-12 13:25:33  回复该评论
  • 让我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写?算了,随便写吧。。。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15:56:28  回复该评论
  • 能爆血杀死龙王的人会怕这两个蛙人?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2 22:08:19  回复该评论
  • 我猜路明非漂到了兰斯特洛的船得到七宗罪,而诺诺船上楚子航被逼记忆回复,威力更盛。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3 03:22:54  回复该评论
  • 说君焰言灵序列不高的那位?你在逗我吧?没仔细看吧 刚开始是说89 后来又说君焰其实是一个高于烛龙的言灵 只是从来没有被发挥出来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3 04:24:42  回复该评论
  • 淡定,路明非的究极言灵“不要死”已备好
  •  Don.VitoCorleone
     发布于 2018-09-13 16:47:17  回复该评论
  • 意大利的大使呢,真给老子丢人——I willmake him an offer that he cant refuse...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5 17:46:21  回复该评论
      • 这句话这果然一直都带有浓厚的黑手党气息。。。
  •  访客
     发布于 2018-09-13 17:07:06  回复该评论
  • 支付宝红包再升级,红包种类更多,金额更大!人人可领,天天可领!长按复制此消息,打开支付宝领红包!YisNnc26dW
  •  乌鸦
     发布于 2018-09-13 21:50:36  回复该评论
  • 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不错我就是“无间道”
  •  兰斯洛特
     发布于 2018-09-15 19:55:37  回复该评论
  • 乌鸦这小子和我吃饭没掀桌子我就意识到了事情并不简单,没想到是这一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人。”——鲍勃·迪伦,江南的新书《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属于玄幻类的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小说主要讲述: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飞射的鲜血、闪电和火焰……哭泣的女孩的脸……那是诺诺。江南的小说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无弹窗阅读和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龙族V:悼亡者的归来》是江南的长篇系列小说《龙族》的第五部,目前正在连载雷霆与守望者2345,本站收集整理第一时间发布。